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车祸_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_腾飞小说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第125章 车祸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墨言几乎是不吃不喝的把老爷子的后事办完。

  当然,很多大事上还有她爸,还有顾薄轩出面。

  或者说,如果陈墨言愿意。

  她完全可以什么都不用管!

  但是,她却硬不顾外头那些人有可能的议论,不顾自己身体健康。

  硬是全程都跟了下来。

  直到老爷子的头七过后。

  几乎没怎么睡,这些天来也就是硬撑着过来的陈墨言直接就晕了过去。

  一病不起!

  所有人都知道她这是心病。

  可是,没有人能劝的过来。

  顾薄轩和几个孩子轮番上阵,换来的也只是她神色焉焉的笑。

  是,她每天正常吃东西。

  也答应了田子航等人,她会照顾好自己,吃好睡好。

  可是,就是没精神!

  气色很差。

  如果说以前她人站在那里是一脸带笑,让人瞧着很是信服,很有精神。

  可是现在。

  她全身上下就如同被人戳破了的气球。

  憋了!

  用刘素和朱兰两人说的话那就是,这一个人啊,精神气没了!

  田子航等人是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

  几个孩子,顾薄轩。

  任是嘴皮子说破。

  陈墨言就是怎么说呢,嗯,你说什么都好,都对,可是她回头照旧。

  似乎是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当中。

  当然了,她和那种自闭或是完全封闭自己思维的人又有所不同。

  她这种吧,怎么说呢,就是吃饭也有,睡觉,也睡。

  该和人说话的时侯,她也会应和你。

  可就是瞧着吧,她整个人明明就站在你眼皮子底下的。

  但是!

  你会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人,就是一个空壳!

  田子航觉得自己头发都要愁白了。

  这一个个的!

  就没一个让人省心的啊。

  到最后,大家也只能先让陈墨言自己放空一段时间。

  不然,还能怎么着?

  真的逼急了这丫头,不知道她要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还好,有四个孩子在身边!

  时不时的围着她。

  早上上学虽然她不用送,但是,陈墨言会陪着孩子们吃早饭。

  等到了傍晚放学。

  几个孩子围在她身边闹腾,唧唧喳喳的。

  每每这个时侯,齐阿姨等人都会发现,陈墨言的身上好像是多了那么一抹生气!

  基于这一点,到最后,田子航只能私下里头多叮嘱几个孩子几句。

  所幸,大宝几个都是懂事的。

  只要是回到家。

  哪怕是写作业呢,也都主动的围绕在陈墨言跟前儿。

  偶尔还会拉着她的手,强行让心思放空的陈墨言帮着她们解一两道的难题!

  至于这题是不是真的不会……

  嗯,只有大宝几个自己喽。

  就这么着,时间如流水,转眼就距离田老爷子离世大半年时间!

  田子航原本以为半年的时间,陈墨言总是能自己调整过来的。

  可是让他焦心的是,这丫头竟然没有半点的改变!

  对,她正常的很。

  早出晚归。

  也会和孩子们说话。

  可越是这样,田子航看着眉眼淡淡,连笑容都好像放空的女儿。

  心疼又无力!

  他能怎么着?

  难道,他还有办法让他爸从墓地里头爬起来吗?

  要是可以,他也想!

  不过是短短半年时间,田子航两鬓多了大半的白发!

  “哥,齐阿姨,言言呢,我找她有事儿。”

  “她上午出去了,不知道中午会不会回家吃饭。”

  田子航在书房里头没出来。

  倒是齐阿姨,手里头正端着几个打好的鸡蛋去厨房,看到风风火火,仿佛脚下生风般走进来的田素,忍不住真心的笑了笑,“要是言言能有田小姐这般的精神,那可就好喽。”说着话她忍不住就轻轻的叹了口气。

  自打田老爷子去世过后。

  这个家啊。

  就一直沉浸在一股子的低气压当中!

