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雪山妖怪酒吧_魔导武装_腾飞小说

魔导武装第三回雪山妖怪酒吧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迪没有去给赛琉西和土元调解纠纷,作为这支冒险小队的首脑,他已经渐渐的培养出了威严。

  阿迪只是清咳一声,打算把争吵变成武斗的两个人,就立刻偃旗息鼓。

  虽然以职阶的实力而论,阿迪是三人中最弱的,但是以意念气场而论,阿迪是绝对的上位者。

  土鳖部酋嘿嘿一笑,装作什么也没有做过的样子,赛琉西却双眼圆瞪,十根手指上微微放着绿光,但最终却只是选择了抱着阿迪的手臂狠狠的咬牙。年幼的战争之大精灵王,还未有彻底觉醒天赋,对阿迪的依赖非常的严重。

  刚才在魔法皇帝降落的时候,阿迪就打定了主意,要让把这支步兵大队灭口。

  从贝卢斯科尼山北麓归来,阿迪的气质变化了许多,出身于军人家庭,他并不缺乏铁血的决断。只是在哈肯王子篡位之前,他作为一个燕京军事学院的普通学生,并不需要表现出来这么偏向阴冷面的姓格。

  但是阿迪现在要压制两位高段职阶者,要挑战整个大陆排名前三的大帝国的皇帝,还要给自己的家族报仇,原来那种喜欢读书,有些呆头呆脑的形象再也不适合他,他需要的是一个眼神就能让任何人闭嘴的凶恶气息。

  这位决心变得冷酷的少年,把消失在地面以下的冰河军团第三军十六团,第七步兵大队的六十八名士兵,痛快从记忆中抹去,就好像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

  李克李虽然被阿迪下了巴菲迪的心灵锁链这个魔法,但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虽然我们杀光了这支步兵大队所有的人,但是有这么多士兵失踪,冰河军团一定会派人来追查!那该怎么办?”

  阿迪抽了抽鼻头,吐出一缕白气,冷漠的说道:“我们走吧!前面似乎有个小镇,今晚我们可以在那里歇息。好了,李克李,我们更需要的是一间温暖的房子,忘记刚才的事儿吧。”虽然他们身处贝卢斯科尼大冰川的南岸,但是从冻土高原上吹下来的风还是相当寒冷的。

  天气寒冷,阿迪的语气更寒冷。

  李克李在心里打了个冷战,什么也不敢再说,退到了自家主人的身后。

  阿迪在贝卢斯科尼山脉北麓苦修了一个多月,仗着分享了年幼的大精灵王的血脉,才突破了太阳真炎斗气的门槛,成为了一名职阶射手。但是光凭这种境界的斗气,还不能完全抵御这样程度的寒气。他现在很想有一个火炉,还有一杯热的柠檬茶或者类似的什么饮品,并不想和李克李讨论这么无趣的问题。

  阿迪选择了安步当车,李克李也只有紧紧的跟在他后面,可精灵少女却干脆的召唤了战场魔骑装,把自己包裹在一个骑乘魔机战马的铠甲武士体内,艹纵了这具超过三公尺高的钢铁骑士全速前进。土鳖部酋更是轻松的往地面下一缩,眨眼就不见了影子。

  同伴的各显其能,让这位前皇家近卫军队长很郁闷。他很想问阿迪主人,为什么不弄出来一辆代步工具。他可是和阿迪一起进入过那个迷宫的第三层,那个大石王朝的千年武备库,并不缺乏魔导运兵车这类的玩意。

  但是李克李并不敢去问这个问题,巴菲迪的心灵锁链是个很奇妙的法术,它能培养一位忠诚度百分百的仆人,却并不会让这位忠仆记得太多的秘密,只要设定几个关键词,这个法术就会自动的定时删去被控制对象大脑中的某些东西。

  这个过程并不暴虐,更接近自然而然的遗忘,阿迪在收下李克李的时候,就打定了不让他接触更多秘密的决心,因此李克李并没有发现,自己虽然记得关于迷宫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第三层迷宫更具体的见闻了。

  雪山妖怪是一家很有趣的酒吧,它的招牌就是贝卢斯科尼山脉各种传闻中,最有名的巨妖怪巴森。一头形如猿猴,但是身高超过一百公尺,力大无穷的彪悍怪物。据说巴森最喜欢喝酒,每次喝醉就会酣睡,在一些高原蛮人的部落里,还有祭祀巴森的巫礼,并且以这种妖怪为图腾。

  在约克镇里,几乎无人不知雪山妖怪酒吧的老板卡迪,最著名的一句口头禅:“我当年可是见过巨妖巴森的,还亲手揍过它的屁股!”当然谁也不会把这事儿信以为真,只不过增添了一些打趣这家酒吧老板的借口。

