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的故事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本来的故事 作者:西母娘娘 [都市小说] 直达底部
腾飞小说网提供人间富贵花的日常本来的故事在线阅读。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 本来的故事相关章节: | | |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最新章节目录 | 西母娘娘的小说 |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作者: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中华龙将 拯救大唐 招摇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宇宙级大反派 异界龙腾 医后倾天 药门仙医 血蝴蝶 学霸也开挂 推理小说排行榜 武临九霄 星云的彼端 小小王妃不好惹 仙尊归来洛尘 下堂妾 云痕 超级领主 无限之异兽进化 一柳寒蝉 七界战仙 无敌天子 宋哲宗 我的师傅是神仙 我的老婆是女帝 盗神 我不是老二 我被冰冻了100年 文化入侵异世界 位面之纨绔生涯 唯一男性适格者 围棋的世界 网游之练级专家txt 极品战士 湾区之王 突然无敌了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天生就会跑 太子妃的荣华路 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是我最初大纲的样子,可能会和正文有不一样的地方,你们当个番外看就好。

    伦敦多雨,一年四季总是阴沉沉的,出门随时要带一把伞,不然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浇成落汤鸡。

    姜靥很喜欢这个地方,刚来的时候不适应,现在却觉得很好,尤其是父母过世以后,她一下失了依仗,在这样灰蒙蒙的天色下生活反而多了几分安全感,什么也看不清就什么都不会被看清,比曝晒在阳光下让人心安。

    但是江云飞不喜欢,男人讨厌这些绵密不停的雨丝,总觉恼人的很。

    姜靥和他话不投机半句多,虽然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虽然已经认识了7年,然而最近却愈发觉得跟他隔着什么。

    哪怕他们曾经也很要好,她会把那些难解的数学题拿给他,听他耐着性子一步一步讲,或是把那些直白露骨的情书让他看了,等他把那个轻薄她的男同学狠狠打一顿,然后从此每日更加准时地接送她,不让她有丝毫被人欺负了去的可能。

    曾经美好的时光一去不复返,只剩下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晦暗情绪,把人包裹得越来越严实。

    很快就到年底了,外面四处悬挂着圣诞彩灯,节日气氛越浓,姜靥越觉得孤单。江云飞这几天回来得越来越晚,常常是她睡了他还没回来,她醒了他又走了,早出晚归得让她不禁疑惑,他是不是在躲着她。

    还是说他外面又有了别人?

    姜靥觉得自己这个念头很可笑,他有没有别人跟她有什么关系。

    他们之间有的不过是一纸合约,他利用她爸爸的公司洗钱,条件是替她父母养着她。

    合同上可没要求他要忠贞不二,虽然他说过双方不能有越轨行为,但姜靥不在乎,她又不喜欢他。

    至于他还喜不喜欢她,她也无从计较。

    喜欢一个人会让她每天自己在家从早熬到晚么,会一句话也不跟她说、连在饭桌上都没交集么,会总是喝的烂醉回来把客厅弄得乱七八糟然后不管不顾就走么?

    喜欢一个人,总要跟她交代行程,嘘寒问暖吧?

    江云飞做不到,要么就是懒得做。

    姜靥觉得自己这辈子最爱学习的时候就是现在,她恨不得一直上课,没有寒暑假,或者假期有很多作业才好,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打发这些无聊的时间。

    她不想跟同学出去,外国人聊不来,本国的又各怀心思,前几天她试着跟江云飞提起这件事,说等到放春假的时候想去荷兰,对方直接从钱夹里拿出一张卡扔给她,叫她随便花。

    呵呵,随便花。

    姜靥自此也就没有提过这件事。

    晚饭的时候,盯着菲佣做的饭菜有些犯愁,对方收拾屋子还可以,一口一个madam叫得规规矩矩,但是做饭的水平就真的难以恭维。

    中餐有这么难么?

