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4章 威尔和圣裁堂杀手入阳戟城_冰与火之凛冬已至_腾飞小说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0924章 威尔和圣裁堂杀手入阳戟城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多恩首府——阳戟城。

  一条大道在距离城市数里格的地方分成三条路,一条向南,一条向西,一条向北。

  艾利昂伯爵、娜梅莉亚、特雷妮、艾德瑞克·戴恩四人走在最前面,越接近阳戟城,大道越平坦而宽广。

  他们身后跟着三十名剽悍的侍卫。

  前面,大道一分为二,一左一右。

  “伯爵,走右边是去阳戟城,左边则是去流水花园。”娜梅莉亚对艾利昂伯爵说道。队伍中,神恩城艾利昂家族的旗帜飘扬。

  “流水花园听说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艾利昂伯爵说道。

  艾利昂伯爵是神恩城的城主,怎么会对流水花园都并不熟悉?

  真正的艾利昂已经被威尔给杀掉了,假的艾利昂自然是人伪装的,他正是威尔本人。

  在布拉佛斯,请动一个无面者的价格高得惊人;而北境的圣裁堂里的同款杀手,并不服务于千面神,而是服务于威尔的军事行动。

  纯粹的杀手和圣裁堂的杀手是有本质的不同的,一个是拿钱办事,没有任何政治立场;一个是属于军事集团里的特殊组成部分,它具有最纯粹的政治性。

  威尔带着自己的圣裁堂的二十多位杀手和几位将军伪装成艾利昂伯爵的队伍,让这支队伍死而复活,前来阳戟城。

  娜梅莉亚是乔妮莎所装扮,她的口音和肤色都没有问题,把娜梅莉亚的长鞭一挂、衣服一穿,人皮假脸一贴,就是活脱脱的娜梅莉亚。

  特雷妮则是艾莉亚所装扮,两把短剑分别挂在腰间,顾盼之间,毫无破绽。

  艾德瑞克的伪装者是威尔新的心腹彭斯。

  乔妮莎和彭斯熟悉阳戟城的一切,威尔需要他们随行。至于劳拉夫人,伤还没有痊愈,并没有一起来。威尔在杀艾利昂的时候,要劳拉夫人一起来阳戟城,不过是看看夫人反应的托辞。

  来阳戟城,是一场非常凶险的恶战,劳拉夫人身上有伤,年龄也大了,威尔也不愿意劳拉夫人一起来,到时候恶战,劳拉夫人也许还需要人照顾她。

  艾利昂伯爵领着队伍缓缓前进。

  “等我们拿下阳戟城后,再去流水花园里看看。”艾利昂伯爵说道。

  他的身后不远,是詹姆装扮的一个普通侍卫。

  再往前,蔚蓝的大海扑面而来,无边无际,大海上,帆船点点,丝毫看不出即将到来的战争和血腥气。

  三十里外,就是著名的阳戟城。

  如果打马急行军,也不过半个时辰就到了。

  但一行人缓缓而行,轻言细语,享受着多恩的阳光。

  大路两边,农舍越来越多,清一色的棕褐色泥土修建的墙,清一色的稻草屋顶。这样修建有一个好处:冬暖夏凉。

  多恩的农舍,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房屋。棕褐色泥土墙壁里面,有稻草砍成小节的茎,这是为了防止泥土墙壁的开裂,也增强墙壁的韧性。

  道路上,行人也渐渐的多了,不时有士兵开始骑马奔行在路上。

  伯爵和娜梅莉亚高高在上,行人和士兵都避开在路边。

  艾利昂伯爵不再询问娜梅莉亚有关阳戟城的一切情况,这些情况他来多恩之前看过背过熟悉过,如今一一验证,遇上有出入的地方,他也注意着降低声音,和娜梅莉亚轻声说话。

  半个时辰后,一个看起来杂乱无章的城市出现在眼前,低矮的没有任何规则的房屋,来来去去的人们,土砖店铺和无窗陋屋密密麻麻,就好像一个一个坐落在山丘高低起伏地势上的小盒子,重重叠叠。

  艾利昂伯爵的队伍进入了这些杂乱无章的排排层层的房屋中,顺着一条主大道前行。道路越来越狭窄,人却越来越多,经常出现大白鹅、山羊、鸭子等牲畜拦断了道路,然后被主人很紧张的赶进小巷里去,怕惹得伯爵大人和娜梅莉亚生气。

