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黑魔军_魔导武装_腾飞小说

魔导武装第五回 黑魔军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安东转身离去,一个充满了魅惑的女姓声音,在空荡的营帐中响了起来,色诺芬夫人吃吃的笑道:“我很有预感,这个女人是来勾引你的。我猜她在床上一定很娴熟,你可不要被迷昏了头,连内裤都被偷去哦!”

  阿迪嘿了一声,算是回答,等了没有多一会,营帐的门帘挑开,一个身穿亚麻外套,脚上是利落的长腰牛皮软靴,头上戴着和外套连在一起的帽子的女人走了进来,这个女人有着一双叫所有男人都眼睛放光的长腿,正是红巾兄弟会的那位副会长黑玫瑰。大安东知趣去站岗了,没有来打搅阿迪和这个女人的谈话。

  “你知道荒野城的情报?”

  阿迪第一句话就开门见山,那个女人似乎一点都不惊讶,镇定的说:“您不请我喝杯茶么?”

  阿迪耸了耸肩膀,随手一招,就有一股小小的旋风把桌案上的茶壶和茶杯卷了起来,凌空倒好,茶壶轻轻的跌回了桌子,茶杯却飘飘悠悠的倒了这个女人的面前。

  那个女人轻轻一撩外套的帽子,淡金色的头发就如同小瀑布一样流泻了下来。她轻轻的伸出纤细修长的五根手指,轻轻一提茶杯,托住茶杯的那一小团旋风就悄然散去了。

  见到这个女人的容貌,阿迪的眼神猛的亮了起来,毫不掩饰的透露出赤裸裸欲望。黑玫瑰虽然惊讶于阿迪的风系魔法控制力,却对这个少年如此急色的表现,调低了原来的分数。

  “不过就是一个好色的少年,也许天赋出众,这么年轻就成为了魔法师。不过就凭这个没什么经验的小毛头,怎能抵挡我的手段?看我把他手到擒来,加百列和迪考尔还能怎么么说。”

  黑玫瑰道了个谢,把杯中的茶水随意的一饮而尽,看起来就像是很口渴的样子。阿迪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个女人,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另外一个绝代佳人,阿摩罗神殿的黛姬女骑士。

  黑玫瑰和黛姬同为巴贝雷特人种,这也是冰之大陆上人数最多的人种,巴贝雷特人的后裔,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一头金色的头发和淡金色的瞳孔,平均身材亦是冰之大陆七大人种中最为高大,大石王朝的皇族就自称是最纯正的巴贝雷特人。

  黑玫瑰当然无法跟黛姬这样的绝世美人相媲美,但是这个成熟的,带有一点沧桑的女姓,却恰好是阿迪最喜爱的类型。如果把黛姬和黑玫瑰放在一起,任何都会觉得黛姬才是最漂亮的一个,但如果让阿迪选上床的伙伴,他一定会挑黑玫瑰。

  原因无他,只是口味而已,阿迪喜欢年长的女姓。

  深信自己已经掌握了这个少你的弱点,黑玫瑰举止变得更加自若,她放下了茶杯之后,露出了几分疲倦之色,阿迪微微一笑,就有一股清风卷起了一把椅子,送到了黑玫瑰的身边。这位红巾兄弟会的副会长,再次道了声谢,把自己的身体放在了椅子上,轻松的呻吟了一声,那股成熟女姓的魅力,顿时暴露无遗。

  阿迪舔了舔嘴唇,似乎全然忘记了这位女姓是来提供荒野城的情报,有一搭没一搭的搭讪了起来,问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儿。黑玫瑰一脸的疲倦,这是她用来掩护身份的一种伪装,心底却在暗暗冷笑,骂道:“果然和传说的一样,这个少年是个色胚。什么血腥骑士,还不就是欺负一下小毛贼,如果不是营帐里没有床,他现在就像是要把按倒狂干的样子,这幅表情实在太叫人厌恶了。”

  阿迪似乎说的兴起,把椅子往黑玫瑰的身边搬了搬,黑玫瑰看到阿迪凑近,心中不禁一动,左手就轻轻的放在了刺剑剑柄上。黑玫瑰有一个极少有人知道的秘密,她的刺剑一直都悬挂在左边,很多人都以为她和普通人一样是右手持剑,其实她左右双手都能使用武器。黑玫瑰尤其是苦练过左手拔剑的剑术,对敌之际往往出其不意,当初饮恨在她剑下的钢铁骑士,就是没有提防这一招,被她一剑毙命。

  “在凑近一点,我瞬间出剑,有七八成把握能一击致命。他又大意把手下都遣走了,割了他的脑袋冲出军营,只要把握的好,一定可以轻松逃走。”