    姜靥打算自己做。

    给佣人提前下班,还多给了她一些小费让她这几天都不用来了,等过完圣诞再回来。

    人走之后,屋子里就剩下姜靥一个,她心里轻松了不少,好像刚送走的不是佣人,而是看押她的狱警。

    去了厨房拿出锅碗,姜靥打算煮碗粥喝。

    太难的她也不会,煮粥总可以了吧,配点小菜,吃着应该很舒服。

    尤其是宿醉的人。

    按照网上的流程煮了一锅稠稠的稀饭,看上去毫无食欲可言,中途她去看了会儿电视,回来就沸了,一着急用手直接去掀锅盖,还烫着了。

    姜靥盯着那锅像是加了水的米饭的东西,实在是不知道怎么下口。

    干脆放弃,回屋里洗了澡准备早点睡觉。

    伴着雨声,人确实犯懒,就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客厅忽然传来了关门声。

    声音很大,混着一阵乒乓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倒了。

    她赶紧起来去看,果然看见喝多了的男人跌跌撞撞瘫坐在沙发上,不小心把茶几上的东西撞倒了一地。

    “你能不能少喝点酒?”姜靥想去拉他,可最终还是忍住了,就站在一边冷冷地看着,脸色非常不好。

    喝喝喝,每天就知道喝。

    许是那嫌恶的神色刺痛了男人,江云飞一把扯下领带扔在一边,“我喝多喝少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喝死都跟我没有关系,只要你别把家里弄得到处都是酒气。”姜靥心里委屈得要命,说话就愈发没个轻重。

    她关心他,他还不领情?

    “这是你的家么?这是你卖过来得到的家。”

    随手捡起地上的两本杂志朝他扔过去,纷飞的纸页像扑扇着翅膀的鸽子,哗啦啦扑到男人脸上。

    姜靥不知道他疼不疼,反正他喝了酒,神经麻痹,皮糙肉厚,哪有那么多感觉。

    转身回了房间,她要收拾东西搬出去,再也不跟这个王八蛋一起生活了。

    她又不是没有钱,爸爸还是给她留了钱的。

    边想边哭,一时难过得要命。

    身后的门忽然砰地一声被人打开了,姜靥回过头去看着江云飞,男人眼底布满血丝,衬衫领口被扯得皱皱巴巴,屋里不够明亮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愈发暴戾阴鸷。

    接下里的事情有些出乎姜靥的意料,他把她推倒在床上,不管不顾得要了她。

    罔顾她的挣扎哭喊,江云飞动作粗暴,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

    他甚至因为不想看见她那双盛满眼泪的眼睛,把人翻过去,从后面压了上去。

    姜靥的嘴被堵住了,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咽,眼泪一滴一滴打在江云飞手上,从头到尾好像都在哭。

    一直到结束很久,姜靥还趴在被子里,肩膀一耸一耸的,抽抽嗒嗒个没完。

    江云飞酒醒了大半,胡乱穿了件衣服走了出去。

    厨房是一锅熬的乱七八糟的粥,他本来想直接打电话问问手下人是从哪儿找的佣人给他,可是想了想就明白了,估计是她吃不惯这儿的饭,自己弄的。

    那她从晚上到现在,一直在饿着么?

    心里一阵烦躁,去浴室里冲了个澡,水浇到脸上的一瞬间有些刺痛,江云飞这才发现自己脸上有几处微小的划伤,是她刚刚扔过来的杂志弄的。

    他没有再回卧室,只是在沙发上凑合了一宿,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给她预约了中餐外卖,特意点了粥,想要她吃得舒服点。

    可是姜靥一直没有从房间出来,男人有点不安,却又不敢贸然进去,在客厅里如坐针毡地等着,直到饭送来又凉了,终于看见卧室的门开了。

    她双眼有些失神,一看就是没睡好,江云飞觉得自己的心被人箍住了,一片生疼,但也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

