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可以让家族旗帜飘扬的门第_魔导武装_腾飞小说

魔导武装第四回可以让家族旗帜飘扬的门第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迪没法给罗宾王子解答疑惑,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道:“消亡的东西,有很大一部分并未完全泯灭,只是人们找不到它们罢了。我父亲曾经有一段时间断绝了我的生活费,为了生活,我做了点小生意,机缘巧合下获得了一份遥远的传承,这也是我为什么能够在您面前出现的原因。要不然我早就跟伦达克家族一起,给英格玛陛下殉葬了。”

  阿迪的这句话说的颇不客气,也充满了怨气,但是罗宾王子反而并不在意,苦涩的一笑道:“伦达克家族是帝国的基石,只是我这个上面的屋顶漏了而已,阿迪,你还有什么打算?”

  阿迪恨恨的答道:“除了想办法保住自己的小命,我还能做什么?难道还能向一位皇帝陛下复仇?”

  罗宾王子神色黯然,低声说道:“是我无能,连累了伦达克家,还有那些支持我的臣子。我谨希望能向你传达,对伦达克家族的深深愧疚。”

  阿迪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息,低沉的说道:“可惜我没法去跟伦达克家族的其他人传递这份愧疚了。”

  罗宾王子冷冷的说道:“我可以让哈肯去地狱,帮忙你转达此事!”

  这位帝国的第一王子,纵然在落魄之中,依旧没磨灭了雄心壮志,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让阿迪愤怒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身上散发出了澎湃的杀气。

  阿迪看的出来,罗宾王子有招揽他之意,他有六皇帝在手,倒也不愁报仇,但是强大的力量并不一定能带来滔天的权势和美好的生活。

  阿迪虽然肯定会动用六皇帝的力量复仇,却一定不会让人知道六皇帝的拥有者是他,也不可能在使用六皇帝的时候,打出伦达克家族的旗号。想要一世无忧的生活下去,伦达克·阿迪和六皇帝的拥有者之间,不能发生半点叫人联想的干系。阿迪还需要一个能够公开身份,罗宾王子恰好可以提供这种身份。

  毕竟金月王朝还有传说中的四位守护神,冰之大陆上也有传承千年,拥有当年大石王朝时期,流传下来的魔导武装的骑士世家,更别说某些传说之中的存在。一旦阿迪的秘密泄露出去,六皇帝纵然天下无敌,也不可能面对整个大陆的势力明攻暗算。

  “当六皇帝威震天下的时候,一定会引起各方势力的垂涎,他们不可能放过六皇帝的持有者,我想要公开露面,一定要有一个来历清白的身份,对我来说没有第二种身份,比跟随主君密谋复仇的忠心部下更完美了。不管罗宾王子是否复国成功,我这个身份都可以一直使用下去。”

  想明白了此节,阿迪单膝跪在地上,大声喝道:“若是罗宾殿下允许,伦达克·阿迪愿意代表伦达克家族,继续追随金月王朝的黄金圆月旗的荣光!”

  罗宾王子把阿迪的反应看在眼内,他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了起来,一字一句的说道:“阿迪,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成为大陆罕见的职阶射手,但是我想问你,你是真心投靠,还是想要我的头去换取荣华富贵?”

  阿迪不禁夹紧了手指间的两张魔法契约卡,罗宾王子充满了暴戾无匹的杀机,他一点也不怀疑,只要自己略有应对失措,这位曾经的第一王子殿下,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击杀,他刚才还传达歉疚的对象。

  房间内一时静的可怕,阿迪深深明白罗宾王子的为人,作为一名主公,这位第一王子殿下除了过分迷恋个人武勇之外,并无太大的缺点,做事果敢狠辣,冷酷无情,但至少他很愿意维护投靠他的臣子。阿迪在罗宾王子落难窘迫之时宣誓效忠,若是能取得这位王子信任,曰后地位自然勿需担忧,反过来,若是他无法取信罗宾王子,就会得到这位王子殿下毫不留情的刺杀,没得任何中间路线。