  看着吧,除了少一个人,仿佛就一切如故。

  可事实上,这少了一个人,让齐阿姨觉得,好像这个院子里头的空气都缺了一半似的。

  她叹了口气,摇摇头,“你在这等一会啊,要不给她打个电话问问,我去煮饭。”

  “齐阿姨,加上我的啊,对了,多炒个辣菜。”

  “行,知道了。”

  齐阿姨笑着摇摇头,转身去了厨房。

  有田小姐在,她又和言言说的来,姑侄两人感情也挺好。

  想来言言也会高兴一些吧?

  田素坐在厅里喝了口茶,一边看电视一边给陈墨言打电话。

  半响没人接。

  就在她要挂电话的时侯,对面传来陈墨言平静的声音,

  “姑姑,有什么事情吗?”

  “……”听着这声音,她想顺着电话爬过去揍那丫头一顿!

  摆出副古井无波般的样子。

  做什么啊。

  要出家吗?

  行啊,有本事你就出家!

  丢下自己男人孩子老爹,你去啊。

  真是,气死她!

  硬生生把心里头那口气憋下去。

  田素没什么好腔,“我有事找你,你赶紧回来啊,对了,我在这里等你吃饭。”

  “行,我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陈墨言的车子转了个方向,就奔着家方向开回去。

  车子停下来。

  看着前头不远处的院门,陈墨言的眸底闪过一抹怅然。

  要是时光永远停驻在生活最美好的一瞬。

  该多好?

  下车,她的脚步有些沉重:

  她知道自己这段时间的情绪不对,很不对。

  可是,只要一想到这个院子里头的人一个个的离开自己。

  永别。

  她就止不住的心痛!

  甚至有一种想要永远离开这个院子的感觉!

  可是理智上,她心里头清楚,这事情就是这样的。

  春夏秋冬。

  生老病死。

  这就是自然常态。

  是你我她他,是谁也不能避免得了的!

  她知道自己因为田老爷子的死钻了牛角尖儿。

  她也想让自己走出来。

  可是……

  一脚迈进院子里头。

  她看到正在厅里头磕瓜子看电视的田素。

  看到她出现。

  田素朝着她扬扬手,“言言回来了,过来坐。”

  “姑姑?”

  陈墨言坐在沙发上,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一口便开始发呆。

  看到自己这么大个人被完全忽视的田素。

  忍不住在心里头又叹了口气。

  摇摇头,她直接道,“言言,你帮我想想啊,苗苗这学习任务一天比一天的重,她那脑子又不如四个宝,你说她的钢琴和跳舞要不要停下来啊?”事实上田素也算是没事儿找点事儿,就是用这个当借口,来看看陈墨言罢了。

  当然,没这个理由她也是一有空就往这边跑。

  很多时侯甚至是她坐在那里自言自语。

  陈墨言趴在桌子上发呆!

  这一刻,她看着陈墨言,有些拿不定主意,“你说,我要不要把她这些课外的兴趣都给停了啊?”

  “姑姑,这些你还是问问苗苗自己的主意啊。”

  陈墨言又听了一遍,皱着眉头想了想,才慢腾腾的开口发表自己的意见。

  “要是她觉得可以,觉得自己喜欢的话,那就学呗。”

  陈墨言喝了口茶,倒是终于在她的脸上多了抹认真,“我记得她的学习还行吧,像咱们家,又不用她当什么学霸,学习上过的去,能上大学,有几个兴趣爱好不是很正常的?”

  她们这些大人这般劳心费力的赚钱,挣家业。

  不就是想让自己家人,以及这些孩子们的生活能好一些,再好一些吗?

  当然,前提是这个兴趣爱好是正常的。

  这个孩子不是那种扶不起来的阿斗!

