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作天作地(6000_农女巧当家_腾飞小说

农女巧当家第403章,作天作地(6000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朱小说的对,她是当家主母,理该腰杆挺的笔直,可她是继室,又怎么能,怎么有那么足的底气。

  她就是小户人家的姑娘,又嫁过人,一下子入了富贵窝,又哪里来的底气。

  朱小到书房的时候,朱二郎只看了朱小一眼,就满脸通红。

  “小小,我,我……”

  “你什么?”朱小反问。

  “……”

  朱二郎沉默。

  “你错了,错的离谱,你的做法,让我失望,你没在乡下呆过,就算是乡下妇人,喂孩子的时候,也不会当作那么多人的面,你倒是好,自己在不说,自己的女儿也在,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子传出去,对大姐、花儿名声不好,她们在内宅不知道,你在外面走动好几年,也不知道人言可畏?”

  朱小沉声质问。

  声音冷冷,像一个个巴掌,重重打在朱二郎脸上,火辣辣的疼。

  朱二郎耷拉着脑袋,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我看你不单单要学怎么赚钱,还应该多看书认字,自己寻个先生,抽点时间好生学学吧!”朱小轻声。

  起身朝外面走,走了几步,“这是我最后一次插手家里的琐碎事,以后就算这个家乱翻了,我也不会再管,爹,你是大人了,不单单要想着如何赚钱,更要学会怎么做一个榜样,怎么去爱自己的妻女,你任由陈氏那般作为,你置母亲于何地?当初陈氏第一次有这种行为,你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不妥!”朱二郎忙道。

  “这就是了,你既然觉得不妥,为什么不大声斥责?对外面的人,你完全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这是你的家事,那是你的奴才,他们代表的是你的颜面,你不可能一辈子都只做一个富商,你以后还会走的更高,所以你应该学会看的更远,更要爱惜自己的羽毛,要让他人说起你,都是称赞,而不是表面奉承,背后笑话!”

  就陈氏这事情传出去,谁都得笑死。

  好生没规矩的人家。

  一个奶娘,在男主子、小姐跟前,就掀了衣裳喂孩子,丢人不丢人?

  丢死人了。

  但凡有点规矩的人家,都做不出这样子的事情来。

  孩子饿不得。

  饿不得,抱到里间需要多少时间?

  还差这么一会子功夫?

  朱小深深吸了口气。

  可能是一下子踏入富贵,还没弄清楚身在何处。

  朱小回去,又把黄嬷嬷、王嬷嬷、卫嬷嬷唤了过来。

  她们来的时候,朱小还在喝茶。

  就先前的事情,三人是知晓的,全部在大厅瞧着听着朱小发落奶娘陈氏,三人心里都打突突。

  这一年,各有各的心思,黄嬷嬷、王嬷嬷那是不敢随意插手去管事,毕竟她们是朱小的人,府里有夫人,朱小又不在家,她们更是不敢胡乱插手去管事。

  这才不知道奶娘陈氏的事情。

  卫嬷嬷呢,她是知道一些,还道这人家怪哉,哪里晓得朱小一回来,就发作了这事。

  “呵!”朱小冷冷笑了一声,把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看来,我不在家的时候,府里倒是发生了不少事情!”

  “姑娘!”王嬷嬷、黄嬷嬷连忙轻唤。

  “怎么?”朱小挑眉看向两人。

  “你们也收拾收拾东西,归家去吧!”朱小摆手。

  黄嬷嬷、王嬷嬷吓得顿时跪了下去。

  离开朱小,代表了什么,她们太清楚了。

  朱小懒得理会,又看向卫嬷嬷,“我当初看卫嬷嬷也是可堪大用的,却不想,竟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二小姐!”卫嬷嬷涨红了脸。

  她哪里能够想到,想到朱小会回来,哪里想到她从未失去懿王殿下的宠爱。

  所以她时刻都想离开,想着朱家再有钱,没了权贵,那顶多也只是个豪门富户,算得了什么,一直给自己找下家,一直想着离开。

  “罢了!”朱小微微叹息,“你也走吧,这一年我虽不在,但你做了什么,如果我想调查,依旧可以调查的清清楚楚,我不去为难你,希望你走出这个大门,也不要在外面胡说八道,卫嬷嬷啊……”

  朱小冷笑,“却原来,是我看走眼了,把你这样子个人请回家来,没教好我的姐妹,倒是把她们教糊涂了!”