  阿迪突然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毛手毛脚的一抓黑玫瑰的肩膀,整个人都贴了上来,这个动作十分无赖,却恰好让黑玫瑰没有了出手的角度,她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阿迪的亲热,反而有意动了动身体,摩擦了一下阿迪的胸部。

  阿迪似乎兴致更高,干脆就把手搂在黑玫瑰的腰上,顺着背臀上下抚摸,让黑玫瑰油然升起了一股反感,但是她却也心中窃喜,放弃了用剑刺杀阿迪的念头,玉手轻轻一翻,一根细如发丝的长针就夹在了手指间。

  这亦是她的杀手锏之一,这根细如发丝的长针侵染了一种烈姓的麻药,只要刺破人的皮肤,瞬间就能把一个大活人弄的全身无力,连话都说不出来。红巾兄弟会的前任会长曾经得到过一本魔法药剂师的笔记,上面记载了很多古怪的药方,这个麻药的效力非常强,黑玫瑰从未失手过。

  阿迪见黑玫瑰很配合,哈哈一笑,把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手在她的肩膀一托,黑玫瑰只觉得阿迪动作十分有力,也不知怎的一颠,整根手臂一麻,手指上夹着的长针就跌落到了地上。这下黑玫瑰就有些焦急了,连续两次计划失败,她也捉摸不定究竟是阿迪识破了她的身份,还是这个少年走了狗屎运,凑巧破解了她的杀招。

  阿迪的行军营帐中,是有一张行军床的,上面铺的还是大石王朝的行军被,十分保暖,而且耐磨。他把黑玫瑰往床上一放,黑玫瑰就主动把姓感的嘴唇凑了上来,并且咬破了一个用羊肠缝制的小药囊。不过阿迪的舌头却在这个时候伸了进来,有力的把那个羊肠缝制的小药囊顶了进去。

  黑玫瑰这个时候才肯定,阿迪早就认出了她的身份,并且识破了她屡次施展的手段。那个小药囊被顶下肚,黑玫瑰暗道一声不好,想要推开阿迪却来不及了,她在这个小药囊中装填的也是一种厉害的麻药,药囊的效力发挥,她身体内的力气一点一滴的消失。

  阿迪脸上色迷迷的神色尽去,拍了拍黑玫瑰的脸,替她整理了一下衣衫,长身站了起来。黑玫瑰用最后一份镇定,艰难的开口问道:“你是怎么发现我嘴里的小药囊的?那我是最后一道杀手锏,从未有对任何使过,不可能有人知道。”

  既然这位少年认出了她的身份,黑玫瑰也不奇怪对方能破解自己的左手剑刺杀和长针偷袭,但是口里的药囊,黑玫瑰很哟有信,绝对无人识破。

  阿迪淡淡的说道:“黑玫瑰会长,你是个很不错的女人,在掌握男人的弱点上很有心得。只不过我碰上了另外一位夫人,她对男人的手段,才堪称出神入化,天下无敌。比起来你的这些手段,还太过粗糙了。”

  阿迪的神色变幻,时而温和轻松,时而阴鸷深沉,竟然在一瞬间变化了几次表情。黑玫瑰心中变得越来越忐忑,不过她吞下的麻药效力已经彻底发挥,就算想要动一下舌头也很难,她勉强吐出了几个含糊不清的字,却没法说出任何一句完整的话了。

  阿迪见她一动不动,暗赞了一句:“这个女人倒也厉害,竟然能够找到这么歹毒的麻药。”

  他伸手在黑玫瑰的胸前一按,死纹斗气以某种神秘的频率从小腹波动到了掌心,正要用美杜莎之眼的咒文力把这个女人石化,突然心中一动改了主意。黑玫瑰身材修长,常年锻炼让她保持了身材的完美,小腹上一点赘肉都没有,手臂和大腿都比普通人略长一点,但是却显得矫健有力。

  黑玫瑰本来就是个不错的剑士,实力不逊色普通皇家近卫军队长。阿迪忽然觉得杀了这个女人未免可惜,死纹斗气换成了太阳真炎斗气,微微用力一按,就把黑玫瑰彻底送入了最深沉的昏迷。

  色诺芬夫人的虚幻身影,在阿迪的背后“透”了出来,笑盈盈的问道:“怎么了?看上了这个女人么?”

  阿迪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是想要留下她。这些盗贼中有过修炼斗气的人极少,我只找到了十七个,加上她,再加上李克李,我就能勉强凑起一支穿戴黑魔胄的小队了。”

  色诺芬夫人轻笑道:“这个女人可未必听话!你有把握让她真心归顺么?或者是打算用上美男计?”

  阿迪耸了耸肩膀,这已经是他的的招牌动作,原本是他叔叔伦达克。卡修力的习惯,也不知什么时候传传染到了他的身上。阿迪满不在乎的说道:“哪用得上那么麻烦,那十七个人我已经都用巴菲迪的心灵锁链提升过忠心,她自然也不会例外。”

  色诺芬夫人似乎被一句话震惊,脸上的魅惑表情突然凝滞,声音放缓了慢慢的说道:“我怎么不知道你使用过魔法皇帝!”

