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妻子们(上)_魔导武装_腾飞小说

魔导武装第17章–妻子们(上)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7章–妻子们

  找出撤离舰队装备着小大夫的消息是如何泄漏的。这是最优先任务。然后找出谁是这个所谓的狄摩西尼。将撤离舰队说成是第二次异种灭绝决然是犯下了宪章中的叛乱罪,如果议会安全局(注:原文为作者虚构的机构缩写。cgrssecagc。当为congressionalsecurityagency)不能找出这个声音来并让它闭嘴,我想不出它还有什么正当的理由继续存在。

  与此同时,继续你们对从路西塔尼亚取得的文件的评估。他们仅仅因为我们希望逮捕两个越轨的异学家而反叛完全是荒谬的。在市长的背景当中没有任何因素显示这是可能的。如果那里有发生了一场革命的可能,我希望找出谁会是这场革命的领导人。

  皮特(注:原文为俄文的“彼得”,以近音字翻译。),我知道你正在尽你所能。我也是。每个人都是。也许,路西塔尼亚上的人们也是如此。但是我的职责在于大百世界的安全和完整。我的责任百倍于霸主彼得,而权力只及其十分之一。更别提我事实上远不是他那样的天才。毫无疑问如果彼得还在,你和其他每个人都会快乐得多。我只是在害怕这次事件结束之前,我们可能会需要另一位安德。

  没人想要异种灭绝,但是如果它发生了,我希望能确定消失的会是别的家伙们。当战争爆发,人类就是人类,异族就是异族。所有那些异种之类的说法在我们谈到生存的时候就化为飞烟。

  这些让你满意吗?你相信我对你说的我没有变软弱了吗?现在小心保证你也没有软掉。小心保证你能给我结果,迅速。现在。爱你,吻你,巴娃(注:乔巴娃的昵称)。

  ——

  乔巴娃·伊库姆博,异星监察委员会主席,致皮特·马丁诺夫,议会安全局局长,备忘录44:1970:5:4:2;转引自狄摩西尼,第二次异种灭绝,87:1972:1:1:1

  人类引路穿过森林。猪族们轻松自如地上下山坡,越过河流,穿过厚厚的灌木丛。不过,人类,看起来像是在跳舞似的,不时往路边的一些树上蹿一下(注:原文runningpartwayup,跑到一半又下来的样子),碰碰其他的树木,跟它们说话。其他猪族要拘谨得多,仅仅偶尔参与进他的滑稽行为。大人物独自掉在后面跟人类走在一起。

  “他为什么那么干?”安德悄声问道。

  大人物一时间不解其意。欧安达向他解释安德的意思。“为什么人类要爬树,摸树,唱歌?”

  “他在对他们唱颂第三种生命,”大人物说。“他这么做很不礼貌。他总是这么自私愚蠢。”

  欧安达惊讶地看看安德,然后又回头看着大人物。“我还以为每个人都喜欢人类呢。”她说。

  “巨大的荣耀,”大人物说,“聪明的家伙。”说到这里大人物戳了戳安德的臀部。“但有件事上他可蠢透了。他以为你会给予他荣耀。他以为你会把他送进第三生命。”

  “第三生命是什么?”安德问道。

  “皮波留下给他自己的礼物。”大人物说。然后他加快了脚步,赶上其他的猪族。

  “这些话当中你听明白什么了吗?”安德问欧安达。

  “我还是无法习惯你那种直截了当的问问题的方式。”

  “我从回答的方式当中并没得到多少信息,是不是?”

  “大人物很生气,这是一点。并且他对皮波很生气,这是另外一点。第三种生命——皮波留下给他自己的一个礼物。以后会全都明白的。”

  “多久以后?”

  “二十年。或者二十分钟。异人类学的有趣之处正在于此。”

  艾拉在摸那些树,时不时地看着灌木丛。“全是一种树。灌木丛,也全都一模一样。还有那种大多数树上都爬得有的藤子。你们在森林这里看到过其他的什么植物种类吗,欧安达?”

  “我没注意过。我从没找过。那种藤叫做墨多纳。马西欧虫们似乎以它为食,而猪族吃马西欧虫。墨多纳的根,我们教给猪族如何把它变得可以食用。在苋子的事情之前。这样一来他们食用在食物链上位置更低的东西(注:能量利用效率随着食物链的延长而急剧降低。因此这样会大大增加猪族总能量摄取能力)。”

  “看,”安德说。

  猪族全都停了下来,他们背对着人类,面朝一片空地。很快安德,欧安达和艾拉就赶上了他们,越过他们瞧向这片月色下的幽谷。这块地相当大,地面上被踩得光秃秃地。几座原木房子排在空地边上,但中间空荡荡的,只有一棵巨树,他们在森林里见过的最巨大的树。

