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 |收藏本站
    两人的第二个孩子在一个明媚的早晨出生,如夏黎初所希望的那样,是个小公主,皱巴巴一团被夏黎初有点儿嫌弃,但不肯撒手。

    夏黎初被养得不错,脱力昏迷半天便醒来了,反而徐卓晏的反应还要大一点,红着一双眼睛脸色惨白,坐在病床前抖个不停。

    夏黎初一睁眼,他就扑了上去,趴在人身上呜呜地哭出了声。夏黎初没能忍住笑出了声,震得伤口疼。他替徐卓晏擦眼泪,嘴里安慰道:“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吗?”

    徐卓晏又不敢把人抱得太紧,可又实在是害怕极了,“可你睡了那么久,初初,我也会害怕。”

    夏黎初一醒来,马上有人来查房。

    沈若等人鱼贯而入,于文曼也跟在身后,她看徐卓晏这模样觉得丢人得要命,大步走上前扯住徐卓晏的耳朵,先是问夏黎初身体难受不难受,然后冲着徐卓晏低声说:“我知道你担心黎初,但他现在已经醒了,我求求你能不能好好收拾一下自己?你现在这模样,黎初看了心情都会不好。”

    徐卓晏如今这模样确实狼狈得可以,哪里有那个矜贵凛冽徐总的半分影子?

    夏黎初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点点徐卓晏的额头,脸色虽然不好,精神却是十足的,“你快回家洗个澡,把芋圆带过来见见他的小妹妹。”

    夏黎初前几天就住进了医院,芋圆想跟着来,那眼泪汪汪小模样真是让人不忍拒绝,可医院的环境实在是太复杂,小朋友身体弱,所以只能把芋圆暂时放在老宅。

    徐卓晏咧嘴一笑,“他看过了,不过只看了十分钟,他想找你,我怕他看你这样会难过就又让妈送他回家了。”

    说了那么多话,夏黎初有些口渴,徐卓晏立即倒了一杯温水送到他嘴边。他这下意识的一串反应又惹得众人发笑。

    于文曼算是晓得了,要这两人分开是不可能的。

    “算了算了,你就在这陪着黎初吧,我去老宅拿几套换洗的衣服,顺便把晚饭带过来。”于文曼失笑道。

    做完常规检查之后,众人把空间留给了两人。

    徐卓晏贴着夏黎初的额头,神色认真中又带着几分懊恼,“初初,辛苦了,谢谢你。”

    夏黎初弯弯眼角,眉眼中是愉悦与满足,他捏起徐卓晏的脸,笑眯眯地说:“你谢什么啊?那是我和你的孩子啊。”

    说着徐卓晏又要哭,抬手捂着眼睛嫌自己丢人。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你再哭我又要笑,伤口还疼着。”夏黎初是真的要忍不住,他怎么没发现徐卓晏居然那么多愁善感。

    一听这话,徐卓晏立马停止动作,三五下收好情绪,拉着夏黎初的手抱怨小丫头太能折腾人。

    说着说着,又说到了孩子的小名上去。

    夏黎初满脑子都是吃的,眨眨眼,说:“叫豆花吧。”

    徐卓晏愣了愣,“嗯?”

    夏黎初突然兴奋起来,越想越觉得这名字好,说:“就叫豆花吧!芋圆豆花,你最喜欢吃的甜品啊。”

    徐卓晏也突然抓住了这名字的妙处,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好,就叫豆花了。”

    于是小公主的小名就这样被两个爸爸草率的决定下来。

    一周后,夏黎初出院,卸货之后他的行动就要自由许多,一家四口回了徐宅暂住。

    才一个星期的时间,小豆花就变了个样子,小脸又白又嫩,吹弹可破,她格外喜欢睡觉,很乖,不怎么吵闹,芋圆超级喜欢这个妹妹,夏黎初住院期间,芋圆每天都要去看看小妹妹。

    又添了一个孩子这对徐家来说是天大的喜事,不过出于孩子的特殊情况,徐家并没有大肆庆祝,只是对外宣称这个孩子的存在。

    徐家准备了婴儿房,但夏黎初晚上还是带着小豆花一块儿睡觉,怕芋圆心里不平衡,就让芋圆也一块儿过来睡了。

    小豆花一般会在睡着后被她的小爸爸放进摇篮,粉粉的拳头放在脸侧,小嘴巴微张着,怎么动她也吵不醒。芋圆是十分在乎这个妹妹的,晚上不肯睡在两个爸爸中间,非得挨着摇篮,像是看着他的宝贝似的。

