第二十二章 二叔(三)_七四九局_腾飞小说

七四九局第二十二章 二叔(三)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大早,我们就起了床,简单的洗漱完毕后,我们就准备去见道长,正当我们准备打开房门的时候,门突然开了。还是昨天的那个道童,只见他双手拿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几块馒头,咸菜,粥,没搭理我们,径直地向客桌走去了。

  “小同志!你好,请问你师父现在在哪里呀,能不能让我们见一见?”我说道

  “哦!今天恐怕你们是见不着了,师父一大早就下山做事去了,不到明天是不会回来的”道童边放饭菜边回答道

  “做事去了?”阿扁惊讶地说道,接着又问

  “那请问你师父做什么事去了?”

  道童不慌不忙地又说道

  “师父今天下山要做两件事,第一件是帮市集上一家姓王的人,看风水,看墓地;第二件事是晚上到市集南面的猪肉铺除鬼,如果你们现在要去赶上师父的话,我估计你们是赶不上他了,他已经出发一个多小时了,依我看啊,你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客房里等师父回来吧!”

  “那不行,我们调查的事情可不能拖,早一点结束,我们就早一点舒坦,你说是不是啊!钟班长!”

  嚯!连长这一说,感觉倒挺积极,其实呢!无非就想快一点结束,早一点当官罢了。

  “行吧!连长你都这样说了,咱们的确时间紧,任务重,拖不得,早点调查清楚,说不定能找一点找到失踪的李道士。”

  说完,我们没听道童的劝告,狼吞虎咽地吃完早餐后,就匆匆忙忙地向山下走去了,这刚出道观门口,我就有点后悔了,这下山容易,这要是万一有啥事再上山,不还得累的半死,看着连长,阿扁在我前面快步走去,我一咬牙,心一狠,不再犹豫,跟了过去。

  我们到达山下的集市时,已经是快中午了,我们三个随便找了一间小饭馆,吃了点中午饭,下山下的前脚趾头疼的厉害,随便再休息休息一会。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向店家打听了一下这集市姓王的家在哪里,好去找道长。

  向店家一打听,谁知店家给我们泼了一盆冷水,店家说道

  “嗨!你们直接问我李道长在哪不就行了,这王家就在街中间拐角处,他们家的老爷子最近死了,这李道长此刻就在他家客房休息呢!”

  “休息?不对啊,这道长不是在看风水墓地的吗?怎么这回在他家休息了?”我问道

  “嗨!这看风水能费多长时间啊,一大早都看完了,这道长念了一上午的经,超度了一上午,累了休息,需要安静,我看你们现在见他是不可能!”

  店家看我们没说话,接着说道

  “现在才12点左右,这法事一做完,就差下午三点半出殡了,这出殡会让张道长封棺封土,你们不如在这等上三个小时,这出殡队伍会从门前经过,到时见也不迟,你们说怎么样?”

  “我看行!”阿扁说道

  连长听阿扁这一说,有点不高兴,说道

  “行啥啊!依我看啊,咱们就直接去王家找人不就得了,万一棺材和道士都不从门前经过,咱们这趟不是又瞎白撘,乱跑这一趟吗?”

  听他俩这一说,我前思后想,还是觉得店家说的有道理,常言道:“死者为大”,此时倘若我们贸然跑到别人家去问道长一些问题,一来不讨道长的好,二来也会遭到王家人的抵触,于是我说道

  “我说呀!咱们还是留在这等出殡的队伍吧,都等那么久了,不差这几个小时吧,而且咱们也可以看看道长能耐,看看他如何做法封土,你们说是不是!”

  我这一表态,二比一,按照民主的说法,这不留都得留,我本以为连长会用他的官架子压我们,谁知!这连长也学会了顺从,没有说啥。

  三人找了一个靠近窗户的桌子,坐了下来,热心的店家免费为我们沏了一壶茶,这一等就是三个小时。

  果然不出店家所料,三点多还真有一队出殡的队伍从远处过来,我连忙拍了拍睡着的阿扁和连长,他俩抬起头就往窗外看。

  出殡的队伍很长,快把整条街都填埋,我们三个左右寻找人群中的李道长,只见一个身材瘦小,身穿黄色道袍,头戴道帽,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子站在棺材前的一个位置,他左手拿着一把拂尘,右手拿着一个铜铃,三步一摇,五步一诵,好一个仙风道骨。

  “这人肯定就是李学瓮李道长!”连长说道

  说话间,出殡队伍已走过饭馆门口,我连忙对他俩说道

  “别说了,咱们先跟在出殡队伍后面,看看再说”

  说着,我们就紧跟出殡队伍,走了过去,大约走了十多分钟,出殡队伍就来到离集市不远的一块大空地上。

  “你们看看,这墓地,前有茂密的樟树林,林中又有一条条的幽径小道,这表明子孙前途一片光明,少风少雨啊;再看看这墓地的后面,后面有座大山,说明后代可以尽心尽力做事,不怕阻碍有靠山呀;还有,再看看这墓地的两旁,山丘滚滚一线天,两道财源入不出,这是财运啊,好地方,好地方啊!”

  “我说,连长!你咋懂那么多东西啊,你以前是不是做过道士啊!”

  阿扁这一问,也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这连长也就高中文化水平,看过的书也不过没几本,怎么懂的比我还多呢?

  “就是!连长,你怎么会懂得看风水呢,不会以前你真的当过道士吧!”

  “嗨!我哪当过道士啊,这些东西啊,都是我跟那些领导学的,记得有一年,有个领导死了亲爹,所有干部都去掉哀,刚好我有急点事要找领导汇报,谁知!领导秘书说,领导去给他爹选墓地去了,正好我要汇报的事比较急,我向秘书打听地址后,自己跑了过去,于是就看到一个道士在为领导的爹选墓地,我在旁边听了几句,那个墓地和眼前的差不多,看到这个,我也就说出来了,嘿嘿!”

  “原来是这样啊!看你说的头头是道的,我还以为你出过家呢,嘿嘿!”

  “都别说了,道长要做法了,快来看看”我对他们说道

  出殡的人帮道长摆好祭坛,只见道长不知从哪拿出来的一把桃木剑,双手一托,在原地左右练了起来,看着他那娴熟的招式,一看就是练家子。练完过后,道长从出殡人手里接过一只大公鸡,用桃木剑往鸡脖子上一抹,鸡的鲜血像泉水涌了出来,流在一个瓷碗之中,道长用桌子上的毛笔沾了沾碗里的鸡血,在一块大黄布写上几个看不懂的大字,接着他让死者家人把大黄布包裹在棺材上。

  死者家人把黄布包好后,我本以为道长再封一锹土就完事了,谁知……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七四九局。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9_953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