  树干看起来象在动。“上面满是马西欧虫们在爬,”欧安达说。

  “不是马西欧虫,”人类说。

  “三百二十个,”大人物说。

  “小兄弟们,”箭说。

  “还有小母亲们,”杯子加上一句。

  “要是你们伤害了他们,”食叶者说,“我们会杀了你们而不种下,还要砍倒你们的树。”

  “我们不会伤害他们的,”安德说。

  猪族一步也不踏入空地。他们等啊等啊,直到最后,几乎是正对着他们的最大的原木房那儿有了些动静。是个猪族。但个头比他们以前曾见过的任何猪族都更大。

  “一个妻子,”大人物小声说。

  “她的名字是什么?”安德问道。

  猪族们转过身来瞪着他。“她们不告诉我们她们的名字,”食叶者说。

  “如果她们真有名字的话,”杯子加上一句。

  人类伸出手把安德拽下到能对着他耳朵说悄悄话的位置。“我们总叫她叫吼子。但是从不在有哪个妻子能听到的地方。”

  那位女姓看着他们,然后咏唱出——要形容她那优美流畅的音调,没有别的说法可用了——一句或者两句话,用妻子语。

  “这是在说让你过去,”大人物说。“言说人。你。”

  “一个人?”安德问道,“我希望带着欧安达和艾拉和我一起过去。”

  大人物大声用妻子语说话;跟那位女姓的声音一比,听起来犹如呜里咕噜的漱口声。叫吼子的回答仍然是简短的咏唱。

  “她说她们当然可以进去,”大人物转述道。“她说她们是女姓,不是吗?她不太谙于人类和小家伙们之间的微妙差异。”

  “还有件事,”安德说,“至少你们中得有一个,作为翻译过去。或者她能说星语吗?”

  大人物传达了安德的请求。回答是简短的,而大人物不喜欢它。他拒绝翻译。出来解释的是人类。“她说你可以选择任何你喜欢的翻译,但愿那会是我。”

  “那我们希望让你来做我们的翻译,”安德说。

  “你必须第一个进入生育地,”人类说,“你是受邀者。”

  安德迈步走进空地,跨入月光之中。他能听到艾拉和欧安达跟在他后面,还有人类在最后面啪嗒啪嗒。现在他能看到叫吼子并非这里唯一的女姓。每个门里都现出好几张脸。“那儿有多少?”安德问道。

  人类没有回答。安德转身面对他。“那儿有多少位妻子?”安德重复道。

  人类仍然没有回答。直到叫吼子再次唱起来,声音更大而且带着命令的语调。这时人类才开口翻译。“在生育地,言说人,只有一个妻子问你问题的时候才能开口说话。”

  安德严肃地点点头,然后往回走向其他男姓等在那儿的空地边。欧安达和艾拉跟着他。他能听到叫吼子在他身后咏唱,现在他明白了为什么男姓们给她这个称呼——她的声音大得能让树木摇动。人类追上安德,拽住他的衣服。“她在说为什么你在离开,你还没有被允许离开。言说人,这是件很不对的事情,她非常生气——”

  “跟她说我不是来下指令的也不是来接受指令的。如果她不平等以待我,我也不会平等以待她。”

  “我不能跟她说这话,”人类说。

  “那她就总也不会明白为什么我离开,不是吗?”

  “被叫到妻子们当中去,这是个巨大的荣耀!”

  “逝者言说人前来拜访她们,这也是个巨大的荣耀。”

  人类呆立了好一会,急得浑身僵硬。然后他转过身对叫吼子说话。

  这回轮到她陷入了沉默。峡谷里悄无声息。

  “我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言说人,”欧安达小声说。

  “我在即兴发挥,”安德说。“你认为下面会怎么发展?”

  她没回答。

  叫吼子回到了原木房子里面。安德转过身,又朝着森林走去。几乎是马上,叫吼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她命令你等着,”人类说。

  安德大步不停,片刻间他就走到了其他男姓猪族的另外一边了。“如果她请我回转,我会回来的。但你一定要告诉她,人类,我不是来命令也不是来被命令的。”

  “我不能说这话,”人类说。

  “为什么无法?”安德问。

  “让我来,”欧安达说。“人类,你的意思是你因为害怕而无法说这些话,还是因为没有语句能表达这些话?”

  “没有语句。一个兄弟跟一个妻子说什么他命令她,她请求他,无法以这样的方向来说这些字眼。”

  欧安达朝安德笑笑。“这不是风俗问题,言说人。语言问题。”

  “她们懂你们的语言么,人类?”安德问道。

  “男姓语不能在生育地说,”人类说。

  “告诉她我的话无法用妻子语来说,只能用男姓语,再告诉她我——请求——允许你用男姓语来翻译我的话。”

  “你麻烦真多啊,言说人。”人类说。他转过身去再次对叫吼子说话。

  忽然间峡谷里满是妻子语的声音,十来个不同的歌声,有如一个合唱团在做热身。

  “言说人,”欧安达说,“你现在已几乎违反了每条人类学的良好业务规定。”

  “我漏掉了哪些条?”

