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5_官路青云梯_腾飞小说

官路青云梯1925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信任是一种很滑稽的好感,而且人与人之间最难建立的就是好感,就在丁长生回到办公室琢磨着该从哪里下手时,李铁刚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让他迅速到办公室去一趟。

  “书记,还有什么事吩咐?”丁长生火速又赶回了李铁刚的办公室,问道。

  “是这样,我考虑了一下,湖州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能力,但我们还是要慎重一些为好……”丁长生听到这里就明白了李铁刚的意思,看来这是不想让自己去了,还是另外有别的打算。

  “书记,您的意思是不查了?”丁长生打断了李铁刚的话,他没有打断领导讲话的习惯,但是这一次的确是莽撞了,那是因为他的心里火急火燎的,这样的事如果一旦查起来,那都是大事,汉唐置业不会袖手旁观,刘成安只不过是一个尚有些利用价值的人而已,万一被汉唐置业的人发现是纪委的人拿了刘成安,那么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切断和刘成安的所有关系,那么查刘成安的意义将大打折扣。

  “不,去查,还是你去,但是不是办案子,而是巡视,如果有问题,汇报再说,明白我的意思吗?”李铁刚盯着丁长生,问道。

  丁长生岂能不明白,这就等于是自己即使是发现了问题,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等着汇报完了,很可能改抹的早就抹干净了,那还有什么意义?

  “书记的意思是让我下去打草惊蛇?”丁长生虽然没有讽刺李铁刚的意思,但是李铁刚听出了丁长生话里的不满,但却没有生气。

  “算是吧,但是这个任务同样很重要,不要怕对方销毁证据,有些证据是抹不掉的”。李铁刚吩咐道。

  丁长生点点头,没说话。

  “把杨铭调回来,你再找两个人,你任组长,组成巡视组下去,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只是巡视,发现了线索汇报,案子办不办,决定权在我这里,明白吗?”李铁刚再一次强调道。

  “好,我知道了”。丁长生转身出去了。

  看着丁长生一副不满意的样子,李铁刚的心暂时放下了,既然是朱明水的意思,而且这小子和省里的几位大佬都有或远或近的关系,所以即使要用,也得悠着点。

  最关键的是丁长生这家伙胆子太大,如果给他权力下去办案,那谁能知道他干出什么事来?万一抓了不该抓的人,万一抓早了,或者是抓了不好处理,那怎么办?到时候纪委很可能成为众矢之的,但愿这小子能理解自己的一片苦心。

  官场不是沙场,讲究的是细水长流,不是猛打猛冲,有时候计谋比勇敢更有杀伤力,这就是现实。

  “老弟,行啊你,这么短时间,书记居然把你办下去巡视,你知道是来了几位几年才有资格下去巡视的吗?”齐一航很快就听说了丁长生要下去巡视的事情,特意到丁长生办公室里问候道。

  但是丁长生却闷闷不乐,看到齐一航进来,只是起身递了一支烟,将齐一航让到了沙发上。

  “怎么了这是?还不乐呢?”齐一航继续问道。

  “主任,我承认对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可以采取这样巡视的方式,将自己的耳朵扩展到最大规模,这样就能听的到更多的意见,但是湖州的有些问题是明摆着的,还采取这样的方式,这不是告诉那些东西,省纪委要对湖州下手了吗?”丁长生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声音依然是不小。

  齐一航一进屋就猜到了丁长生肯定是这么想的,于是看了看门外,起身关上了门,又坐回到丁长生身边,小声说道:“老弟,我能说件事吗?”

  “主任,请说,我正想找个机会好好和你学一学呢”。丁长生这倒是实在话。

  “没用”。齐一航摆摆手说道。

  “什么意思?”丁长生不明白齐一航的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问道。

  “老弟,你太年轻了,说实话,我很喜欢你,因为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我年轻时的影子,我把自己的半辈子都奉献给了纪委工作,但是你看到我的成果了吗?唉,想开了,其实就是那么回事,领导指哪里,我们打哪里,领导指不到的地方,我们就不要自己拿着手电筒到处挖了,我告诉你,有些地方埋的东西很可能是领导不想查的地方,你一撅头下去把什么都挖上来了,你说领导心里会怎么想?是夸你发挥了主官能动性呢,还是处罚你不按照领导的指示办呢?你知道那些东西是谁埋下的?万一是领导埋的呢?”齐一航很严肃的问道。

  “主任的意思是?”丁长生当然不傻,齐一航说得这么明白了,他当然知道什么意思了,只是他现在拿不准这话是齐一航自己想说的还是李铁刚指示他来暗示自己的呢?

