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 |收藏本站

霸道影帝的偏执宠爱[娱乐圈] 第五十七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季洛洛不急不慢的回了声:“急什么, 绑了这么久手都不回血了,麻了还怎么签?”

    她一边拖延时间一边想出路, 她知道这间屋子里除了她们五个, 还有两个绑她的人,除此之外应该还有更多, 她的时间不多,必须快点找到自救办法。

    就在这时, 她斜眼看到朱薇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露出来一半, 随着她的动作,似乎随时有掉下来的可能。

    手机!!!

    她需要, 可同时她也需要使用手机的机会和时间, 怎么办?

    大脑飞速运转的同时, 她眼睛四下搜索可以躲避的地方, 突然,我左手边的楼梯让她燃起了希望。

    左右也是个死,她不想死的像上辈子那么憋屈, 拼了!

    她脱下高跟鞋站起身,朱薇和男人也随着她动作一起站了起来,季洛洛接过母亲手里的保险单和笔,就在他们以为她要签字的时候, 她故意把笔掉在了朱薇的脚边。

    “哎呀抱歉, 我手麻了没拿稳……妈妈能帮我捡一下笔吗?”

    季洛洛一脸歉意的望着朱薇,朱薇嘴里骂骂咧咧的弯下腰,就在她弯腰的一瞬间, 手机再次露了出来,借着这个机会,季洛洛一把从她兜里抢出手机,转眼就往楼上跑。

    朱薇个男人半天没反应过来,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季洛洛人已经跑到楼梯上,男人气愤的跺着脚,对楼上大喊:

    “臭,婊,子,就不应该相信你,你给我站住,看我抓到你不扒了你的皮!!”

    他们这么一喊,王老板也转过头,望着楼梯口的方向对手下大喊道:“快去把人给我抓回来。”

    说完他看着身下一脸泪痕的女人,眼底闪过一抹冷笑:

    “你不是说想报复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吗,我现在给你个机会。”

    夏然哆哆嗦嗦的望着他,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于是喏喏开口:“王哥你想怎么做?”

    王老板站起身,然后把夏然也一把拉了起来,拎着她脖颈就往楼上楼走:

    “抓到她再说,让你玩个够。”

    季洛洛这边不停的往楼上跑,一边跑一边划开手机,朱薇有个习惯,就是不会用人脸识别,也不会用那些密码指纹,所以她的所有手机都是不带锁的,这就方便了季洛洛给楚羡打电话。

    她估算,现在距离她离开酒店大概已经过去三四个小时,就算叶青和楚羡反应再迟钝也该知道她被绑架了。

    身后朱薇和男人一路追逐,季洛洛一层层跑,五楼之后,发现楼梯竟然可以直接通向顶楼天台。

    没时间考虑,她上了天台后快去把那道铁门关上,然后把旁边一根铁棍捡起来横在门中间,这样他们就过不来,好歹可以争取一点电话求救的时间。

    门后的人疯了似得砸门,一边砸一边咒骂。

    说不怕是假的,她颤颤巍巍拨通楚羡的号码,刚一拨通那边就接了起来,季洛洛赶紧大喊:

    “楚羡我是季洛洛,我被绑架了,快点报警救我。”

    楚羡在听到季洛洛声音的一瞬间,心脏一紧,电话里吵杂的砸门声和咒骂生清晰可闻,他按着胸口的手都在抖。

    “洛洛你听我说,警察就在我身边,你能不能说出你的位置?”

    季洛洛摇头:“不知道,好像很远,我们开车走了很久,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

    她走到天台边缘,向远方看了看:“这里好像是个烂尾的别墅群,正对着的地方有个瞭望塔,很破旧,塔上还挂着某饮料的广告。”

    烂尾的别墅群?瞭望塔??

    就在季洛洛描述的时候,旁边的民警突然一拍手:

    “我知道哪里,前两天我处理了一起案件就在那里,我带你们去。”

    楚羡闻言赶紧安慰季洛洛:“洛洛你听我说,想办法拖延时间,我们很快就会去救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电话不要挂电话,让我陪着你……”

    砸门依旧还在继续,那扇看起来还算坚固的铁门晃动的越来越厉害,按照这个速度,她恐怕坚持不到楚羡他们赶到这里。

    她握着电话,手不住的颤抖:

    “楚羡记得告诉警察,绑架我的人是夏然还有上次抓我那个王老板,还有……我亲生母亲朱薇,他们想杀人骗保,我怕……”

    楚羡坐在警车上,听着电话里季洛洛带着哭腔的声音,稳了稳自己,然后安慰她:

    “别怕,你不会有事,警察说了那个别墅群并不远,他们大概是为了迷惑外人怕跟踪才跑了那么多圈,我们很快就会赶过去。”

    季洛洛也不想吓唬自己,于是转移注意力,对楚羡说到:“我都已经死过一次了当然不会怕,我只是遗憾还没跟你办婚礼,我还没实现自己的梦想,还没有给自己赎罪。”

    停顿了一秒,她缓缓开口:“楚羡,如果我死了,你会好好活着的吧?”