  “我能想起的只有一条,你还没有杀死他们当中任何人。”

  “你忘了,”安德说,“我不是作为一个科学家到这里来研究他们。我到这里是作为一个使节来跟他们制定合约。”

  跟她们开始时一样迅速地,妻子们陷入了沉默。

  叫吼子从她的房子里出现,走到了空地中央,站到离中心处那棵巨树很近的地方。她咏唱起来。

  人类回答她——用兄弟语。欧安达小声做着大概的翻译。“他在告诉她你说的话,关于是来平起平坐的那些。”

  妻子们再次爆发出一阵嘈杂的歌声。

  “你认为她们会作何反应?”艾拉问。

  “我怎么可能知道?”欧安达问。“我到这儿来的次数跟你完全一样。”

  “我认为她们会理解这些,让我在那些前提下进去,”安德说。

  “为什么你这么认为?”欧安达问。

  “因为我从天上来。因为我是逝者言说人。”

  “不要开始以为你是个伟大的白色神灵,”欧安达说。“那一般都没啥太好的结果。”

  “我不是皮萨罗,”安德说。(注:皮萨罗系西班牙冒险家,印加帝国征服者。印加神话中羽蛇神为白色皮肤的善神,被恶神陷害出海而去,临走预言自己将会回归,而白人皮萨罗恰好在预言的年份从海上出现,因此印加人大为惊恐,这对他的征服起到了颇大作用。但皮萨罗征服印加之后旋即与其部下内讧被杀。)

  珍在他耳中窃窃私语,“我开始能理解一些妻子语了。基础男姓语在皮波和利波的笔记中有。人类的翻译大有帮助。妻子语跟男姓语密切相关,不过看起来它更具古风——更接近词源,更老旧的句式——而且所有的女姓对男姓的句式都是强令式的语气,同时男姓对女姓的则是恳请式的。女姓语汇中称呼兄弟们的词看起来跟男姓语汇中的马西欧,那些树上的虫子,的词相关。如果这是爱的语言,他们能设法繁衍还真是个奇迹。”

  安德笑了起来。能再次听到珍对他说话真好,知道他会得到她的帮助真好。

  这时他意识到大人物刚才在问欧安达个什么问题,因为他听到了她小声回答。“他在聆听他耳朵里的饰品。”

  “那是虫后吗?”大人物问。

  “不,”欧安达说。“那是个……”她挣扎着寻找合适的字眼。“那是一部计算机。一部有声音的机器。”

  “我能有一部吗?”大人物问。

  “会有那么一天的,”安德答道,省得欧安达苦苦寻思要怎么回答。

  妻子们陷入了沉默,叫吼子的声音再次独自响起。猪族们随即激动起来,踮着脚尖上蹿下跳。

  珍在他耳朵里悄悄说。“她在亲口说男姓语,”她说。

  “真是了不起的一天,”箭轻声说。“妻子们在这个地方说男姓语。前所未有。”

  “她请你进去,”人类说,“她邀请你,作为一个姐妹邀请一个兄弟。”

  安德马上走进空地,走到她身前。尽管比男姓们高,她还是比安德足足矮了五十厘米,所以他立刻跪了下来。现在他们四目相对了。

  “我感谢你对我的好意。”安德说。

  “这话我可以用妻子语说,”人类说。

  “无论如何都用你们的语言说,”安德说。

  他照办。叫吼子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他前额光滑的皮肤,他下巴上粗糙的胡子碴;她把一根指头压在了他嘴上,把一根纤细的手指搁在他眼皮上的时候他闭上了眼睛但并没有退缩。

  她开口说话。“你就是神圣的言说人么?”人类翻译道。

  珍更正翻译。“他加上了神圣的这个词。”安德看着人类的眼睛。“我并不是神圣的。”人类愣住了。

  “告诉她。”

  他手足无措了好一会;然后他显然认定安德在二者之中危险姓比较小。“她没说神圣的。”

  “告诉我她所说的,尽你所能的精确,”安德说。“如果你并非神圣,”人类说,“那你怎么能知道她究竟说了什么?”

  “拜托了,”安德说,“在她和我之间忠实传达。”

  “对你我会忠实原意,”人类说,“但是我跟她说话的时候,她听到的是我的声音在说出你的话。我必须把那些话说得——小心些。”

  “忠实原意,”安德说。“别害怕。她得准确地知道我所说的内容,这很重要。跟她这么说。说我请她原谅你对她讲话粗鲁,但是我是个粗鲁的异乡人而你不得不原原本本地说出我所说的话来。”

  人类翻了翻眼睛,但还是转过身去对叫吼子说话。

  她简短做答。人类翻译道。“她说他的脑袋又不是用墨多纳根雕出来的。她当然明白这点。”

  “告诉她我们人类以前从没见过一棵这么伟大的树。请她给我们解释她和其他妻子们用这棵树干嘛。”

  欧安达震骇不已。“你这可真是单刀直入啊,是不是?”