  很明显的,苗苗这两样都不是嘛。

  “姑姑,你别什么事情都帮着她拿主意,苗苗不小了,有些事情让她自己试着慢慢做决定。”

  田素虽然心里头感激这个侄女向来没把自己以及她们一家当外人。

  特别是对自己的女儿。

  明为表姐妹。

  可实际上,自家这个侄女对她女儿真的和自己的四个孩子没什么区别!

  但这会儿她还是嗔怪的白了眼陈墨言,“难道那丫头是越来越喜欢你,在她眼里啊,我这个当妈的都得靠后……好人都你做,坏人都是我。”说完这话的时侯,田素猛不丁的怔了下,耳侧,响起一句老人中气十足的喝声:你还好意思说,你这妈当的,可真本事!

  这是她爸。

  记得以前,她也这样和言言说过这般玩笑的话。

  可是老爷子却总用这句话骂她……

  当时,她是听的可不想听了。

  可是现在,她倒是想听,哪怕田老爷子暴跳如雷呢。

  她也想听啊。

  心情一下子就有些沮丧了起来。

  歪靠在沙发上,她看了眼陈墨言,突然也跟着沉默了下来。

  齐阿姨从外头走进来,看到的就是姑侄两人都靠在沙发上沉默。

  一个喝茶。

  一个看似在看电视,可实际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种情况,以前田老爷子在的时侯可是从不曾有过的啊。

  齐阿姨心里头又叹了口气。

  她拿了自己需要的东西走出去,突然也是心头一凛:

  别说言言了,就是自己。

  田老爷子走后这半年来,自己不也是叹气声一回多过一回么?

  扭头看了眼田老爷子生前所用的书房。

  房门虚掩的?

  她微怔,谁进去那里头了呀。

  自打老爷子的后事处理好,那个房间就直接被关了起来。

  好像和封闭了似的。

  天天在。

  但是,却没有人进去的。

  难道是风吹的?

  齐阿姨又有些好笑自己这个念头。

  门是锁上的。

  怎么可能会是风吹开?

  或者,是田小姐或是田先生进去了吧?

  她摇摇头,走过去把门重新拉紧,也没进去看。

  厅里头。

  陈墨言的电话响了起来。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接起,“林同,有什么事情吗?”

  “我的祖宗,你下午能不能来一趟我这边?”

  电话里头,林同的声音充满了无奈,“你记不记得你都多久没来我这边了?”

  “话说你自己都忘了你自己还是个集团老板的身份了是吧?”

  “你就不怕我篡你权!”

  噼哩啪啦的。

  林同在电话另一头一通的抱怨。

  陈墨言扯了下嘴角,声音没什么力气,“你不是前些天说没什么大事吧?”

  “前些天……”

  另一侧,林同的声音听着都有些狰狞,“你嘴里头所说的前些天,是一个月前,陈大小姐!”

  陈墨言皱了下眉。

  看着电话眨眨眼,再眨眨,最后吐出两个足以让林同以及她身侧田素都吐血的字儿,

  “有么?”

  有……么……!

  林同觉得吧,这幸好不是自家闺女。

  不然的话,就熊孩子这态度。

  他非得一巴掌拍过去!

  气死了!

  挂了电话,他在办公室里头气的直转圈。

  倒是另一侧正等着他签字的孙丽忍不住的笑,“你急什么啊,她最近什么状态你又不是不知道,和她较什么劲儿,再给她些时间吧。”叹了口气,她的声音有些轻,“她这个人啊,最看重的就是感情,不是吗?”

  要不是这样的话。

  她,甚至眼前的林同说不定都不会有现在这番情景了啊。

  林同火气大的摆摆手,“你们一个个都偏着她,赶紧出去出去,出去!”

  孙丽笑着走出去。

  林同却是坐到了椅子上,揉着眉心,有这么个老板。

  心累!

  几天过的一个傍晚,回家的路上。

  陈墨言就觉得前头车灯还是什么的一闪。

  眼晃了下。

  耳侧砰的一声响。

  身子前倾,额头撞到了方向盘上,不醒人事……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9_19220/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