    “你以后不要这样了。”姜靥才一开口就开始掉眼泪,最后要咬着嘴唇才能控制住自己别抽泣得太难看。

    “昨晚你不是也很享受么?”本来是想哄她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的居然是伤人的话,江云飞在看到她的神色后几乎要后悔死了。

    姜靥起初是诧异,而后是深深的委屈,眼泪止不住地流,却什么都没说。

    整整三天,她不出门也不吃饭,江云飞在外面怎么说也没有用。

    威逼利诱都用了,她就是坐在床上不理他。

    大概是被耗得实在没办法了,第三天晚上,一脸憔悴的男人终于投降了,“我搬出去好么,我搬出去,不会再发生那天的事情了。”

    他言出必行,第二天,屋子里就再没有关于他的任何东西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她毕业,她毕业典礼那天,他开会的时候一直在走神,韩言川看他那个样子,忍不住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到底有什么事儿,心神不宁的,下午周敏叫咱们去吃饭,你去么?”

    “你们去吧,我有点事。”

    直接起身走了,把正在做报告的人晾在了原地。

    “你继续,不是你的问题,他有点急事。”韩言川安慰了对方一句,留下继续主持会议。

    ........

    江云飞到达姜靥学校的时候,典礼已经差不多要结束了,姜靥一个人坐在教室一角,并没有去跟人拍照。

    “不去找同学合影么,这次分开以后可能就见不到了。”

    被他的突入其来吓了一跳,姜靥本能地躲了下,落在江云飞眼里就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男人识趣地坐在与她隔了一个座位的地方,双手搭在桌子上,“有什么要买的,或者想去的地方么,毕业旅行什么的.....”

    “没有。”

    她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

    “哦。”应了一句,江云飞有些讪讪,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想要回国。”

    “好,我帮你安排住处。”

    “那你呢?”她想问他会不会回去陪她,但江云飞第二次会错了意。

    “我就留在这儿,有什么事你随时微信我就好。”

    两个人再没有说话,轻松达成两地分居的生活模式。

    偶尔他也会回来,大部分是过年的时候,带她去看望他爸爸,她生日他会让秘书送礼物来,除此之外,两个人连信息都很少发。

    一晃就又是七年,她27岁,成了国内有名的网文写手,离两个人合约到期的日子也不过还有三年。

    江云飞在飞机上就听说了新晋影帝陆世琛的绯闻,那个从来不靠花边新闻炒作的三好男人,居然和组里的编剧谈起了恋爱,很是高调。

    看着屏幕上两个人的照片,江云飞差一点就把手机捏碎了。

    “去把这个发到网上。”把两个人的结婚证照片发到助理手上,罔顾对方诧异的神色,男人冷冷地说到,“让陆世琛知道,勾引别人太太,下场只有身败名裂。”

    姜靥万万没想到,江云飞归国后的第一份大礼,居然是把她送到了舆论的分口浪尖,成为了千夫所指的潘金莲。

    翌日一早,女人直接杀到了盛耀总部,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硬闯进了会议室。

    “江云飞,你给我解释下,这是什么意思?”

    在坐的盛耀高层全都惊了,可毕竟是总裁的家务事,大家谁也不敢说什么。

    淡定地给秘书签了个字,江云飞摆摆手,示意众人先离开。

    想看热闹的人离开的脚步都很慢,磨磨蹭蹭,但又不敢不动,怕老板发火。

    “你说什么意思,你们敢做还不敢让人说?”

    “我跟他什么都没有!我没给你戴绿帽子!”姜靥说得委屈,她好不容易喜欢上了一个人,他又来搅和,那为什么之前不懂珍惜?

    临关门时大伙儿终于听到这一句,赶紧撤到外面开始讨论。

    甚至怀疑老板是不是故意的,告诉大家自己没有被绿。

    “你有没有做我怎么知道,我还能查么?”

    “我说没有就没有,我如果做了我肯定会承认!”姜靥觉得眼前的人很陌生,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蛮不讲理,疑心病重,还冷漠自私!

    “你说没有就没有?姜靥,你当我是傻子么?”