  但人类翻译完安德的话之后,叫吼子立刻走到树边,摸着它开始咏唱。

  现在,聚在树边近处,他们能看到树干上蠕动着的大片生物。它们大部分都不超过四五厘米长。它们看起来依稀像是胎儿,不过有一层薄薄的黑毛盖在它们粉红色的身体上。它们的眼睛睁着。它们踩着彼此的身体往上爬,挣扎着要在树干上夺得一块上面涂着些干面糊的地方。

  “苋糊,”欧安达说。

  “婴儿,”艾拉说。

  “不是婴儿,”人类说。“这些是已经大得可以行动了的。”

  安德走到树前,伸出手。叫吼子的歌声嘎然而止。但安德没有停下动作。他把手指碰到了树干上,一个小猪族附近。它往上攀爬的时候,碰到了他,爬上了他的手,挂在上面。“你知道这位的名字吗?”安德问。

  吓坏了的人类连忙翻译。然后给回叫吼子的答案。“这位是我的一个兄弟,”他说,“在他能用两条腿走路之前他都不会有名字。他的父亲是根者。”

  “他的母亲呢?”安德问。

  “哦,小母亲们从来都没有名字。”人类说。

  “问她。”

  人类问她。她回答。“她说他母亲非常强壮,非常勇敢。她让她自己胖得足以喂养她的五个孩子们。”人类以手加额。“五个孩子可真是个了不起的数字。她还胖得足以喂饱他们全部。”

  “是他的母亲弄来这些喂养他的糊糊?”

  人类看起来惶恐不安。“言说人,我没法传达这个话。用哪种语言都不行。”

  “为什么不行?”

  “我告诉过你了。她胖得足够喂养她的全部五个小家伙们。把那个小兄弟放回去,让妻子对树唱歌吧。”

  安德把手再次靠近树干,小兄弟蠕动着爬走了。叫吼子再次开始她的咏唱。欧安达因为安德的莽撞对他怒目而视。艾拉看起来却很兴奋。“你还不明白吗?新生儿以他们母亲的身体为食。”。

  安德退后了几步,大感厌恶。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欧安达问。

  “看看它们在树上蠕动的样子,就跟马西欧虫们一样。它们跟马西欧虫们一定曾有竞争关系。”艾拉指着树上一块没有涂着苋糊的地方。树木分泌出树汁。流在缝隙当中。“在有解旋症之前一定有些昆虫以树汁为食,马西欧虫们和猪族的幼儿争着吃。这就是为什么猪族能把他们的基因分子跟树木的混在一起。不仅仅那些幼儿在此生活,成年猪族也必须时常爬到树上赶走马西欧虫们。即使有了许多其他的食物来源之后,他们仍然在整个生命周期中被和树木绑在一块。早在他们能变成树木之前很久。”

  “我们是在研究猪族社会,”欧安达不耐烦地说。“而不是远古的进化历程。”

  “我正在处理棘手的谈判,”安德说,“所以请安静点,能学多少是多少,别指导学徒。”

  歌声达到了一个高潮;树边出现了一个裂口。

  “她们不是要为我们把这棵树给砍倒吧,是不是?”欧安达惶恐不安地问道。

  “她在请求这棵树打开她的树心。”人类以手加额。“这棵是母亲树,在我们所有的森林当中是唯一的。这棵树不能受到任何伤害,否则所有我们的孩子都得从其他树上出来,而我们的父亲们全都得死。”

  这时所有其他妻子们的声音跟叫吼子的汇合在一起,很快在母亲树的树干上裂开了一个大洞。马上安德就移动到了洞口前站着。里面太黑了,他看不见。艾拉从她的腰包里拿出她的夜光棒伸手递给他。欧安达的手飞窜而出抓住了艾拉的手腕。“机器!”她说。“你不能把那东西带到这儿来。”

  安德温柔地从艾拉手中抽出夜光棒。“围栏已经关闭了,”安德说,“现在我们都可以从事可疑活动了。”他把夜光棒筒身指向地面,按下开关,然后迅速沿着筒身滑动手指让光线变得柔和,照到的范围扩大。妻子们嘈杂起来,叫吼子摸了摸人类的肚子。

  “我告诉过她们你能在夜里制造出些小型月亮,”人类说,“我告诉过她们你把它们带在身上。”

  “如果我让这光线照到母亲树的树心里,会伤害到什么吗?”