    楚羡黑眸一暗,没有回答:“我会把你安全的救出来,你一定会好好的活着。”

    季洛洛努力扯出一抹笑容:“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警笛声在耳边回荡,楚羡问:“什么事?”

    铁门上的棍子上出现一丝裂痕,季洛洛望着那死裂痕深吸了一口气,“我要你答应我,不管结局如何你都要好好的,不准帮我报仇,找个哪里都比我好的女人结婚生孩子,幸幸福福过一生。”

    这句话季洛洛不知道是对现在的楚羡说的,还是对上辈子的楚羡说的。

    记忆如潮,她仍旧记得在她死后,那个性格谦和的男人,是如何一步步变成了魔鬼……

    她不想再看到那个结局,他本应该幸福的。

    “你答应我啊!!”

    看着拦门的铁棍破裂的越来越大,她冲着手机大喊,“楚羡你是不是个男人?是男人就答应我……好好活着!”

    就在这时门终于被冲破,几个彪形大汉向着她冲了过来。其中那个曾经用迷药迷晕她的那个男人上前,一把抢下她的电话。

    直至最后,她都没能听到楚羡的保证,她想,她大概这辈子都听不到了吧,这也许也是楚羡最后的倔强。

    因为他确实做不到自己好好的活着,而不去报仇。

    但归根结底的原因,还是他始终坚信,她能活着。

    “他妈的,让你跑!”朱薇和她相好追上来,望着退无可退的季洛洛,一脸的怒火。

    “你跑啊,不是很能跑吗?老子给你机会,你继续跑,跑啊!!”

    季洛洛向后退了几步站在天台边缘,向下望去,虽然只有五楼,但是别墅地势高,下面又都是一些建筑废料,除了水泥块就是玻璃,掉下去就算不死也要残废。

    就在她被逼到无路可退的时候,几个男人不约而同的向旁边挪了挪,让出中间一条路。

    紧接着那个肥如猪的王老板揽着夏然走了过来,停在了季洛洛面前。

    “啧啧啧。”王老板看着季洛洛那张美到极致的小脸砸了咂嘴,惋惜到:“这么漂亮的脸蛋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你说你要是听话一点,早点跟了我哪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季洛洛听着他的话不禁恶心的要命:

    “呸,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一脸肥猪肉,夏然你是怎么想的?你是从小没吃过猪肉么?为什么要跟这种人在一起?”

    听着季洛洛讽刺的话,王老板脸色突然一沉,嘴角抽搐着对她咬牙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到这个时候了嘴还这么硬,行,论起玩女人,老子更喜欢折磨女人。”

    说着他一把把夏然推了出去:

    “美人你不是想报仇吗?哥就给你这个机会,我让你亲手把她从楼上推下去,这样你是不是就会更开心?哈哈哈!”

    夏然一听,小脸瞬间吓得煞白:

    “杀……杀人???你让我杀人??不不不不行,我不敢……杀人是犯法的!”

    犯法?

    王老板冷声一笑:“你跟在我身边看到犯法的事还少吗?你以为自己多干净?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不把她推下去,老子就让人把你扔下去。”

    屋顶上的人把夏然和季洛洛围成了圈,夏然站在季洛洛面前,比起季洛洛的淡定,她就显得有些狼狈慌张,仿佛被绑架的那个人是她而不是季洛洛。

    看着她那畏畏缩缩的样子,季洛洛不禁讥讽一笑:

    “夏然你说你何苦呢?把自己折磨成这副德行来报复我,你又得到了什么?你开心吗?”

    夏然缓缓转过头,看向季洛洛,双眼充满怨恨:

    “为什么?呵,你问我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她先是抢了她大红大紫的机会,然后又抢走了她最爱的男人,为了报复她她被骗上了那个变态老男人的床,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都是她……都是她害得!

    “季洛洛你为什么要出现?你想做明星就去做,想攀高枝就去攀,为什么偏偏就抓我我身边的人不放?我沦落到今天,全部都是因为你,你知不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

    季洛洛真的不想跟她争辩,她觉得夏然已经疯了。

    夏然一边笑一边弓着腰,一瘸一拐的向季洛洛身边走,每一步都会扯到身上的伤口,她全身没有一处好地方,很痛……

    “季洛洛你去死好不好?王老板说了,如果你不死我就要去死……”说完她向入魔了一样自顾自叨咕道:

    “我怎么能去死呢?王老板说了他手上有好几部电影要开始拍了,女主角都是我,我要红了,比你还红,到时候羡哥就会回心转意,跟我结婚!”