    “那我怎么说你才能信我?”女人有点崩溃,他这不只是毁了她,更是毁了陆世琛。

    对方现在肯定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都没办法解释。

    “你想让我信什么,信你没做过越轨的事情,还是信你现在不是为了陆世琛求情?”

    江云飞缓缓起身,把西装扣子系好,居高临下看着这个从小一起长大、既有夫妻之名又有夫妻之实,却陌生至极的女人。

    轻轻帮她把眼泪擦去,动作温柔,眼底却是一片冰凉。

    “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信你,只能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江云飞!”姜靥没什么可以威胁他的,第一次在他面前低头,“算我求你好不好,你怎么养我无所谓,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他什么也没做过,我们就是普通朋友,他有女朋友,我们那天是三个人一起去吃饭,媒体没有拍到而已。”

    “那他女朋友怎么不站出来?”

    “呦呦在上升期,她经纪人说要是我在网上辩白,她就完了,反正我的粉丝和他们的不重叠,所以.....”

    “所以你就替人背这个锅?呵,你是太好心还是太蠢,或者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心里愈发得凉,他对她那么好,她视而不见,别人一两句话她就挺身而出?

    “我以后不会了,我以后一定会听你的话.....”

    明明是在示弱,但江云飞却越听越窝火。

    “是么?好,让我看看你怎么听话。”拉扯着她压在会议室的桌子上,姜靥吓了一跳,不敢挣扎太过,又害怕得要命。

    “不在这儿行不行?”哀求着他,姜靥觉得自己此刻比第一次的时候更卑微。

    “你只能求一样,不在这儿,或者信他没对你做过什么。”

    她选了后者,江云飞气得脸色都变了,动作粗暴,把她那条单薄的裙子从裙摆扯到了腰间。

    事情结束后,姜靥甚至要等秘书来送衣服,才能离开。

    就当她以为江云飞不再生气了的时候,网上却传来新闻,说陆世琛彻底被封杀了。

    一再错信,姜靥在公司的年会后台问他,“你总是喜欢骗人么?”

    “骗我你相信我了,骗我你会放过一个无辜的人,骗公司的人你的钱都是合法收入,骗大众盛耀是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好企业,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违法勾当,江云飞,你洗钱的事情,他们谁知道?”

    屏幕前,上万人鸦雀无声,大屏幕上是姜靥一字一句的质问,和江云飞愈发难看的脸。

    “用我爸爸的公司洗钱,然后发家致富,每日在外应酬,从来不关心我,却因为我在片场交了个一个朋友,怀疑我们过从甚密,无限抹黑人家勾引你的妻子,让我求你,然后再食言,这就是你一个上市集团总裁的品行嘴脸?”

    有那么一瞬间,江云飞差点抬手打了她。

    可是直至此刻,他还是舍不得。

    手放下的那一刻,他对姜靥也彻底放下了。男人苦笑着看着这个自己喜欢了十几年的女人,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他往死里推。

    不日,盛耀接受调查,昔日高高在上的总裁锒铛入狱,成了阶下囚。

    姜靥不是不后悔之前的决定,陆世琛被洗白,重新回归大众视线,但江云飞却再不肯见她。

    眼看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她却没办法给孩子一个父亲。

    审判出结果的那天,姜靥一直忐忑地等着,雷卿带回来的却是他被判终身监禁的消息。

    “你胡说的吧,怎么可能判那么重?”姜靥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太太,涉黑是重罪,何况数目不小,又赶上严打,老板好多产业都是见不得光的,不然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赚那么多钱。”

    姜靥差点站不住。

    “你带我去见见他好不好?”

