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5章 你迟到的许多年(142)_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_腾飞小说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第1575章 你迟到的许多年(142)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姚氏的股东大会,成功上了第二天的头版头条,姚子望看了,姚仲天的遗嘱内容,并未曝光。

  但她的心里,父亲其实并未打算将遗嘱的内容隐瞒。

  加之当天参加股东大会的人那么多,虽然多数对姚仲天死忠,但姚书宴掌管姚氏多年,不可能一点自己的心腹都没有。

  事实上,当天晚上就有关于遗嘱内容的小道消息泄露出去,只是被姚仲天暂时压住了。

  姚子望觉得,父亲最多只会压在股东大会结束之后,甚至可能,不需要那时。

  次天,是股东大会的第二天,还有许多相关会议需要屈玉琢和姚子望出席。

  两人必然要去的,姚子望此前也打过电话给姚雨菲,电话依旧没有接通。

  最后是从迟瑞那里得到的消息,说是胡叶青暂时没了生命危险,但是情况依旧比较严重。

  暂时还在昏迷,会昏迷多久,未知。

  而关于Lucy的事情,父亲没有打电话过来询问过,或者也是,根本无需询问。

  父亲若是想知道,自然有自己的方法。

  姚子望准备股东大会结束之后,去医院看望一下胡叶青。

  当然,她知晓这件事情需要得到父亲认可,姚仲天拧着眉,说:“你想去,我不会拦着你,但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去!”

  姚子望诧异,问:“为什么?”

  姚仲天没有回答,只是轻叹了口气。

  许久之后,他才缓缓说了一句话。

  他说:“有些事情,已经不在我的可控范围内了!”

  姚子望离开时,很诧异,不明白父亲说的“可控”是哪方面。

  是姚书宴?还是别的?

  而对于她去医院看望胡叶青,屈玉琢的态度竟是沉默不语。

  “你也觉得我不应该去么?”

  屈玉琢薄唇微动,说:“我只是觉得,岳父对你,应该是真的关心!”

  “那你觉得爸爸不让我去的原因是什么?”

  屈玉琢摇了摇头,“我不清楚!”

  姚子望看着屈玉琢,眼眸漆黑。

  她想起此前姚书宴对她的质问,他说,屈玉琢有事情瞒着她……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就代表,姚书宴的猜测,很可能是真的。

  Lucy的那段代孕经历,还有别的隐情。

  这段时间以来,她不问,也不想问,是觉得纳对她来说不重要。

  而姚仲天和屈玉琢,一个是她父亲,一个是她丈夫,如果她连他们都不信,又能信谁?

  可,也正因为是他们,她才哪怕被欺骗,也不想承认那是真的!

  她上前一步,靠在了屈玉琢的怀里,闭上眼,在他胸前狠狠吸了一口气。

  然后说:“好,我不去了……”

  当天晚上,姚仲天原本想让两人回姚家吃饭,但被屈玉琢拒绝了。

  屈玉琢说,要带姚子望出去吃,过个二人世界!

  屈玉琢说的如此直白,姚仲天自然不忍心去打扰。

  屈玉琢开车,姚子望坐在副驾驶,看着车窗外渐次亮起的霓虹灯或,长长呼出一口气。

  等红灯的间隙,她感觉到玻璃上传来一阵细微的摩擦声。

  愣了下,跟着,她听见外面有人叫:“下雪了!”

  姚子望怔了怔,下意识的伸手摇开了车窗,真的,下雪了!

  她伸手,不顾寒风刺骨,感受着那柔软冰凉的小雪片,落在自己的掌心里。

  然后转过头对屈玉琢说:“下雪了……你看!”

  屈玉琢“恩”了一声,说:“今年的雪,还真是多!”

  姚子望却很高兴,尤其看着雪片越落越多,月落越大片,在路灯的照耀下,像是一群自由飞舞的冰蝴蝶!

  她是真的很喜欢雪!

  绿灯亮了,屈玉琢启动车子,说:“将窗子关了,小心冻着!”

  刚才上车时,两人都将外套脱了。

  他是男人,倒是无所谓,怕她受不住。

  话刚说完,姚子望就“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

  她侧眸看了一眼屈玉琢,意思是:乌鸦嘴!