  “这么说吧,其实我一直以为我这个职业很神圣,我挖的是国家机体上的烂肉,是那些烂了的东西,但是我却连自己的老人都救不了,前些天家里老人病了,按说我给省立医院打个电话,就是没有床位,他们也会给挤出来,但是我是纪委的人,这么做算是违反纪律吧,这个电话我打不了,到最后是我弟弟找了他的朋友,是个做生意的,人家一个电话这事就解决了,我当时在想,我是看着我爸妈死,还是守着我的纪律,算了,不说了,今天本来是聊你的,你看看,算了,我说了什么你也不要介意,走了……”齐一航说到这里眼圈泛红,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丁长生也很是意外,此刻他明白了,这是齐一航在点化自己,绝不是李铁刚派来警告自己的,而那些话的内容却让丁长生思考了很久。

  “齐主任,谢谢,我记住了”。

  “我可什么都没说”。齐一航回头笑笑说道。

  丁长生也笑笑,彼此都是心照不宣。

  丁长生开车,加上他一共是四个人,杨铭坐在副驾驶上,一辆车直奔湖州而却,这一路上丁长生都在想,刘成安说闫光河那里有两本账,这会是真的吗?其实在审问刘成安时他就下了决定,湖州的盖子从新湖区揭开,而新湖区的盖子就从闫光河身上打开,他当了那么多年的财政局长,新湖区的财政肯定是门清,那就看他配合不配合了。

  唯一遗憾的是,这一次李铁刚没有提到湖州纪委的问题,其实在丁长生看来,湖州纪委其实也存在着很多问题,但是李铁刚居然没有指示自己巡视一下湖州市纪委,这很不正常,丁长生想不到李铁刚在等什么?

  白山市看守所里,孙琦想着自己这短短十几天的经历,简直是一脚天堂一脚地狱,如今落到了这步田地,省纪委的那个女人案子还在调查中,而李学金和孙传河的死却都是白山市局在负责调查,所以他一直拘押在白山,而没有移交给省公安厅。

  以前都是官面上的人物,虽然孙琦身不在官场,但是对市里的这些人却是颇为熟悉,他知道,这个人是成功的人,而他一直都在想,是谁想害死自己父亲,想来想去,想自己父亲死的人反倒不是纪委的人,而是自己父亲生前的那写老伙计,父亲一死,万事大吉,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死了一个人,幸福几代人,但是自己的运气很不幸,父亲死了,自己却成了一个穷光蛋,毛都没剩下一根。

  无论是从哪方面,作为一个男人,都很难咽下这口气去,可是以自己目前的情况,别说是报仇了,就是自己的命能不能保得住都很难说,而且自己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最清楚,虽然自以为那些事做的很隐秘,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雁过留声,要是自己哪里留下蛛丝马迹,那么自己的人头就铁定是保不住了。

  夜里,看守所的号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孙琦打碎了窗户的玻璃,将碎玻璃吞下去了,看守民警到了现场后,发现孙琦的嘴角血糊糊的都看不清脸上的嘴在什么地方了。

  毫无例外,看守所是做不了这样的手术的,必须去医院,于是武警和警察一起将孙琦送到了医院,经检查,他的胃里还有很多的玻璃碴子,必须马上手术。

  快到湖州时,丁先生接到了柯子华打来的电话,丁长生开始时还很疑惑,自己和这个人铁定是尿不到一个壶里了,而且从白山回来后,自己再也没有和柯子华联系过,这家伙现在联系自己干什么。

  “喂?有事?”丁长生不冷不热的问道。

  “长生,我就是通知你一声,孙琦跑了,这家伙这个点跑出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想,是你办的孙传河的案子,所以,告诉你一声,多留点神”。柯子华语气平淡,也就是一个例行通知吧。

  “跑了?在看守所怎么会跑,从看守所跑的?”丁长生大吃一惊问道。

  “不是,这家伙看来是有预谋的,吃玻璃自杀,然后从医院跑的,不过正在排查,他还没有康复,不可能躲到深山老林不出来,所以,最大的可能还是在城里,我们正在找”。

  “什么时候的事?”

