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什么东西(来了,第一更,求首订)_重生南非当警察_腾飞小说

重生南非当警察001 什么东西(来了,第一更,求首订)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九月五号,阿尔弗雷德·米尔纳的就职仪式如期举行。

  罗克没有去比勒陀利亚参加阿尔弗雷德·米尔纳的就职典礼,九月六号,罗克如愿晋升为警司,正式就职约翰内斯堡警察局局长。

  这个警司有一定的补偿因素,阿尔弗雷德·米尔纳知道在林恩这件事上,总督府和远征军司令部的处理方案对林恩并不公平,但是阿尔弗雷德·米尔纳只能做到这一步,参考这个时代白人和有色人种的社会地位,如果总督府坚持严厉惩罚肇事者,说不定会造成远征军士兵的哗变。

  罗克也没有张扬,非常时期,就算罗克对总督府和远征军司令部不满,罗克也只能埋在心里,甚至罗克还要去寻找那支游击队,这才是罗克的工作。

  说到游击队,和皇家加拿大团的冲突发生后,阿尔弗雷德·米尔纳好像是忘记了那支游击队,再也没有催促过罗克限期破案。

  也对,阿尔弗雷德·米尔纳应该很清楚,罗克这段时间的心情很不好,这时候要是还逼着罗克工作,那并不符合上位者的用人之道,一张一弛才能最大程度激发下属的工作热情,一味逼迫,只能适得其反。

  当然罗克也没有消极怠工,马丁正在日夜不停的拷问那些游击队袭击时逃走的保安和打手,这几天约翰内斯堡警察局从上到下心里都窝着一团火,因为用刑过重,有三名保安被送进医院接受治疗,罗克不得不出面干涉,马丁才有所收敛。

  效果还是有的,至少罗克现在已经知道,是一个叫昆廷·萨默菲尔德的布尔人率领游击队袭击了萨默菲尔德金矿。

  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罗克已经隐约知道昆廷·萨默菲尔德,和萨默菲尔德金矿之间的关系。

  是的,萨默菲尔德金矿就是昆廷·萨默菲尔德发现的,并且以昆廷·萨默菲尔德的姓氏命名。

  布尔战争爆发前,在袭击中遇难的矿主和约翰内斯堡官员勾结,将萨默菲尔德金矿从昆廷·萨默菲尔德手中夺走。

  战争爆发后,昆廷·萨默菲尔德加入布尔联军,在战争中表现出色,很快就崭露头角。

  远征军攻占约翰内斯堡之后,昆廷·萨默菲尔德一度放下武器,宣誓效忠女王,但是昆廷·萨默菲尔德很快又背叛了他的誓言,拿起武器加入游击队,并且策划了这一次袭击。

  现在的问题就很简单了,找到昆廷·萨默菲尔德,然后干掉他!

  罗克现在没心情去找昆廷·萨默菲尔德,因为罗克要把林恩的遗体,和马科斯·劳埃德补偿的支票送回橡树镇。

  两张支票,加起来一共1500英镑。

  这个赔偿的标准不低了,一名普通警察,每个月的薪水也不过五个英镑左右,就算加上战地津贴,也不过才八个英镑,1500英镑,相当于林恩15年的薪水,这是很大一笔钱,在罗克重建橡树镇之前,这笔钱可以把整个橡树镇买下来。

  当然了,这笔钱还不包括警察局的抚恤金。

  按照开普敦警察局的传统,因公殉职的警察,可以拿到大概相当于五年薪水的抚恤金,所以罗克随身携带的还有480英镑现金。

  转天,罗克就带着支票和现金登上前往开普敦的列车,随车的,还有林恩的遗体。

  装遗体的棺材使用约翰内斯堡本地盛产的红檀制成,四名警长将林恩的遗体抬上火车,刚刚被任命为约翰内斯堡警察局副局长的高级督察乔·罗素率领由120名约翰内斯堡警察组成的仪仗队在站台上列队送行,罗克离开约翰内斯堡期间,乔·罗素会暂时负责主持工作。

  这一幕肯定是很显眼的,很多人都看在眼里,在站台上没人敢说三道四,结果火车刚刚离开约翰内斯堡,就有不长眼的家伙去找列车长。

  “局长,抱歉,我接到了乘客的投诉,他们不希望客车车厢里出现不该出现的东西。”列车长来找罗克的时候,态度还是挺客气的。

  “东西!什么东西?”罗克马上就满脸寒霜。

  “呃——”列车长瞬间脊背发凉,期期艾艾说不出话来。

  经历过生死的人,愤怒时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是很危险的,这就是所谓的“煞气逼人”。