  “既然你觉得外面好,外面有前途!”

  “二小姐!”卫嬷嬷跪了下去。

  “滚!”

  朱小沉喝,真真恼恨。

  这么小个家,才一年功夫,竟闹了这么个笑话。

  三个见过世面的嬷嬷,奶娘陈氏做出如此下作之事,竟无一个人去和朱招娣、潘和美说。

  也没人提点朱二郎一句,这些人留下有什么用?一个个都只有私心,只看得见利益,却不肯付出丝毫。

  朱小懒得管这些的,因为她本身事情也多的很,可偏偏一家子,就没个争气的。

  实在不行,还是回月临县去吧,去了月临县,地方小,便无人会嘲笑,也不用守那么多规矩。

  一下子,朱小撵出去一个奶娘,三个嬷嬷。

  黄嬷嬷、王嬷嬷心中凄苦,跪在朱小跟前不肯走,朱小也不搭理,至于卫嬷嬷,她早已经攀上髙枝,就算心里不愿意,也不得不走。

  临走时,卫嬷嬷心中叹息一声。

  她以为这二小姐回不来了,却不想她又回来了,若以后真嫁入懿王府……

  卫嬷嬷心口一疼。

  不,不会的。

  一个姑娘家,在外一年,懿王殿下绝对不会再要的。

  想到这里,卫嬷嬷心里才好受许多。

  王嬷嬷、黄嬷嬷却是不肯走,朱小也不撵她们,她们要跪就跪着,当年的恩情,她早已经给了恩典,把她们子女的卖身契给出去,是希望她们能够好生辅助,却不想她不在,就连家里一点事儿都不管了。

  就是香紫、雨川朱小也没给好脸色。

  月奴素来没什么存在感。

  “呼!”

  一个字乱。

  再一个字,烦。

  朱招娣、朱花儿在门口等着,朱小本不想见她们,想了想还是让她们进来。

  看着两个姐妹。

  朱小已经没了脾气,只剩下弄弄的倦怠。

  “小小!”

  “二姐!”

  朱小看着两人,好一会才叹息一声,“别总把目光放在学习上,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听听外面的声音,去外面走走,兴许能学到更多为人处世,我累了,便先回去了!”

  朱小说完起身。

  朱招娣忙道,“外面下着下雨!”

  “别说是下大雨,就是下刀子,我也得回去了,大姐你别留我!”朱小拍拍朱招娣的肩膀,朝外面走。

  香紫、雨川、月奴跟上,王嬷嬷、黄嬷嬷也连忙跟上。

  朱小坐马车,她们就跟在马车后面,走在雨中。

  引来不少人议论纷纷,但朱小却是不理会,任由她们去。

  马车到了家门口,朱小直接下马车进去,走过抄手游廊,到了自己的院子,便看见一身黑衣的荀沐阳还站在滂沱大雨中。

  气的她心口直疼,忍不住怒骂出声,“荀沐阳,你要作死,回你自己家去,别死在我院子里!”

  一时间,朱小觉得腻烦得紧。

  一个两个三个全是如此。

  而跟着来的拿几个,一个个浑身湿漉漉,就那么站在那儿。

  朱小呼出一口气。

  这些人,说她们忠心吧,一个个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说不忠心吧,其实也不尽然,就香紫、雨川,当初一起出去,也为她挡过刀剑。

  人本逐利,这也怪不得她们。

  摆摆手,“你们下去吧!”

  压根不管荀沐阳,进了屋子。

  兴许是觉得烦,朱小觉得从未有过的累。

  歪在贵妃椅上,深深的吸了口气。

  却听到院子里传来咚的一声。

  朱小吓的一跳,连忙跑出去看,一身黑衣的荀沐阳已经倒在雨中。

  “懿锦!”朱小惊呼。

  连忙跑上去,蹲下身,把荀沐阳的头扶起来,怒喝一声,“莱菔,你们死人呐,还不出来,把人抬到屋子里去!”

