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想清楚些_农女巧当家_腾飞小说

农女巧当家第367章,想清楚些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心道这可真是够闹心的。

  不管最后真相如何,还得看骆九娘怎么说了。

  “孩子呢?”潘和美问。

  “在娘那里呢,吓着了,我也实在拿不定主意,大哥出去办事现在也未回来,请了大夫,孩子没保住……”穆氏说着,也是为难。

  家宜的性子,她觉得不会去推骆九娘。

  可是从孩子没了到现在,骆九娘一句话都不说,家宜也一个劲的哭。

  只得请了潘和美过来。

  “先去看看再说吧!”

  进了屋子。

  潘和美微微诧异。

  屋子里很是朴素,一点不花俏,可见骆九娘很是节俭。

  淡淡的血腥气,挥散不去。

  骆九娘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看着床顶。

  潘和美坐在床边,喊了一声,“九娘!”

  “……”

  骆九娘扭头看了一眼潘和美。

  同为继室。

  骆九娘戴着金钗,打扮得体,眼角眉梢都透着幸福。

  可她呢?

  为什么把日子过成了这样子?

  她自问自己不是傻子,也有几分聪明。

  “嫂子!”九娘轻轻的唤了一声。

  “嗯!”

  “我……”

  骆九娘看了一眼穆氏,穆氏忙道,“我先出去,你们先说着!”

  把空间留给骆九娘。

  屋子就两人,骆九娘才问,“嫂子,同为继室,为什么你过的这般快意,而我却连孩子都护不住!”

  “孩子是怎么回事?”潘和美问。

  “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着了,家宜想扶我,又跌了一下,压到我肚子!”骆九娘说完,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没有添油加醋。

  “虽说孩子没了,但是你摔了,家宜知道来扶你,可见她是关心你的,又见你流了血,吓得现在还在哭,九娘,咱们同为继室,其实都知道,继母难做,做的好别人不会夸你,只会说你应该的,做的不好,别人会说你刻薄,但悠悠之口,谁能堵得住?与其去纠结那些,不如好好的过日子,开开心心的,把自己活的精致些,你家富贵也是能赚钱的,你手里也有钱,想要什么就去买,打扮的漂漂亮亮,走出去他也有面子,回到家里,见你花枝招展也会觉得开心,男人在外面做了一天孙子,到了家,你得给他个温暖的家,可以安安心心的喝口茶,说会子话!”

  骆九娘闻言,眼泪又落了下来。

  她这些日子实在是太煎熬了。

  怀孕了难受,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各种开销要花钱。

  “人啊,何必要这么累,我看婶子也很能干,你何不让她来管家,你和满堂媳妇给打下手,你也能轻松不少,也会有更多的心思用在丈夫、孩子身上!”

  “……”

  骆九娘不可置信。

  “九娘,人要学会知足,真的,想想曾经的日子,再想想如今的日子,想明白了,就得看开,你不能人活在如今,心还在活过去,那样子活的很累!”潘和美又劝道。

  其实她挺理解骆九娘。

  虽知道朱富贵有孩子,但孩子不在他身边。

  可是后来又回来了。

  还是三个,她也是农女出身,没什么见识,到了县城,开销一下子很大。

  一大家子吃穿用度,样样都要花钱,每一笔钱都从她手里出去,又没有钱进账,她心里急,加上有了身孕容易胡思乱想,这个孩子就算今日不摔,后面也可能保不住。

  因为九娘太多思。

  怀孕的女人,想太多了不好。

  “嫂子……”骆九娘轻唤。

  她与潘和美一样是继室,期间走动了几次,所以潘和美这么一说。

  她其实都知道,只是做起来比较难。

  “你也别胡思乱想,好好把身子养起来,等过些日子再怀一个,富贵兄弟对你不错,我看叔和婶子对你也好,就是满堂媳妇对你也多有敬重,这样的人家,多少人做梦都求不来,你不能因为三个孩子,就把日子过的一团糟,你更要明白,那三个孩子,他们本身就是这个家的人,在你之前就存在了,且家忠、家诚聪明好学,你好好待他们,有你的大福气在后头!”

