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烂透了_全球怪物在线_腾飞小说

全球怪物在线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烂透了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真的是,很久没见了,皇兄。●⌒,”优萝公主如是说。

  阿克琉斯却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对方,皱眉道:“优萝,你的身体,真的没事情了吗?”

  优萝公主微微一笑道:“如您所见,皇兄。只要带着《往生之篇章》,一切的伤害都能够豁免。也就是说,在你攻击之前,这次的攻击就已经失效,而你所看见的,不过是一下攻击的效果。”

  皇子殿下不无惊叹道:“世上竟然有如此神奇的秘宝。”

  “在这星灵界之中,有着无数我们所未曾见识过的神奇……”优萝公主摇摇头:“这些先不说。皇兄,您如今感觉如何?”

  这次公主殿下装扮成为黑衣人,故意把阿克琉斯激怒,让他的愤怒再次提升到了另外的一种程序……并且,现在看来,效果是十分之好。

  看着自己的皇兄不说话,公主殿下忽然道:“那是特别提炼出来的合金,坚固无比。皇兄能够彻底破开,想来是……”

  “是谁让你这样做的?”然而皇子殿下却忽然打断了优萝公主的说话。

  “是优萝自己的意思。”公主殿下目光坦然。

  对视半响,皇子殿下叹了口气。他的瞳孔已经恢复了正常,声音轻柔:“不管如何,你过得还好吗?”

  仅仅只是回眸一笑,优萝公主已经转身消失。

  然而就在皇子殿下茫然的瞬间,身后巨响……大门,缓缓而开。

  有声音,从那高出落下,沙哑,低沉,就像是木门门轴的咬合声音一般:“你可以进去,资格已经足够。”

  那巨大的……浮雕巨人,缓缓地闭起了自己的双眼。

  ……

  ……

  巨大的黑色双翼收拢着,但伊莉雅却发现。不管自己如何地收拢着这双翼,也没有办法能够很好地使眼前的这张椅子彻底发挥出它的价值。

  “我还是站着吧。”伊莉雅看着面前目光不明的提娅尔玛道。

  会议已经结束。

  除了那位一直占据这守界殿至高之位的老头子的一言堂之外,这次会议基本上没有什么别的价值。然而既然殿主已经发话了的话,也就是说这次的全面战争已经势在必行。

  “听说你们之前碰到了一些奇怪的家伙?”提娅尔玛忽然道。

  伊莉雅轻笑道:“你不是已经问过了我的那些可爱的眷属了吗?还要明知故问?不过就是一批夜游行者而已。有什么好惊讶的。这里不是苍之海,我们也已经不再是当年无知的始人类。那些夜游行者,何惧之有?”

  提娅尔玛摇摇头道:“不管如何,你最好还是小心点比较好。夜游行者的感染性,始终是一个大麻烦。”

  伊莉雅却道:“先不说这个……我来问你。最近是不是有新的觉醒者出现了?”

  提娅尔玛沉默片刻,手指节在桌面之上轻敲一下,才缓缓道:“你想说什么?”

  伊莉雅目光一闪,耸耸肩道:“没什么,只是感觉这星灵界最近有些混乱,所以好奇问一问而已。毕竟这么多年了,也没有新的觉醒者诞生,不是吗?”

  提娅尔玛道:“那是不是表示,你打算转换自己的立场?本来,在这个守界者的体系之中。一直自称自己是代表中立的觉醒者,你不觉得十分的不适合吗?”

  “没有我的事情的话,我要离开了……毕竟全面战争要打的我,这边也有很多事情呢。”

  提娅尔玛点了点头,却在伊莉雅离开的瞬间,忽然道:“关于觉醒者的事情,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欢迎你随时来找我商谈。“

  并没有回头,“有机会的话。”

  提娅尔玛缓缓地吁了口气,开始整理桌面之上的文件……但并没有过多久。她便停下了手来。

  身体仿佛是突然失去了支撑一般,提娅尔玛直接趴在了自己的桌面之上,放佛是已经睡着了过去般。

  但她的精神,并不在这里。

  她的精神。却在一片浑浊的,迷乱的空间之中。无数的碎片,无数的线条,一切一切,都被胡乱地捣碎的地方。

  这是一片充满了大大小小岩石的地方这里是天空之上。而此时,她便落在了其中一块悬浮的岩石之中。

  似乎没有人在。

  ‘提娅尔玛’的精神体却忽然道:“这么着急找我到来。有什么事情……”

  却见前方一阵的扭曲,某道人影此时正在缓缓地生成之中光影,面目并不清晰。

  ‘提娅尔玛’看着这道光影:“……欧菲尔?”