  莱菔立即带着人上来,结结巴巴唤了一声,“朱姑娘!”

  “你!”朱小暗恨。

  “快把人抬进去,准备热水,请大夫!”

  “是!”莱菔立即敛了情绪,和人亲自抬荀沐阳进了朱小的屋子。

  有人赶紧去准备热水,给荀沐阳脱了以上,放到热水中清洗,才把人给抬了出来,套上以上,自有人给荀沐阳烘头发。

  朱小就站在一边。

  极快的,云浮落便来了,给荀沐阳把脉,又喂了药,才看向朱小,朝朱小抱拳,“朱姑娘,咱们又见面了!”

  “云先生!”朱小轻唤,看了一眼睡在她床上的荀沐阳,“他怎么样了?”

  “这……”云浮落欲言又止。

  “云先生,您但说无妨!”朱小轻声。

  “早前殿下身受重伤,这些日子一直在调理,这次又淋了雨,怕是不太好!”

  “会死吗?”朱小直接问。

  “这倒不会!”

  朱小轻轻呼出一口气,“不会死就好,云先生开药吧,越苦越好,毕竟良药苦口,云先生说是不是?”

  “……”云浮落惊了惊。

  这世上,怕也只有这个姑娘干的出这样子的事情来。

  “朱姑娘所言甚是!”

  云浮落应了一声,便去开药,让人煎药送来。

  莱菔站在床尾,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朱小一步一步走到床边,掀起了薄被子,去解开荀沐阳的衣裳,胸口确实好几道伤疤,虽许久过去,已经结痂留下粉粉的印子,可见当时伤的有多重。

  一时间,心中百转千回。

  朱小伸手掐住荀沐阳的手臂,用力的掐,用力的拧。

  这人倒是忍劲好,便是这般,他眉头都没蹙一下,动都没动,也没吭一声。

  朱小忽地冷笑出声。

  这苦肉计,演的真他娘的逼真。

  “莱菔!”

  “朱姑娘!”

  朱小看向莱菔。

  以前莱菔喊她小小,喊她小小姑娘,如今却是喊她朱姑娘。

  变了呀。

  到底还是变了。

  “出去!”朱小沉沉出声。

  莱菔抿了抿唇,迈步走了出去。

  心里都替荀沐阳疼。

  可这一年,要说痛苦,谁又有他家殿下痛苦。

  喊朱小朱姑娘,那是因为朱小很快会成为懿王妃,成为懿王府的主子,再深厚的感情,他也是个奴才,可小小怕是误会了。

  屋子。

  朱小看着床上的荀沐阳,冷冷出声,“还装就给我滚!”

  荀沐阳闻言,慢慢的睁开眼睛,扭头看着朱小,嘶哑着嗓子唤了一声,“小小,要打要骂都随你,别不理我!”

  “哼!”朱小冷哼一声。

  抓住荀沐阳的手臂,一口就咬了下去,用了力气,咬到口里都尝到了血腥味,才慢慢松口。

  满脸泪水,抬手捏拳一下一下的打在他身上。

  不去数落他的错,却是满心怨气、委屈,都给打出去了。

  荀沐阳默默承受,到底怕朱小打疼了自己,伸手把人静静抱在怀里,“对不起,是我错了,我答应你,以后再不会,便是去死,也带着你好不好!”

