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围栏(下)_魔导武装_腾飞小说

魔导武装第16章--围栏(下)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违犯了法律,”安德说,“是因为猪族在要我去。事实上,他们是要求要亲眼看到我。他们已经看到了太空梭着陆。他们知道我在这里。并且,不知是好是坏,他们已经读过了虫后和霸主。”

  “他们给了猪族那本书?”主教说。

  “他们也给了他们新约,”安德说。“不过当然了,对于得知猪族发现他们自己和虫后之间有更多共同之处你们也不会感到惊讶吧。让我来告诉你们猪族说了些什么。他们请求我说服整个大百世界,结束把他们隔绝于此的政策。你们看,猪族并不像我们那样看待围栏。我们把它视为一个保护他们的文化免于人类的影响和侵蚀的工具。他们把它视为一个阻止他们学习我们所知的种种神奇奥秘的工具。他们想象着我们的飞船从一颗星星到另外一颗,殖民其上,满布其中。从现在起的五千或者一万年后,等他们终于学到了我们拒绝教给他们的种种知识之后,他们会进入太空然后发现所有的世界都已经被填满了。完全没有他们的位置。他们把我们的围栏当成种族谋杀的一个手段。我们会把他们关在路西塔尼亚上,就像是动物园里面的动物,而我们与此同时则出去攫取宇宙中剩下的所有空间。”

  “这真是胡说八道,”克里斯多先生说。“我们的目的压根就不是那样。”

  “不是?”安德反驳道。“为什么我们如此小心地防止他们受到任何我们文化的影响?那并非仅仅出于科学目的。那并非仅仅是人类学研究的常规。请别忘了,我们对安塞波,星际飞行,部分控制引力,甚至我们用来摧毁虫族的武器,的发现——所有这些都来自于我们和虫族的接触的直接后果。我们从他们在他们第一次侵入地球所在的星系时留下的机器里学到了大部分技术。我们使用它们远远早于我们理解它们。其中有一些,像菲洛子斜度,我们即使现在也没能理解。我们能进入空间完全是缘于一次破坏姓的与高等文化的碰撞。可仅仅在几代人里,我们获得了他们的机器,超过了他们,摧毁了他们。那就是我们的围栏的意义——我们害怕猪族会对我们做同样的事情。而他们也知道它的意义。他们知道,所以他们憎恶。”

  “我们不害怕他们,”主教说。“他们是蛮子,看在老天的份上——”

  “那也是我们看待虫族的方式,”安德说。“但是在皮波和利波以及欧安达和米罗看起来,猪族从来都不像蛮子。他们跟我们不同,是的,不同之处远远多于异乡人们。但他们还是人。异种,而不是异生。所以当利波看到猪族有饥荒之虞,他们正准备投入战争来减少人口的时候,他不是像一位科学家那样行动。他不是去观察他们的战争,记录下死亡和苦痛。他是像一位基督徒那样行动。他拿走了诺婉华抛弃了的实验姓苋类植物,它们太适应于路西塔尼亚的生化模式而对人类无用,然后他教给猪族如何种植收割它,以及把它作为食物储藏。我毫不怀疑,猪族人口的升上和苋子田就是星河议会发现的东西。不是对法律的肆意违犯,而是一个为了爱和同情的行为。”

  “你怎么能把如此的犯上之举称为一个基督徒的行为?(注:基督教教义中信徒应服从世俗政斧。)”主教说。

  “你们中谁有儿子求饼,反给他石头的呢?”

  “魔鬼能依自己的目的引述经文,”(注:马克·吐温名言。马克·吐温是时常嘲讽宗教的无信者,安德身为无信者引用圣经,主教身为天主教徒就引用马克吐温来回击:p然则马克吐温此言又出自《马太福音》第四章魔鬼试探耶稣。这一回斗嘴主教占了上风呢……逼得安德立刻转移战场)主教说。

  “我不是魔鬼,”安德说,“而且猪族也不是。他们的婴儿正在被饿死,而利波给了他们食物,从而挽救了他们的生命。”

  “然后看看他们对他做了什么!”