  屈玉琢说:“快关上窗子,乖!”

  姚子望倒是没跟她犟,主要是,怕连累他,到时候他也感冒就不好了。

  外面真的下起了大雪,比第一次,还要大。

  这几日姚子望没有看天气预报,但似乎今早上Lucy有来电话告诉她。

  那时候她正忙着整理资料,随口应了声,也没放在心上。

  车子开了一会儿,姚子望发现路线不对。

  “不是要去东东介绍的那家店吃烧烤吗?”

  屈玉琢表情未变,淡淡开口:“你感冒了,先去一趟医院!”

  姚子望:“……”

  她只是感冒而已,哪里需要去医院,屈玉琢未免太过夸张!

  她刚想说什么,屈玉琢再次开口,说:“这段时间,你的食欲不太好,脸色也不好,睡觉经常辗转反侧,精神时好时坏,情绪……倒是都在可控之内,不过也偶尔,显得有点小暴躁……保险起见,我带你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

  姚子望:“……”

  深吸一口气,“那你……要带我去你的医院做检查吗?”

  “当然,我不喜欢等,也不喜欢麻烦别人,与其如此,还不如回自己的医院,那样更方便!”

  “可是从这儿去你那医院得开将近半小时的车……还下着大雪!”

  来回家检查,不得折腾两个小时回来?

  屈玉琢一时没说话,姚子望以为他改变主意了。

  没想到片刻后,他又说:“烧烤明天吃吧,那种东西不太健康,吃多了也不好!”

  姚子望:“……”

  她还能说什么呢?什么都不想说了。

  不过去医院的一路上,姚子望倒是心情不错的开始欣赏起窗外的雪。

  看着雪片一点点的落下,整颗心,都变得温暖起来。

  很快到了医院,屈玉琢在路上时就打了电话过来,所有一切,自然都安排妥当了。

  姚子望直接去检查,只是轻微的感冒,没什么。

  吃点药就好!

  至于别的……

  “带她去做个全身检查,不用怕浪费时间,我们有的就是时间!”

  姚子望:“……”

  虽然要检查的项目很多,但因为不用排队,检查起来倒是很快。

  最后是妇产科那边,姚子望有些排斥,说:“这个,我就不检查了吧!”

  屈玉琢没回答,只是看着她。

  那目光很明显,代表着不行!

  自从那次流产,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两个月过去,时间过的很快,但是那些伤痛却一直刻在心里的。

  不去碰,不去想,就不会疼。

  想起了,每一下,都是密密箍箍,直达心心灵深处的疼痛。

  姚子望进去了,屈玉琢在外等候。

  早就戒了烟的他,这个时候特别想抽一根烟,心情,有些复杂。

  观察着姚子望今天,她的症状,让他想到怀孕、

  但他一直不敢跟她说,怕是空欢喜一场。

  他一直在想找个理由带她来医院做个检查,今天,终于算有了理由。

  失去的那个孩子,让他分外心痛,可他不敢表现出来,连提都不敢提。

  因为他知道,姚子望一定比他更疼。

  他很多的自责,很多的抱歉,却没法一一对她说出口。

  只能,藏在心底,在心底跟自己说。

  余生,你都欠着她的,不能忘!

  姚子望进去了,他在外面到底坐立难安,最终是,走向了出口。

  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部黑了,雪还在下,地面上已经有白色的痕迹了。

  医院的大院里,很清冷,几乎没什么人,只有昏黄的路灯,晕照着一地的白雪。

  屈玉琢突然想起过去的很多年,他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看着这个孤零零的城市,茫然无所寻的样子。

  他有朋友,有家人,他们都对他很好很好。

  可是许多情况下,他觉得自己是一座孤岛,和周围,那么的格格不入!

  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寂寞,从遇见姚子望的那刻起,就已经形成。

  辗转二十多年,它就像一个漩涡,越来越大,越来越暗,而那里面,只有他一个人。

  能够娶到姚子望,他分外感激,他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男人。

  在她点头答应的刹那,他几乎欣喜若狂。

  可他,不能表现出来。

  将近两年的夫妻生活,两年相敬如宾,看似和谐,平淡,稳稳幸福。

  他本对这一切,很满足,没想过改变。

  改变,意味着许多过去的伤疤,会揭开,而她,会受到伤害。

  可,终究是不甘的吧,尤其是,他察觉到岳父姚仲天对他有了怀疑。

  他跟姚仲天接触以来,知道姚仲天多疑的性格,而且,他对姚子望珍爱如命。

  有些事,注定是掩埋不了的了,所以,他选择了主动剖开。

  因为,哪怕是伤害,有他在,有他保护姚子望,不离不弃的守着她,不怕的。

  不管遇到什么,都不怕的。

  可命运的齿轮,又怎么会让一切都随了他的意?