    “他说不想见您,还说过些日子让您去法院起诉离婚。”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姜靥每天会在小区晒一会儿太阳,她身子越发得重,每天睡不好吃不下,更不要说继续以前的工作。

    生活自江云飞离开的那天起就停止了,此后的每一天都变得毫无意义。

    保姆回去帮她拿衣服,姜靥起身的时候,忽然觉得腹痛不止。

    人扶着秋千架子跪在地上,疼得连呼救都没有力气。

    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有人从后面把她抱了起来。

    熟悉的脸,满目都是焦急,一瞬间让姜靥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被他抱到车上,握着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听他吃痛地骂了一句,姜靥这才大哭起来。

    “怎么了,很疼是不是?忍一忍,马上就到医院。”江云飞说完一脚踹在前座,对着景战道,“你特么能不能快点开?”

    “已经是最快了老板,前面堵车啊。”他不能硬撞吧。

    “你放心,我让人给陆世琛打电话。”没有人告诉他姜靥怀孕了,不过也是,反正不是他的,告诉他干什么呢。而且是他自己说的,两个人已经没关系了。

    姜靥哭得说不出话来,只一个劲儿掐他,江云飞无语至极,“你是还生我气么,这个时候了,再叫救护车就来不及了,你先坐下我的车怎么了?”

    “你不是终身监禁么,你骗我是不是?”又骗她,总骗她。

    “你又不想见我。”

    “放屁!我不想见你和你骗我有关系么,你是想让我对你心怀愧疚,故意的!”

    “那你愧疚了么?”愧疚了还会跟人生孩子,“不是也没有!”

    “江云飞你会后悔的,人家说怀孕的时候心情不好,生出的孩子会特别丑,如果你儿子不好看,你就自己养!”

    愣怔了半天,她刚刚说什么?他儿子?

    “你怀的到底是谁的孩子?”

    姜靥如果有力气,一定要一脚踹死他,“你说谁的,谁在会议室耍流氓就是谁的!”

    景战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差点撞到前面的车。

    “你特么给老子开稳点!”

    “是是是。”景战好忧伤,一会儿快一会儿稳,他以为谁都跟他一样,快准稳,会议室里都能弄出孩子来。

    “你那么恨我,还给我生孩子?”

    “我后悔了,生完归你,我不要。”

    “怎么能不要......”

    “不是怀疑我出轨么,不是占了便宜不认账么,出尔反尔,你就是个小人,我为什么要替你养儿子,我就是以为你再也出不来了所以才要生下他的,我要是知道你没事儿,你爱找谁生找谁生。”

    姜靥骂到后面已经没有力气了,江云飞哄着她求着她省点力气,可又怕她觉得自己只要儿子不要她。

    终于把人送到医院,江云飞抓着大夫的手不放,“如果,我是说如果,万一,生产不顺利,我就只要她,肚子里那个可以不要。”

    “大夫你别理他,保小,让他自己养,不是要我愧疚么,我倒要看看你愧不愧疚。”

    “保大。”

    “保小!”

    一旁的大夫实在看不下去了,插着手道,“要不你俩商量好?”

    姜靥委屈巴巴地看着他,字字泣泪,“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让着我。”

    江云飞无语,这种情况怎么让?

    “只要你平安,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你不要儿子么?”

    “儿子可以再生,你就只有一个。”

    “可是我想,这世界上有一孩子,眼睛像我,嘴巴像你,继承我们两个人的血脉,一代一代,就算以后我们都不在了,他就是我爱过你最好的证明。”

    End.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炫彩小说网网为您提供小说人间富贵花的日常本来的故事在线免费阅读!本站域名: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本来的故事 地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39_39286/329.html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相关小说推荐: 剑侠江湖情重生之女王妹妹嫁给我杨之雍流恋雪月殇天灵谱,霸麟天下一品灭世神魔大唐刀客无利不修仙魅王绝世:妖妃倾天下秦陨记虹猫蓝兔勇者归来第二部美人如玉剑如虹之匡复

火影之木叶守护 最初的寻道者 副本异界 纵横四海小说 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重生之家有宝贝 重生之欢喜人生 侯门庶女 二次元狂热 后宫升级路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快穿_快穿文_近期最热门的十本热门快穿小说推荐 琉璃美人煞小说 继女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