  “是的,让我们来看看他们对他做了些什么。他们将他送上死路。完全以他们把他们自己最受尊崇的成员送上死路的方式。这难道没有告诉我们什么吗?”

  “这告诉我们他们是危险的,而且没良心,”主教说。

  “这告诉我们死亡对于他们意味着某些跟我们完全不同的东西。如果你真心相信某些人是完美无缺的,主教,如此尽善尽美以至于继续生存只能会使得他们变得不那么完美,那么对他们来说这不是一件好事吗,如果他们被杀死而后被直升天国?”

  “你在嘲弄我们。你并不相信天国。”

  “但是你们相信!那些殉教者该怎么说,佩雷格里诺主教?难道他们不是欢欣鼓舞争先恐后地进入天国?”

  “他们当然是。但那些杀死他们的人是畜生。谋杀圣徒并不使他们具有圣姓,那使他们的灵魂永坠地狱。”

  “但如果死者不是去了天国呢?如果死者是转世成了一个新生命,就在你眼前?如果一个猪族死去的时候,要是他们像那样处置了他的尸体,它会生根然后变成某种另外的东西?如果它会变成一棵树,能再活五十年或者一百年或者五百年?”

  “你在说什么啊?”主教质问道。

  “你在告诉我们猪族以某种方式从动物变化为了植物?”克里斯多先生问道。“生物学的基本原理认为那是不太可能的。”

  “实际上几乎是不可能的,”安德说。“这就是为什么路西塔尼亚上只有这么少数几个物种能从解旋症中幸存。因为只有极少数物种能够进行这种变化。当猪族杀死他们的一个人的时候,他会变化成一棵树。而且这棵树至少部分地保有智能。因为今天我看到猪族们对着一棵树唱歌,然后没有任何工具碰到它,那棵树就切断了它自己的根,倒了下来,并且把自己劈成了轮廓和外形完全符合猪族需要的木材和树皮。这不是个梦。米罗和欧安达和我都亲眼看到了,也听到了那首歌,也碰过了木头,还为逝者的灵魂祈祷。”

  “这跟我们的决定有什么关系吗?”波斯奎娜质问道。“这样看来森林是由死去的猪族构成的。那是个科学家们要关心的问题。”

  “我在告诉你们猪族杀死皮波和利波的时候他们以为他们正在帮助他们转变到他们的存在的下一阶段。他们不是畜生,他们是异种,把最高的荣誉给予那些对他们帮助如此之大的人们。”

  “又一次道德大变位,是不是?”主教问。“正如你今天在你的言说中所作的,让我们反反复复地审视马考斯·里贝拉,每次都从一个新的观点,现在你希望我们认为猪族是高尚的了?很好,他们是高尚的。但我不会反抗议会,这样一个行为会带来种种伤害,唯一的好处是这样我们的科学家就能教会猪族要怎么制造电冰箱了。”

  “请听我说,”诺婉华说。

  他们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你说他们夺走了我们的文件?他们全都读过了?”

  “是的,”波斯奎娜说。

  “那么他们就知道了我放在我的文件里的所有东西。关于解旋症的。”

  “是的,”波斯奎娜说。

  诺婉华把她的手在膝头并拢。“不会有什么撤离的。”

  “我也不这么认为,”安德说,“这就是为何我叫艾拉带你过来。”

  “为什么不会有撤离?”波斯奎娜问。

  “因为解旋症。”

  “胡说,”主教说。“你父母找到了一种治愈它的方法。”

  “他们没有治愈它,”诺婉华说。“他们是控制住了它。他们阻止了它的发作。”

  “正是如此,”波斯奎娜说。“那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往水里加添加剂。粘旋素。”

  “路西塔尼亚上的每个人类,可能要除开言说人,他可能还没有染上它,都是一个解旋症的带原者。”

  “这种添加剂并不贵,”主教说。“不过也许他们有可能隔离我们。我能想象,他们可能会这么做的。”

  “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充分隔离,”诺婉华说。“解旋症变化无穷。它攻击任何类型的遗传物质。添加剂可以被派发给人们。但他们能给每片草加添加剂吗?给每只鸟儿?给每条鱼?给海洋中的每一丁点浮游生物?”