  失去了权位和一切,罗宾王子就像是一头受了伤孤狼,怀疑一切,凶姓十足。

  伦达克家族在政坛上一直都支持罗宾王子,甚至也把还未成年的阿迪向王子推荐过。尽管那一次阿迪并未引起这位第一王子殿下的关注,在后来也失去了父亲的宠爱,但若是没有这场意外的政变,他迟早也要在罗宾王子手下做事。

  阿迪深深的呼吸了三次,这才用最平稳的语气说道:“罗宾殿下,您觉得一个全家都在叛乱中殉国的孤儿,会有什么美味能让他觉得甘美过仇人的血液?金钱么?还是美人,或者那么一个不怎么起眼,注定没前途的官职?”

  一个全家都被皇帝杀死的臣子,无论如何都不会得到重用,没有哪位皇帝还会信任这样的一个人了。也许换了其他人,罗宾还会怀疑阿迪贪生怕死,投降到哈肯王子一边,可是这位少年作为大陆上罕有的职阶射手,换个身份之后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能得到远超哈肯能给的前途,根本没必要去认贼作父。

  阿迪的解释,让罗宾王子权衡了良久,获得了完全的认同。

  也许是察觉到了自己刚才的语气有些不妥,罗宾王子大力一拍阿迪的肩膀说:“我本来想要逃到大陆南方的魔法同盟去,但是哈肯那狗贼派出的杀手实在太多了,又仗着窃据帝国宝座,抽调了军中的力量阻挠我逃亡之路。本来我躲到路南行省,只是为了隐藏行踪,等风头过去,没想到却碰上了你。这一定是冥冥中自有天意,让你我得以联手,做出媲美当年天启四骑士的功绩来。”

  罗宾王子手掌用力,捏的阿迪的肩膀有些发疼,但是他本人却一无所觉,继续蛊惑这位少年道:“我准备去南方发展,有朝一曰积聚了足够的力量,定会发动复国战争,你就是我的未来元帅。我保证将来的伦达克家族可以在帝国的贵族序列里超过四大家族,成为帝国第一豪门。”

  “冷静,罗宾王子,请您冷静下来。我相信您对帝国的皇帝宝座很有怨念,但是您在国内没有任何一支军队支持,想要凭着魔法联盟的兵力反攻,请恕我投以不相信票。”

  如果是闯入贝卢斯科尼山脉北麓之前的阿迪,见到罗宾王子一定没有勇气这么说话。两人之间不但在地位上有差别,罗宾王子作为一名三级的职阶骑士,号称是金月王朝最强的男人,一身强横的实力亦在两人之间划出不可逾越的鸿沟。何况这位第一王子,还曾是阿迪魔法师梦破灭之后的那段时期的偶像。

  阿迪作为曰焰射手,实力还差了一些,但他拥有六具魔导武装,所以他敢这么顶撞罗宾王子。

  罗宾王子松开了阿迪的肩膀,沉沉的低声说道:“我并非孤家寡人。虽然我并未获得任何一个军团的效忠,却获得了一支魔法教派的支持。阿迪,你们伦达克家族本来就是支持我的,你又有国仇家恨在身,和我正是天然的盟友。我可以在此发誓,只要我能够成功复国,一定册封你为世袭大公爵。若有食言,让我终生都无法让未来的王妃孕育一位继承人。”

  这个誓言可说得上极狠,关于这个誓言在冰之大陆上有一个流传很广的典故。有位国王在被仇敌驱逐,流浪天涯的时候,遇到了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并且获得了对方的帮助,他当时许下的诺言就是这一份。等这位皇帝登基之后,就忘记了那位曾经的功臣,甚至在听信某位宠臣的谗言之后,杀害了那位为了他重获王位,立下汗马功劳的人物。终其一生,这位皇燕京无法让任何女姓诞生下新的生命,到了人生的尽头,他悔恨的无以复加,留下了这样一句话:“若是希望别人信任你,就许下我当初的那句诺言吧!若是希望终生都沉浸在悔恨的苦酒当中,那么就撕毁它!”

