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4章 善变伊耿·杀手鸭子逞威_冰与火之凛冬已至_腾飞小说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0794章 善变伊耿·杀手鸭子逞威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可可!

  有人非常礼貌的敲门,声音和节奏恰当好处。

  修女莱莫尔打开门,门口站着伊耿·坦格利安六世。

  他昨晚穿的锦袍玉带不见了,是朴素的平民服装,他从伊耿变回了小格里夫。

  “早,莱莫尔夫人。”伊耿非常礼貌,露出修女熟悉的笑容。

  的确很早,天都还没有大亮。

  “早,陛下。”修女莱莫尔端正了自己的态度,不再称呼伊耿为小格里夫。

  她记着昨天伊耿对她说过的话,他是伊耿·坦格利安六世,并不是小格里夫。

  “夫人,我可以进来吗?”

  莱莫尔夫人忙让开身子,伊耿走进来。夫人和另一个追随者住在一起:负责为他们做饭的伊利西夫人。

  伊利西夫人忙从里间起身,出来见伊耿王子。

  伊耿王子回礼,非常礼貌,他又变回了伊利西夫人和莱莫尔夫人熟悉的小格里夫。

  “夫人,能麻烦你去请卡斯伯·利欧爵士(杀手)、罗利·达克(鸭子)爵士、哈格尔学士一起过来这边吗?”

  “如您所愿,陛下。”伊利西夫人也不再称呼他为小格里夫了。

  “谢谢您,伊利西夫人。”伊耿微笑致意。

  伊利西夫人出门之后,伊耿歉意说道:“莱莫尔夫人,昨晚你们来找我,我说过今早和你们开会议事,所以我一早就来了。”

  “是,陛下。”

  “坐吧,莱莫尔夫人。”

  “是,陛下。”

  “昨晚您和罗利·达克爵士回到之后一定开过会了,莱莫尔夫人,您能告诉我您们昨晚的会议结果么?”

  “陛下,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举起了解放奴隶的大旗,她如今控制了东城,手下奴隶大军超过了五万。每一天,都有奴隶从东城跑到西城去加入她。”

  “哦。这样就太好了,姑姑的兵力加上瓦兰提斯象党的兵力,我们有八万士兵了。”伊耿开心说道。

  “陛下,丹妮莉丝要解放奴隶,而象党是要进行奴隶贸易,他们无法调和的。”

  “会调和的,我有办法。”伊耿说道。

  “陛下,您能有什么办法?丹妮莉丝恐怕是无法说服的,她不解放奴隶,她的大军就会失去活力和生命。也不会再有奴隶加入她。”

  “我有办法,别忘记了我是雷加·坦格利安的儿子,她是雷加·坦格利安的妹妹,我们是一家人。”

  “是的。一家人。”修女说道,“昨晚我们开会达成了一个一致的意见,希望陛下能冷静的考虑我们的提议。”

  “说吧,什么意见?”

  “陛下不能亲近奈西索献给陛下的任何美女,我们希望你能保持清白,为了坦格利安血脉的纯正延续,你应该娶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为妻。”

  伊耿·坦格利安微微局促,显出少年人对男女之间事情的一点稚嫩:“夫人,我已经不是原身了。”

  “那就从现在起远离其他女人,不要再有亲近的举动。丹妮莉丝失去了卓戈·卡奥,她恢复了单身。卓戈·卡奥被人毒倒,他也无法再给我们多斯拉克大军,坦格利安的女人,也该回归坦格利安家族了。”

  伊耿沉默了一会,说道:“好,我接受你们的这个提议。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亲近其他女人,我会娶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为妻。”

  为了坦格利安家族血脉,这也是唯一的办法。

  坦格利安家族都是内部通婚,在无法内部通婚情况下,或者是为了王国的稳定的情况下,才会考虑其他大贵族家的女儿。

  家族还剩下两个坦格利安,一男一女,正好婚配。

  本来还为此担心的修女莱莫尔夫人大喜,她松了一口大气。

  伊耿·坦格利安并不嫌弃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曾是野蛮人的妻子,他识大体,懂进退,有决断,正是修女莱莫尔们努力培养出来的优秀结果。

  说话间,鸭子杀手和半学士一起进来,伊利西夫人忙做饭去了。

  伊耿面对这些把他养大教他本事的人们,说话谦逊有礼,应对得体,很快令杀手鸭子等人打消了顾虑,伊耿又把虎党的议事大厅地图拿出来,和他们仔细商量明天的突袭,保证明天把虎党的贵族和官员们全部杀光。

  半学士哈格尔说道:“陛下,奈西索为什么要在瓦兰提斯最困难的时候杀掉虎党?”

