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哥哥,你也不要我了呢_血衣魔侯_腾飞小说

血衣魔侯第七章 哥哥,你也不要我了呢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白走出靠山村,看着地图前往最近的云阳城。沿着靠山村外的大路。笔直的就能到达云阳城。就是这条路太长了,苏白走了一天才看到城池的影子。

  好大啊,比村子可是大多了,也雄伟多了。城门处站着两个兵,懒懒散散的。有一搭没一搭的检查过往行人的行李。看了看呆呆傻傻的苏白,随意挥挥手,让他赶紧进去。

  这些守城的兵眼力都好得很,权贵不敢得罪,平民不屑得罪。最喜欢的就是盘查过往的行商。嘿,没权没势还贼肥。

  进了城的苏白不停的噎着唾沫,呲着牙,捂着肚子。走了一天的路,饿得胃疼。

  正是晚饭时候,前方有一个酒楼生意却冷冷清清的,苏白瞥见一个伙计打扮的人坐在靠窗的角落,约摸着看街上大姑娘小媳妇儿看累了,趴在桌子上睡着觉。肩膀上搭着一个湿毛巾解热。六月的天真是太热了。饥肠辘辘的苏白寻思是不是走进去找点吃的,也没好意思叫醒伙计。正踌躇的,一个胖老板一脸笑的迎了出来,脸色红润,喜庆,一望就让人觉得喜气洋洋。“哎,快进来快进来。咱们福多酒楼那是能吃能喝能睡觉,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在云阳城那可是金字招牌!保证让你宾至如归。”

  苏白迷迷糊糊就被店老板拉进了酒楼,酒楼里摆了十几张桌子,寥寥的坐了两三个人。苏白捏了捏褡裢里的五两银子,心里合计:“应该够了吧,村长爷爷说了。五两银子能买下一头肥猪呢。”

  旁边的胖老板眼睛一眯。

  山村里长大的苏白哪里懂什么财不露白。他这一捏就明摆着告诉店老板我钱在这里呢,就这么多。一个一眼就能看出从山林子里出来的少年,穿着手缝的对襟短衫,褡裢里趴着乌龟。手里这一捏,嘿。起码有五两银子。够一个普通人家吃三个月的了。

  “公子,您看吃点什么。”被苏白惊醒的店小二殷勤的跑了过来,好像没看到苏白穿的衣衫,喊得那是一个尊敬。

  “随,随便来点吧。”苏白有点局促,想了一下又说了一句。“能吃饱就行。”

  “哎,好嘞。”店小二给苏白倒上一杯热茶,看了一眼胖老板。跑到后厨去了。

  正是小菜煮在锅里,味道闻在外面。厨房里飘出来的香味让苏白更饿了。

  一会功夫,两荤两素摆在桌子上。一盘子牛肉,一盘子鲤鱼。一份凉拌黄瓜,一份青油菜。

  要说这吃鱼,有一个说法最好。叫春鲢夏鲤,秋鳜冬鳊。夏天能吃到鲤鱼的腰,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啊。

  在村子里,大块儿煮好的兽肉,加点盐巴就是无上美味了。苏白狼吞虎噎,吃出了万里如虎的气势。

  “老板结账”酒足饭饱,满足的苏白靠在身后的椅子上。摸着肚子,这次是吃撑了。

  “好的,客官。一共五两五钱银子。”胖老板笑眯眯的出现,眼神热切的盯着苏白身上的褡裢。褡裢里的王八露出一个脑袋,小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这玩意儿,炖汤大补啊。

  “这么贵。”苏白小脸皱在一起,咬着嘴唇。“我只有五两银子,可不可以啊?”

  “什么?我们福来酒楼那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五两五钱就是五两五钱!少一文都不行!”胖老板变了脸色,凶神恶煞。“不过看你是个小孩,留下这个乌龟抵账吧!”

  “不行,这是我的”苏白摇脑袋,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小玄武。玄武的两只前爪前后挥舞。你大爷的,又一个想搞老子的!小王八愤愤不平。

  “不行?这可就由不得你了。”胖老板一声狞笑,店小二带着几个壮汉堵住了出口。“拿来吧你。”胖老板一把抓向小玄武。今天炖个王八吃,晚上回去要那婆娘好看,让你再敢看不起老子?

  啊!

  肥老板半个指头被咬掉了,下嘴真狠。

  山林里长大的苏白也不是这个养尊处优的胖老板能轻易对付的,看到胖老板伸过来的手,苏白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一记横拳打在手腕上。

  手腕上手指上双重剧痛让胖老板恼羞成怒,而且这剧痛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你们发什么呆!给我揍他。”

  “是,老板。”三个壮汉一起扑上,苏白虽也不弱。在这三个壮汉面前也只能挨打。缩成一团的苏白把后背漏在外面,怀里紧紧的抱着小玄武。胖老板看着苏白的样子,不禁怒从心中起。操起一根木棒狠狠地打在苏白的脑袋上……

  痛,左腿锥心的痛。苏白自昏沉中清醒,努力的睁开眼睛。左腿微微一用力,更加剧烈窒息的痛淹没了整个人,张开嘴,哀嚎却嚎不出来,面容狰狞如夜叉。

  腿断了。

  上面的屋顶漏下点点星光,柔和的洒在面如饿鬼的苏白身上,诡异万分。苏白忍着疼转了下头。一个脏兮兮的土地神放在供台上,好荒凉的土地庙。这个人渣!此仇不抱,不为人!