    两个大人无奈,只能由着小朋友去。

    下午,夏黎初抱着小豆花在花房晒太阳,阳光打在父女俩身上暖洋洋的,两只猫咪趴在毯子上,伸伸爪子,喵喵叫唤两下试图吸引夏黎初的注意。

    然而夏黎初眼里只有软软的小团子,他抬手戳戳小豆花的脸蛋,小豆花很给面子的笑出了声,夏黎初也跟着傻笑起来。

    夏黎初是在这里等人的,等他的狗头军师沈泽。

    沈泽次次来都不空手,全是买给两个小家伙的礼物,徐家人都跟他混了个眼熟。

    “来,小公主,给干爸抱抱。”沈泽眼睛亮亮地接过了小豆花,小豆花还蛮亲人,给沈泽一抱就又开始笑,小胳膊小腿伸展两下,然后安静地缩在那儿。

    两人逗了会儿孩子之后,夏黎初让育儿师把小豆花抱走了,夏黎初随手捞过来一只猫给它捋毛毛,认真地看着沈泽,说:“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

    沈泽心里一抖,非常警惕。

    夏黎初一看他表情就知道他想歪了,“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啊!是正经事儿。”

    沈泽狐疑,点点头,说:“行,你说。”

    夏黎初勾勾手指头,“我想跟徐卓晏求婚。”

    “求婚?”沈泽惊呼出声,满脸震惊。

    “你小声点,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夏黎初想上去蒙住他的嘴。

    沈泽摩挲着下巴,说:“所以你是要我做什么?”

    夏黎初说出自己的目的,“我想你给我介绍个靠谱的珠宝设计师,我可能半个月就要。”

    “那么急啊,”沈泽调侃他,“都老夫老妻了,还在乎这个?”

    夏黎初皱皱眉,说:“就是因为老夫老妻了所以才在乎。”说着他又开始害羞,“我就是想赶在他前面,我觉得他最近有小动作。”

    沈泽爽快答应夏黎初的请求。

    半个月后的的一个清晨,夏黎初鲜少地比徐卓晏早起,他昨晚就把两个孩子送到了另一个房间,和徐卓晏胡来了一番,他刷刷牙,紧张地喷了口气清新剂,水蜜桃口味的,很甜。

    阳光散落一地,夏黎初紧张地亲吻着徐卓晏,徐卓晏闷笑着一使劲儿把人压在了身下,给了一个如同疾风暴雨般的吻,吻后又亲昵地与夏黎初额头抵着额头。

    他的声音喑哑,眼神微沉,说:“真甜,水蜜桃味儿的,一大早就给我这种惊喜,初初,你可真是要了我的命。”

    说到最后几个字他是咬牙切齿一般说出来的。

    夏黎初被他逗弄得面红耳赤,眨巴着眼睛说:“那还有更大的惊喜,你还要不要?”

    徐卓晏从他身上起来,理理睡衣,盘腿坐在那儿,好整以暇地看着夏黎初还能有什么把戏。

    然而,下一刻徐卓晏整个人愣在了那儿,呼吸都变得很轻,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你说什么?”徐卓晏大气不敢出,小心翼翼问。

    说一次也是说,说两次也是说。

    夏黎初已经够羞耻了,再羞耻一些也无所谓了,一咬牙,把戒指往前又推了推,几乎是吼出来的,“我问你愿不愿意跟我结婚!”

    徐卓晏仍旧是懵的,这跟他所设想的相差太远,没有香槟没有烛光晚餐没有玫瑰,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早晨,两人都穿着睡衣,甚至于自己还没有漱口。

    这都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是夏黎初居然先他一步。

    以上那些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不重要,最最重要的是夏黎初居然跟他求婚了。

    明明已经在一起许多年,可徐卓晏还是觉得这一刻心跳得很快,他像个毛头小子,手足无措,心跳加速,头脑充血,身体都是颤抖的,说话都是结巴的,像个傻子。

    可他仍旧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回答。

    “愿意,我愿意!”徐卓晏反应过来后,急不可耐地吼出来这几个字。

    他一把拥住夏黎初,有些无奈又懊恼,“怎么被你抢先了啊,我明明做得很隐蔽。”

    这是徐卓晏一直以来有的想法,当年戒指才做出来,两人便分离了。后来两人和好不久后,夏黎初又怀孕了,徐卓晏希望能够给夏黎初一个盛大的仪式,却没想他的那么多小心思成了夏黎初钻空子的机会。

    “哪儿隐蔽啊,你成天就在我身边晃悠,我还能猜不出你想做什么?”夏黎初望着眼前的人,眼里是深深地笑意。

    徐卓晏亦如此望着他,说:“无论如何,我很开心,真的。”

    夏黎初如是说:“我也很开心。”

    他执着徐卓晏的手,认真又郑重地为他带上戒指。徐卓晏亦如此。

    “我们以后会好好的吗?”夏黎初握着徐卓晏的手掌小声问。

    “会的,有我在,我们都会好好的。”徐卓晏反手握住夏黎初,一双对戒交错在一起。

    他们走过那么长一段崎岖的路,如今终于大路平坦,而他们也未曾放开彼此的手。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此结束,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陪伴~大家可以在评论里点番外呀 我挑着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