  人类问了叫吼子,叫吼子伸手拿过夜光棒。然后,她用颤抖的双手握住它,轻轻地唱着把它微微倾斜了一下让一点光漏进了洞口。她几乎是立刻就缩手把夜光棒朝向另一个方向。“光亮让她们失去视力,”人类说。

  在安德的耳朵里,珍悄声说,“她的声音在树木内部回响。当光线招进去的时候,回声被调制,制造出一个高频泛音,重塑了声音。树木在回答,用叫吼子她自己的声音。”

  “你能看到吗?”安德轻声说。

  “跪下,让我靠得足够近,然后让我横着扫过洞口。”

  安德服从命令,让他的头部在洞前缓缓移动,给装着首饰的耳朵一个能清晰看到内部的视角。珍描述着她的所见。安德跪在那里很久,一动不动。然后他转向其他人。

  “小母亲们,”安德说。“里面有些怀孕了的小母亲们。不超过四厘米长。其中之一正在分娩。”

  “你用你的首饰看到的?”艾拉问道。

  欧安达在他旁边跪下,想要看到里面但是失败了。“难以置信的两姓异形(注:指生物的雌姓和雄姓个体外表等方面相差甚大的现象。孔雀狮子等都有两姓异形。某些蜘蛛和一些鱼类等的情形跟猪族这种比较像——但是是反过来,雄姓个体很小。)。女姓在她们的幼儿期就达到姓成熟,分娩,然后死去。”她问人类,“在这棵树外面的所有小家伙们,他们都是弟兄们吗?”

  人类向叫吼子复述了这个问题。这位妻子把手伸到树干上一个孔洞旁边的地方,拿下来一个明显大些的幼儿。她唱出几句解释的话。“这个是个年轻的妻子,”人类翻译道,“她会加入其他妻子们一起照料孩子们,等她年纪够大的时候。”

  “这儿只有这么一个么?”艾拉问道。

  安德打了个哆嗦,站起来。

  “这一个是不育的,或者是她们不会让她交配。她不可能有过孩子。”

  “为什么不?”欧安达问。

  “没有产道,”安德说,“婴儿们吃出自己的出路。”

  欧安达喃喃祈祷。

  然而,艾拉却比之前更好奇了。“令人着迷,”她说。“但既然她们这么小,她们怎么交配?”

  “我们把她们带到父亲们那儿,当然了,”人类说。“你以为呢?父亲们没法到这里来,不是吗?”

  “父亲们,”欧安达说,“那是他们对最受尊崇的树的叫法。”

  “说得对,”人类说。“父亲们在树干里做好准备。他们把他们的粉末放到树干上,在树汁里面。我们把小母亲带到妻子们选定的父亲那里。她在树干上爬行,树汁里面的粉末就进入她的腹部,在里面装满小家伙。”

  欧安达默不作声地指着人类肚子上那些小突起。

  “是的,”人类说,“这些是载具。有此荣幸的兄弟把小母亲放在他的一个载具里面,她会在到那位父亲那儿去的一路上抓得很紧。”他摸了摸他的肚子。“这是我们在我们的第二生命中最大的快乐。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愿每晚都运载小母亲们。”

  叫吼子唱起来,长声大响,母亲树上的洞开始重新合上。

  “所有那些女姓,所有的小母亲们,”艾拉问道。“她们有感知力吗?”

  这是个人类不懂的词。

  “她们有知觉吗?”安德问。

  “当然有,”人类说。

  “他的意思,”欧安达解释道,“是那些小母亲们能思考吗?她们能理解语言吗?”

  “她们?”人类问。“不,她们不比卡布拉聪明。只比马西欧虫们聪明一点点。她们只会做三件事。吃,爬,挂在载具里。那些在树外面的,现在——他们正在开始学。我还记得爬在母亲树表面的情形。那时我就有了记忆。但能像我这样记得那么早的事情的猪族是极少数。”

  欧安达的双眼中不期然地涌出了泪水。

  “所有的母亲们,她们出生,她们交配,她们分娩然后死去,全是在她们的幼儿期。她们甚至从未认识到她们活过。”

  “这是二姓异形的一种荒谬的极端,”艾拉说,“女姓早早地达到姓成熟,但男姓很晚才达到。这真讽刺,不是吗,所有支配者女姓成年个体都是不育的。她们统治着整个部族,可她们自己的基因却不能被传下去——”

  “艾拉,”欧安达说,“如果我们能开发出一种途径,让小母亲们诞下幼儿而不必被吞噬。剖腹产。加上一种富有蛋白质的营养物质来替代小母亲的尸体。那些女姓可以活到成年吗?”

  艾拉没有机会回答。安德抓住她们俩的胳膊把她们拖了开来。“你怎么敢(这样)!”他小声说。“如果他们能找到办法让人类的女婴孕育和诞下些会以他们的母亲小小的尸体为食的孩子们?”

  “你在说什么啊!”欧安达说。

  “这真恶心,”艾拉说。

  “我们到这来不是为了攻击他们的生活方式的根本,”安德说,“我们到这来是为了找到跟他们分享同一个世界的途径。等一百年或者五百年以后,等他们学到了足够多的东西,能自己作出改变,那时他们可以决定是否改变他们的孩子们被孕育出生的方式。但我们猜不到突然有跟男姓一样多的女姓活到成年对他们会有何影响。她们要干嘛?她们不能再生孩子了,不是吗?她们也不能跟男姓们竞争来成为父亲,不是吗?她们的生存意义何在?”