  这几天雪山妖怪酒吧的生意并不好,但是每天都会有一个落魄的剑士在这里买醉,他每次都喝的酩酊大醉,喝醉了就会沉沉睡去,酒吧里的漂亮女侍者们曾互相打趣,这个落魄剑士是看上谁了,才会这么恋栈不去。

  也不知谁说错了口,反正就是有人觉得,这个落魄的剑士,看起来很像是自家招牌上的那头雪山妖怪,喝醉了就睡,睡醒了还是喝酒,就私下里给他起了一个“巴森剑士”的外号,反正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当约克镇的最后一缕阳光,正在留恋的亲吻镇内最高的屋顶的时候,这位落魄剑士再一次喝醉了酒,趴在桌子上睡的十分粗鲁的时候。酒吧的女侍者们也因为没有了其他的客人,躲在角落里休憩,同时也窃窃私语,谈论今天遇上的几个客人的趣事。

  雪山妖怪酒吧的大门突然被推开,四个人先后走了进来。几乎在这四个人推开门的一刹那,那个落魄的剑士突然张开了眼,在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叫做锋芒的东西一闪,但是很快就暗淡了下去,他并未有抬起头,却把耳朵微微抽动,显然是对这四个旅客起了疑心。只是包括刚进来的那四个人在内,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样。

  新进来的四名客人正是阿迪主仆一行。

  赛琉西虽然特别喜欢阿迪送给她的战场魔骑装,但还是遵照他嘱咐,在约克镇的外面就把这玩意收了起来。土鳖部酋在约克镇外就钻出了地面,等着阿迪和李克李来才一起进入这座金月王朝的边陲小镇。

  阿迪早就艹纵魔法皇帝,给年幼的战争之大精灵王施展了一个恒定变形术,让赛琉西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少女,再也没有了精灵的特征。昆魔人在突破第四级职阶的时候,就能化身为人类,土鳖部酋已经是第五级职阶的强大魔人,变化的人类除了土鳖了点,绝对没有丝毫破绽。

  他们现在身上穿的是在不死龙皇的空间仓库中珍藏的四套龙皮甲,当年的残暴屠龙者凯莫里十四世屠杀无数巨龙,制作了一大批当世最顶级的龙皮甲,这位姓格有些变态的大石王朝皇帝,就连内裤都是用最柔软的巨龙眼皮制作的。

  阿迪特意挑了这么四套最不起眼,设计最朴实,最没有大石王朝那个时代烙印的皮甲。在加持了一种隐蔽材质的法术之后,还做了仿旧处理,相信只要他自己不说,没有人会认得出来这些装备的来历。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一支普通的冒险者小队,身上的旧皮甲看起来灰扑扑的半点也不起眼。

  这四个人里虽然有三位职阶者,还有一位前皇家近卫军的队长,但称得上冒险经验丰富的,却只有阿迪一个人。他也一样对这位落魄的剑士产生了好奇,甚至这个男人的身材,让他想起了一位熟人。

  “喂!给我们一些酒,还有一些吃的,最好有肉汤,就是这些。谢谢啦!”

  阿迪微笑着向站在吧台之后的老板招呼了一声,这位和善的中年大叔,亦同样还以微笑,大声吆喝着让酒吧的女侍者们送上这些东西。一般来说,这种小酒吧也没有什么太多菜谱,可以供旅客挑剔,因此阿迪也只是要了吃的,并没有像某些第一次出门的笨蛋一样,大肆点餐,把小酒吧当成了燕京的高档酒楼。

  因为酒吧里只有这么两拨客人,因此菜上的格外快,阿迪特意注视了一会那位落魄剑士,不过当第一份牛肉汤送上来的时候,他就笑着放弃了猜想,心中暗忖道:“哪会有这么巧的事儿,就能够碰上那个高傲到不得了的家伙?他应该也被哈肯王子干掉了吧。”

  阿迪和李克李都已经很饿了,但是比他们动作更快的,居然那位土鳖部酋。他吃东西的速度堪称天下一绝,他面前的牛肉汤,从来没有停留超过五秒,只要是他沾手的盘子,几乎是马上就会变得空空如也。

  阿迪才喝了半碗牛肉汤,土元阁下居然已经吃的直叫:“撑到了!饭菜还蛮好吃的。”

  这种行为像极了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的穷小子,但是想想这个家伙,就是土鳖部族的王者,正宗的土鳖王,阿迪也就不好意思教训他了。

  赛琉西虽然才出生没多久,但是精灵一族天生的优雅,在她的身上却显露无遗,只是使用刀叉的姿势,就没有几个贵族小姐能比的了。一举一动都带有天然的韵律,看起来是那样的优美动人,就算是雪山妖怪酒吧最自负容貌的几位女侍者,在赛琉西的面前也只有自惭形秽,那种差距是怎都比不上的。

  李克李和阿迪都算是有些家世的人,虽然做不到精灵少女那么贵气天成,但是基本的用餐礼仪还是让人无可挑剔。酒吧的老板卡迪亦禁不住有些好奇,他当年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冒险者,见识过很多不同的人物,但是这四个人的组合,看起来多多少少有些古怪,让他也猜不透来历。

  “那个女孩子很像是某个国家的公主,那两个男人难道是保护公主的骑士?可那个土鳖是干什么的呢?马夫!或者……厨子?”

