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 怎么会变成这样_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_腾飞小说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第1266章 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醉说他十九岁了,不是个小男生了。

  但其实时暖心里,也从未将他当成小男生。

  她说那句话,真的就是信任他,大抵十六岁的她,还是太小太单纯,许多事情,在她心里也太过简单。

  她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沈醉看见她的样子,伸手在她头上揉了下,笑着说:“瞧把你吓得,放心,你若不愿意,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时暖敛了下眉,没说话。

  那一晚,两个人躺在床上,中间隔了大概两拳的距离。

  谁也没有动,或者谁也不敢动。

  有超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也谁都没说话。

  最后打破沉默的那个人,是沈醉。

  沈醉问时暖:“暖暖,你睡了么?”

  时暖淡淡应了一声,说:“还没有!”

  沈醉突然笑:“怎么?害怕?”

  时暖抿了下唇,说:“也不是,就是觉得,挺神奇的。知道么?我母亲去世,到现在五年,我一直是一个人,没有跟别人睡在一起过……”

  沈醉笑意更深:“是吗?那巧了,我父母在我七岁那一年离婚,到现在十二年,从那之后,我也一直是一个人,没有跟别人睡在一起过……”

  时暖眸子轻闪,过了会儿说:“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父母……你父母为什么会离婚?”

  沈醉摇头:“性格不合吧。我母亲是个文艺工作者,思想中许多浪漫的因子,但是我父亲却是个工作狂,而且生意人,许多情况下的确活的现实而无趣,久而久之,夫妻感情变淡,最后就协议离婚了……”

  时暖“哦”了一声,说:“这样也挺好,至少他们之间没有酝酿出那么多的伤害,比我父母强多了……”

  以前的时暖,一直都觉得父母感情挺好的,父亲也是深爱母亲的。

  但母亲去世的三个月后,父亲就另娶他人,甚至那个他人,还带了两个与他有血缘关系的孩子进来。

  其中的时娇娇,比她还大了一岁。

  这说明什么?说明父亲从未对母亲忠诚过,在他们结婚后不久,甚至可能更久的岁月里,机已经背弃了母亲,背弃了跟母亲的爱情。

  沈醉知晓时暖心里所想,忍不住伸手握住她的手,说:“暖暖,别这么想,都过去了,相信我,一切都会变好的,而我会一直陪着你,等着一切都变得更好!”

  时暖侧过脸,看着沈醉,对他笑了笑,说:“谢谢你,沈醉!”

  沈醉扣紧了她的手,说:“还真是个傻瓜,对我还需要谢么?我是你男朋友,也许未来还是你的丈夫,你的家人,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谢的!”

  丈夫,家人?

  这两个词,对时暖的冲击的确很大。

  从五年前母亲去世后,她就觉得自己的家人也跟着母亲一块走了。

  她的家成了别人的家,父亲也成了别人的父亲。

  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可是现在,却有一个人说,他将她当成家人。

  她的心口就那么的流淌着一股热流,那热流顺着她的血脉,蔓延至她的全身。

  几乎,要蓬勃而出了。

  她就是在那时,突然的侧过身,一下子滚进了沈醉的怀里。

  沈醉怔了怔,诧异的看向她,问:“暖暖,你……你干什么?”

  时暖在他的怀里摇摇头,说:“不干什么,我就是想靠着你睡……”

  沈醉沉了一口气,压着声音说:“暖暖,你这样,我不敢保证我能控制得住……”

  沈醉那个时候,的确很喜欢时暖。

  深深喜欢的女孩就在自己怀里,他如何能克制得住?

  尤其是最近,他被齐瑞松带着看了个别少儿不宜的小电影,思想里,总有些躁动的因子。

  今天带着时暖在外面过夜,虽然是他想出来的,甚至想过今晚就要了时暖。

  但带时暖进门之后,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时暖才十六岁,他不应该如此对她,真心喜欢的女孩,不忍心那样去伤害,尤其是还没确定未来的情况下。

  可现在,温香软玉在怀,他的那份躁动情绪再次被调动起来。

  他想起齐瑞松说的话:“喜欢就上啊,管什么成年不成年,你措施做好,未来对她负责不就好了,难不成你还想着离开时暖啊,如果是那样,那我就不说什么了!”

