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列奥提齐德斯的愤怒_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_腾飞小说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第三十七章 列奥提齐德斯的愤怒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关于监督爱利斯城邦执行和约、割让土地以及移民安置等事宜,因为阿基斯的去世被暂时搁置,我向议事会推荐了让你去负责,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去?”阿格西劳斯正色的说道。

  “我愿意!”菲比达斯脱口而出,这段时间除了军事训练、参加国王葬礼,他没有别的事做,看着别人一一被调派到海外,执行重要的任务,心中难免失落。现在,阿格西劳斯将这样一个肥差放在他的面前,让他怎么能不心动和感激!

  “非常感谢阿格西劳斯王您对我的信任!你当上我们的国王,是宙斯对斯巴达的馈赠!!”

  听到斯巴达年轻一代颇有才干的菲比达斯的奉承,阿格西劳斯一脸笑意。

  ………………………

  阿格西劳斯与菲比达斯离开后,食堂里只有寥寥十数人,一个头上披着亚麻布的年轻男子鬼鬼祟祟的从廊柱后现出身影,看向阿格西劳斯的背影充满仇恨。

  他匆匆的去领自己的那份公餐,分发食物的厨师居然开玩笑的说道:“列奥提齐德斯,你怎么打扮成这样,就像个女人。”

  一个庇里阿西人居然也敢取笑他,若是在以前列奥提齐德斯一定会愤怒的将他打到,甚至可能砍断他的手脚,此时这位前国王的儿子却没有争辩的心思,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大口嚼着面包,不知为何眼泪不争气的在眼眶内打转:竞选王位的失败,让他成了斯巴达的笑话,而他那位篡位的叔叔却将他父亲遗留下来的家产的一半赠给那些生活困难的族人,从而得到了王族的拥戴,那些人在称赞阿格西劳斯仁义的同时,有人却提议要将他和他母亲赶出斯巴达,理由是,‘他和他母亲不是斯巴达人,却成了斯巴达的耻辱’。虽然长老议事会驳斥了这种荒诞的提议,但是斯巴达人看待列奥提齐德斯的目光却越发显得藐视。

  “我到底犯了什么错?!命运女神要如此惩罚我?!为了证明自己,我从小就参加了国王子嗣本不用参加的‘阿戈革’(斯巴达男孩从小进行的残酷的军事训练),并且在每一次的训练中总是表现优秀,每一次战斗我总是拼命在最前面,我的辩论总是让同龄人哑口无言,我的文章也写得比他们好,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看不到这些,却总拿这些谣言来羞辱我和我的母亲!!该死的阿格西劳斯!该死的长老议事会!该死的……阿基斯,如果不是你对母亲不好,又怎会……有这么多的谣言产生!……”到最后,列奥提齐德斯竟然开始埋怨自己的死去的父亲:“我不能再忍受这样的羞辱!我要带着母亲离开这个恶心的地方!我要离开斯巴达!!……”

  列奥提齐德斯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的步伐也重新变得矫健有力,快要到达目的地时,他看到了自己家门口围着不少人,个个摇头叹气、神情肃穆,一种不安的感觉从心中升起。

  “列奥提齐德斯!”一个平时关系还算不错的族人看到他,悲切的说道:“你的母亲……自杀了……”

  …………………………

  狄奥潘托斯的队伍在西里庭领地上肆掠,西里庭守军被迫出城迎敌,而洛克里人早早撤退。

  到第二天,洛克里人再次出现。

  当西里庭守军像昨日一样追击到海岸时,他们发现有近两千洛克里士兵严阵以待。

  一路追击、已经不成阵列的西里庭守军很快溃退,在洛克里骑兵的追击下,西里庭人付出了几百人的伤亡,躲进城内,严守不出,并派人想考伦尼亚的克罗托内大军求援。

  作为盟主的克罗托内人不得不派出3000人前去援助西里庭,然而洛克里人再次从海上撤退。

  就在克罗托内援军犹豫是继续待在西里庭、还是回考伦尼亚的时候,3000名洛克里、麦德玛、希伯尼安联军,沿西海岸行进,跨过啦啦河,进入特里纳境内。

  已经从西里庭身上吸取教训的特里纳人不敢贸然轻出,而是向克罗托内求援。

  克罗托内援军刚离开西里庭、进入特里纳不久,洛克里人又在西里庭海岸登陆。

  克罗托内军队被来回调动,却碰不到洛克里人一根毫毛,憋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

  西里庭、特里纳同样苦不堪言,刚刚播种的农田遭到破坏,民众厌战情绪开始上涨。

  而克罗托内人在这时终于弄清楚:海战时那突然出现的20多艘战船并非是洛克里这一年来秘密制造的,而是锡拉库扎人的援助。

  这一消息使得克罗托内使者很是恐慌……

  …………………………

  这段时间,回到图里伊的戴弗斯除了处理联盟事务,就是待在家里陪伴妻子,照看新出生的孩子,教育养子养女,日子过得相当充实快乐。即使之前克罗托内的使者赶来图里伊、向戴奥尼亚求援,也没有引起他的任何焦虑,因为希洛斯、亚西斯特斯很快就逼退了入侵克罗托内领地的洛克里人。