  “你醒啦?”一个怯怯的女孩声音从后面传过来。苏白忍着疼痛扭过头,狰狞的表情吓得女孩退了一步。

  “这是哪?你是谁?”一开口的把自己吓了一跳,声音嘶哑难听好像死了一万年成精的老僵尸。

  “我,我叫妙音。是我把你从酒楼后面拖过来的。”一个小女孩儿,脸上满是灰尘,眼睛清澈如水,见了她第一眼,苏白就知道什么是垢面不掩国色。小女孩儿指了一下苏白腿上的夹板。“那个是许大叔给你绑上的。许大叔以前做过郎中。”

  “多谢姑娘”苏白身上的褡裢没了,玄武也没了。幸好在洞里摸出的书贴身放的,戒指也戴在脖子上没有被拿走。

  “你都昏迷好几个时辰了,一定饿了吧”小女孩拿过来一个馒头,递给苏白。

  之前身上疼的锥心,没注意,这一提醒,却是饥饿压过了疼痛。接过馒头,刚要吃,发现上面粘着细土,微微一顿,直接咬了一大半。小时候困难,什么都吃过的。

  看着苏白坐在那里狼吞虎咽,小女孩直偷偷盯着那馒头,又偷偷咽了一下口水,都不敢使劲儿,怕声音太大,苏白听见了。

  瞥了一眼妙音,苏白停了下来,掰下剩的半馒头的一半递给妙音,随口问了一句。你父母呢?

  妙音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咽着馒头,断断续续说起了身世。

  “我们家那里发了好大的洪水,我们都没有饭吃了。好多好多人就一起离开了家乡。走在路上的时候,又饿死了好多人。”妙音脸上的泪水如同决了堤的河流,在脸上拉出两道痕迹,冲下污垢,皮肤显现出这个年纪应有的质感。“有一天早晨,我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爹爹他们都不见了。”

  苏白握紧了拳头,这对狠心的父母,竟把自己的孩子遗弃了!

  “其实我一点也不怪他们,我知道他们把我扔下是怕忍不住把我给吃了。隔壁的柔柔就被她爹给煮了吃掉了。我都看见了。也许吃了我,他们就可以撑到有水,有饭的地方了,然后他们还能再生一个小妙音。”说到吃人,妙音居然一脸平静,真的难以置信,她到底经历了什么“饥饿真的好可怕啊,妙音很乖,不要扔下妙音……”却是在自己一个人时流露出无尽恐惧。

  苏白紧紧握住妙音的手,“别怕别怕,我会陪着你。永远不离开。”对于这个救了自己,又把自己最后食物留给自己的小姑娘,苏白没有理由的生出怜爱,就像和自己弟弟一样。

  这个纯洁到对苏白一个陌生人吐露心声的妙音很快对苏白有了依恋。孤独软弱的小女孩在这一刻似乎有了很强大的动力。每天都会找到很多吃的给苏白。

  可是苏白也看到了她身上各种伤痕,抽的,砸的,烫的,掐的

  妙音也知道了苏白有一个漂亮、美丽、温柔、聪慧的姐姐苏柔,也知道了苏白有一个可爱、听话、力气很大的弟弟。

  苏白又知道了妙音也有一个特别好的哥哥,逃难的时候也会把自己的食物留一份给她。这位哥哥和苏白长得很相似。

  两个同样家破,人却不知亡了与否的孩子,相依为命,她称他哥哥,他称她妹妹。

  这一天早晨,苏白睁开眼的时候,妙音早早地就出去给苏白找吃的去了。从受伤以后,苏白发现自己特别的嗜睡。

  “这小子也有点资质”陌生的女声把苏白从迷糊的状态中惊醒。“就给你一场造化。”

  这声音让苏白听起来全身难受,尤其女子的一双眼睛,似乎把苏白的全身都看透了。“正好缺最后一个名额,就你了。”女子右手抬起一挥,一股黑风出现,呼啸着卷起来苏白。与这女子一同飞出破庙,直奔天空而去,刹那间不见了踪影。

  苏白面色苍白,竟看到自己掠过白云,横渡大江。呼吸都觉得困难。又一个随意替自己做主的人!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妙音拿着用捡来的铜板换来三个包子回到了破庙。

  庙里已经没有来苏白的身影。

  妙音茫然的看着破庙里苏白原来躺着的地方,手中的包子攥紧,汁水滚烫,从手缝流出,淌过手背,砸在地上。眼中没了神采。

  “哥哥,你也不要我了呢?”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血衣魔侯。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7_796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