  他和姚子望的第一个孩子,还是失去了!

  夜风寒冷,吹在他脸上,他却感觉不到寒冷。

  他看着漫漫白雪,思维一度空茫。

  他是无神论者,从不相信神明。

  可是那一刻,他祈求上苍,给他们,给她,一个好的,完满的,结局!

  为了这结局,他付出什么,都在所不惜!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站的腿脚都发麻,站的脸上失去了知觉。

  他不知道站了多久,一直到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子呼唤她的声音。

  他沾染了雪屑的睫毛颤了颤,然后僵硬着身子侧过了身。

  是她!

  她站在那里,气喘吁吁,明显是跑着过来的。

  白皙的脸蛋上有两坨红,星夜般的眸子在雪夜下更显得夺目璀璨!

  她对他,笑了一下,说:“你怎么跑出来了啊?我差点没找到你!”

  他抿了下唇,说:“我……”

  “算啦!”姚子望打断他,“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的,不过……”

  她一点点的朝他走了过来,步伐很稳,靴子踩在雪屑上,发出细碎的声响。

  很好听。

  很快,她走到了他面前,站定,仰起头,盯着他看。

  两人呼吸的热气,交缠在一起,被吹散在风里。

  “不过……”她再次开口,声音细软了许多,带着点儿小俏皮!

  她说:“不过,我肚子里的小人儿,会不会跟你计较,我可不敢保证啊!”

  屈玉琢:“…………”

  他像是没听清,或者是,脑袋蒙了一下,让他觉得这一切不太真实!

  他的眸子颤了下,问:“你……刚才说什么?”

  姚子望挑了下眉:“你没听清吗?那算了,就当我没说吧!”

  她转身欲走,男人急促的声音传来:“别……”

  下一秒,她的整个人,落在一个略微冰冷,但却很结实安稳的怀抱中。

  是屈玉琢。他从背后抱住了她。

  姚子望站在那里,没有动,感觉到屈玉琢将头埋在了她的颈窝里。

  有点痒,她下意识的缩脖子,想说别这样。

  而就在那时,屈玉琢略带干哑的低沉声音传来。

  他说:“谢谢你,子望……”

  姚子望的睫毛颤抖,就那样站在那里不动了。

  屈玉琢又说了好几遍……

  说到最后,姚子望感觉到有温热的东西落在她的脖颈间。

  她知道那是累。

  她仰起头,睫毛也微微的湿润,眼圈红红的。

  她握住了屈玉琢抱着她的那双手,说:“应该是我谢谢你……玉琢,谢谢你,没有放弃我!”

  ……

  姚子望怀孕的事情,暂时没有告诉别人。

  是姚子望的意思。

  现在姚氏在召开股东大会,很忙碌,加之姚书宴不在,姚仲天估计会很忙。

  于东东也没说,他若知道了,估计很快整个T市都知道了。

  姚子望只告诉了两个人,一个是Lucy,还有一个,是时暖。

  Lucy知道后很高兴,对于两人隐瞒的决定,也非常赞同。

  现在是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告诉时暖时,时暖很为她高兴,还说要让宋衍生给她放长假,产假!

  姚子望笑:“我记得你当初肚子很大时,还在坚持工作呢!”

  时暖说:“我……我那不一样,而且,就算我不要求,只怕屈医生也会找我老公要求的……这个产假,你是必须要休的,不信你可以看看!”

  姚子望知道,她怀孕,屈玉琢是很高兴的。

  宋衍生和顾峥作为自己最好的兄弟,他估计会告知。

  还有婆婆徐玲,她一直都很关心她的身体,而且她在这方面她动的多,屈玉琢,应该不会对她隐瞒。

  ————本章4083字————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9_9054/1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