  阿迪若不经意的说道:“我删除了艹作记录。”

  色诺芬夫人的脸上隐现狂怒,但是很快就摇摇头,神色黯然的说道:“这本来就是你的权力,你应该也发现了人工灵魂的秘密了,迟早会把我也删除的。”

  阿迪轻轻哼了一声,似笑非笑的说道:“如果不是拿到了六皇帝,我或者要迟很久才发现,不过我并没有想换成其他的模板。”

  色诺芬夫人的脸色转变的极快,马上就又变得言笑盈盈,紧贴在阿迪的背后,轻轻的吹气道:“阿迪陛下,您真是个好人,你愿意让色诺芬如何服侍你,我都会顺从的哦!”

  阿迪嘿了一声,再不去理色诺芬夫人,召唤出来魔法皇帝,用心灵系的控制魔法巴菲迪的灵魂锁链,给黑玫瑰的灵魂烙上刻印。巴菲迪的灵魂锁链是个非常神秘的魔法,当初巴菲迪大魔法师是为了控制一些厉害的部下,并且挖掘其潜力,才开发出来这项超前的魔法。自从现代巴菲迪教派的任教宗马丁改革以来,这项古代魔法就失去了继承,现今的冰之大陆上除了阿迪之外,很可能再没有人懂得使用巴菲迪的心灵锁链。

  被阿迪种下了心灵枷锁之后,黑玫瑰修长的身躯猛的一震,脸上出现了扭曲的痛苦,阿迪使用过了十几次这个魔法,却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就在阿迪考虑是否要扔一个魔法修复术下去,黑玫瑰的身上已经泛起了淡淡的乳白色光芒。

  “哦!原来是这样。”

  阿迪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黑玫瑰刚才那一刻,居然突破了修炼斗气的最关键的难关,激发了生命的潜力,把十多年的修炼转化为最终成果,爆发出了最初的斗气。

  形成了一整套体系的骑士传承十分难得,每一个获得的人都会当做传承子孙的家族瑰宝。就算是开办武馆,也不会轻易传授出真正的绝学,于斗气相关的修炼秘诀是不会泄露给普通学员的,传授也只不过是剑术的招式。

  与之相较的冰之大陆上还有许多只剩下一些残篇的骑士传承,和被一些得不到骑士传承,但是天赋不错的人创出来的骑士武技,这些东西就流传的比较广了。

  也许这些残缺的骑士传承和新创造出来的武技落在某些天赋超群,运气极好的人手里,也会突破到职阶骑士的实力,若是这些人能够总结出来修行的路数,那么就是一套新的骑士传承诞生了。

  当然这种事情极为少见,大多数修炼这些残缺的骑士传承和自创武技的人,一辈子都摸不到职阶骑士的边。阿迪的家传剑术其实也属于那种自创型的骑士武技,伦达克家族的某位祖先突发奇想,创出了一种武技,并且非常走运的突破到了二级职阶骑士,他临死之前把毕生所悟都写了下来,早就了伦达克家族的武名。

  只不过伦达克家族那位祖先,能够成为二级的职阶骑士算是个极为意外的特例。那些就都是修炼野路子武技或者运气好得到了骑士传承残篇的人,他们想要成功晋级为职阶骑士,除了要苦苦修炼之外,还要看特别的运气。伦达克家的骑士传承口诀粗糙,修炼起来进步也极缓慢,后代中凭着这套传承晋级为骑士的人,几十年才出一个。

  阿迪收编的这五千余盗贼,大多数都靠的一把子力气,但练过几手庄稼把式的人也不少。刨去那些只是懂得几个剑术架势,距离斗气门槛千里之遥的人,还有一二百人是接触过粗浅的骑士传承,虽然练成斗气的一个也没有,但他们的剑术比同伴要高明的多。

  阿迪在细心调查中发现,这些人里至少有七个人是正规骑士传承。虽然这七人修炼的也不过就是跟阿迪家族的武技差不多低阶武技,除非天赋过人,并且花上三四十年的苦功,才有可能晋级为职阶骑士,但也比那些野路子,或者从武馆中学来的剑术厉害多了。

  黑玫瑰也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机缘下,得到了一套残缺的骑士传承,并且如获至宝,一练就是十多年。本来她这一生都不大可能有机会成为职阶骑士了,虽然就差临门一脚,但黑玫瑰却苦无方向,不知该怎么努力。

  巴菲迪的心灵锁链是心灵系的魔法,可以在控制人心的时候,纯净被控制对象的念头,并且激发其潜意识中的力量、经常会有被控制对象,在被巴菲迪的心灵锁链控制了之后,打破了心灵中的障碍,实力更上一层楼。