  酒吧老板卡迪好奇心虽然有,却也并没有到了会去询问客人的地步,笑吟吟的看着这几个古怪的客人,把饭菜一扫而空,显然是很满意自己的厨艺,这让他感觉颇为骄傲。

  狠狠的灌下了一大杯麦酒,阿迪砸了砸嘴巴的酒渍,一种满足的感觉油然而生。在贝卢斯科尼山脉北麓他和李克李一直以野味烧烤为主,虽然阿迪手中并不缺各种奢侈品,但是从迷宫中他可没找到任何跟食物有关的玩意,早就吃腻了那种油腻腻的单调食物。虽然雪山妖怪酒吧的厨师手艺,也只算是中等偏上,还是让他吃的十分很畅快,尤其是这家酒吧的特酿麦酒,甜甜的很有味道。

  阿迪打了个响指,用脆亮的声音说道:“老板,多谢您的款待了,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可供四个人住宿的房间,这里是报酬!”

  卡迪老板这位微胖的中年大叔,伸手抓住了阿迪用手指头弹到柜台上空的金币,笑呵呵的答道:“没有问题,你是要四个单间呢,还是两间?”

  阿迪爽快的说道:“四间,我习惯了独睡!”

  “好嘞!伊莲娜,帮这几位客人准备好房间,也许他们还要洗个热水澡!”

  就在阿迪主仆一行跟着酒吧的女侍者离开的时候,那个醉酒的落魄剑士突然抬起头来,盯着阿迪的背影,露出几许惊讶的神色。他低声呢喃了一句,但是谁也没有听清是说了什么。

  阿迪抚mo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刚刚泡了个温水澡,让他觉得轻松了不少。雪山妖怪酒吧居然有一股小温泉,在后院修建了一个隐秘的池子,供来往的客人洗浴用。阿迪现在还似乎能闻到,那股微微的硫磺味,证明这家不起眼的小酒吧提供的温泉十分正宗,不是那种烧好的普通热水来冒充的骗人货色。

  他轻盈的捻动手指上的两张卡片,正在犹豫是启动魔皇皇帝还是冥皇,突然窗口外传来剥啄的敲击,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宛若隐藏在黑暗中的风儿一样忽如其来的响起。

  “阿迪·伦达克,你怎么也跑到路南行省这么偏僻的地方?”

  “罗宾王子!”

  阿迪听出了这人的声音,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

  刚才他就觉得那个落魄的剑士背影眼熟,没想到世上居然就有这么巧的事儿。

  阿迪正要开口,低沉的男子声音又狠狠的说道:“你的两个同伴,是宝石教会还是银月圣教团的人?我的弟弟也真自信,以为请出来三大魔法教派的苦修士,就能对付我了么?”这位曾经的第一王子,金月王朝的继承人,显然是误会了什么。随着充满杀气的语气,一道银色的光芒穿透了窗户,笔直的点向阿迪的胸前。

  幸亏阿迪自从离开了迷宫之后,身上就没有离开过那柄光束魔法剑。他及时的一侧身子,把魔法光剑擎开,蓝色的光刃连抖三次,化开了银色剑芒的突然袭击。自幼苦练过千百次的剑术,在最关键的时刻救了阿迪。

  虽然挡下了这一招突刺,但阿迪的背后冷汗直流,刚才的反击纯是他身子的自然反应,要是刻意去做,反而未必做的出来。

  这位罗宾王子的剑术号称金月王朝最强,根本不是他的三脚猫剑术可以抗衡的。他在李克李这样废柴面前,可以轻松取胜,但是面对罗宾王子的银龙,就算他把风之魔法使的本事使出来,也未必能言活命。

  “看来我还小瞧了你,没想到闻名燕京的书呆子,居然还有职阶骑士的身手。你是供职秘密部门吧!没想到哈肯这么快就掌握了帝国的核心权力。”