  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因为他们是兰奕最后的亲人,荀沐阳就不可能视而不见。

  骆九娘不曾苛待还算好的,真要苛待了那三个孩子,荀沐阳饶不了骆九娘。

  “而且你以后有了孩子,有两个能干的哥哥帮衬着,前途能差得了?你真不能只看目前,你得看以后!”潘和美伸手给骆九娘把眼泪擦干净,“别哭了,哭坏了眼睛!”

  “你现在跟我说句实话,是你自己摔的,还是家宜推你?”

  “……”骆九娘吸了吸鼻子,“是我自己摔的,家宜来拉我,她又摔我肚子上,其实我那一摔孩子怕是就没了!”

  “既然你都知道,一会富贵兄弟回来,便好好跟他说,孩子没了谁都不想,谁都心疼,家宜可能以为是她压着你,害得你没了孩子,现在还在哭,九娘,咱们做人继室,本就难,对继子女更是难,可既然他们知道关心你,为什么不坦然接受,如果你做不到以母爱去疼他们,那就用亲人、朋友去关心,人心都是肉长的,那三孩子懂事,又命运多舛,你若真心待他们,他们会回报你的!”

  潘和美自认能说的,能劝的,都说了,都劝了,到底要怎么过日子还是骆九娘自己的事情。

  她能说不是家宜推的她,说明她还没坏。

  门口传来脚步声,潘和美回头去,看见家宜红肿着眼,躲在门口。

  “家宜你过来,看看你母亲!”

  家宜闻言,小心翼翼的上前,站在床边看着骆九娘,又开始哭,“母亲,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扶你起来!”

  骆九娘看着家宜。

  想着她那个黑心的娘,想到她那黑心的外祖母。

  也才五六岁的孩子,便没了娘,对她其实也想亲近,只是胆怯的不敢上前。

  到底可怜。

  她这个孩子没了,是命。

  既是命,就得认。

  伸手轻轻的给家宜擦拭了眼泪,“别哭了,母亲没怪你,幸亏家宜哭出声,把人喊了过来,只是母亲没了孩子,以后怕是要家宜多陪伴母亲一些了,家宜可愿意?”

  “嗯,愿意!”家宜用力点头。

  潘和美瞧着,微微呼出一口气。

  骆九娘想的明白就好。

  又安慰了骆九娘一番,潘和美便回家了。

  家里事情也不少。

  秋天的衣裳要做起来,还有小小的生辰,虽不打算请人,自己家里人还是要热闹热闹的。

  至于朱富贵家的事情,潘和美不想管太多,毕竟那是别人家的事情,再者她相信通过这事,骆九娘应该明白,在这个家里,她并不是唯一,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她说了算,她更要反省,她不单单是继母,还是一个妻子,一个儿媳,一个嫂子,既然要当家,就要有魄力和宽容、大度。

  这才回到家里,朱花儿便迎了上来,笑眯眯道,“母亲你回来了,快来尝尝我做的甜羹!”

  “……”

  潘和美顿时觉得整个人都甜腻了。

  “你又做了什么?”

  这丫头从上次做了个甜汤被夸了之后,便醉心厨艺,这么热的天,她就是热的满头大汗也要去。

  “母亲尝尝就知道了,大姐、二姐不识货,竟说不好吃!”

  “那你留着给你爹吧,他喜欢吃!”

  “有给爹留着!”

  潘和美心知自己跑不掉。

  只能看着那一碗黏糊糊的东西,一口一口慢慢吃着。

  “怎么样?”朱花儿期待的问。

  “还需要努力!”委婉的不伤女孩子的上进心。

  确实有进步,但就是太甜了。

  也不知道朱二郎是怎么面不改色吃掉一大碗。

  “母亲,我会努力的!”朱花儿认真保证。

  兴许是有了娘,朱花儿越发的天真了些。

  努力的想着把失去的童年,找回来。

  对潘和美也是真的敬爱,敬爱的同时,也有亲昵,她们会一起逛街,一起去买首饰、买布料,还会约好在外面酒楼吃饭,然后等朱二郎去接。

  说起潘和美,谁不说她命好,再嫁比第一次家境好,男人也比第一关好,最主要三个继女对她也是真的好。

  嫁进来就管家,若是能生下个孩子……

  不少人都看着呢,看看潘和美能不能生孩子?