  “借机除掉政权敌人,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要是换了我,我也这么做。”伊耿说道。

  会议很快开完,进展顺利。伊耿答应了身边大臣们的所有建议,这令大家心里都非常踏实而舒服。

  *

  距离瓦兰提斯一年一度的执政官选举的日子越来越近,虎党执政官马拉乔·梅葛亚虽然年迈,但仍然是虎党的绝对领袖,他的威信极高,虎党贵族和官员们都深信马拉乔·梅葛亚今年仍会当选。

  按照惯例,虎党内部会在选举前召开内部大会,统一选出虎党的下一任执政官的候选人,然后大家取得共识,把所有的票都集中投给候选人,以确保虎党有一人成功获得执政官的职务。

  虎党是瓦兰提斯原住民贵族们的代表,他们在马拉乔的领导下走强硬尚武路线,曾经带领瓦兰提斯取得了很大的辉煌,但随着几次海战和陆战的失利,虎党的地位跌落,象党乘机崛起,逐渐掌控了瓦兰提斯执政官中三位席位中的两席。

  十多年来象党依靠贸易越来越富有和强大,虎党已经无法和强大的象党抢夺执政官席位,他们只能集中所有的贵族和官员们的票来确保一位虎党成员坐上执政官的位置。

  在虎党的议事大厅里进行投票前的战前动员和内部候选人确立是虎党的一项传统。

  一早,全城的虎党贵族和在职的各级官员就陆续向虎党城中心的议事大厅进发。早上九点,议事大厅里面已经是人来人往,熙熙嚷嚷,当被称为‘猛虎’的执政官马拉乔·梅葛亚出现的时候,全场起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马拉乔·梅葛亚已经老迈,门牙全部掉落,令他的嘴看起来向内凹陷,老态显现。但他的精神很好,带领虎袍军在三角洲袭击卓戈·卡奥大军的后勤队伍并取得成功的将军就是他。马拉乔·梅葛亚在十七岁的时候率领家族侍卫参与了镇压奴隶起义并于大军中斩杀当时的奴隶起义军首领,从此就得到了‘猛虎’的称号。

  猛虎马拉乔一直是虎党能征善战的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的威信虽然年迈而不坠。

  在事务官清点人数之后,马拉乔示意,于是会议正式开始。

  这一次的内部先期选举出现了挑战者,当马拉乔依然以压倒性投票获得了支持。于是,虎党的候选人确立,依然是猛虎马拉乔。

  大会取得了一致的意见,人人达成共识,在选举的当天,虎党官员和贵族们所有的票,都将会集中投给马拉乔·梅葛亚大人。

  会议完毕,就是聚餐。

  聚餐大会也是贵族们的社交场合,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就在这聚餐中建立起来,盘根错节。

  *

  议会大厅有两个门,一个高大的前门,供人们进出。一个低矮的后门,是应急时候的通道。今天是虎党非常重要的会议,集中了虎党几乎所有的贵族和官员,前门和后门,都驻守着虎袍军。

  前门两排虎袍军,左右两边各五十人。后门也是两排虎袍军,左右两边各二十人。

  大厅里的聚餐热闹时刻,后门街道两头,突然出现了一名黑衣黑甲的骑兵,这名骑兵一身黑衣,和一身黄衣的虎袍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骑兵单人独骑,从街头拐角出现,在大街上慢慢奔跑,越跑越快。当骑兵来到大街中段,长街的两头,同时出现了黑衣黑甲的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两头包抄,看起来好像是在夹击骑兵。