  沈醉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离开时暖。

  他说他想跟时暖一辈子,不是假的。

  当然,他想占有时暖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太没有安全感。

  他总觉得,时暖没有他想的那么爱他,甚至可能不爱他。

  偶尔,他会有种时暖在他身上寻找别人的感觉,当然他希望那时错觉。

  时暖的眼波颤了颤,大抵是有一番挣扎,然后,她说:“如果你真的克制不住,那就……那就不用克制了!”

  沈醉那一刻不知道自己心里什么感觉,整个的呼吸都跟着热了。

  时暖则是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那一刻的沈醉,温暖了她,她需要承认。

  踽踽独行的人生,她过了五年,从十一岁到十六岁,那是漫长的五年。

  她也渴望,渴望拥有一段完全不同的人生,渴望再有一个家人,有一个家。

  沈醉那么好,她若不抓住,那她未来还能抓住谁呢?

  外公,妈妈,爸爸,她都没有留住,不是吗?

  黑暗中,沈醉看着她的眼睛,那漆黑善良的眸子,让他呼吸不稳。

  他最终没能忍住,倾身在时暖的额头亲了一下,然后是眼睛,鼻尖,脸颊……

  当他准备亲吻她的唇时,一阵手机铃声传来,是沈醉的手机。

  沈醉有些皱眉的坐起身,去拿手机,时暖也在那一刻恍然了什么,忙起身说:“你……你接电话,我去上个洗手间!”

  沈醉的电话是他姐姐沈酒儿打来的。

  沈醉今日没回家,沈酒儿关心弟弟,总要问一下的。

  她自然不知晓自己破坏了弟弟的好事。

  沈醉将齐瑞松拿出来当挡箭牌,应付了沈酒儿后,开始等待时暖。

  但等了好几分钟,都不见时暖从洗手间出来。

  他有些担心,去洗手间敲门,他怕是因为刚才吓到时暖,让时暖紧张。

  洗手间里,好一会儿没有传来时暖的声音。

  沈醉更是着急担心,就在他差一点就打算踹开门时,时暖的声音总算传来——

  她说:“沈醉,你……你能帮我买个东西吗?我……我亲戚来了!”

  ……

  宋衍生问时暖是不是想过将自己给沈醉。

  时暖没法否认,因为那一年的那一夜,她的确想过。

  即使最终的结果是什么都没发生,可事实就在那里,她不想骗宋衍生。

  只是,宋衍生怎么会知道这个事情?

  她突然想到沈醉刚才的电话,所以,果然是有人拿那些竹签和她曾经跟沈醉的过往,来做文章了吗?

  是谁?是纪香菱?还是楚静云?亦或者别的人?

  时暖沉了一口气,起身厨房门,去书房找宋衍生。

  书房的门关着,她敲门,里面没有回应。

  她皱眉,一边敲一边喊:“二叔,你在里面对么?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开门,让我进去!”

  里面的人,没有搭理她。

  时暖不放弃,继续敲门,说:“二叔,你先开门,这一切都是误会,你开门,听我解释……”

  里面还是没有回应。

  时暖咬着唇,宋衍生还从未有过今天这样的情况。

  那说明,他真的生气了。

  罢了,现在他正在气头上,还喝了酒,也许这会子解释,不算是个好时机。

  时暖叹了口气,转身准备走。

  可她刚迈开步子,书房的门突然一下被人拉开。

  她愣了下,转过身来,站在门口的人,恰是宋衍生。

  宋衍生目光冷冷的看着她,时暖忙喊了一声:“二叔……”

  宋衍生薄唇动了下,却没说话,他转身重新进入书房。

  时暖连忙跟上,顺手带上门。

  宋衍生走到沙发椅子上坐下,时暖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宋衍生端起手边茶水淡淡问了句:“不是说要解释么?我听着!”

  宋衍生对时暖这种态度,这半年多以来从未有过。

  这样的宋衍生,让时暖有些接受不了。

  她沉了一口气,说:“二叔,你对沈醉,真的那么在意么?”