  罗克现在就是满身煞气,从离开总督府开始,罗克感觉心头就憋着一团火,阿尔弗雷德·米尔纳和基钦钠肯定不是合适的发泄对象,马科斯·劳埃德又是老熟人,罗克想发泄,都不知道该找谁。

  还好,总是会有不长眼的送上门。

  “我是说,是什么东西向你提出这种要求?”罗克不客气,如果那人现在出现在罗克面前,罗克会打得他妈妈都认不出他。

  “抱歉局长,提出要求的是铁路局的一位官员,你知道,我没有办法——”列车长也很为难,罗克现在是高级官员,但是铁路局的官员也同样不能得罪,县官还不如现管呢。

  “我理解,列车长先生,如果那位官员对我有意见,他可以当面向我提出来。”罗克不为难列车长,列车长也不容易。

  话说现在的铁路局,还真不需要警察局的配合,毕竟,现在的德兰士瓦还是军管状态,为铁路提供安保服务的是军队,所以那位铁路局官员,才有胆量向列车长提出这种要求。

  其实就是迷信,别以为只有华人才迷信,西方人更迷信,看看他们对于宗教的态度就知道。

  “好的,局长,很抱歉打扰你。”列车长礼貌告辞,对罗克的态度还算尊重。

  罗克还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

  但是没想到没过多久,真的有一位自称是铁路局的官员找上门来。

  其实为了把林恩的遗体送回橡树镇,罗克是单独包下一个车厢的。

  而且这个车厢还位于列车的尾部,放置着林恩遗体的棺椁放在车厢最后面,罗克和随行的警察坐在车厢的前半部,他们并没有妨碍到任何人。

  所以罗克的态度就很不客气了。

  “东西?你特么又算是什么东西?这位牺牲的警察曾经在前线和布尔人浴血奋战,你特么又为帝国做过什么?就凭你在办公室里指手画脚?放只狗在你的办公室,它也能和你做的一样好,不,狗都比你有用!最起码狗能看家护院,而你只会找麻烦,马上从我的面前消失,否则我就把你从火车上扔下去!”罗克破口大骂,把这个自称是处长的家伙喷得体无完肤。

  “你,你这是对其他人的不尊重——”处长被喷了半天,只憋出来这么一句话。

  “去你么的不尊重!你这种废物,就该被布尔人抓走狠狠蹂躏,你以为你特么的幸福生活是怎么来的?没有勇士们在前线浴血奋战,你特么就该被扔进矿山里和老鼠作伴!”罗克的话很有力度,跟着处长一起来的少尉也在连连点头。

  少尉也是军人,对罗克的感受,说实话少尉感同身受。

  当然少尉不知道林恩死亡的真正原因,否则估计少尉也没脸出现在罗克面前。

  “我会投诉你的,警司,你等着吧,我一定会投诉你的。”处长临走时还想放狠话。

  “我等着你的投诉,你要是不投诉我你就是小狗!”如果菲丽丝听到罗克的咆哮声,那菲丽丝说不定会笑出声。

  男人啊——

  有时候确实是幼稚。

  但是这种幼稚也很可爱。

  所以早早就在开普敦火车站等着罗克的艾达,见到罗克的第一时间,就像小鸟一样扑进罗克怀里。

  实在是分别后的想念太让人煎熬了!

  罗克抱艾达的手臂很用力,似乎是想把艾达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洛克——洛克——”艾达抚摸着罗克的头发,声音里是无尽的思念。

  好半天,罗克才把艾达放开,也就是站台上人有点多,否则的话,罗克会把艾达就地正法。

  “先办正事——”罗克还算冷静。

  那就先办正事。

  艾达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登上马车和罗克一起返回橡树镇。

  罗克骑马,跟在运送林恩遗体的马车后面。

  橡树广场上,已经得知消息的男女老幼都主动聚集在一起,不需要警察维持秩序,所有的警察自发列队在道路两侧,四名警长抬着装有林恩遗体的棺椁进入橡树广场,一路上都是花瓣,伴随着低声的抽泣,和一个个庄严的敬礼。

  林恩的家属在橡树广场尽头,他的妻子和孩子都是一身重孝,妻子的眼睛肿的就像是桃子一样,柔弱的身体摇摇欲坠,两个年龄稍大的儿子一左一右扶着她,年幼的女儿还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被安东的妻子抱在怀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正在左顾右盼,稚嫩的小手还拉着母亲的衣襟——

  真该让那些该死的家伙来看看,看看他们都做了什么!

  “抱歉,弟妹——”罗克话说的艰难,这种时候,无论多华丽的辞藻都显得无力。

  林恩的妻子很坚强,没有哭天抢地,没有怨天尤人,更没有迁怒罗克的意思,照常向罗克行了个万福礼,一句话也没说。

  这个态度反而让罗克更内疚。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重生南非当警察。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20_20386/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