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 |收藏本站
    一周后,案件如期开庭。

    法院门前从一大早就围得人山人海,除了来探寻第一手新闻的媒体,更多的是前来领号抽签的普通人。无论是黎洛的粉丝还是凑热闹的吃瓜党,都想亲眼见证这一备受瞩目的案件的审判过程。而旁听席只有20个,因此只能公开抽签。

    排队领号的时候,粉丝和路人还在八卦上周黎洛发的微博:

    “你们说,那条里的‘你’到底是指谁啊?苏芷?段明炀?还是别人?”

    “我觉得是苏芷吧,那天他们俩不是刚被拍到抱在一起嘛,黎洛这就相当于暗戳戳地官宣咯。”

    “不对吧,官宣还疯狂降热搜?我怎么感觉像是怕某些人吃醋所以降热搜,降完立马表忠心啊。”

    “姐妹分析得有点道理,洛哥之前也发过想见‘太阳’,这次又是‘阳光’,我感觉是在隐喻他大老板。”

    “你们怎么都想着把洛哥往外推呢?万一洛哥只是在对我们粉丝表白呢?”

    “我们也希望啊,但按洛哥这不安分的小性子,你觉得事情可能这么简单吗……”

    ……

    黎洛下午到了法院,在保镖的开路下直接进了法庭,入席就坐,没听见外边的这些议论纷纷。

    段明炀没和他一块儿,比他先到,坐在他对面的旁听席。

    其他抽到号的幸运群众一进门,就见他们俩一个冷肃沉默,一个目光凌厉,这副分庭抗衡剑拔弩张的架势,别说磕cp了,都怕他俩待会儿一言不合就现场约架。

    黎洛抛电眼抛得眼睛都酸了,对面那人依然毫无反应,像尊石头雕像似的,干脆也不白费功夫了,眨了眨眼,安安静静地等庭审开始。

    紧张总是有点的,但也不至于太紧张。况且,如果连他爸和最顶尖的律师团都搞不定,那他也束手无策。

    法庭上要保持绝对安静,他爸和段家两父子出现的时候,场下人都相当自觉地缄口不言,遵守规则。

    紧接着,便开审了。

    肃静压抑的氛围之下,是如暗潮般涌动的各路心绪。

    声音从原告席、被告席和法官席交替着传到黎洛耳朵里,律师的、法官的、段天佑的、他爸的……一条条证词与反驳仿佛交织成了两张网,忽大忽小,忽密忽疏。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告席的网开始慢慢缩水变小,而原告席的网愈来愈大,愈来愈密不透风,渐渐笼罩在被告席上空,缓缓压下,将脸色越来越难看的段天佑等人裹住、吞噬。

    台下的支持者都隐隐有些激动,黎洛却没有自己原本想象中那么兴奋。

    可能是觉得已然胜券在握,也可能,是像一部电影的发展,最刺激惊险的剧情已经过去,如今只剩下喧嚣过后的尘埃落定。

    他环顾着场内,他的父亲正在原告席铿锵有力地为自己伸冤平反,胜利近在咫尺。而他的恋人虽身在被告席,目光却总是遥遥投过来,传递给他信心和力量。

    再加上全场中为他而来的支持者,他被那么多人的爱包围着,只觉平和又安心。

    年少时曾以为自己失去的东西,成百倍、成万倍地回到了他身边,多得他几乎捧不下。

    他从未这么清晰而深刻地意识到,自己其实已经对结果无所畏惧。

    三个小时后,法院当庭宣判。

    段天佑因参与违法性-交易、挪用巨额公款、诬告陷害,且性质恶劣、情节严重,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段兴烨则因组织参与违法性-交易、间接参与挪用公款而被判有期徒刑七年。

    不出意料的结果,却令现场所有支持者为之欢呼雀跃。

    法官一离席,坐在黎洛身旁的粉丝立即忍不住激动道:“洛哥!恭喜!”

    黎洛笑笑:“谢谢你们的支持和信任。”

    接着抱了抱这位粉丝,然后又抱了一个又一个前来祝贺他的人。

    最后抱住了他凯旋而归的父亲。

    “我就说我能摆平吧。”黎正宏乐呵呵道。

    “嗯,爸,你真棒。”

    黎洛下巴垫在他爸的肩上,一抬眼,便看见了对面席位的段明炀。

    相比起他这边被粉丝被家人围绕的热闹场景,段明炀那边的旁听位已经空无一人了,他孤零零地站在那儿,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兄长在他眼前被押出去,一个眼神都不屑丢给他。

    他垂下眼帘,沉默地伫立着,像一个被抛弃的、却又不愿归家的高傲落单者,周围的悲喜都与他无关。

    黎洛好想过去抱抱此刻的他。

    段明炀有多恨他的父兄,也就意味着,他曾有多渴望得到父亲和兄长的关爱。而段天佑和段兴烨却毁了他的这份渴望。

    如今,仇虽然报了,但内心那部分空虚孤寂,或许仍需要家人的爱来填满。

    “一会儿去开个庆功宴吧。”周围的粉丝路人都走干净了,黎正宏笑道,“带上小段,我们一起喝个痛快。”

    黎洛想了想:“爸,你和冯叔去吧,我还有事,要和明炀出城一趟,改天再陪你喝。”

    “啊?你们去哪儿?”