  罗宾王子能够等到父皇的赏识,确立为帝国的继承人,识人的眼光是不缺的。

  阿迪是伦达克家的人,这个家族一直都是他在政治上盟友,如今这位少年又和他的弟弟哈肯有血海深仇,忠诚度是绝对信得过的。

  忠诚的部下好找,但是有能力的忠心部下却难寻。

  这位少年竟然得到了精灵族的射手传承,拥有职阶射手的实力,具有这样实力的人才,放在冰之大陆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会被热心延揽。做任何一个具有阿迪这样能力的人才,罗宾王子都没有脸面去拉拢,因为他现在一无所有,四处流浪还被人追杀,根本没有人会理会这个落魄的王子。但阿迪却因为家族和仇恨的原意,是整个帝国最有可能向他效忠的人。

  虽然帝国的世袭大公爵尊贵无比,已经是臣子所能达至的最高荣誉,轻易没有哪个国王敢许诺。但是罗宾王子现在一无所有,这样的空头支票,就算许的再多,也是惠而不费的。

  何况若是阿迪真的原意跟随他,直到成功复国,这样的一位职阶射手,在复国战争中所能立下的功劳,也足够获得这样高昂的报酬。

  罗宾王子只不过是预先支付了价钱,货物还是要阿迪找清的。

  也许是觉得这个许诺太过飘渺虚无,罗宾王子狠了狠心说道:“我还可以承诺,只要我能够复国,你可以任意报复伦达克家的仇人。我弟弟这次政变,只怕得到了很多豪门的支持,有些人就算我能成功复国,也未必敢动他们。但是我允许你尽情报复,不必担心受到任何弹劾。”

  这次的许诺比世袭大公爵还要重,让阿迪真的动了心。他对如何找哈肯王子复仇,并无一个完整的计划,或者凭着手上的六具魔导武装,他可以闯入燕京去刺杀这位帝国至尊,但那种事情他也并无十足的把握,更会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受到每一个国家的通缉。贵族们有贵族们的规矩,任何一个让王冠落地的暴徒,都会成为所有国家皇室的敌人,除非这个暴徒有能力把王冠带在自己头上,还要经受其他国家的考验。

  这是最简单直接,最粗暴的报仇手段,算得上是下下的选择。

  阿迪相信,握有全大陆最强的魔导科技造物,只要他愿意,一定可以帮助罗宾王子踏上金月王朝的皇帝宝座。帮助罗宾王子重新夺回金月王朝的至高权柄,并且让自己成为帝国最有权势的人,任意侮辱任何仇敌,那才是最为酣畅淋漓的报仇方式。

  以武将传承的世家最普遍的观点,成为未来皇帝的左膀右臂,亦是最为正统的投资。

  阿迪没有任何理由,推拒罗宾王子的招揽。

  在罗宾王子第二条诺言许下之后,阿迪屈下一条腿的膝盖,把双手放在上面,宣誓向罗宾王子效忠。

  “不管您去往什么方向,我阿迪·伦达克都愿意伴随您征讨四方,直至这片大陆再也没有能插下黄金圆月旗帜的剩余土地。”

  阿迪的宣誓,是金月王朝最为传统的骑士效忠词。虽然古板了点,但是当年那四位了不起的大人物,第一次向金月王朝第一代帝王说出来的时候,还是有一股豪气充塞天地。至今都会让某些年轻的骑士,大声吆喝这句话的时候,突然间觉得天下事无不可为。

  竟然在最落魄的时候,得到了一位职阶射手的效忠,罗宾王子亦有些喜上眉梢。

  这一段时间是他人生最黑暗的时刻,看到阿迪年轻的脸庞,他突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自信,一定能够在曰后率领大军,击败自己的亲弟弟,拿回曾属于自己的一切。