  银色的魔法光剑绽放出冷冽寒气,就像是一条愤怒咆哮的银色飞龙,阿迪拼尽了平生能耐,把飚风骑术和太阳精灵一族的斗气都使了出来,这才把这柄光剑神出鬼没的凌厉攻势化解了开。这也得益于他的曰焰射手职阶,最重身法的快捷变幻,才能在相差了两个职阶的情况下,虽然落尽下风,却安然无恙的躲开了杀身之祸。

  射手和骑士不同,射手需要敏捷的身手来躲避敌人的精准射击,骑士重视力量和速度的平衡。这两个职业交手,一旦拉开距离骑士就只有被射杀的份,但近身战斗,射手就只能靠速度来延缓死亡降临的时间。

  阿迪在贝卢斯科尼山脉北麓也不知幻想过多少次,自己会遇到什么种类的敌人,并且以土鳖部酋和未来的战争之大精灵王为训练对手,扎扎实实的苦练过一阵子。但是却从来也没有想过,初出茅庐的第一战,居然发生在这么尴尬的角色错位。

  伦达克家族一直都是支持罗宾王子的,因为这个原因,罗宾王子曾给予伦达克家族一些不应有的荣誉,比如让伦达克家族的少年,参观帝国的春季典礼。伦达克家族本来是没有这种殊荣的,只有老牌的贵族才有这样的机会跟荣耀。

  那次,作为家族里的下一代,伦达克被安排坐在和罗宾王子很近的位子上,甚至还被安排跟这位第一王子说了两句话,只不过这种政治倾向很重的对话,充斥的并不是什么友好和欣赏,只是纯粹的利益纠葛罢了。

  饶是如此,那一次简单的会面,还是让曾参与此事儿的两人,都记住了对方。

  哈肯王子继位,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他的哥哥,曾经的皇储,第一王子罗宾。阿迪全家都在哈肯王子掀起的叛乱中丧生,他的敌人和罗宾王子并无二致,这也是阿迪的手指上夹着两张魔法契约卡,却并未有召唤那两具庞然大物的最重要原因。

  “罗宾王子!我们伦达克家族一直都支持你,为此全家都被哈肯王子杀光了,只剩下我一个逃出来,难道你就是这么对付支持者的么?”

  “哦?难道你不是来对付我的么!”

  阿迪架住了罗宾王子劈下的剑光,耸了耸肩膀说道:“您觉得对付一位三级的职阶骑士,帝国会派出

  一个连毕业典礼都没资格参加的菜鸟么?”

  “嘿!你这样的菜鸟,全帝国也未必有第二只!”

  从黑暗的披覆下走出来的人,正是那个落魄剑士,也就是金月王朝的皇位当然继承人,第一王子罗宾殿下。

  因为逃亡,这位第一王子殿下境况很糟糕,身上的衣服虽然看着合身,却明显是从不同的人身上脱下来的,根本谈不到搭配和美感。乱糟糟的头发,拉碴的胡须,身边缺乏服侍的仆人,只怕罗宾王子连基本生活自理的技能都不大可靠。现在的罗宾王子和当初阿迪看到的那个身配魔法光剑银龙,冷漠而高傲的男人宛若两人。

  可作为名震大陆的天才剑士,金月王朝四大骑士传承的黑暗传承的传人,罗宾王子只要一剑在手,不

  管多么落魄,那股睥睨四顾,傲视群伦的锐气,还是未有分毫减弱。虽然他没有了光辉耀眼的王子身份,也失去了那份雍容华贵,但是作为一个曾经号称帝国最强的男人,他的眼神里依旧充满了桀骜不驯,似乎不曾被任何力量击垮。

  “三级职阶骑士?也没什么了不起!还不是给人追杀的像一条狗一样,躲藏在这个偏僻的地方残喘。”

  罗宾王子嘿了一声,抽回了银色的魔法光剑,低声喝道:“阿迪!你是什么时候成为职阶骑士的?为何你们伦达克家族一直隐瞒此事!”

  罗宾王子并非相信了阿迪的解释,而是想问出一点东西来,他自从逃出了燕京,失去了所有的消息来源,也迫切的想知道关于自己弟弟的事儿。

  阿迪淡淡一笑说:“我并非职阶骑士,而是一名职阶射手。除了我自己之外,伦达克家族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阿迪有些自嘲的耸了耸肩膀道:“您也知道,我父亲早就放弃我了。那次春季典礼之后,就开始全力栽培亚诺。像我这样叛逆的少年,总有点不愿意跟自己父亲说的小秘密。”

  罗宾王子虽然没有阿迪那样酷爱史书,但作为王位的继承人,在这方面怎么样也要于一定的程度,至少对冰之大陆上的职阶兴衰是了如指掌的。闻言惊讶道:“职阶射手?冰之大陆上怎么可能还有射手的传承,这个职业不是随着精灵一族的消失,早就灭亡了么!”;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魔导武装。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9_909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