  宋衍生眯了眯眼睛:“所以你觉得,我现在的态度完全取决于对沈醉的在意?”

  这种时候的时暖心里也有点生气,尤其被宋衍生的脸色刺伤,她突然就觉得即使解释也没任何意义。

  竹签也好,曾经差一点跟沈醉越界也好,那都是一段过去,那时候宋衍生还没出现,他们彼此过着彼此的生活,互不打扰,即使她有过,又有什么呢?

  时暖并不知晓,那些过去虽然可以伤害宋衍生,但真正让宋衍生生气热火的,是今日那几张时暖跟沈醉拥抱在一起的照片……

  过去很可怕,但他会努力自我开解,不让自己去想起,也逼着自己不去怪自己。

  可若过去的深情无限与现在的情意绵绵相连,那激荡起的火花,可能几乎是毁灭性的。

  时暖听了宋衍生的话,沉了沉声,说:“难道不是么?你一直对沈醉在意,从沈醉还没出现时就如此,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也永远不可能相信我。因为沈醉,有一段你没有过的过去,因为沈醉曾经是我相恋三年的男友……”、

  时暖的睫毛颤抖,心口突然就酸涩的厉害。

  她说:“二叔,你比我年长,比我更懂夫妻之间若没有信任和理解,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我的过去我无法抹杀,你接受就接受,不接受我毫无办法。或者也是有的,比如说二叔去选择一个所有年少青春到现在的所有记忆里,没有别的男生,只有二叔一个人的女人,纪香菱和楚静云,应该都是吧!”

  宋衍生看着时暖的表情,突然就笑了一下。

  他说:“是啊,暖暖说的很对,夫妻和之间信任和理解很重要,所以我一直很迁就暖暖,努力不让自己去在意许多事情,努力逼着自己去相信暖暖。可是暖暖敢说,没有背着我去见过沈醉?没有跟沈醉有过任何亲密举动?真的没有吗?如果暖暖说没有,我现在什么都不会多说,会立马,当着宋公馆所有仆人的面,跟暖暖道歉!”

  时暖眸子一闪,问道:“二叔你知道我跟沈醉私下见过面?甚至看到我们之间有亲密举动,所以才这样的对吗?可是哪怕见了面,我跟沈醉之间也什么都没有,沈醉快走了,我真的……”

  “我理解……”宋衍生打断时暖的话,说:“暖暖,你不用多说,我真的理解。任何一段感情,忘记和重塑,都需要时间。沈醉曾跟你交往三年,我本没有理由去在意,但是暖暖,我不希望你跟沈醉见面,尤其是背着我,你懂么?你懂么?”

  “可是我跟他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不管我们是不是背着你见面了,可没有就是没有,二叔信也好,不信也好,我该说的,要说的,能说的,其实也只有那么多……”

  宋衍生突然冷笑:“所以,这就是暖暖的所谓解释么?”

  时暖心口就那么一凉,她猛地从沙发上站起身,说:“既然二叔认为这不是解释,那就不是解释好了。二叔忙吧,我去睡觉了!”

  时暖说完,转身就要出书房的门。

  宋衍生手捧着水杯坐在那里,看着时暖的背影,心口像是瞬间被人点起了一把火。

  他张口想要说什么,可是说什么呢?

  他无话可说。

  他希望时暖可以说什么,可时暖已经打算走了,离开了。

  他心里焦急,难耐,不知所措。

  在时暖打开门打算走出去的刹那,慌乱的他突然一扬手,将手中的杯子摔在了地上。

  时暖一愣,转过头看了宋衍生一眼。

  但她什么都没说,表情也是很轻很淡的。

  然后她转身,离开了书房。

  书房里,很快只剩下宋衍生一个人。

  他坐在那里,整个人都陷入一种茫然无措的状态中。

  伸手想要抓住什么,手中空空如也。

  脑子很乱,头很疼,心里很烦躁。

  一个声音无数次的在他的脑海中旋转——

  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

  ————本章4064字————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9_9054/1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