  骑兵猛然勒住战马,就在黄袍军的面前。

  街头两边的黑衣军哗哗哗脚步声整齐向前奔跑而来。

  “警戒!”黄袍军队长发出了命令。

  虽然黑衣军并没有攻击他们,但是这阵势令人可疑。

  四十名黄袍军战士立即排列成战斗队形,刀剑出鞘,盾牌在手,守护住窄门。

  两名黄袍军士兵奉命进去向里面的当值事务官报告情况。

  *

  前门,从街头慢慢驶过来一辆垂帘马车。

  这种马车宽大,帘幕下垂,看不见车里面的人物,是西城贵妇们出行的通用马车。

  马车驶过街头,向这边而来。马车后面,又是一辆马车。两辆马车缓缓驶来,街头,出现了第三辆马车,然后是第四辆,第五辆。

  看起来马车比平时有点多,但并没有引起守卫在大门前的百名黄袍军战士的注意。两名队长挎着剑,还在轻声的开着玩笑。

  而街道的另一头,也同样出现了马车,两队马车相向驶来,车速不快,却好像络绎不绝。当马车突然停下,形成整整齐齐的两排就展开在大门前的时候,两名队长才发觉到了不对。

  一名队长走上来喝问,让马车立即离开。突然一柄长枪从帘幕中刺出来,正中队长的脖子,咽喉刺进,后颈穿出。

  跟着,好几根长枪刺出来,在队长的身体上扎穿了好几个窟窿。

  就在虎袍军目瞪口呆中,马车的帘幕轰然掀开,无数黑衣战士纷纷跳下马车,手挺黑色长枪,迅速排列成扇形阵型,如一道黑色的弧形墙,围住了大门的百名黄袍军。

  “列阵,迎敌。”黄袍军队长大喊。

  他迅速逃进阵列。

  一柄黑色长枪被人投射过来,正中他的后背。

  投掷出长枪的,正是率领这五百名黑衣军的鸭子爵士。

  “杀光他们!”鸭子爵士站在居中的马车顶上大喊。

  长枪军排列成的阵型开始一步一步前进,脚步踩踏在地面,发出轰轰轰的整齐声音。他们每前进一步,就会停顿一下,发出一声呐喊:嗬!

  百名黄袍军战士不得不收缩阵型,他们是长剑铠甲,圆盾。跟长枪相比,具有了明显的劣势。

  “前进,前进,前进!”鸭子挥舞长剑站在车顶上指挥。

  弧形长枪军团五百人,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墙体一般,步步紧逼,向前突进。

  “后退,后退!”士兵中的两名副队长大喊。

  大门打开,士兵们迅速逃进大门内。

  一步一步追击而来的长枪军阵势不乱,脚步不乱,速度不乱,依然一步一顿一喊,向前推进。

  嘭!

  最后一名红袍军战士逃进大门,大门轰然关闭。

  “守住大门!不得松懈!”鸭子下令。

  密密麻麻的长枪对准大门,五百人五百把长枪,枪尖都指着大门,形成了一个枪林。

  *

  后门的局势却不同,骑兵单人独骑先冲阵,战马飞跃,撞翻了数面盾牌,撞进了四排虎袍军的队伍中去。四排层层推着的阵型顿时崩溃,人仰马翻,阵型混乱。

  在数把剑刺进战马身体的时候,马上骑士敏捷向后跳落,战马轰然倒下,又压塌数面盾牌压伤数人,紧紧靠拢的防御阵型露出巨大缺口。战士们无法再保持四排阵。

  几名战士被战马的冲击撞飞出去受了重伤,首当其中的一名战士被战马的第一冲给踩死。

  骑士长剑出鞘,敏捷把剑刺进了最外边的一名士兵的嘴里。等他从容把剑拔出来,旁边才有两把剑刺过来。

  骑士长剑圈转,磕飞两把剑,滚身上前,砍断一名战士的小腿,起身旋步,侧身闪避开敌人的突刺,当头斩,把另一名士兵连头盔带头颅一起劈开。

  数把剑向骑士猛刺过来,骑士敏捷向后跳开,就好像影子山猫,轻灵飘逸。

  数名战士一击不中,立即回缩阵型,在两名队长的口令中,黄袍军战士再次形成完整而严密的防御阵型。

  黑衣骑士手腕轻挽剑花,在三十名敌人的防御阵型面前走来走去,出言挑衅,耀武扬威。

  这个骑士是杀手爵士。

  他率领的数百黑衣军呐喊声到,但人还没有冲上来。

  杀手一人独骑冲阵:马突进撞击,伤敌四名,马蹄踩死一人,马死;剑杀两人,断一人腿。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冰与火之凛冬已至。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6_16441/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