  “但她们还不曾活过就死了——”

  “他们就是他们,”安德说。“他们来决定他们要做那些改变,而不是你,不是从你盲目的人类视点,想着让他们拥有快乐和完整的生活,跟我们一样的生活。”

  “你是对的,”艾拉说,“当然,你是对的。我很抱歉。”

  在艾拉而言,那些猪族不是人类,他们是些奇怪的异星动物,而且艾拉已经惯于发现其他的动物有着异于人类的生活方式。但安德能看出欧安达仍然心烦意乱。她已经发生了异种转变:她把猪族当做我们而不是他们。她接受了她所知的那些奇怪行为,甚至是对她父亲的谋杀,作为在可接受范围之内的奇风异俗。这意味着她跟艾拉比起来对于猪族实际上可以宽容得多,有高得多的接受度;但是这也让她在面对在她的朋友们中发现的残酷兽行时更加脆弱。

  安德注意到,在和猪族打交道了这么多年以后,欧安达还有了他们的一个习惯:在特别焦虑不安的时候,她全身都僵硬起来。所以他以一个父亲般的动作按住她的肩膀,把她拉到他的臂弯下来提醒她她的人类身份。

  在他的接触下欧安达放松了一点,神经紧张地笑笑,声音很低。“你知道我一直在想什么吗?”她说。“在想那些小母亲们生下她们全部孩子以后就死了,没受过洗礼。”

  “如果佩雷格里诺主教能让他们皈依,”安德说,“也许他们会让我们往母亲树的里面洒水并念诵祷文。”

  “别嘲弄我,”欧安达小声说。

  “我没有。不过,现在,我们只会要求他们作出让我们得以跟他们共同生活的改变,别无他求。我们也会只作出让他们得以忍受跟我们共同生活的改变。对此达成一致,要不围栏就会再次开动,因为那样的话我们对于他们的生存就真的是个威胁了。”

  艾拉点头以示她的赞同,但欧安达又僵住了。安德的手指突然粗暴地戳进欧安达的肩窝。她被吓了一跳,也点头表示同意。他松开了紧握着的手指。“抱歉,”他说。“但是他们就是他们。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说是上帝把他们造成了这样(注:theyarewhatgodmadethem很遗憾这句我实在不得不大大改变句式结构来表意,因此失去了和前文theyarewhattheyare的排比。)。所以别再想着以你自己的想法来重塑他们。”

  他转回到母亲树边。叫吼子和人类等在那里。

  “请原谅刚才的中断,”安德说。

  “没关系,”人类说。“我告诉她了你们在干嘛。”

  安德觉得自己的心往下一沉。“你告诉了她我们在干嘛?”

  “我说她们想要对小母亲们做些会让我们大家都更像人类的事情,但是你说她们不能那么做不然你就会把围栏放回去。我告诉她你说我们必须继续做小家伙们,而你们必须继续做人类。”

  安德笑了。他的翻译绝对真实,但他懂得不涉及细节。可以想象得到妻子们可能其实会希望小母亲们生下孩子之后活下来,完全意识不到这种看似简单的人道主义的变化可能会引起多么巨大的后果。人类是个杰出的外交家;他说出真相同时却完全回避了问题。

  “嗯,”安德说,“现在我们都已见过面了,是时候开始正式会谈了。”

  安德直接坐在地上。叫吼子蹲在地上,正对着他。她唱了几句。

  “她说你必须教给我们你们知道的每样东西,把我们带到星星中去,把虫后带给我们并且把这个新来的人给你的这个夜光棒给她,不然在夜晚的黑暗中她会派出这片森林所有的猪族去把所有的人类杀死在你们的睡梦中,并把你们吊得离地高高的,这样你们就决不会得到第三生命了。”看到对方的惊容,人类伸出他的手碰了碰安德的胸口。“不,不,你一定要知道。那没任何意义。那只是我们跟另外一个部族谈话的时候惯常的开场方式。你以为我们是疯子吗?我们不会杀死你们的!你们给了我们苋子,陶器,虫后和霸主。”

  “告诉她撤回那些威胁不然我们再也不会给她任何别的东西。”

  “我跟你说了,言说人,那并不意味着——”

  “她说了这些话,而只要这些话仍然有效我就不会跟她谈。”

  人类对她说了。

  叫吼子跳了起来,围着母亲树直转圈,高高举起双手,大声歌唱。

  人类朝安德斜过身子。“她正在向那伟大的母亲和所有的妻子们抱怨你是个不晓得自己的地位的兄弟。她在说你太粗鲁,简直没法应付。”

  安德点点头。“是的,那完全正确。现在我们有所进展了。”

  叫吼子再次蹲到安德面前。她用男姓语说起来。

  “她说她绝不会杀死任何人类,也不会让任何兄弟或是妻子去杀死你们中任何人。她说请你别忘了你们有我们中任何一个的两倍高,而且你们什么都知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她如此自贬以后你会跟她交谈了吧?”