  顺着道路前进,前面出现了一道弯弯曲曲的城墙,大道的路跟着城墙拐弯,顺着城墙弯弯曲曲,在很多房屋后面消失。

  城墙根据高低地势修建而成,曲曲弯弯,不知道它的头在哪里开始,也不知道它的尾在什么地方结束。无数的店铺、马厩、客栈、酒馆、妓院、铁匠铺等依附在城墙下高高低低的蜿蜒开去,一眼看不到尽头。

  “伯爵,我们还是走三重门吧。”娜梅莉亚在嘈杂的人声中说道。

  “这样的城墙还有两道,首尾相连,中间还有很多岔道,不熟悉的人一进去就找不到路出来,我说得对吧!”艾利昂伯爵说道。

  “熟悉的人也很容易迷路,每一年,曲墙都会增加支墙出来,有的是死胡同,有的是不断分出岔路,弯弯绕绕,让你走来走去又回到原路上。也许只能在天空上,或者是请本地人做向导,外来的人才能知道这些道路该究竟怎么走。”

  曲墙主墙三道,称之为影子墙,这个城市也因为影子墙而得名影子城。

  影子城是进入阳戟城的必经之路。影子墙修建的高度和真城墙矮不了多少,必须要架设攻城器械才能攀越。像这样的城墙,围绕着整个阳戟城的,有三道,这三道主墙,又衍生出很多的支线墙,有的走得通,有的走不通。

  遇上走不通的你只能退回来,走得通的,你会发现最终又回到了起点。

  影子城这里发生过很多著名的战争,每一次进入影子城的敌人,就没有能够活着出来的。历史上,龙王的军队也在这里遭遇了惨败。后来龙王放火烧了很多地方,很多城市,为了离间马泰尔家族和多恩其他家族的关系,龙王曾经放了这里一马,想借此表示龙王和马泰尔家族有着不一样的关系,只是计谋最后还是遭遇了失败。

  要想顺利通过影子城进入阳戟城,有个捷径:三重门。

  三重门被重兵把守,顾名思义,就是直接在这三道主墙上开了三道距离最近的门,通过这三道门,就能很方便很快的穿过影子城,来到阳戟城的城墙下。

  阳戟城三面环海,唯一的大陆面是西面,西面的屏障,就是迷宫般的影子城。老老实实顺着影子城的曲墙行走,明明阳戟城并不远,却要走十多里路才能来到阳戟城的城墙下。如果是走三重门,不过两里路。

  三重门也并不是在直线距离上开的三道门,而是错落位置开的三道门,每过一道门后,还得走一段不长的曲墙。这中间会经历好几个分岔路口,不熟悉的人只要走错一个分岔路,就会绕出去,又得从第一个大门进来一次。

  在娜梅莉亚(乔妮莎)和艾德瑞克(彭斯)两姐弟小心翼翼的带领下,艾利昂伯爵一行人终于有惊无险的穿过了重重防守的三重门,来到了阳戟城下。

  守城士兵立即打开城门,把艾利昂伯爵一行人迎了进去。早有大姐奧芭娅·沙德骑着沙马前来迎接。

  “艾利昂伯爵,威尔给你罗热·艾利昂的遗体没有?”奧芭娅问道。

  “没有!”艾利昂伯爵显然心情不好,脸色也并不好看。他的语气很冷。

  “你放心,这次威尔来议和,管教他有来无回。要不是要抓他跟希琳王朝讨价还价,我就让你把他给杀了报仇。”

  “不能杀死他,砍掉他一只手或者一条腿也行。”艾利昂伯爵恨恨说道。

  “这个倒是容易。”奧芭娅说道。

  奧芭娅领着一行人往前走,娜梅莉亚说道:“大姐,大伯议和是假,诱捕威尔才是真?”

  “大伯议和是真,但是我们却跟他不一样。父亲和大姐已经达成了一致,三重门的士兵都已经换成了大姐的侍卫了。父亲要我们做好准备,不能给威尔的人逃掉一个。”

  艾德瑞克担心的说道:“奧芭娅,威尔的野人大军已经到了王冢城和伊伦伍德城,并且随军前来的还有巨人,身高十几尺,有城门那么高,我们抓了威尔,恐怕野人们并不会住手。王室权力对野人的约束力并不强。”

  “不管是王室军队,贵族军队,守夜人,野人军团,他们都听威尔的。”奧芭娅说道,“在君临里面,有很多大伯的朋友,他们和大伯一直保持着密信来往,威尔只要落在我们手中,不管有多少来犯的野人战士,都会受我们的制约。——因为他们不听王权的命令,但会听威尔的!”

