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儒道与传承_血衣魔侯_腾飞小说

血衣魔侯第七十九章 儒道与传承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宋状师本名宋知命,曾经是朝堂上数一数二的栋梁。笑看天下风云二十年,忽然被皇帝夺取一切头衔,成为了凡夫俗子。因为什么,没有人知道。只知道这个儒家的扛鼎人失去了一切光环。他也失去了东山再起的心思,离开京城,游历天下去了。

  对那些帝王将相天下事再也不关心,开始计较起斗升小民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离开京城,他没有带他几个儿子,也没有带他的发妻。甚至连多年的老仆都没有带。就这么一个人开始走上了万水千山。其实他对官场也确实是心灰意冷,当年他还是一个小学士的时候,第一次走上朝堂,就亲眼看到老首辅为民请命,一头撞死在柱子上。那时候,很欣赏老首辅的奋不顾身。后来自己在宦海沉浮了十几年后才发现,死谏是一件多么坑皇帝的事情。

  只是天下文人都在看着他的时候,他也只好领头对抗起皇帝。不能让天下真的成为一言堂,哪怕有时候皇帝是对的,而他们是错的。宋知命只能尽力的权衡,在有益天下的政策上尽力施行。在对万民有害的命令前尽力抵抗。不说别的,这些年除了因为战争而导致的百姓流离失所,总体来说也是国泰民安,国力蒸蒸日上。对百姓,他是有功的,有大功。

  平衡好各方实力还能有益天下,这很难,着实是难。

  这是宋知命的能耐!

  宋知命的年纪已经不小了,这些年劳心劳力更是让身体也不好了。于是路上就多了一个拄着拐杖的中年人,衣着普通,穿着一双草鞋。身体瘦弱却非常爱好抱打不平。走在路上的时候他也迟疑过,当然不是为了曾经的官位,那些东西与他而言毫无价值。也不担心家中的几个儿子,那些臭小子都不小了,用不到他操心。都不是小孩子了,自己的路自己可以走了。

  让他想的最多的是他那恩师临过世的时候交代他的那句话,一定要撑起儒门啊。开始的时候,他觉得封侯拜相就是撑起儒门了,可是等他做到了才发现,儒门的脊梁应该在民间,那些凡人才代表着儒门的脊梁!

  儒,就是人需啊。

  于是,他这一路。急人之所急,人们需要什么,他就做什么。在锦城化身状师救下了老妇人,逗留期间,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修士以神通乱禁,当如何?

  对于修士的存在,他早早就知道。地位决定眼界,他见过听过的修士视凡人如蝼蚁的事情简直是太多了。可是这凭什么!他宋知命就寻思着有朝一日当问一问那些草菅人命的修士凭什么!见到苏白,他没有问。因为他看得出来,在苏白眼中,修士和凡人没有区别,除了他的亲人,就全部都是蝼蚁。这种人,问了也没用。

  他要为世人鸣不平,问一问,修士凭什么视凡人如猪狗?

  宋知命坐在竹林上,看着前面那个虎头虎脑的小子,是打心底喜欢。本来都已经离开这里了,后来又想念起这个孩子,就转头回来了。算一算,在这里呆了小半年了。他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可怜的孩子。”

  宋知命当然知道震惊天下的名剑山庄事件的起始缘由,这孩子若是知道他爱戴的师傅是名剑山庄覆灭的最大黑手会怎么做?苏白知道这个孩子是名剑山庄的遗孤又会做什么?

  “怎么了?宋爷爷你是不是饿了啊。走,咱们回家让奶奶做竹笋吃。”看到宋知命愁眉苦脸,小虎头蹦蹦跳跳的拉起了他的手就要回家去。

  从京城到锦城,也有两千多里的路。走着过来的宋知命除了一身撑场面的衣服完好无损,其余的都是衣衫褴褛了。走万里路可不是说起来那般容易。他脚底早都磨没了皮,起身的一瞬间疼的皱了眉头。又笑着牵起小虎头的手:“走,咱们回家去。爷爷继续给你讲儒门的故事。现在的读书人啊,不配称作读书人。想当年那些大儒啊,一身正气,你师父也占不到便宜的。他们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见不平则鸣。”

  小虎头仰头笑道:“师傅说,宋爷爷就是大儒啊,活着的大儒。一点也不比古人差。”

  宋知命一脸笑意:“小虎头啊小虎头,你就挑好听的说吧。你那师傅会夸我?不骂我腐儒就不错了,何况什么是大儒,那都是走出自己的路的人。你宋爷爷啊,几十年都是稀里糊涂的过,现在走了两千里路也没有走出自己的路。宋爷爷现在啊,就寻思着能不能让天下人不再去信奉那些神仙,须知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神仙,实在是不值得民众去信仰啊。”

  小虎头声音中透着疑惑:“神仙长生,不应该是所有人的追求吗?我师父那么厉害,也在追求啊。”

  宋知命的腰杆在一瞬间挺直:“长生,的确是所有人的追求。但相比于此,更应该去追求问心无愧。若天下人人人追求无愧我心,则大同治世岂不是近在眼前?我要走遍千山万水,就是希望亲眼看一看这世间到底需要的是什么。让他们看一看,危难关头,帮助他们的到底是他们每日里信奉的神仙还是我们这些走遍天下的儒生!”