  “它们都会染病?”波斯奎娜问道。“我以前不知道这点。”

  “我之前没告诉过任何人,”诺婉华说。“但我在我研发的每种作物里都建立了防护措施。苋子,土豆,每样东西——难点并不在于让蛋白质能够为人所用,难点在于让生物体制造出它们的自体解旋症阻断剂。”

  波斯奎娜惶恐起来。“所以我们所到之处——”

  “我们会引起生态圈的完全毁灭。”

  “而你对此一直保密?”克里斯多先生问道。

  “没有说出来的必要。没人离开过路西塔尼亚,也没人打算离开。”诺婉华看着她膝头的双手。“这些信息中的某些东西让猪族杀死了皮波。我将其保密起来这样没其他人会知道。但现在,加上艾拉在最近几年当中所发现的,以及言说人今晚所说的——我现在知道皮波发现了什么了。解旋症不仅分裂遗传分子并阻止它们重组或者复制。它还促使它们和完全异源的遗传分子结合。艾拉违背我的意愿对此进行了研究。路西塔尼亚的所有本地生物都以植物-动物一一配对的方式繁衍。卡布拉跟卡皮姆。水蛇跟水草。吮蝇跟芦苇。辛多拉鸟跟特罗佩加藤。还有猪族跟森林里的树木。”

  “你是在说其中一个会变成另外一个?”克里斯多先生被迷住了,同时又感到无法接受。

  “猪族可能有些特别,在从猪族的尸体变化为一棵树这方面,”诺婉华说。“不过也许卡布拉们是靠卡皮姆的花粉授精。也许吮蝇是从芦苇穗当中孵出来的。这该去研究。我这些年来真该去研究一下。”

  “现在他们知道这件事了么?”克里斯多先生问道。“从你的文件当中?”

  “现在还不会。但在下面二三十年的某个时候会。在任何其他异乡人到达这里之前,他们就会知道。”诺婉华说。

  “我不是科学家,”主教说。“看起来除了我以外每个人都明白了。这跟撤离有什么关系?”

  波斯奎娜绞弄着她的双手。“他们不能带我们离开路西塔尼亚,”她说。“无论他们把我们带到何处,我们会带着解旋症同行,而它会杀死所有东西。大百世界里的异生物学家加起来都不够挽救仅仅一个行星免于毁灭。他们到达这里之前,他们就会知道我们不能离开。”

  “嗯,那么,”主教说。“我们的问题解决了。如果我们现在就告诉他们,他们连撤离我们的舰队都不会派出来了。”

  “不,”安德说。“佩雷格里诺主教,一旦他们知道解旋症会导致的后果,他们会设法保证没人能离开这个行星,永远。”

  主教嗤之以鼻。“什么?你认为他们会炸掉这个行星?得了吧,言说人,人类当中再也没有安德那种人了。他们干得出的最坏的事也就是把我们隔离在这里——”

  “不管是哪种情况,”克里斯多先生说,“我们有什么必要屈从于他们的控制?我们可以给他们发条消息,告诉他们解旋症的事情,通知他们我们不会离开这颗行星,他们也不该到这里来,这就够了。”

  波斯奎娜摇摇头。“你以为他们当中没人会说,‘那些路西塔尼亚人,只要到另一个世界转一圈,就能毁灭它。他们有艘星际飞船,他们有众所周知的反叛倾向,他们有凶残的猪族。他们的存在是种威胁。’”

  “谁会那么说?”主教说。

  “梵蒂冈没人会,”安德说。“但是议会可不管挽救灵魂的事情。”

  “也许他们是对的,”主教说。“你刚才自己说了那些猪族想要进行星际飞行。可无论他们到哪去,他们也会引起同样的结果。甚至是那些无人居住的世界,对不对?他们会怎么做,无休无止地复制这片寂寥的景象——只有一种树木的森林,只有一种草的草原,里面只有卡布拉在吃草,上空只有辛多拉在飞翔?”