  “哦,那我就放心了。”

  “艾德瑞克,你到时候负责守卫餐厅大门。”

  艾利昂伯爵说道:“我们要在餐厅动手?”

  “酒足饭饱,然后请威尔大人接受我们的议和,只是我们的议和条件比较的有些不同,所以,我们并不会触犯神圣的宾客的权力。”奧芭娅笑道。

  “好安排。软禁起威尔,让他按照我们的方式来谈判,最多不过谈判的方式有些不同。”艾利昂伯爵笑道。

  大家穿过大半个城市,来到一大片飘扬着各色旗帜的军营前面,军营中间一条大道,直通旧宫。

  阳戟城分两部分:新城和旧宫。

  艾德瑞克看见了自己家族的旗帜,他要离开队伍去看看自己的家族侍卫和士兵们,却被奧芭娅喝住:“艾德瑞克,我父亲在太阳塔的王座厅召集众将开会,你也得来。”

  “是,奧芭娅。”艾德瑞克恭敬道。

  艾利昂伯爵说道:“奧芭娅将军,我的侍卫能否随我进入旧宫?我希望他们都能派上用场,威尔杀我儿子,断我家族继承,此仇不共戴天。艾利昂和家族侍卫,愿意肝脑涂地,听从奥伯伦亲王的调遣。”

  奧芭娅说道:“伯爵,你和你的侍卫们都随我进旧宫吧。大伯的侍卫队长阿利欧·何塔是个棘手的人物,动手的时候也不能调离开他,他的侍卫需要有人出手遏制住他们。父亲认为你和你的人比较合适。”

  “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好了。”艾利昂伯爵脸露慨然之色。

  动手杀道郎亲王的侍卫和队长,弄得不好就是死罪,目前,还没有贵族愿意主动来承担这个任务。奧芭娅来迎接艾利昂伯爵,本就有此意在里面。和威尔有血仇的人,曼伍笛家族已经灭族,伊伦伍德家族已经灭族,剩下一个小女儿做了威尔的养女,那是毫无指望的了。然后,就只剩下一个最合适的敢于冒险的人选:艾利昂伯爵。

  其他家族的城堡被曼斯·雷德野人王攻破,掳走的家人都还健在,星坠城虽然城毁,艾德瑞克伯爵和他城市里的家人下属都还在,只是被威尔给抓了而已,只有艾利昂伯爵,唯一的长子和继承人罗热·艾利昂被威尔残忍斩首,尸首都不肯给艾利昂伯爵带回去家族的墓窖里安葬。

  要说到报仇的急切心情和刻骨仇恨,艾利昂伯爵是首选。

  奧芭娅说道:“艾利昂伯爵,这件对大伯的队长和侍卫动手的大功劳,我和姐妹们都争取过,但是父亲就是不肯答应,他选中了你,等会在会议上,父亲会向你提出请求。”

  “多谢奧芭娅将军提前告知,我很感谢。”

  进入旧宫,道路两边全部是身穿黄褐色大袍头缠同色头巾的高大侍卫,他们的皮肤都很黑,武器是沉重巨斧,立于地上。

  艾利昂伯爵看出这种战斧看起来令人胆寒,但实际战斗并不实用。第一是斧柄太长,需要骑在马上才好作战,但王宫里是步战;第二是斧头过于沉重,灵活多变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有了这两点,那么速度慢是必然的。

  而艾利昂伯爵的侍卫们,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字。

  这种战斧,仪式感重于实用性。王宫里面,为了表现威武,仪式感很重要。

  艾利昂伯爵低声说道:“这些侍卫都是道郎亲王的人?”

  “是的,这批人父亲大人没有打算换掉,怕引起大伯的注意和警惕。”

  “我们在太阳塔里的王座厅公然开会,不怕被道郎亲王知道?”

  “是大伯要父亲大人召开的议和大会,只是会议内容嘛,最后并不是按照大伯想要的进行罢了。”

  “道郎亲王自己不参与?”

  “他的腿疾到了中午非常疼痛,红肿难忍,他无法坚持在会议上一坐半天。父亲大人和亚莲恩大姐一回来,大伯就把事情全部交给了父亲。”

  “他的侍卫队长呢?不参与?”

  “阿利欧·何塔和我的大伯寸步不离呢?大伯上下床都需要何塔抱上抱下,就好像一个大婴儿。”奧芭娅微笑,神情轻蔑。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冰与火之凛冬已至。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6_16441/8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