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编织者 第五十四章.乱秋之初

    -

    狄芬多与他们的大家臣赤翎伯爵商议这件事,狄芬多不擅长隐晦,但又要求自己隐晦,这使得谈话非常困难,好在赤翎耐心充足;他可能没听明白,但愿意听。

    而狄诺也有自己的小圈子——

    他先去找到了谢卡·楂果,他的剑术教习,然后带着他一起去拜访莫石。

    他自从昨天下午与莫石分开后还没有见过他,狄诺希望莫石和圣祭司的谈话没有横生枝节。他总觉得祭司们就像《圣典》里所说的天使,就算不都是好脾气,也应当是公正和善良的化身。

    打开房门的人是那位平民少女。

    她至今仍是莫石唯一的仆人。尽管她粗俗、无知而且年幼,但莫石似乎对她很满意。

    狄诺记得她好像叫做“杜娜”。

    “莫石先生在吗?”他问。

    “大人他正在练习法术。”杜娜说。她回头看去,然后替狄诺他们将大门敞开。

    莫石坐在地毯上望着他们,狄诺可以清楚看到那张卧床被轻轻放在地上的过程。

    莫石看上去有些局促。

    他站起来,向他们行礼。

    狄诺注意到莫石没有戴手套,手指尖还留有残存的淡青色光晕。狄诺有魔法天赋,学习过一些法术,但他从未凝聚起如此具有实体感的魔力。

    “您昨天与圣祭司大人的谈话是否顺利?”狄诺问。

    莫石放松了些,重新在地毯上坐下。

    狄诺和谢卡也就坐下来。他们三人在一起的时候显得很随意。狄诺也正是喜欢这种轻松的氛围。

    “很顺利。那位大人告诉了我很多我应当记得的事。”莫石带着一些微笑。

    “那太好了!”狄诺真心为他高兴,“所以你确实是来自圣祭司大人的故乡,那块位于南方的土地?”

    “我想是的,”莫石说,“我听那位大人说,我从小体弱多病,因此寻求上神的庇佑而进入圣殿修习,后来踏上了苦修之旅,沿着国界边境徒步前行、赞颂上神。大概就是因此一直旅行到了西方边境。”

    他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我似乎是私生子,所以没有父姓。”

    在这片土地上,人口很少、孩子也很少,没有人不欢迎新生,因此私生子这一身份并不耻辱。人们会把这些没有父亲认养的孩子视作神明播撒的恩惠。

    “那位大人说我依循旧例,姓‘丰穗’——一种古老农耕时代遗留下的丰收的象征。”

    “啊,那真美。”狄诺赞叹道,“而您,您也终于有所归依了。我想有那位大人的保证,接下来没人会质疑您在魔法方面的出众之处。”

    “是的,少爷。”莫石笑起来,“那么,您与狄芬多少爷所祈求的事情进行得怎样了?算是顺利吗?”

    提起这些,狄诺不得不沮丧地垂下肩膀。

    “看样子事情不顺利。”莫石叹了口气,“介意我……”

    “什么?”

    莫石将手掌抬一抬。狄诺并不明白莫石的意思,但点了点头。

    于是莫石挥舞手指,将旁边桌上一只杯子唤到掌中来,喝完杯子里的水后也没有放下,而是在双手间腾空把玩翻转着。他没有吟咏,看上去也毫不费力;细碎光点闪烁于空中,而莫石显得平和愉快,他似乎其实很享受操控魔术的过程。狄诺有些看得入迷了。

    谢卡及时将话题捡起来:“您之前说,曼卡王子昨日下午与您和狄芬多少爷私下会面,说了很重要的事?”

    “啊,是的。确实是。他告诉我们……”狄诺本应当顺着重要程度次序讲下去,却忽然想起曼卡王子提到的那位捷洛塔公主,脸颊瞬间涨红。

    莫石察觉了他的反应,挑起一根眉毛。

    -

    五天后,曼卡王子再次敲响狄芬多的房门。

    “为了表达我的诚意,”王子说,“我已安排二位的胞姊——狄雅小姐,作为王后侍女,陪同她一起去白金圣殿为国王祈福。王后会在那儿净身、诵经,度过不少时间。”

    白金圣殿是位于中央王城内的高大建筑群落,是整个王国中地位最为尊贵的圣殿。

    它的尖顶与王宫的高塔相望,也是王室唯一会去忏悔、祈祷、祭祀的场所;而它的管理者,那些神圣祭司们,地位也不比国王更低。那里的石砖上不允许滴溅血污,那里的廊柱间不允许回荡渎神之语。

    “首先,我必须感谢您对狄雅的照顾,您展现了您的权柄和仁慈。”狄芬多说,“以及,我是否可以怀疑您急于将王后送出宫廷?”

    王子笑了笑:“您很尖锐。当然,正如您所说。王后偏爱曼锡,是他的生母——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高贵姓氏的女眷几乎都会随行——如果动乱开始,她们不应当受到波及。”

    狄芬多愣了愣。

    “您……您比我想得更加周全,也比我所想的要更加……”更加具有所谓的王者之风。

    曼伦王子优雅地转动手腕,屈身行礼。

    “这是宫廷事务官应当做的。尽管只是兼任,但我绝不会粗心大意。”他笑着说,“那么,我已经多少展现了我的诚意。期待火雀也能给予我应得的。”

    -

    几天后,火雀的渡鸦飞回了王都,带来公爵的笔迹:

    关于你所说的事,我想我的孩子已经有权利为火雀的荣耀和命运选择道路。如果找寻不到“是非”的答案,所选择的就不必是“对错”。

    -

    狄诺走进房间时,看到哥哥站在窗台边,漆黑渡鸦停在那儿梳理羽毛。狄芬多拿着信纸,递向他。

    在狄诺低头阅读时,他开口道:“我认为父亲的意思很明确,他允许我们帮助曼卡王子,而不是阻拦,这说明他至少不认为那是一个坏的可能”。但无论如何,他仍然将选择的权利交给了我们。”

    “所以,你的决定是什么?”

    狄诺抬起头与自己的同胞兄长对视。

    狄芬多看了他一会儿,眼神中的光影随着渡鸦翅膀的开合抖动而变化几次。

    终于,他深吸了一口气,说:“狄诺,我要求你留在王都,作为火雀表达的‘诚意’。而我与赤翎伯爵明日便启程回赤砂堡。我会与父亲商议,然后组织起军队,带领他们陈列边境,随时准备出发前往王城。”

    狄诺颤抖了一下。

    但他没有说“不”。

    “你可以留下你希望留下的人,你不是孤立无援。”狄芬多的语气缓和下来,他看出弟弟的恐惧。他的弟弟甚至还未分化,他只是个孩子,“而且,狄诺,我们的姐姐也在这儿。她需要你。”

    狄诺闭了一会儿眼睛,终于点点头。

    他的话语听上去有些不安定,但他竭力镇静,希望自己不要显得像是一个畏惧黑暗的小孩:

    “谢卡……谢卡可以留在这里接应你们,所以我觉得他应当留下,连同我们之前带来的那些侍卫。还有莫石先生……我期望他也能留在这里。再说,我想他的身体也受不了快马加鞭的旅途。”

    他感觉到狄芬多的手握住他的肩膀,那双手非常温暖,象征着一个兄长所象征的一切,甚至还包括父亲的那一部分:“你现在是个男子汉了,狄诺,你一定会做得很好。”
yunyuedu5(云阅读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阅阅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