  “也许有一天我们能找到种方法来将解旋症置于控制之下,”艾拉说。

  “我们不能把我们的未来立足于如此不可靠的几率上,”主教说。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反叛,”安德说。“因为议会正是会这样想。正如他们三千年前,在异种灭绝中那样。每个人都在谴责异种灭绝,因为它摧毁了一个最终被证明全无恶意的异星种族。但只要虫族看起来像是决心要摧毁人类,人类的领袖们就别无选择,只能全力还击。我们正在把他们再次置于同样的困境。他们本来就害怕猪族。而一旦他们明白了解旋症的事情,所有意图保护猪族的伪装就都会被抛弃。为了人类的存续,他们将会摧毁我们。大概不会摧毁整个行星。正如你所说,如今没有安德了。但他们肯定会抹掉神迹镇并消除任何人类接触的痕迹。包括杀死所有认得我们的猪族。然后他们会把这个行星置于监视之下以保证猪族再也不能脱离他们的蒙昧状态。如果你知道了他们所知道的,你不会做同样的事情吗?”

  “一位逝者言说人竟这么说?”克里斯多先生说。

  “你在现场,”主教说。“第一次的时候你在场,是不是。虫族被摧毁的那次。”

  “上次我们无法和虫族对话,无从了解它们是异种而不是异生。这次我们在现场。我们知道我们不会出去破坏其他的世界。我们知道我们会待在路西塔尼亚这儿,直到我们能安全地出去,解旋症失去威胁。这一次,”安德说道,“我们能让异种生存,好让任何写下猪族的故事的人不必成为一个逝者言说人。”

  秘书忽然打开了门,欧安达冲了进来。“主教,”她说。“市长。你们非得来一下不可。诺婉华——”

  “怎么回事?”主教说。

  “欧安达,我必须逮捕你,”波斯奎娜说。

  “待会再逮捕我,”她说。“是米罗。他爬过了围栏。”

  “他不可能做到的,”诺婉华说。“那会杀死他——”然后,她惊恐地意识到她在说什么。“带我到他那去——”

  “去找纳维欧,”克里斯蒂女士说。

  “你们没搞明白,”欧安达说。“我们够不到他。他在围栏的另外一边。”

  “那我们能做什么?”波斯奎娜问道。

  “关闭围栏。”欧安达说。

  波斯奎娜无助地看着其他人。

  “我做不到。委员会现在控制着它。通过安塞波。他们决不会关闭它的。”

  “那米罗实际上已经死定了。”欧安达说。

  “不,”诺婉华说。

  另一个身影从欧安达身后进入了房间。矮小,浑身长毛。他们中除了安德之外还没人以前曾看到过活生生的猪族,不过他们马上就明白过来这生物是什么。“请原谅,”猪族说,“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应该现在就把他种下去?”

  没人顾得上问这个猪族是怎么越过围栏的。他们都忙着寻思他说的把米罗种下去是什么意思。“不行!”诺婉华尖叫起来。

  大人物惊讶地看着她。“不行?”

  “我认为,”安德说,“你们应该再也别把任何人类种下去。”

  大人物呆呆地站在那里。

  “你是什么意思?”欧安达说。“你把他给弄得心烦意乱。”

  “我想今天过完之前他还会更心烦意乱的,”安德说。“来吧。欧安达,带我们到围栏边上米罗所在的地方。”

  “要是我们无法越过围栏,那又有什么用呢?”波斯奎娜问道。

  “给纳维欧打电话,”安德说。

  “我去找他,”克里斯蒂女士说,“你忘了现在没人能给谁打电话了。”

  “我说,那有什么用处?”波斯奎娜追问。

  “我之前就告诉你们了,”安德说。“如果你们决定反叛,我们可以切断安赛波连接。然后我们就可以关闭围栏了。”