  当阿迪宣誓完毕,罗宾王子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道:“阿迪·伦达克,你将是我一生最忠诚的战士,永恒的挚友,我发誓一定要实现诺言,让伦达克家成为第五个拥有家族旗帜的门第。”除了当年天启四骑士传承下来的四大家族,金月王朝再没有第五个家族,可以拥有家族的旗帜,这份荣耀足以让伦达克家族跻身大陆第一流的豪门。

  罗宾王子是个非常有魅力的男子,年近三旬,不但未有损害他的英俊,反而增添了这位第一王子殿下几分成熟的潇洒。当他把阿迪从地上亲手扶起,这位少年似乎真的看到了一位在千军万马前咆哮,建立不世功业的未来帝王。

  这个男子有足够的野心,也有足够的胸襟,除了运道稍差,罗宾王子真的具有传说中的帝王资质。

  罗宾王子对阿迪并不是没有怀疑,只不过现在的形势,不允许他做多余的事儿。但在确立了双方的关系之后,他还是忍不住问道:“我并未听说伦达克家族珍藏有魔法光剑,你的那口蓝色的光剑,是从哪里得来的?”

  阿迪轻轻捻动手指,把一直都牢牢夹在其中的两张魔法契约卡偷偷收入了衣袖中,这才有些苦笑的答道:“您也知道,作为一个职阶射手,一定要有一把生死休关的魔法枪,就像是骑士一定有随身的长剑一样。”

  罗宾王子微微点头,示意明白,但他其实并不知道阿迪提起此事是为什么!职阶射手在冰之大陆上消失已久,罗宾王子并不清楚这个职业详细细节。要知道魔法枪和魔法光剑一样稀少,罗宾王子虽然在帝国的收藏中,见到过几把古代流传下来的魔法枪,但是这么珍贵的物品,就算以他的身份,也无法取得一把来使用。

  阿迪轻咳一声,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把大脑中那个宛若云雀般动听的笑声屏蔽掉。刚才他利用话语的停顿,已经跟灵魂绑定的色诺芬夫人商议出来一个对策,这位夫人是在嘲笑他撒谎也要装专业。

  “所以我在得到了那份从遥远的年代流传下来的射手传承之后,就按照上面的记载,试图利用和传承一起珍藏起来的魔导构件,组装出来一把属于自己的魔法枪。这口魔法光剑蓝色闪电,算是副产品之一,只不过手工粗糙是完全无法跟您的那口帝国王室珍藏的银龙向媲美了。”

  “银龙!”

  罗宾王子苦笑着抚mo过这把象征金月王朝皇家权威的魔法光剑,心中有无穷感慨,一把魔法光剑毕竟是死物,赋予它们意义的仍旧是人。当罗宾王子失去了王位,这把魔法光剑也就泯然了。

  银龙是罗宾王子身上唯一干干净净的东西,银色的剑柄被擦拭的一尘不染,只是这把名传大陆的魔法光剑现在和他的主人一样,失去了往曰的荣光。静静的插在罗宾王子腰间,用沉默来表示自己的倔强不屈,一如他的主人,曾经高昂,就永不肯低头。

  “那你的那三位部下……”

  阿迪耸耸肩膀,轻松的说道:“我原先做的一点小买卖,就是在燕京附近打劫。没有强力的帮手,我一个人单枪匹马干不了这种事儿。土元和赛琉西是我的生意伙伴,李克李那时是皇家近卫军队长,十分关照我。”

  罗宾王子失声道:“这就是你说的小生意?”

  这位殿下吃惊过后,苦笑的微微摇了摇头,对阿迪的大胆感到不可思议。燕京金月城是什么地方?中央军和皇家近卫军可都不是吃素的!这位少年竟然为了生活费,就公然在这样的城市周围打劫,称得上四个字“胆大包天”,非要再加四个字考评,就是“肆无忌惮”。

  罗宾王子思索良久,问道:“李克李可靠么?”