    “保密。”

    黎洛狡黠地笑了笑,接着走向了对面席位。

    黎正宏叹气:“哎,儿大不中留啊。”

    冯致安安慰:“没关系,我陪你,孩子们就让他们去吧。”

    “也好,省得喝到一半那小子劝我停,走吧,致安,陪我喝个尽兴!”

    黎洛都走到段明炀面前了,段明炀还在出神,只好先开口问了句:“喂,晚上有空吗?”

    段明炀回神,看向他:“有,怎么了?”

    “一起去看望你妈妈吧。”

    “今天吗?”段明炀略显意外。

    “嗯,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不行吗?”

    “行是行……”

    “那就走咯。”黎洛当他答应了,转身迈开腿便往门外走,回头提醒,“我先去把外面的记者引开,你待会儿出来,车库见。”

    “……嗯。”

    对付刨根问题的记者比预计中难缠,多花了点时间,黎洛到车库的时候,段明炀已经发动了引擎,停在车库门口等他了。

    待他一上车,便一脚油门驶出去,在记者们尚未发现之前离开了法院,一路开往市外。

    “一会儿到了,我先去理个发型,买身合适的衣服。”黎洛对着副驾驶上方的镜子,拨弄着自己的头发,“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你妈了,但还是得稳重点儿。”

    段明炀瞥他一眼:“没有必要,已经很好了。”

    “真的?你确定你妈会喜欢我?”

    “没有人会不喜欢你。”

    黎洛故意刁难:“谁说的,你哥就不喜欢我。”

    “他不是人。”段明炀毫不犹豫。

    黎洛彻底乐了,要不是段明炀还在开车,他真想扑上去狠狠亲他。

    这男人,真的是永远挖不完的宝藏洞。

    沿着高速公路开了近一小时,他们的车才进了隔壁市,又在大街小巷间穿行了半个多小时,半路还去买了点礼品,终于到了林澄家。

    黎洛看着眼前普普通通的居民楼,问:“你妈就住这儿吗?”

    段明炀关上后备箱,锁了车,拎着礼品走过来:“嗯,之前在市郊买了套别墅,想让他们一家搬过去,但他们都不愿走,说这儿的邻里街坊更熟悉,离医院也近,万一我妈手术后还有什么不舒服,就诊也方便,所以就作罢了。”

    “那倒也是。”黎洛从他手里硬抢了礼品,“你怎么能拿着,被你妈看见了还以为我多娇贵呢,是我上门见家长,又不是你。”

    段明炀无奈,只能为他按了电梯门,上楼后,又为他按响了门铃。

    来开门的恰好是段妈妈,跟他一打照面,愣了半天,猛地一拍大腿:“你是!黎……黎洛?你是明炀的同学对不对?后来当明星了,电视里一直看到你的!”

    “是的,难为您还记得。”黎洛刚想张口喊妈,突然意识到不对。

    段妈妈怎么叫他“同学”?难道段明炀还没说过他们俩的关系?

    他立即瞪向段明炀。

    “……妈,他不只是我同学。”段明炀在他眼神的逼迫下,纠正道,“我之前跟您说过,我跟他在一起。”

    段妈妈稍稍从惊喜中回过点神来了:“我知道,但后来你们不是分手了吗?都好几年过去了,人家都是大明星了,我以为你肯定没希望了。所以今天来是……?”

    黎洛笑吟吟地献上礼,总算敢放心喊了:“来看望您,妈,这是送您的一点小心意。”

    段妈妈也松了口气:“我刚刚还怕自己猜错,不敢认呢。别客气,以后来别带礼物,跟自己家一样。”

    段明炀:“妈,我们能进去再聊吗?”

    “哦对,看我激动得,快,进来,正好你姨妈姨夫一家都在。”

    段妈妈让开了道,黎洛便不客气地进门了。

    换了拖鞋,段妈妈领着他们往里走。房子从外边看普普通通,里面倒是敞亮干净,雅致舒适,看来近几年重新装修过。而且是两套平层打通的,大约两百多平方,一家住一套,有事互相照应,没事互不打扰,一点儿也不比住别墅差。

    林澄的爸妈正在厨房里做晚饭,听见段妈妈一喊,围裙都没脱就跑出来了,看见黎洛后更是两眼发光:

    “我们澄澄可喜欢你啦!”林妈妈欢欣道,“他房间里贴了好多你的海报,我带你去看看!”