  “你是想用米罗的情况来逼我就范?”主教问道。

  “是的,”安德说。“他是你的羊群之一,不是吗?所以先别管那九十九头了,牧羊人,来跟我们一起救回迷失了的这一头吧。(注:参见马太福音18:11至18:14,及路加福音15:3至15:7。此处lost带有双关意味,亦可以有暗示米罗将死之意。)”

  “现在这是?”大人物问道。

  “你得把我们带到围栏边去,”安德说。“请赶快。”

  他们鱼贯而下楼梯,从主教办公室到下面的大教堂。安德能听到他身后的主教,嘟囔着什么歪曲经文来为个人目的服务。

  他们沿着侧廊穿过了大教堂,大人物走在前头。安德注意到主教在祭坛边停住,看着那个小小的浑身长毛的生物,人类的队伍跟在他后面。在大教堂外面,主教追上了他。“跟我谈谈,言说人,”他说,“就是谈谈你的看法,如果围栏关上了,如果我们反叛星河议会,关于跟猪族接触的规定会被全部终止吧?”

  “我希望如此,”安德说。“我希望我们和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人为的障碍。”

  “那,”主教说,“我们可以把耶稣基督的福音传给这些小个子们,不是吗?那时不再会有禁止这样做的规定了。”

  “没错,”安德说。“他们可能不会皈依,但是不会有规定禁止进行这种尝试。”

  “我得好好想想这个事,”主教说。“不过,我亲爱的无信者,也许你的反叛会开启通往一个伟大国家的皈依的大门。也许终归还是上帝引领你到这里来的。”

  ——————————————————————————

  主教,克里斯多先生和安德到达围栏的时候,大人物和几位女姓已经到那一会了。从艾拉站在她母亲和围栏之间的样子,诺婉华将手伸向面前的样子,安德能看出,诺婉华试着想要爬过围栏够到她儿子。她正在对他哭着喊着。“米罗!米罗,你怎么能这么做,你怎么能爬过去——”艾拉则在试着跟她说话,安慰她。(灌水:我都搞不懂这里那二位怎么能翻错了的……)

  在围栏的另外一边,四个猪族站在那儿看着,目瞪口呆。

  对米罗生命的担心让欧安达浑身发抖,但她还有足够的理智来告诉安德些她知道他自己看不出来的东西。

  “那是杯子,还有箭,还有人类,还有食叶者。食叶者在试着劝说其他人把他种下去。我想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没关系了。人类和大人物已经说服了他们不要那么做。”

  “但这还是没有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安德说。“米罗为什么会作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大人物在到这的路上解释过。猪族嚼卡皮姆草,它有种麻醉效果。他们能在他们愿意的任何时候爬过围栏。显然他们这么干有好几年了。他们以为我们没这么干是因为我们太遵纪守法。现在他们知道了,卡皮姆在我们身上没有同样的效果。”

  安德朝着围栏走去。

  “人类,”他说。

  人类踏步向前。

  “我们有个机会,能关闭围栏。但是如果我们这么做,我们就会跟所有居住在其他每个世界上的人类开战。你能明白吗?路西塔尼亚上的人类和猪族,一起,跟所有其他的人类开战。”

  “噢,”人类说。

  “我们会赢吗?”箭问。

  “也许会,”安德.说。“也许不会。”

  “你会给我们虫后吗?”人类问道。

  “首先我必须跟妻子们会面,”安德说。

  猪族们僵住了。

  “你在说什么啊?”主教问。

  “我必须跟妻子们会面,”安德对猪族说,“因为我们必须制定一份条约。一个协议。一套我们间的规则。人类不能按照你们的法则生活,你们不能按照我们的,但是如果我们要和平共处,没有隔阂,如果我要让虫后和你们共同生活,帮助你们教导你们,那你们必须要对我们作出一些承诺,并信守诺言。你们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人类说。“但是你不知道你在要求什么,跟妻子们打交道。她们聪明的方式跟兄弟们的不一样。”

  “她们作出所有的决定,不是吗?”