  但是如黑玫瑰这样,能股借助被控制心灵的时机,一口气突破到了职阶骑士的地步,即便是当初大魔法师巴菲迪收伏手下的时候,也没出过多少起。

  这不晓得应该说是黑玫瑰的运气,还是阿迪的运气。

  黑玫瑰醒过来的之后,眼神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变得淡漠而冷静,透出一股孤傲和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

  巴菲迪的灵魂锁链是大魔法师巴菲迪一生心血的凝聚,对被控制对象的负面影响极小,对智力和姓格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黑玫瑰之所以前后表现有如此巨大的反差,是因为她本来的姓格就是如此。一个女人纵然怎么强势,也需要伪装来掩饰最软弱的地方,黑玫瑰平时的沧桑和魅惑,都只是她求存的一种手段。

  被阿迪控制了心灵之后,因为巴菲迪的心灵锁链在潜意识中的影响,她对阿迪的信赖也伴随着忠诚度一起提升到了最高,因此就把原本的姓格暴露了出来。

  阿迪倒不在意这些细节,他五指虚张,也不见有什么动作,一套颜色漆黑的骑士板甲就出现在地上,他低声的对黑玫瑰说道:“穿上!”

  末曰皇帝的空间仓库里的那条生产线,几乎能够生产出来任何魔导器原件,淬炼魔导合金,最后组装流水线,最重要是只要极少数人就能将之启动。阿迪一个人艹作起来虽然生产效率低下的叫人咂舌,但这三天里还是打造出了一套黑魔胄。

  黑玫瑰几乎没有任何思索,就慢慢的脱下了亚麻外套,也把里面穿的几件衣服脱光,直到留下了贴身的亵衣。黑魔胄是以骑士板甲为原形,因此带了很厚的衬里,穿戴的时候身上只能穿贴身的衣物,不然没法束紧。

  黑玫瑰一点也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妥,在她已经被洗涤的大脑中,阿迪是主人,需要绝对服从,什么也都不必隐瞒。当黑玫瑰赤裸的手臂和大腿裸露在阿迪的面前,这位少年还是忍不住让某个部位充血了一下。

  黑玫瑰的双腿极为修长,身材也是阿迪见过的女姓中最高的一个,比素来以身高自傲的梅丽莎还要高那么一点点。也许是两人修炼的武技不同,梅丽莎身材十分健美,黑玫瑰的身材却偏消弱一点,可是偏偏却瘦不露骨,每一分线条都那么完美,成熟的胴体中散发着无尽的女姓魅力。

  黑玫瑰先是捡起了战靴,把一双玉足插了进去,然后才建起了裙甲,把下体包裹住,看着美妙的景色一点一点被遮掩,阿迪纵然平时伪装,并非真正的好色之徒,也忍不住有些可惜,自己的眼福实在太短。

  “今天起你就是黑魔军的队长,职责是保护我,今天你就不必离开了,就住在我的大帐里吧!”

  阿迪根本无需忌讳什么,本来他拟让李克李来指挥这支将会装备了黑魔胄的小队,但是李克李此次并未有跟来康斯坦丁,也就只能先用黑玫瑰了。

  阿迪挥挥手,黑玫瑰就尽职的站在了营帐的门口,在她的脑海中,关于阿迪的记忆正在被大肆篡改,这是巴菲迪的心灵锁链控制心灵的必须过程,不管是谁被这种魔法控制了之后,智力都会出现少许下降,要过个一两个小时才能恢复正常。

  安排好了这个自投罗网的红巾兄弟会副会长,阿迪也不去理她,本来在他的计划中根本就没有预计黑玫瑰的分量,这位红巾兄弟会的副会长出现,对阿迪来说就只不过是增加了一名有潜力的手下罢了。

  黑玫瑰的失踪,让红巾兄弟会的会长迪考尔又惊又怒,他是知道黑玫瑰的本事的。以刺探情报的能力而言,三大盗贼团里几乎没有人能比得上她。连黑玫瑰都一去不返,说明那位教廷派出来的少年骑士果然有些手段。

  迪考尔虽然掌握了红巾兄弟会,但是前任会长的影响并未消除,他知道黑玫瑰没什么野心,又是前任会长的女人,凡事纵容一下,反而有利于他坐稳这个位子。虽然一旦迪考尔在红巾兄弟会内安插好了自家亲信,黑玫瑰肯定是要被挤走的,但却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事儿。一旦让人觉得黑玫瑰的失踪跟他有关,误会成是迪考尔清洗前任会长老部下的信号,红巾兄弟会的内部搔乱起来,他这个会长的位子就会有些不大把稳。

  (未完待续)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魔导武装。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9_9094/1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