  出现在这个怪异空间的人是……欧菲尔!

  光影渐渐走来,身体也终于变得清晰起来。它站到了‘提娅尔玛’所在的巨大岩石之上,

  “你来了,提娅。“

  脱下脸上的银质面具,她也终于不再掩盖什么。然而声音却有点不悦道:“我还在守界殿之中,随时都有可能被那些传承者发现。有什么事情的话,赶快说。“

  欧菲尔则是轻笑道:“这是苍之海被毁灭之后留下的破碎空间,只要你的精神在这里,就没有人能够发现你。放心,我调制了这里的时间……所以,我们的时间十分的充足。“

  “说吧,找我来到底为了什么。应该还没有到下一次的相约时间才对。”

  欧菲尔道:“我找到了变更星灵界的源头了。”

  ‘提娅’不由得动容,下一秒便皱眉道:“到底在什么地方……到底是何人所为?”

  欧菲尔道:“还记得我曾经和你提及过的,在第九纪元出现过的全球系统吗?它改变了第八与第九纪元的秩序,强硬地干涉着事象本来的方向。”

  ‘提娅’淡然道:“同时你也复制了这个系统的部分,创造了xl世界。这件事情你已经说过了。”

  欧菲尔无奈道:“你应该知道,进入第九纪元梦里的话,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梦里的行为。但xl世界的创造,显然没有超过我进入时候的期待。或者说,比我的期待更好……因为出现了全球系统!xl世界是我以苍之海的愿望机作为原型而带入潜在灵魂之中才在第九纪元创造出来的。但是后来我发现,全球系统在各个方面之上,都要比第九纪元的那个我所创造的理论还要完美。“

  “还有什么人。在你我之外行动着……关于这个推测,上次不是已经做过探讨了?”

  “是的,事实上也好似都亏了那未知的家伙,以及这个全球系统。因为在变更星灵界的过程之中。让这个稳定的空间出现了一些紊乱,才让我最终找到了这个苍之海的遗址,并且以它作为蓝本,成功地开辟出来了一块在可以避免原典窥视的地方。”

  “说回那源头到底在什么地方,我更加关心这个。”提娅一脸严肃道:“必须要找出这次变更的幕后。我们不能够让这无穷时间以来所策划的事情,出现任何的纰漏……这已经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源自于第九纪元。”欧菲尔沉声道:“但现在它已经彻底地脱离了第九纪元,来到了星灵界之中。”

  提娅皱眉道:“如果就在星灵界的话,那么要找到并不困难……除非是在第七层之中。”

  “很可惜,根据各种参数的计算看来,它一直都在移动之中。”欧菲尔摇摇头道:“因此不会比你想象之中的更加容易找到。”

  “移动?”提娅皱了皱眉头,忽然道:“我记得当初你说过,你在第九纪元创造的xl系统,也是一直都在全球系统之中移动的,难道说……”

  “大概。就是应用了我当初的技术吧。”欧菲尔叹了口气,“不过,它始终都在第六层与六层夹层之中来回移动着。我想它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已经可以想到了吧?”

  提娅点点头道:“它想要寻找进入第七层的路……果然是不知名的变革者所为吗?”

  “不,在没有彻底接触和证明之前,都不足以说明什么。”欧菲尔冷哼道:“就算是守界者之中藏着的那些传承者,希望能够进入第七层的家伙也不在少数。”

  提娅下意识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这完全只是下意识的动作,但也可以看出来她此时感觉到了精神上的疲惫……“这确实不是什么很好的消息……那么,你这次叫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情而已?“

  “另外一件事情。”欧菲尔盯着提娅道:“我在第九纪元遗留的女儿,似乎来了这里……我偶尔间有所感应的。你一直都在外头活动的话,有没有听到她的消息?”