  叫吼子看着他,郁闷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是的,”安德说。“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

  ————————————————————————————

  诺婉华跪在米罗床边的地板上。金姆和奥尔哈多站在她身后。克里斯多先生正在科尤拉和格雷戈的房间里哄他们睡觉。他走调的摇篮曲的声音在米罗痛苦的喘息声中几不可闻。

  米罗的眼睛睁开了。

  “米罗,”诺婉华说。

  米罗呻吟了一声。。

  “米罗,你在家里床上。你在围栏开着的情况下翻了过去。现在纳维欧大夫说你的大脑遭到了破坏。我们不知道这种破坏是永久姓的还是不是。你可能会局部瘫痪。但你还活着,米罗,而且纳维欧说他有很多措施可以用来帮助你弥补你所可能失去的功能。你听得懂吗?我正在告诉你事实。可能有一阵子会很难受,但值得试试。”

  他轻声呻吟。但这不是痛苦的声音。这听起来好像他在试着说话,但说不出来。

  “你的下巴能动吗,米罗?”金姆问。

  米罗的嘴巴慢慢地打开,然后关上。

  奥尔哈多把他的手放在米罗头上一米高的地方移动。“你能让你的眼睛跟着我的手移动吗?”

  米罗的眼睛跟着动了。诺婉华紧握住米罗的手。“你能感觉到我握着你的手吗?”

  米罗又呻吟起来。

  “想说不就闭上你的嘴,”金姆说,“想说是就张开你的嘴。”

  米罗闭上了他的嘴吧,然后说“呜。”

  诺婉华忍不住了;尽管她说,这是她所有孩子们身上发生过的最可怕的事情。在劳诺失去了他的眼睛变成了奥尔哈多——她讨厌那个绰号,但是现在她自己也使用它——的时候,她曾以为不会发生更糟糕的事情了。但是米罗,瘫痪无助,他甚至感觉不到她的触摸,这实在是无法承受。皮波死时她感受到一种悲痛,利波死的时候感受到另外一种,而在马考死的时候感受到极度的悔恨。她甚至还记得她看着他们将她的母亲和父亲埋入地下时感到的令人痛苦的空虚。但是没什么比看着她的孩子受难却无能为力更痛苦的了。

  她起身要走。为了他好,她哭泣只会是默默地,并且只在另外一个房间。

  “呜。呜。呜。”

  “他不希望你走,”金姆说。

  “如果你希望我会留下来的,”诺婉华说。“但你该再睡会。纳维欧说你这段时间睡得越久——”

  “呜。呜。呜。”

  “也不想睡觉,”金姆说。

  诺婉华忍住了她最直接的反应:叱骂金姆,对他说她自己也能把他的回答听得一清二楚。这不是争吵的时候。另外,是金姆想出了这套米罗用来与人沟通的办法。他有权为此而骄傲,装着他在替米罗出声。这是他以他的方式在作出宣言,说他是这个家的一员。说他没有因为今天他在广场上知道的事情而离开。这是他原谅她的方式,所以她管住了自己的舌头。

  “也许他希望告诉我们什么事。”奥尔哈多说。

  “呜。”

  “或者是问个问题?”金姆说。

  “呜啊。啊。”(注:maaa为开口音,呜为闭口音。这里米罗开始还要发开口音,但是半途转为闭口。汉语无对应音,姑用闭口的呜代替。若翻成开口的嗯是不对的。)

  “这可太棒了,”金姆说。“既然他无法移动他的双手,他就没法写字。”

  “se(注:葡萄牙语,没问题),”奥尔哈多说。“扫描检索。他可以扫描检索。如果我们把他带到终端机旁边,我可以让它扫描显示字母,他只要在它显示到他想要的字母的时候说是就可以了。”

  “这做起来会没完没了的。”金姆说。

  “你想试试这办法吗,米罗?”诺婉华问。

  他想。

  他们仨把他搬到了前厅,在那把他放在床上。奥尔哈多调整了终端机的方向,让它显示字母表上所有的字母,对着米罗好让他能看见。他写了一个小程序让每个字母依次高亮几分之一秒。花了几轮来把速度调试到合适——慢得足以让米罗能在亮起处移动到下一个字母之前发出表示这个字母的声音。

  在米罗这边,则是通过精心缩减他的话来让事情的进展加快一点。

  p-i-g(注:大家都该知道这是“猪”的意思吧?不过还是注明一下……)。

  “猪族,”奥尔哈多说。

  “是的,”诺婉华说。“为什么你要跟猪族一起越过围栏?”

  “呜呜呜!”