  “呜呜……”

  听到这话,朱小才哭了出声。

  她哭,他心疼。

  只是把人紧紧抱着,柔情哄着,轻轻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

  朱小哭了一阵,觉得不解气,又捏拳给荀沐阳一顿捶。

  捶的累了又哭,哭累了又打,像个泼妇。

  直到再也没力气,再抱着荀沐阳沉沉睡了过去。

  荀沐阳才微微呼出口气。

  总算是好了。

  哭过闹过,这口气出了,她也就好了。

  这会子,他也累极,倦极,抱着心爱的姑娘沉沉睡去。

  这一睡,就睡了一天两夜。

  这一年来,荀沐阳没好好睡一觉,朱小何尝不是。

  她日日夜夜牵肠挂肚着他,就怕他出事,努力的不让自己去胡思乱想,可身为女子,本就心思细腻,爱胡思乱想,又怎么可能不去想。

  如今人就在跟前,气也出了,闹也闹了,她心也放下来,自然睡个昏天暗地。

  再次醒来,朱小急着去了茅房,又饿的前胸贴后背,“来人,准备热水,再准备饭菜,我饿了!”朱小沉声。

  这些莱菔早已经打点妥当。

  香紫、雨川端着热水进来,伺候朱小洗漱,那厢莱菔便去伺候荀沐阳,等两人收拾好,饭菜都已经摆上桌。

  好几种粥,小点心和凉菜,想吃什么吃什么。

  朱小没和荀沐阳说话,端了碗小口小口吃。

  荀沐阳则给朱小夹了菜。

  “不用给我夹菜,你自己吃吧!”朱小轻声。

  空落落了一年,忽然间亲热,是久别重逢,但心里的疙瘩一时间去不了。

  也习惯了不再腻腻歪歪的日子。

  荀沐阳后悔了,早就后悔了。

  当初就应该带着朱小的,便是吓的她魂飞魄散,只要他在身边,总能护她活着,一起经历生死,便不会因为别离变的生疏。

  再多的感情,在那怨恨中,都渐渐散去。

  他想着,再回头,她可能还在,但却忘记了,他的姑娘,就不是普通姑娘。

  她太理智,太敏感了。

  荀沐阳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轻轻又克制的应了声,“嗯!”低下头自己吃。

  一顿饭,沉默中渡过。

  若是以往,朱小定会说说朱家的事情,可今时她没了这个兴致,就是一起吃饭。

  然后让人撤下去。

  她不撵荀沐阳走,也不想主动和他说话。

  自己找了一本书,歪在一边看,荀沐阳就坐在一边,一直等着,等着朱小像曾经,看书累了,抬眸冲他笑,让他过去给她捏肩捶背。

  而他等了又等,朱小倒是搁下书,起身扭动脖子,去到窗户边,看着外面的发呆。

  像是忽地想起什么,朱小猛然回头,看着坐在一边,俊脸沉沉的荀沐阳。

  “……”顿时无言。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当初她习惯身边有这么个人,习惯了撒娇撒赖。

  这一年她也习惯了,什么都是自己一个人,小巴、阿秀虽好,但很多心里话她不会也不能和她们说,更多的时候,是看着某处发呆。

  眨了眨眼睛,朱小张张嘴,想说点什么,开口却是,“你回去吧!”

  “……”

  荀沐阳默。

  忽地站起身,看着朱小,欲言又止。

  然后便满腔苦涩,走了出去。

  “……”

  朱小张嘴想唤。

  她知道,她开口,荀沐阳一定会留下,会转身回来,可她说不出口。

  “呼!”

  人走了。

  空气似乎也不一样了。

  “姑娘!”齐好在门口低缓。

  朱小抬眸看去。

  一年时间,齐好消瘦很多。

  “齐好!”

  齐好上前几步,跪在了朱小面前,“姑娘,这一年,您去哪里了?”

  “你呢?”朱小问。

  “奴婢寻了姑娘半年,寻不到人,就回去训练了,这才得知姑娘回来,奴婢便再次回来!”齐好轻声,想了想又道,“姑娘,齐安……”

  “嗯?”

  “她还活着!”齐好道。

  朱小先是一愣,后又笑了笑,“活着就好!”

  是啊,活着就好。

  那个时候,再见齐安,齐安何尝不是如此说。

  很多错误,犯的时候没有悔悟,等到悔悟,已经晚了。

  朱小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

  如今一切都回到正轨,她也不是小孩子,情啊爱啊固然重要,她也有更重要的事情。

  齐好回来,拿五个被买回来的奴隶也跟着来了。

  五个人,长得人高马大,这一年很明显也受了训练,见到朱小眼睛都亮了起来。

  曾经一面,他们记下了朱小,这个买下他们的姑娘,救他们一命,带他们出炼狱的人。

  “你们……”

  “甲乙丙丁戊!”其中一个道。

  “甲一!”