  小虎头想了想,面上悲戚:“天下苦难那么多,又有几人看到希望了呢?我家破灭的时候,何曾看到一个人出头帮忙。现在我还经常看到爹爹和叔叔们不甘的眼神,那把整个山庄都染红的鲜血。赵叔叔家的小丫才两岁,他们都没有放过。全山庄的人只有我在树洞中逃过一命,那时候,我就不相信神仙了。若是我有师傅那般厉害,他们还会死吗?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宋知命弯腰抱起满脸泪水的小虎头,安慰道:“所以,你以后成了神仙,不要忘记众生疾苦。要替爷爷走遍天下每一寸土地,问一问天下人到底需要什么。你比爷爷强,到时候,你胸中怀宝剑,手上笔如刀。一定可以为世人鸣不平。最好能让世间修士,天上仙人都听一听,百姓的声音。看一看,众生的疾苦。替天下凡人鸣出他们心中的不平!”

  小虎头挣脱的跳了下来,小小的脸上郑重其事:“我一定会的,我一定会让天下弱者再也不受欺凌,让凡俗百姓幸福安康。让这世间人人无苦难,人人都能发出自己的声音。让这世间,人人都顺心如意!”宋知命满脸欣慰:“好好好,我的小虎头真棒。你一定能做到的,走,我们回家。”

  宋知命终究还是一个人踏上了前行的路,小虎头只能算是他沿途种下的一颗种子。当然不是他播下的唯一一颗种子,等到这些种子都发了芽,长成参天大树的时候,就是儒门当兴的时候。宋知命终究还是穿坏了他身上最后的一件衣裳,磨坏了最后一双鞋。于是这个衣衫褴褛,脚底布满血迹的中年人顶着一副苍老的面孔走过了五湖四海。

  他看到了战乱之地,人人食尸而活甚至易子而食。也看到宁静山村,邻里之间为三尺之地使尽手段。

  看到了战场上将军身先士卒,悍不畏死。也看到溃败士兵为了逃命害死袍泽。

  他看到了豪富之人奸—淫掳掠的恶性,也看到了积善之家散尽家财的行为。

  ……

  一路走来,他看遍世间前几十年未见的人性之善恶。却发现往往都是强者搏命而死,弱者受牵连而亡。

  他爬上一座高山,坦然坐下。山顶大风吹得衣衫猎猎作响,他扔掉了手中的拐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用尽了笑看风云二十年的淡定从容。仰天长叹:“天道何其不公!愿以儒道代天道。九死不悔!”

  他的声音化作隆隆雷音,回响天际。

  田间地头老农抬头望天,对这青天白日响惊雷的奇事啧啧称奇,天天刨地头儿也算是见了一回世面,这奇事儿也能赶上。当官儿的正擎着上好的碧螺春慢条斯理品着,被这雷音一惊手一哆嗦洒了一身,这当官的罕见的骂了句娘,虽然有辱斯文。街头卖布的小娘被这一惊急急忙忙收拾摊子,听这打雷,这雨估计很急,这布摊估计难逃挨淋的结果,结果半天依然艳阳高照,小娘悻悻放回收好的布。破庙里面的老乞丐翻了个身咕哝了一声,这鬼天儿幸亏没出门。大多数人都没当这晴天雷音当一回事儿,该忙忙碌碌的依旧忙忙碌碌,该水深火热的依旧水深火热血。宋知命抬头看天,二十年殚精竭虑,为天下计,为世人计又有谁知道?翻过的山越过的河所有遇见的人只是知道一个和和气气的老头儿,他们怎么知道什么是为民请命?

  我愿意。

  像少年人所说的任性,老夫且任性一回。

  天地愿力齐聚山头,引得天下大能侧目。南北东西大能目光纷纷投到这方天地,这力量足以洞开天门!

  愿力聚集之后,天门果真大开!一座门户自天际而起,落于宋知命面前。门户洞开,一步跨入,便脱离凡俗,化作天人。从此长生。只是,那时我宋知命,还是宋知命吗?

  宋知命微微闭上眼睛,似乎是被门户上的强光晃了眼睛,伸出手遮了一下。脚下毫不迟疑的迈步向前,绕过了天门,向山下走去。

  对这一步踏天的机会,宋知命嗤之以鼻。

  只是下山的身影越发佝偻。

  PS:在宜搜、搜书等地的读者们,本书纵横网首发免费阅读。不必在白白花钱。希望移步纵横,另外求红票、月票。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血衣魔侯。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7_796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