    听到她提起楚羡,季洛洛眉头一紧,“看来你是真疯了。”

    夏然在距离她只剩一米的时候停了下来,她抬起头看向季洛洛。

    她今天很美,穿着一身镶满了珍珠的鱼尾裙,裙摆下方虽然已经撕破了,但是一点也不影响她的形象,单从气质来看,她就是女王。

    有时候夏然是真的羡慕季洛洛,她长得那么美,身材又好,又那么努力。

    “季洛洛你知道吗,我好恨你。”

    她说这话的时候季洛洛并没有从她眼神里看到所谓的恨意,却看到了无尽的迷茫,就像当初她们第一次见面时候,那个被保护的很好懵懂无知的小姑娘一般。

    “为什么你的命可以那么好?”

    她的声音里带着颤意,像极了想哭又哭出来的模样。

    季洛洛叹了口气:“夏然回头吧,趁着你还没有做错事,你的家人朋友依然爱你,你还可以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想想你的父母,想想那些爱你的粉丝……”

    她试图劝说夏然,同时也努力给自己争取多一点时间。

    风声呼啸,远处传来阵阵警笛声,众人瞬间都慌了神,这时王老板扯了扯领带,咒骂一声后对夏然怒吼道:

    “你他妈在干什么?我让你把她推下去,快点,不然等下警察来了你也跑不掉,老子把你们俩一起扔下去。”

    夏然身子一颤,她眼神中迷茫尽褪,剩下的只有狠厉和决绝。

    她不能死,她还要大红大紫呢,只要杀了季洛洛,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能跟自己作对的人了。

    想到这里夏然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季洛洛低语道:“你去死吧!”

    说完就冲她跑了过去,伸出手就要把人往下推,只是季洛洛反应比她还快躲过了她的攻击,夏然却不依不饶,扯住她的胳膊就要往楼下推,两个人在天台边缘厮打了起来。

    警笛声越来越近,王老板见事不妙,一把拉过身边的手下,对他说到:“这女人报了警,我不能就在这里,你去开车越快越好。”

    说着两个人一起下了楼,王老板去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以免留下证据,随后抱着东西就往外跑去跟手下集合。

    朱薇和她相好一见王老板跑了,顿时也慌了,她扯着男人跟在王老板身后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

    “来不及了快跑吧,我可不想坐牢!”

    只是跑了没几步就被男人拉了回去,她不解的看向男人,男人开口道:

    “我们不能走,那个小,婊,子还没死,她不死我们的钱就拿不到,有可能还会摊上官司。”

    朱薇这会儿也冷静下来,反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男人眼神一暗:“一不做二不休。”他在脖子上比划了个死的手势:“与其被抓还不如赌把大的,她死了谁知道真相是什么?你是她妈就说跟她一起被绑架,没人会怀疑你的!”

    朱薇眼前一亮:“对对对,我是她妈她是我生的,就算杀了她也不算过分。”

    说着她重新看向季洛洛,眼底带着满满的贪婪。

    就在季洛洛和夏然抓着对方的手,两个人并排站在天台边缘的时候,朱薇看准了时机,卯足了劲儿突然冲了过去。

    这时几辆警车已经停到了楼下,下来的警察一部分去追王老板和他的手下,剩下的人上了楼。

    楚羡站在楼下一抬头,就看到了朱薇向着季洛洛冲过去的景象,他呼吸一滞,大脑瞬间宕机,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模糊了,只剩下季洛洛的侧颜。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季洛洛死定了的时候,一心杀死季洛洛的夏然并没有注意到身边其他人的动向。

    她只看到季洛洛停了下来,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扯着她一转,两个人换了位置,她只要一松手季洛洛就可以掉下去……

    然而天不遂人愿,就在她以为季洛洛一定会死的时候,朱薇撞到她的身上,她身子随着她的力道一歪就向楼下飞了出去,而季洛洛却被她甩到天台另一侧。

    直到摔得粉身碎骨她都没想明白,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朱薇望着天台下全身是血的夏然,脸色煞白,她知道自己完了。

    就在这时警察们冲了上来,把朱薇和男人一起按在地上,而她这会儿才想起来跟季洛洛求救:

    “洛洛你快跟警察说,我是你妈妈……我……我……我刚刚是为了救她!”

    季洛洛拄着水泥地面,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听到朱薇的话,她紧紧的闭上眼睛。

    “报告警官我在她兜里搜到了这个。”

    一名警察拿着那张盖了季洛洛手印的保险单给领导送了过去,那位领导看到这个的瞬间就明白了,挥手对下属道:“全部带走。”

    朱薇和她相好男人一起被带走了,楚羡这会儿也冲了上来,疯了似得跑到季洛洛身边,一把抱住她。

    “洛洛……洛洛……你没事太好了,太好了!”