  朱小对朱富贵家的事情并不关心。

  她这几日有些不舒服,很轻微的不适。

  荀沐阳有事情出去了,要八月才能回来,思念中的她,越发懒散,看书吃茶混日子。

  潘和美过来的时候,见朱小在发呆,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真的,一点不像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倒像是历尽沧桑、心中有无数苦楚和无奈。

  想到她们三姐妹曾经的遭遇,潘和美心口一软,上前坐在一边,“想什么呢?”

  朱小回神,看着潘和美笑,“母亲回来了,尝过花儿做的甜羹了么?”

  “太甜!”潘和美笑道。

  朱小也笑了起来,“花儿小时候喜欢吃糖,可那个时候,老虔婆多厉害,我娘又那个样子,哪里有糖给她吃,在她心里,可能越甜越好吧!”

  “只是吃多了甜的,容易蛀牙,还是要她少吃些,我说了不太好,小小你劝劝她!”

  “嗯!”朱小点头,又问道,“富贵婶子是怎么回事?”

  “她说是自己摔的,家宜去扶她,又摔了压在她肚子上!”

  “……”朱小微微抿唇,“摔可能是她自己摔了,家宜也去扶她了,不过她摔倒后,心中有气,想要甩开家宜,才让家宜摔了压在她肚子上,不然好端端的,又怎么会那么凑巧!”

  “吸……”潘和美惊,“不至于吧!”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罢了,不过如今孩子没了,她成了苦主……”朱小微微摇头,看向潘和美,“母亲,若你有了孩子,可千万要保护好他,别让他受到伤害!”

  伸手轻轻放在潘和美肚子上,“真希望这里面有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我能看着她长大,给她最好的一切!”

  “小小,你为什么那么执著于要我生个孩子?且还能心甘情愿把你努力的一切都拿出来?”潘和美忍不住问。

  试问如果是她,能不能做到?

  她不能。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我总是在外面跑,也会觉得累,我想这般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的休息几天,母亲,你不要胡思乱想,我没有坏心思,也不会来算计家里人,就算我是个坏人,我的刀尖也是面对外人,永远不会面对家里人!”朱小安抚道。

  “你啊……”潘和美感慨,“晚上想吃什么,让厨房做,你爹怕是要晚些才能回来,咱们娘几个早些吃,等他回来再一起吃个夜宵!”

  “都行,我不挑食!”

  荀沐阳不在,吃什么都没了胃口。

  她想他了。

  “那咱们来个烤鱼吧,你上次做了很好吃,我一直念着呢!”潘和美说着,又想起一事,“对了小小,隆掌柜家有意给他家幺儿求娶招娣,让人托了几圈到了我弟媳妇那里,我想问问你,你是怎么打算的?”

  “隆玉荣么?”朱小仔细去想。

  长得好像还可以,很开朗的一个后生。

  看一眼她家大姐就脸红。

  可见是看上了她家大姐。

  但……

  “就是他!”潘和美颔首。

  这个家,大事还是要朱小拿主意。

  三姐妹的婚事,她也不敢随意做主。

  尤其是朱小已经有人在等着,只等她长大,以后身份那是贵不可言,她又怎么敢指手画脚。

  “挺好的一个人,只是还要看大姐的意思,等我问问大姐,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再给回复吧!”

  “也好!”

  朱小是行动派,加上荀沐阳不在,她本就闷的慌,等潘和美走后,就去了朱招娣的竹园。

  朱招娣很会收拾院子,竹园里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和风细细,她正在绣着绣品。

  三姐妹,朱小有曾经过往的经历,有点作弊行为,所以学什么都快。

  朱花儿小,早年日子过的凄苦,如今似乎努力的想弥补回来,空余时间极其的放飞自我。

  唯有朱招娣,她刻苦勤劳,善良又美好,一颗心包容着所有人,真诚不做作。

  她学会了不卑不亢,不急不躁,努力活出了自己的样子。

  像这会子,认真恬美的模样就像是一幅画。

  朱小只恨自己画技不精,不能将这一幕画下来,恒久保存。

  朱招娣似发现朱小到来,抬眸朝朱小笑,温和软语,“小小你来了!”

  ------题外话------

  欠2000

  明天万更,做不到,杀黄豆祭天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农女巧当家。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6_16449/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