  提娅边揉着眉心边道:“是吗?如果见到的话,我会通知你的……只不过。有必要理会那个女儿吗?本来,也不知道她到底是那个进入梦境的。”

  欧菲尔淡然道:“如果有她小心的话,就通知我吧。其余的事情,你就不要多追究了。”

  提娅点头道:“如果没事情的话,我要返回了……还有,你留在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更多的作用。这些都不过是一些碎裂的东西。无论你如何拼凑,都不可能找到有用的东西吧?”

  先是变得模糊起来,继而再次恢复成为了光影的模样,最终散裂成为无数的光点,消失在了这片悬浮岩石的区域之中。

  “该说是死心不息呢?还是锲而不舍?”提娅摇了摇头,也从这片破碎的空间之中离开。

  办公室之内的提娅尔玛此时伸了一个懒腰,打起了精神,“女儿吗……也差不多看看留在那的…到底有什么收获了吧。”

  她忽然心中一动,目光迷离,“伊莉雅突然提到了觉醒者,会是你吗……我的儿子啊。”

  ……

  ……

  “说起来,这里的星灵都是各个纪元死去的人……哦,不对,是那些从纪元醒过来的人的话,是不是说老娘我的母亲还有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也应该在这里才对?”

  说着话的时候,某位不雅的女人正坐在十分危险的位置之上。

  这里是听风战舰的观光台栏杆。她的身体仿仿佛随手都会被外边的强风给吹落下来一样……黑枪王独自一人地在畅饮着。

  “哈哈哈哈,早就想到这种事情的了,现在才自言自语地说出来,你是几个意思啊拓拔小草……”自言自语地嗤笑着自己的同时,黑枪王又灌下了一口的烈酒,继而遥望着那安静的天际,“家人……”

  某个家伙似乎就带着自己的家人,正在和另外一个家人囤聚着吧?拓拔小草依稀记得菲妮娜在离开之前所给自己的邀请。

  或者答应下来的话,也就变相地等于承认了某种事情吧?

  只是一路走来,从迷惘无知,到如今的透彻了大部分的事情,她却已经没有更多的心思去思考那些心别本能所带来的问题。

  之所以选择自己留下来,待在这艘战舰之上,也不过是为了能够想清楚一些问题。

  “又在这里,一个人喝闷酒了吗?”

  那漫步而来,在天上凛冽寒风之下的是玲珑。

  不料拓拔小草此时却摇摇头,也摇动着手上的酒瓶,咧嘴笑道:“不是闷酒……是解秽酒哟。”

  玲珑一皱眉,“小草,你打算做什么?”

  拓拔小草忽然从那整个儿地站了起来。但是身形似乎难以在栏杆之上维持着平衡……但还是站稳了下来。

  “你喝醉了。”玲珑试图把对方给扯下来。

  但黑枪王却是以更为威胁的方式,躲过了对方的抓捕……当然,即使从这里掉下去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有事情的仅仅只是玲珑觉得对方的状态有些不是太好而已。

  “我啊……大概不是那种能够接受的下来这种大家一起幸福的家伙了。”拓拔小草打了个酒嗝,脸色酡红:“所以说,与其说对方烂透了……嗯,事实上确实是烂透了也好。其实最糟糕的不过是我自己而已……”

  “小草,下来。”难得地,玲玲以十分强硬的口吻说道:“别在这里意志消沉……这段时间以来,你看看你到底消沉到了什么地步?不要说原地踏步,就算是一年前的自己,你现在也够不着!”

  脚步不稳而转身,随手把手中的酒瓶给扔到了无穷无尽的天空之中,拓拔小草忽然张开了双手,“所以说啊……我真的是糟糕透了。“

  她就这样,向着下方坠落而去。

  “这里就交给你了,老娘我……”

  到底如何,玲玲已经听不见,风声已经掩盖了所有,哪怕是残留在这里的酒味儿,也再也嗅不到。(未完待续。)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全球怪物在线。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6_16942/1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