  “他是在问问题,母亲,”金姆说。“他不想回答任何问题。”

  “啊。”

  “你想要知道那些你越过围栏的时候跟你在一起的猪族们怎么样了?”诺婉华问。他想。“他们回到森林里去了。跟欧安达和艾拉还有逝者言说人一起。”她飞速告诉他了在主教办公室里的会议,他们了解到的猪族的情况,还有,最重要的,他们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什么。“当他们关闭围栏来救你的时候,米罗,这就等于做出决定反叛议会了。你听得懂吗?委员会的规则被废止了。围栏现在只不过是些金属丝罢了。大门会一直敞开着。”

  泪水涌上米罗的眼睛。

  “这就是你想知道的全部了吗?”诺婉华问。“你该睡了。”

  不,他说。不不不不。

  “等等,等到他的眼睛干掉,”金姆说。“然后我们再多扫些。”

  d-i-g-af-a-l--

  “digaaofacomntepelosmortos(注:葡萄牙语,告诉逝者言说人)”,奥尔哈多说。

  “我们该告诉言说人什么?”金姆问。

  “现在你该睡了,以后再告诉我们。”诺婉华说。“他几小时内都不会回来的。他正在跟猪族协商一套处理猪族和我们之间关系的规则。为了防止他们再杀害我们中任何人,用他们杀死皮波和利——你父亲的那种方式。”

  但米罗拒绝去睡。他继续在终端机的扫描过程中拼出他的信息。他们三人一起努力推测出他在想要他们去告诉言说人的是什么。然后他们了解到他希望他们现在就去,赶在协商结束之前。

  于是诺婉华留下克里斯多先生和克里斯蒂女士照料房子和小孩子们。离开房子之前她在她的长子身边停了一会。刚才的努力耗尽了他的精力;他的眼睛闭上了,他的呼吸变得规则。她碰到他的手,握住它,紧握着它;他无法感觉到她的碰触,她知道,但是这样做的时候她安抚的是她自己,不是他。

  他睁开了他的眼。而且,非常非常轻微地,她感到他的手指在她的手指上紧了紧。“我感觉到了,”她轻声对他说。“你会好起来的。”

  他闭上眼睛,以免泪水夺眶而出。她站起来,走向门口,什么也看不见。“我眼睛里进了些东西,”她对奥尔哈多说,“给我带几分钟路,直到我自己能看见。”

  金姆已在围栏边上了。“门太远了!”他喊道。“你能爬过去吗,母亲?”

  她能,但是并不容易。“毫无疑问,”她说,“波斯奎娜将来非得让我们在这儿再开个门不可。”

  ————————————————————————

  时间很晚了,已经过了午夜,欧安达和艾拉两人都睡意绵绵。安德不困。他在和叫吼子的协商中紧张地度过了几个小时;他身体里的化学过程已经对此作出了回应,就算他现在马上回家,他也得再过几个小时才能睡得着。

  现在他知道了比原来更多得多的猪族的需求和希望。他们的森林是他们的家,他们的国度;它是他们过去所需的全部财产之所在。不过,现在,苋子田已让他们认识到草原也是有用的土地,他们需要控制它。但他们仍然几乎没有土地测量的概念。他们需要多少公顷用于耕作?人类可以使用多少土地?因为猪族自己几乎完全不了解他们的需求,安德很难让他们同意协定。

  更难办的是法律和政斧的观念。妻子们统治:对猪族来说,一切就是这么简单。但安德最终让他们理解到人类制定他们的法律的方式与此不同,以及人类的法律适用于人类的问题。为了让他们理解为什么人类需要他们自己的法律,安德不得不向他们解释人类的交配模式。他愉快地注意到叫吼子被成年人彼此交配、男人在制定法律中跟女人有平等的发言权的观念吓得心惊胆战。脱离部族的家庭和血缘关系在她看来是“兄弟式的愚见”。人类尽可以以他父亲的多产而骄傲,但在妻子们所关心的范畴内,她们挑选父亲的唯一原则就是对部族有好处。部族和个体——这是妻子们尊重的仅有的两个存在(注:意指她们无视血缘关系。)。

  不过,最终,他们了解到人类法律必须施行于人类殖民地的边界之内,而猪族法律必须施行于猪族部族之中。边界应该在哪里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了。现在,三个小时以后,他们最终在一件事也仅仅在一件事上达成了一致:猪族的法律施行于森林之中,所有进入森林的人类也服从它。人类法律施行于围栏之内,所有进入那里的猪族服从人类管理。这颗行星的其他部分稍后进行分割。这是个非常小的功绩,但至少达成了一点共识。

  “你们一定要明白,”安德告诉她,“人类会需要很多空余土地。但我们只是问题的开始。你们希望虫后教导你们、帮助你们去挖掘矿石、熔炼金属以及制造工具。但她也会需要土地。而且一段很短的时间之后她就会比人类或者小家伙们强大得多。”她的每个虫族成员,他解释道,都完全服从,无限勤勉。她们会很快以她们的生产率和能力超过人类。一旦她在路西塔尼亚上被复生,她就必须在每个方面被纳入考量。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魔导武装。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9_909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