  “昨晚”。

  “好,我知道了”。丁长生皱眉挂断了电话,对于柯子华的解释,丁长生严重怀疑,但是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这家伙,虽然对自己构不成多大的威胁,但是自己身边这些人呢?

  “丁主任,出什么事了?”杨铭首先问道。

  “孙琦跑了,对了,我宣布一条纪律,不得单独外出,晚上不得外出,明白吗?我们是来巡视的,不是来办案子的,所以有些事能少则少”。丁长生吩咐道。

  几个人都答应了,毕竟这事事关自己的生命安全,所以没人当儿戏。

  湖州市委大楼纪委办公室,汪明浩看着办公室刚刚发过来的传真,很简单,省纪委派丁长生带巡视组到湖州来巡视,但是至于巡视什么,没说,范围,没说,时间,没说,就是两个字,巡视。

  这让汪明浩心里很是忐忑,他在想丁长生这次是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纪委有什么巡视的,再说了,如果是调查市纪委,肯定不会是让丁长生来,虽然汪明浩不敢再轻视丁长生,但是省纪委书记李铁刚呢?很可能就是一场形式吧,所以,在他看到这份传真后,自己看了看,立刻拿上传真去了市委书记司南下的办公室。

  丁长生是怎么离开的湖州,大家都很清楚,而汪明浩更加的清楚,所以他这一招就是要让司南下也为难一下,如果司南下不配合丁长生的工作,这就更符合自己的利益了,只是不知道司南下怎么想?

  “巡视向来都是极为发现线索的主要方式之一,怎么?有问题吗?”司南下看了看汪明浩手里的传真,无所谓的问道,司南下的这一回答不但是让汪明浩心里一惊,就连在场汇报工作的林春晓和诧异于司南下的态度,在湖州的这些人,用脚趾头想一想都能明白丁长生此次来绝对不是走走形式那么简单,不拉下几个来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个时候,谁也不要存有侥幸心理了,丁长生在湖州呆过,对湖州的情况可以说是了如指掌,谁是什么样的人,哪些人是好人,哪些人是蛀虫,那都是八九不离十的事情,只是湖州的纪委太过无能罢了,当然了,也可以说涉及的人太多了,如果一味的抓,那工作谁来做?

  “司书记,我看他是来者不善,我们要早做准备啊”。汪明浩说道。

  “老汪啊,我和丁长生之间没有私怨,都是工作上的事,我相信,如果丁长生有那个格局的话,工作上的争执不会成为报复的理由,你说呢?”司南下似笑非笑的看着汪明浩,问道。

  “唉,好吧,算我多心了,那我们纪委就主动配合了”。汪明浩再次问了一句司南下道。

  “那是,既然省纪委都发了传真了,我们就得按照规定执行啊,你们是对口的,照顾好巡视组的工作,好吧”。司南下最后吩咐了一句道。

  汪明浩对司南下的话嗤之以鼻,心里直骂他虚伪,但是司南下做的和真的似得,一直到汪明浩走了,司南下才将自己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看得林春晓心里一紧。

  “书记,丁长生这次来……”林春晓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她的想法和汪明浩是一样的,丁长生此次来绝对是夜猫子进宅,没好事。

  “巡视组,哼,看来省里还是有分寸的,不是直接来查办案子,巡视组巡视到的材料回去都是要汇报的,这给某些人留下了时间,当然了,也可能我猜的不对,但是我担心的不是他想干什么,而是这一巡视,怕是有些人又要倒霉了,湖州的发展刚刚有了起色,要是栽进去几个,怎么办?”司南下担心的是这件事。

  “清者自清,看他们运气吧”。林春晓不以为然的说道。

  “运气,要是让他在湖州这么一搅和,一锅端了呢?别说是你了,我对下面这些人都不是很熟悉,这些人见了我一口一个书记叫的,那叫一个亲热,但是我何尝不知道这些人戴着厚厚的面具,谁知道这背后干的是什么勾当?”司南下担心的说道。

  林春晓没说话,司南下说的很对,知人知面不知心,即便是上下级关系,谁能摸到你的心里在想什么?