    黎洛刚想说好,段明炀突然轻咳了两声。

    他立马会意:“不用啦阿姨,林澄现在和我一个公司,经常能见到,他早就说过我是他偶像,怪不好意思的。”

    林妈妈笑了:“这孩子啊,就是藏不住心事。前几天打电话回来还提到你了呢,说好久没见你了,也不想想我们也好久没见他了。”

    段明炀适时转移了话题:“他最近在准备发新歌,之后我会给他安排一段假期,让他回来多看望你们。”

    林妈妈:“谢谢明炀你这么尽心尽力地照顾他,要不是有你管着,我们真不放心他一个人出去闯荡。”

    段明炀颔首:“应该的。”

    寒暄了半天,段妈妈已经把做好的菜都端上了桌,黎洛在盛情邀请之下,和他们一大家子围桌而坐,边吃边聊。

    林澄爸妈激动过后,也有些疑惑为什么段明炀会把他带回家来,但观察了会儿段妈妈对黎洛的态度,心下也了然了几分,很默契地没再提这事,像普通长辈一样唠起了家常,当然更多的是打听娱乐圈的各种内幕八卦。

    饭桌俨然成了黎洛的主场,他在圈内人脉极广,又能说会道,一会儿谈谈某个女明星和某个男明星到底是不是一对,一会儿聊聊某个明星表面光鲜私底下抠得不行,让段妈妈和林澄爸妈都听得聚精会神、津津有味。

    段明炀看他聊嗨了,饭也顾不上吃,无奈地叹了声气,默默地把菜夹到他碗里,偶尔还得敲敲碗,提醒他趁热吃。

    一顿普通的家常饭,吃出了过年的热闹感,餐厅时不时传出欢声笑语,明亮的灯光照亮了每个人眼中的安逸满足。

    晚饭过后,天色已黑,几位长辈说要收拾出一间客房,留他们住。段明炀以不劳烦他们为由婉拒了,自己在附近的宾馆订了间房,带着黎洛和家人道了别,打算明天一早再来做客。

    他们俩下了楼,段明炀正打算解锁车,黎洛一时兴起:“明炀,我们边散步边走过去吧,反正也不远。”

    段明炀没提出异议,从车里取来了常备的口罩和帽子,转递给他。

    黎洛把脸一遮,长发往帽子里一藏,插着兜就潇洒地出发了。

    段明炀也戴了口罩,与他并肩走着。

    “差点忘了,我们段总现在也是个大明星了。”黎洛调侃他,“而且比我年纪轻,刚出道,发展潜力大。如果我以后过气了,你记得要提携我啊。”

    段明炀低声道:“你少说点,一晚上还没说够么,当心被认出来。”

    黎洛望了圈周围,大街上路人稀稀拉拉,车辆也没多少,擦肩而过的人没有一个认出他们俩,便继续嚣张了。

    “没说够啊,我感觉我还可以再表现表现,让你妈更喜欢我。”

    “她已经很喜欢你了。”段明炀道,“在她眼里,是我高攀了,怎么可能对你不满意。”

    “哈哈,好巧,我爸也这么认为。”黎洛笑完,认认真真地说,“但我不那么认为,你也不可以那么认为,我们是平等的,没有高低上下之分。”

    段明炀瞥他一眼:“你在上面我省力,你在下面我方便,随意。”

    黎洛反应了三秒,随即怒而捶之:“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声音太大,以至于周围路人都望了过来。

    黎洛立马压低声音和帽檐,嘟哝着:“平时看着挺正经禁欲一人,说起这种话倒是得心应手……”

    段明炀:“是,我不像黎先生你,表里如一的浪。”

    黎洛不轻不重地拧了他胳膊一下,权当泄愤。

    “段总今晚心情很好嘛,竟然都会开玩笑了。”

    口罩遮挡住了段明炀的表情,笑意却从他黑亮的眼睛里泄露了出来:“可能是因为今晚我最爱的两个人,都在我身边吧。”

    黎洛闻言,拉了拉口罩,藏起自己扬得过高的嘴角。

    “你也是除了我爸之外,我最爱的人。”

    他轻诉出这一句低柔的爱语,让它乘着夜晚的微风,飘扬至段明炀的耳朵里。

    他们继续往前走着,已经可以看见宾馆的招牌了。街上的路人也多了些,有几个人对他们两个并肩行走的高大男人投来了好奇的视线。

    “要牵手吗?”段明炀忽然问。

    他的语气隐约有一丝不确定,像一个刚坠入初恋情网的男孩,朝自己心爱之人提出青涩的邀请。有点担心给恋人带来异样的眼光,但终究还是克制不住满腔热烈真挚的爱意。

    黎洛转头看向他,弯起了眼:“好啊。”

    他从温暖的衣兜里伸出手,去触碰另一份更令人安心的温暖。

    就在即将触碰上之际,余光忽然瞥见身后闪光灯一闪。

    段明炀也察觉到了,迅速撤回自己的手。

    却在半路被另只手牢牢抓住。

    “走吧。”黎洛已经重新看向前方,牵着他的手,十指相扣,大步朝前,“段总,你聘请我照耀你一生,那就跟我一起,走到阳光底下来吧!”

    段明炀眼中的错愕渐渐散去,注视着身旁坦荡无畏的恋人,最终笑着转回了头,将越来越频繁的闪光灯置之身后,随他一起迈向前方。

    “好。”

    他握紧了手掌心中的手,两枚戒指紧紧交叠在一起。

    “我愿意。”

    【END】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