  “乙二!”

  “丙三!”

  “丁四!”

  “戊五!”

  五人一一出来报了名字。

  朱小忽地笑了出声,“挺好的,就这么叫着吧,只是跟着我,到底委屈了你们!”

  “不委屈!”五人齐齐应声。

  倒是傻笨的可爱。

  “行了,你们先去安置下来,让我想想,要怎么安排你们!”

  “是!”

  五人立即下去。

  这府里本不是特别大,一下子多了好几个人,倒是多了人气。

  王嬷嬷、黄嬷嬷自知错了,不敢往朱小跟前凑,自动去厨房那边照顾起朱小的一日三餐。

  朱小手里银子不多,不过还是把家里又重新装饰了一番,布置成了她喜欢的样子,转眼便到了八月底,小巴带着阿秀上门,来算八月份的银子分成。

  “这个月工赚了七万五千九百两银子,我留下九百两用于铺子周转,这是阿小你的!”小巴说着,把银票递上。

  朱二郎那边已经开了一家卤肉铺子,朱小没去管,让他自己找小巴去说。

  朱小说不管,就是回去都很少,至于那边如今到底什么样子,她也没去看,整日在家里看书,练字,或者把院子什么的装饰一番。

  那日后,荀沐阳没过来,没事就在隔壁弹琴,一曲一曲的,也不怕把手指弹伤了,朱小也不去搭理他,由着他作去。

  “嗯!”

  拿到了分成,朱小对于后面要这么做,也不和小巴说,小巴自己有自己的打算,也把铺子经营的很好。

  “阿小,我打算在其它地方也开几个卤肉铺子,你看可以吗?”小巴问。

  “行,你看着办就好,若是银子不够,这个月就别分成了!”

  “银子暂时不急,我想着,铺子还是让别人来开,我们呢,专门供卤肉就好,要是好,我打算去别的地方也开起来,不单单是京城!”小巴轻声。

  野心已经显露出来。

  尤其是最近结识了七皇子,看七皇子的意思,也有意做这个生意,这算是有了靠山。

  有靠山这做起买卖来,就顺利很多,也不怕被人觊觎配方。

  “可以呀,你想做就去做吧,好好干就成!”

  “那要是有人找我们合作,可以跟他合作吗?”

  朱小看着小巴,“有人找你合作了吗?”

  “嗯,是七皇子!”

  “……”朱小略微寻思,想了想才道,“先别急着回复,我去问问,到时候再来和你说!”

  “好!”

  送走小巴、阿秀,朱小寻思片刻,让王嬷嬷做了糕点,拎着去了隔壁。

  朱小来敲门,可把看门的人吓的不轻。

  “朱、朱、朱……”

  “朱什么?”朱小哼笑一声,迈步走了进去。

  等人走了,门房才回过神来,想去禀报,却被人拉住,“你作甚去?”

  “朱姑娘来了,去禀报殿下!”

  “蠢货,殿下那边,还需要你去跑腿!”

  朱小一路上倒是畅通无阻,本身院子不大,找到荀沐阳也容易。

  这会子就坐在院中凉亭里,一身像没骨头一样倒在贵妃椅上,弹琴的竟不是他,而是一个年轻的男子。

  那男子长得倒是好看,清秀俊逸,最主要是琴弹的好。

  “……”

  朱小愣了愣。

  这个家伙。

  拿弹琴的男子见着朱小,错愕不已。

  顿时就错了音。

  莱菔看着朱小,吓的要出声,朱小瞪他,把他的声音硬生生的给逼了回去。

  莱菔紧张的看着贵妃椅子上,醉的不省人事的殿下,一时间心急如焚。

  好端端的,这姑奶奶怎么就过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题外话------

  这几天就一更搞定了

  错别字是因为重新下载了输入法,简直是一场灾难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农女巧当家。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6_16449/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