  “一个两个没什么,要是多了呢?要是这些县市的一把手二把手出了问题怎么办?这还不是要把我绕进去,所以,汪明浩说对了,丁长生绝对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司南下苦笑道。

  当时丁长生走了,自己还以为自己在仕途上再也不会和丁长生发生什么交集了,但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又见面了,真是世事无常啊?

  汪明浩一直都在办公室等着丁长生一行,但是丁长生却没有到市纪委来,而是开车直奔新湖区财政局了,当他的车开进新湖区财政局时,正好看到闫光河提着皮包要出去的样子。

  “老闫,这是去哪啊?”丁长生将车堵在了闫光河的车后面,下了车,笑着问道。

  “丁区长,哦,不,丁主任,您这大驾光临,这是……”

  “想你了,想找你聊聊,走吧,去你办公室聊聊吧?”丁长生不管闫光河答不答应,转身朝楼上走去,闫光河一愣,再看到丁长生车上下来的三个人,心脏跳动急剧加速,喉头发干,可是自己能怎么样?

  等到闫光河上了楼后,看到丁长生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赶紧拿钥匙开了门,恭请丁长生进了办公室,而丁长生带来的三个人,一个站在了窗户边,一个站在了门口,一个站在了门外,这让闫光河相信,自己这次怕是拖不过去了。

  “老闫,可以啊,我和你一起共事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老实人,但是没想到你居然骗了我那么久,这可不应该啊?”丁长生脸色很不好看,盯着闫光河问道。

  “丁,丁主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我怎么听不明白?”闫光河有点结巴,说实话,他很怕丁长生。

  “闫光河,我这次是来湖州巡视的,如果你和我配合的好,你的事我们可以慢慢谈,但是你要是不知道进退,那我就帮不了你了,对于给脸不要脸的人,我们向来都是不给脸的,说说吧,新湖广场的问题,有人举报,说你闫局长居然胆子大到做了两本账,说说吧,这两本账都是怎么做的?你不说也没关系,门外站着的那个人最擅长的就是查账,既然是巡视,那这第一站就选在你这财政局了,看看新湖区的钱袋子为新湖区守住了多少钱?”丁长生翘着二郎腿,很惬意的说道。

  “丁主任,您是了解我的……”

  “打住,我可不了解你,闫光河,既然人家都把你给卖了,你还在这里帮人数钱,你以为有意思吗?我在这里做代理区长时,因为钱的事遭了多大的难你是知道的,怎么?你真以为银行不敢拍卖政府大楼啊,到时候新湖区政府连个办公的地都没有,但是那些钱呢,都是从你这里出去的,去了哪里你很清楚,你猜那些拿不到工资的公务猿和老师会不会把你吃了?”丁长生无所谓的姿态,让闫光河心里开始打鼓。

  “那好吧,那我能打个电话请示一下吗?”闫光河无奈,问道。

  “向谁请示?杨程程还是司南下?”丁长生对这两人都存着一肚子气,所以直呼其名道。

  丁长生没理会闫光河向谁请示,但是闫光河打出去的电话却是暂时无法接通,接连打了个三个电话,都是一样的结果,直到最后放下电话,闫光河的手开始发抖,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看来刘成安已经不自由了。

  “怎么样?还请示吗?”丁长生笑问道。

  “丁主任,既然您都知道了,那我也不隐瞒了,区里财政确实是有两本账,都在保险柜里了,我这就拿给您”。闫光河无奈的说道。

  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丁长生不懂财务,所以让闫光河将那两本账都给了纪委的财务人员,那两人是李铁刚派给丁长生的人,很精干,据说是查账很厉害,既然如此,丁长生也乐得清闲。

  “丁主任,刘书记,哦,不,刘成安……”闫光河心里虽然发抖,可是既然丁长生知道了,如果自己不交代,不配合,可能自己马上就完蛋了,这是他心里的想法,这一辈子都是和数字打交道,但是人比数字复杂多了,他猜得到,事关汉唐置业的所有账都是自己亲自做的,而且只有刘成安知道,现在看来,刘成安已然是被控制了,自己独木难支,而且自己犯不着和自己过不去。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官路青云梯。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20_20348/3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