  为此,元老院的元老们还称赞戴弗斯选对了阿斯普鲁斯图姆的行政长官。

  戴弗斯在给希洛斯、亚西斯特斯的信中,为他们能在如此复杂的情势下果断采取正确的措施大加赞赏,并鼓励他俩在形势危急时要大胆作为,不要因为太顾及自己的感受以及等待元老院的命令,而耽误时机。

  希洛斯他们的优异表现也让戴弗斯彻底放下心来,把更多的精力投注到阿斯普鲁斯图姆和克里米萨的移民安置的工作上。

  可就在这时,他从阿里司提拉斯那里得到了“克罗托内使者、西里庭使者、特里那使者、考伦尼亚使者联袂北上”的消息,联系到这几天阿里司提拉斯向他汇报的克罗托内与洛克里的战况,这些城邦使者来图里伊的目的显而易见。

  戴弗斯的第一个想法:这是一个扩大戴奥尼亚实力和影响力的难得的好机会,相比较而言,与洛克里交战,并不是不可以接受。

  但随即,他又开始有些犹豫:得益于来自卡塔奈的阿里司提拉斯对锡拉库扎的“格外关注”,所以他也知道了克罗托内海战失败的真相,锡拉库扎是洛克里真正的同盟,并且在这一场战争中还派遣了援军,戴弗斯要与洛克里交战,必然会得罪锡拉库扎,是否值得?

  戴弗斯对此不得不慎重考虑。

  在前世,他对锡拉库扎的历史了解不多,只知道阿基米德以及锡拉库扎是引发第一次迦太基战争的罪魁祸首之一,而罗马人轻松碾压锡拉库扎,似乎锡拉库扎的实力不值一提,但要知道那是罗马人以整个意大利的力量来打击处于衰落期的锡拉库扎。

  当戴弗斯穿越到了地中海世界的这个时代,在大希腊他才感觉到意大利的希腊城邦对这个西西里的大邦锡拉库扎的敬畏。几十年前锡拉库扎就击退了迦太基,称雄西西里和大希腊,而如今它似乎又开始恢复往日的荣光,并且有一统西西里希腊城邦的趋势。西西里别看只是一个岛,但土地肥沃,是西地中海著名的小麦产地(主要是火山灰的缘故),而且希腊人在这里大量殖民,对西西里开发得很早,加上西西里岛处于地中海的近中央,成为东西地中海商贸流通的重要枢纽,所以西西里商业、农业都较发达。单看锡拉库扎仅仅占据西西里东南部,就能组织起如此庞大的军队,就可想而知其战争潜力的巨大,这岂是还处于起步时期的戴奥尼亚所能相比的。

  但是,戴弗斯不是井里的青蛙,愚昧的看不清潜在的危险,相反前世历史上全是无数的事例以及那些政治经济、地缘地势学说等等都告诉他,不管戴奥尼亚怎么躲避,一旦让锡拉库扎真的击败迦太基,统一西西里希腊城邦,那么在它身侧迅速崛起的戴奥尼亚必然会引起它的关注,成为它扩张的阻碍,甚至是下一个打击的目标,还不如趁着锡拉库扎陷入与迦太基的战争泥潭,抓紧时间壮大自己,以便将来有对抗锡拉库扎的实力。

  所以在慎重的思考之后,戴弗斯终于做出了决定,并说服了元老院。

  西斯普罗提斯是克罗托内的使者,由于他陪同吕西阿斯成功的与戴奥尼亚达成停战,并签订同盟条约,接着又在之后单独“说服”阿斯普鲁斯图姆的戴奥尼亚守军出兵帮助克罗托内,逼退了洛克里人,所以克罗托内议事会几乎所有人(除了吕西阿斯)都一致推选他出使戴奥尼亚,第一次被克罗托内的议员们如此看重,而同行的其余三个城邦使者一路上也对他马首是瞻,西斯普罗提斯难免有些飘飘然。

  进入图里伊城,给使者们的感觉这座新建的城市没有克罗托内城区的繁华和广阔,但也没有了拥挤和喧嚣。.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9_19381/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