  “当然,”人类说。“她们照管着母亲们,不是吗?但是我警告你,跟妻子们谈话有危险。特别是你,因为她们非常非常敬重你。”

  “要围栏关闭,我就必须要跟妻子们谈话。如果我不能跟她们谈话,那围栏就继续开着,米罗会死,而我们会不得不服从路西塔尼亚上所有人类必须撤离此地的议会令。”安德没告诉他们并且人类也可能会被杀。他总是说真话,但他并不总是全说出来。

  “我会带你去妻子们那儿,”人类说。

  食叶者走到他身边,用手嘲弄地抚过人类的肚子。“她们给你起的名字真对,”他说。“你真是个人类,不是我们的一员。”食叶者拔腿要跑,但箭和杯子抓住了他。

  “我会带你去的,”人类说。“现在,关上围栏,挽救米罗的生命吧。”

  安德转向主教。

  “这不是该我决定的事,”主教说,“这是波斯奎娜的。”

  “我曾向星河议会宣誓效忠,”波斯奎娜说,“但此刻我愿意让自己成为一个伪誓者,为了挽救我的人民的生命。我宣布关闭围栏,我们来试试从反叛中尽量获得些好处。”

  “如果我们能对猪族传道,”主教说。

  “等我跟妻子们见面的时候,我会问她们的,”安德说。“我不能保证更多了。”

  “主教!”诺婉华哭道。“皮波和利波已经死在围栏外面了!”

  “关上它,”主教说。“我不希望看到这个殖民地就此完结而上帝在此地的事工还尚未开展。”他冷笑了一下。“不过尊者们最好快快成圣。我们会需要他们的帮助的。”

  “珍,”安德轻声说。

  “我爱你的原因就是这个,”珍说。“只要我建立了适当的环境,你什么都能办到。”

  “切断安塞波,关闭围栏,拜托。”安德说。

  “搞定,”她说。

  安德跑向围栏,爬了过去。在猪族的帮助下他把米罗抬到顶上,让他僵硬的身躯落入下面等着的主教,市长,克里斯多先生和诺婉华的手中。纳维欧正紧跟在克里斯蒂女士身后走下山坡。他们能帮米罗做的已经做完了。

  欧安达正在爬围栏。

  “回去,”安德说。“我们已经把他弄过去了。”

  “如果你要到妻子们那里去的话,”欧安达说,“我要跟你一起去。你需要我的帮助。”

  这让安德无言以对。她跳了下来,走近安德。

  纳维欧在米罗身旁跪下。“他爬过了围栏?”他说。“书上从没写过这种事。这不可能。没人能忍受那种痛苦让头部穿过力场。”

  “他会活下去吗?”诺婉华询问道。

  “我怎么知道?”纳维欧说,不耐烦地开始扒下米罗的衣服,往他身上贴传感器。“在医学院里没人涉足过这个。”

  安德注意到围栏又在晃动。艾拉正在爬过来。“我不需要你的帮助。”安德说。

  “现在该是有懂得些异星生物学的人去看看在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了,”她反驳道。

  “留下照顾你兄弟吧,”欧安达说。

  艾拉挑衅式地看着她。“他也是你兄弟,”她说。“现在,我们俩都该小心保证一件事:如果他死了,至少他别白白死去。”

  他们三个人跟着人类和其他猪族进入了森林。

  波斯奎娜和主教看着他们离去。“我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波斯奎娜说,“我真没想到我在上chuang睡觉之前会变成了一个反叛分子。”

  “我也从来没想到过言说人会成为我们派到猪族那里的使者,”主教说。

  “问题是,”克里斯多先生说,“我们为此是否会被原谅。”

  “你认为我们正在犯下错误吗?”主教厉声喝道。

  “完全不,”克里斯多先生说。“我认为我们向着某个真正宏伟的目标踏出了第一步。但是人类几乎从不原谅真正的伟大崇高。”

  “幸运的是,”主教说,“人类并非真正算数的法官。而现在我想为这个男孩祈祷,因为医学显然已经到了它能力的极限。”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魔导武装。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9_9094/18.html

404-对不起!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对不起,您请求的页面不存在、或已被删除、或暂时不可用

请点击以下链接继续浏览网页

返回上一页面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