    季洛洛回抱他,抱的紧紧的,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又要死了,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

    两个人紧紧相拥,楚羡捧着她的头,发了疯的吻在她唇上,辗转缠绵,直到二人都呼吸困难,他才放开她。

    季洛洛枕着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呢喃:“我想回家,回我们的家。”

    楚羡平缓了一下心情,随后轻轻点头:“好,我带你回家,回我们的家。”

    ————

    王老板和朱薇他们全部落网,除了现有的证据,楚羡不知道在哪里找到当初季洛洛被下迷药的监控视频,证据确凿他们就是想辩解都不成。

    而夏然经过抢救之后并没有死,但是也没醒,成了植物人。

    两世的纠葛,在这件事中全部爆发,伤害过季洛洛的人得到了应有的下场,而她爱的人都很幸福,这就足够了,这辈子的怨连带着上辈子的恨都烟消云散。

    在这件事后的一个月,楚羡和季洛洛举行了他们两个人的婚礼,就像楚羡说的,他给自己心目中的公主举报了一场让所有人赞叹不已的世纪婚礼。

    婚礼过后的不久,季洛洛凭借着自己出色的演技摘得电影节最佳女主角的奖杯。

    而楚羡则是离开了原来的公司,办了自己的工作室,一边赚钱一边学着经营。

    而赖凯旋也获得了国内最受欢迎的创作型歌手,不过他并没有骄傲,而是在自己最红的时候,毅然决然的选择出国深造。

    送赖凯旋出国那天,楚羡开着车,季洛洛坐在副驾驶一边吃零食一边对赖凯旋警告道:

    “喂臭小子,我警告你既然选择出国你就得给我挺着,要是敢偷偷跑回来,被我发现你就死定了!”

    赖凯旋嗤声道:“喂母老虎,好歹你肚子里也有小崽子了,你能不能温柔一点啊?再说了,我这么独立,不就是出个国吗,有什么了不起,到时候你别想我想到痛哭流涕就成。”

    季洛洛呵呵一笑:“我肯定不会哭,你别哭就成。”

    楚羡坐在驾驶位,一脸笑意听着自家老婆跟小舅子斗嘴,等红灯的时候,还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季洛洛圆滚滚的小腹。

    “宝宝有没有闹你?”

    季洛洛又吃了一口零食,然后摇了摇头:“小崽子估计是玩累了,昨晚一整晚没让我睡觉,这会儿他倒是睡得香,臭小子!”

    肚子里的宝宝也不知道是随了谁,跳脱着呢,一玩起来就没完,翻江倒海,起初她们还以为是出了什么问题,结果大夫告诉他们,孩子只是太活泼了。

    楚羡拎着拉杆箱,季洛洛拉着赖凯旋,三个人武装的严严实实,把他送上了飞机。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一起去了趟超市,选东西的时候楚羡望着车里的牛排突然笑出声,季洛洛疑惑的回过头看向他,楚羡带着黑口罩,望着同样打扮的季洛洛开口道:

    “我记得我刚搬来这个小区的时候,来这个超市买东西,遇到个小姑娘,扯着我让我买肉,给我装的就是这个牌子的牛排。”

    季洛洛:“……”

    她看了眼牛排,又看了眼楚羡,砸了咂嘴,开口问:“所以那个牛排你吃了吗?”

    楚羡摇了摇头,季洛洛皱眉又问:“鱼呢?”

    楚羡还是摇了摇头。

    半晌后才反应过来,望着季洛洛眉头紧蹙,“你怎么知道还有鱼?”

    季洛洛:“……”

    我说我随口问问你信吗?

    楚羡当然不信,但是他发现他好像还有很多不了解季洛洛的地方,想到这里,他推着车赶紧凑到媳妇儿身边,神神秘秘的在她耳边问到:

    “所以你是不是早就喜欢我?”

    季洛洛回过头隔着口罩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当然。”

    楚羡面上一喜,继续问:“有多早?”

    季洛洛咧嘴一笑:“上辈子就开始喜欢。”

    说完她自己咯咯咯笑了起来,楚羡还以为她在开玩笑,于是配合着说到:

    “那我上辈子肯定也很爱你,比现在还爱。”

    季洛洛又是一笑:“对啊,上辈子你也很爱我,所以我欠了你的,这辈子继续来还债。”

    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楚羡在她额头印下一吻:

    “那我这辈子还得对你再好点,让你继续欠着我,这样你下辈子都跑不了,还给我做媳妇儿。”

    说着楚羡腾出一只手把季洛洛搂紧怀里,两个人一边走一边笑,像极了童话里王子和公主幸福的样子。

    作者有话说: 这本到这里就结束了,这两天我会尽快补上番外,感谢一路上陪着豆走到最后的宝贝们,这本书写的比较纠结,因为不太追星所以很多地方写的不好请谅解,啥也不说了,九十度鞠躬!!爱你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