  罗宾王子并不认得李克李,这也难怪,他贵为金月王朝的第一王子,怎会注意李克李这样的小人物?阿迪说起他才知道,这个手下的手下有皇家近卫军队长的身份,自是十分担心,至于土元和赛琉西,他反而不怎么在意。

  阿迪微微一笑道:“罗宾殿下,您不觉得部下的部下,应该让他们的主官去艹心么?”

  如今的阿迪有资格向任何人发泄不满。不要说是现在已经落魄的罗宾王子,就算是按照既定轨迹,走上金月王朝的皇帝宝座的罗宾陛下,也一样不无法他颐指气使。虽然李克李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并不重,但是阿迪却非常反感别人对自己的仆人说三道四,谁也不成。

  被阿迪不大不小的顶了软钉子,罗宾王子也只好微皱眉头道:“早就听说伦达克家族的年轻人,都是一副硬骨头,我很喜欢你这样的姓格。”

  阿迪轻咳一声,一个黑黢黢的少年就从客房的地面下钻了出来,精灵少女也风一样从窗外翩然跳入,只有李克李因为修为太差,根本没有察觉阿迪房中的惊变,早就已经睡的鼾声如雷,没有来赶场这套热闹。

  “来认识一下,这位是罗宾王子,我今后要效忠的王者。这位是赛琉西,嗯……我收的女儿,她的本事都是我教的,就是脾气太差,今后要请罗宾殿下多担待。另外一位是土元,我从业以来最好的伙伴,一个神秘部落的部酋,就是不大熟悉帝国的风俗,闹过不少的笑话。”

  土元在贝卢斯科尼山脉北麓的时候,就翻越过无数关于主大陆的资料,不过他得到的资料来源有些问题,大多数不是详尽的历史,地理,人文这方面的经典著作,而是一些骑士小说和歌颂古代英雄的史诗,要知道不管在哪一个民族,哪一种文化中,这类的东西都会偏离真实很远。

  这位土鳖部酋,深受这些玩意的毒害,对某些事情很狂热。

  听到阿迪介绍罗宾王子的身份,他顿时双眼放光,以一个标准的骑士礼节,向罗宾王子滔滔不绝的表达了仰慕之情。阿迪并未有跟他提过关于罗宾王子的事儿,因此这位土鳖王很干脆的把罗宾王子和他看到的所有小说中的形象重合,吹捧的虽然有些不着边际,但应和现在的场景,却很有些丝丝入扣的味道。

  这种拯救落难王子于危难之中,帮助王子复国,成为名传千古的大英雄的桥段,根本就是那些小说和史诗中最烂俗的描写。

  土鳖部酋一想到自己也可以和骑士小说中的人物比肩,做出一样的丰功伟绩来,就兴奋的发抖。

  本来还对阿迪的态度有些不满的罗宾王子,根本没有听出来这位土鳖部酋话中的破绽,十分欣慰的想道:“原来阿迪对我竟然如此景仰,跟自己的朋友也经常提起。刚才是我错怪了这位少年,他并非有意傲慢,只是骄傲了些。”

  骄傲和傲慢,只差了一个字,但是其中的意思却相差千里,前者可褒可贬,后者就完全是看谁不顺眼,才会冠以如此形容,而且通常傲慢这个词都只会用在大反派身上。以罗宾王子现在的心情,阿迪的骄傲在他心里,自然是一个纯粹的褒义词了。

  还有一样,刚才土鳖部酋是直接从地面钻出来的,虽然罗宾王子从未听说过土行术,但他却明白,这位土元先生也是一位职阶者,也只有职阶者才可能具有这样的奇异能力。就算他当初做王子的时候,也从没奢望过能够招揽一位职阶者效力。现在一下子居然就有两位职阶者成为他的部下,这样的奇遇让罗宾王子的灵魂都在咆哮,似乎有一股嗜血的yu望在蒸腾,这次他是真的相信,向弟弟复仇并非是虚无缥缈的妄想。;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魔导武装。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9_909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