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哎呀个甜啊(1更_农女巧当家_腾飞小说

农女巧当家第250章,哎呀个甜啊(1更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教训给的差不多就好了,毕竟像荀沐阳这种身份,高高在上习惯的人,能服软道歉,已经十分难得。

  等明日再和他说说,他把她一个人丢下,是多么的不应该。

  朱小想着想着,倒是睡得沉了。

  莱菔在门口等了许久,侧耳听了听,屋子里没甚动静,倒是听到他家公子打鼾声。

  乖乖了两声。

  也去睡了,

  想着明日早点起来,让寺里准备好斋饭才行。

  这一觉,是荀沐阳二十三年来最安心、惬意的一觉。

  他只觉得有什么在他怀里蹭,就算睡着了,脑子迷糊,也有种感觉,定是他所珍爱的,伸手抱紧,抿抿唇,睡的更香甜。

  朱小从去年中毒,加这次中毒,身体内寒气就极重,夜里有些怕冷,偏生荀沐阳这身暖和的,挨着就觉得热量蹭蹭蹭把她给暖和了,忍不住靠近,睡的也是格外香甜。

  这一睡,就是日上三竿。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子,床上两人头挨着头,似鸳鸯交颈而眠,静谧美好的让人不敢出声打搅。

  太阳晒到脸上,朱小有些难受。

  “嗯”一声,动了一下。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荀沐阳却醒了,先是一惊,随后暗自窃喜,微微睁开眼缝,看见朱小在他怀里,立即闭上眼睛,假装自己睡的很熟。

  只是剧烈的心跳和汗湿的手心泄露了他此刻的激动。

  他也终于明白,天成帝曾经与他说的那些话。

  如果怀里的那个人,你早上醒来见她睡的安稳,哪怕你被尿憋的肾疼,也会忍着就怕惊醒了她。

  抱着她的时候,你什么都不必做,就觉得已然拥有一切,王权、富贵,也不及她此刻在你怀中安然入眠。

  他时候他不懂,嗤之以鼻。

  既然这么爱,为什么不护着她,还让她死了。

  如今看着他的姑娘就睡在他怀中,头就靠着他心口处,他懂了。

  懂了那种有家有爱的感觉。

  闭目养神,静静的等着怀着的姑娘醒来。

  许久之后,朱小先是动了动,然后忽地僵住身子。

  像是想起什么一般。

  “呀!”朱小尖叫一声推开荀沐阳坐起身。

  指着荀沐阳,“你,你禽兽!”

  荀沐阳也赶紧坐起身,扯着自己身上的衣裳,解释道,“衣裳还好好穿着,我们什么都没做,就是单纯的睡了一夜!”

  “……”

  朱小埋头看自己的衣裳,确实还完完整整。

  又想起,昨晚好像是她主动钻进被窝的。

  脸一红,赶紧扭开,又羞又恼,“那你赶紧穿衣服去!”

  这是她活了两辈子来,第一次和男人睡一起。

  昨晚头脑发热,也没想那么多,这会子觉得真丢人。

  荀沐阳却伸手把人抱在怀里,头靠在她肩膀上,让她背靠着他心口,在她耳边低语道,“小小,你嫁我吧!”

  “……”

  朱小忽地瞪大眼睛。

  又忍不住有些酸涩。

  “我,我还小呢!”

  “没关系啊,十二岁也有女子嫁人了,咱们先成亲,不圆房,我们……”荀沐阳说着,脸在朱小耳朵上轻轻的蹭了蹭,“小小,以后喊我懿锦好么?”

  朱小觉得痒,想要退缩,却被他抱的很紧,根本挣脱不开。

  那种痒一下子袭遍全身,五脏六腑,让她整个人都有些酥麻。

  到底不是真的十二岁女孩儿,自然懂荀沐阳此刻的认真,“懿锦?懿王的懿,锦绣年华的锦吗?”

  “嗯,我的字,就父皇和我知道,如今我告诉你了!”荀沐阳温柔低声。

  “……”

  朱小只觉得喉咙都痒了。

  口干舌燥的。

  吞了吞口水,轻轻的挣开,转身看着荀沐阳。

  这个男人长得是真好看,尤其是此刻,满眸温柔,眼角眉梢少了那股子沉肃煞气,美好的让人想要蹂躏他。

  咬了咬牙,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轻轻喊了声,“懿锦哥哥!”

  “啊……”

  朱小话才落下,就被荀沐阳摁倒在床上,肩膀上传来了疼痛。

  他咬她。

  他竟咬她。

  疼。

  可疼中带着一股子酥酥麻麻。

  她觉得一点力气都没有。

  “公子,公子……”莱菔在门口唤。

  他听到朱小尖叫声,心里怕啊。

  怕他家公子把人给打了。

  荀沐阳听到莱菔的声音,冷静了许多,抬头和朱小对视,“今日若你不是十二,而是十五六,我定要你三天出不了这个屋子!”

  “……”

  朱小错愕。

  荀沐阳微微抿唇,在她嘴角轻轻的吻了吻,“是不是咬疼你了?”

  “嗯!”朱小呐呐点头。

  “我现在比你更疼,要命的疼!”荀沐阳说着。

  慢慢起身。“……”

  一下子明白过来,荀沐阳是开黄腔了。

  羞得满脸通红,“你你你,现在立即给我下去!”

  说完推了荀沐阳一下。

  赶紧拉了被子盖住自己,躲在被窝里,又是害羞,又是欣喜。

  还有丝丝害怕。

  那么大……

  以后会疼死的吧!

  荀沐阳坐在床边,慢慢平息那种悸动。

  真的只是她一个动作,一句懿锦哥哥,他就失控了。

  若不是理智还在,她今日有大苦头吃。

  “……”看了一眼朱小,“让莱菔打水进来吧!”

  “不许他进来!”朱小在被子里闷声。

  莱菔虽是太监,可他们这样子腻腻歪歪,他进来瞧见像什么回事。

  “好,让他把水放在门口,我端进来!”荀沐阳应声。

  去门口让莱菔打水。

  自己先去了隔壁。

  朱小躲在被窝里,竖起耳朵听,似听到净房那边传来闷哼声。

  似痛苦,似欢愉。

  她顿时懂了点什么。

  这可是佛门净地,她昨晚做了啥?

  荀沐阳现在又在干嘛?

  等荀沐阳神清气爽回来,朱小立即出声,“我们收拾收拾,离开这里吧!”

  她待不下去,觉得丢人,还侮辱了佛祖。

  荀沐阳懂朱小的意思,点头颔首。

  开门和莱菔吩咐了几句,把水端进来。

  朱小先洗脸、穿衣。

  她也不用人伺候,荀沐阳亦是,两个人收拾好,慌慌张张的便离开了。

  一刻不敢停留。

  坐在马车里,朱小都还觉得惭愧,恶狠狠的瞪了荀沐阳一眼,扭开头不理他。

  荀沐阳神色柔和,眸子里都是温柔和宠溺、包容。

  伸手握住朱小的手,“一会想吃什么?听说淮江府有不少好吃的,我带你去吃吧!”

  ------题外话------

  差点就开车了

  准备好了么……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农女巧当家。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6_16449/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