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2章 王子与美人(2):笑面树骑士_冰与火之凛冬已至_腾飞小说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0752章 王子与美人(2):笑面树骑士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2合1)

  *

  “疯王接下来做了什么?”艾莉亚道。

  “羞辱!”

  “羞辱谁?”

  “羞辱詹姆·兰尼斯特。”

  “羞辱刚刚宣誓效忠自己的御林铁卫?”

  “是的!”

  艾莉亚不愿意相信:“疯王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御林铁卫在他眼里就是可以让他们死也可以让他们生的奴隶。他认为他想怎么做都可以,随心所欲,无所顾忌。”

  “他真的是疯了。”

  “他羞辱詹姆,真正的用意是在羞辱泰温·兰尼斯特,更是在羞辱西境人。”

  “是的。他难道不知道这么做是在失去人心么?”

  “呵呵,疯王不需要人心,除了坦格利安,他认为一切贵族都是他家的奴仆,就好像蚂蚁,他想捏死谁都可以。恣意妄为,随意为之。”

  艾莉亚的小嘴唇抿得紧紧的!

  她想起了被绳子活活勒死的她的大伯布兰登·史塔克,还有她的爷爷瑞卡德·史塔克。瑞卡德·史塔克被疯王活活烧死。

  这些都是家族血仇。

  尽管如此,艾莉亚却知道艾德·史塔克却并不赞成劳勃·拜拉席恩对狭海对岸的坦格利安家族的孩子斩尽杀绝。在劳勃要求艾德必须这么做的时候,艾德把首相的徽章扔在了劳勃的桌子上。

  艾德绝不杀孩子和不是战士的女人,哪怕是仇人的孩子也是一样。这是最基本的骑士精神,也只有艾德一直在坚守真正的骑士精神。

  艾德的这种坚持对艾莉亚的影响深远。

  “疯王如何羞辱了詹姆?”艾莉亚咬了咬嘴唇。

  琼恩·雪诺竟然是琼恩·坦格利安?是史塔克家的血仇敌人。可他又是莱安娜姑姑的儿子,是她的表哥。

  “疯王叫詹姆立即离开赫伦堡比武场,单人独骑,中途不许停留,一直跑回君临红堡才能停下。中途要是敢停留,他就会砍下詹姆的脑袋,把他的头插上城墙的枪尖。”

  “他还真是一个疯王啊!”

  “是的。当时,做好了一切比武准备的詹姆完全呆了。他的六个御林铁卫的兄弟个个退开,不发一言。御林铁卫的誓言里就有绝对服从国王的这一条。”

  “雷加当时也不敢说话?”

  “在伊里斯做出自己的决定的时候,没有人敢在伊里斯·坦格利安面前说话。当詹姆·兰尼斯特在众目睽睽之下骑上马离开赫伦堡的时候,我相信他自杀的心都有。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做好了一切准备,要在比武场上以御林铁卫的身份全力争取他的荣誉的时候,他被国王当众羞辱了。”

  “全国的贵族和骑士都具有比武的资格,就詹姆一人没有。”

  “是的。这是对骑士本人和他的家族最大的羞辱,尤其是詹姆偏偏刚刚获得了骑士的最高荣誉——御林铁卫。”

  “泰温当时做了什么?”

  “他一言不发,面无表情。”

  “雷加呢?”

  “雷加是一个勇敢而正直的人,他和御林铁卫队长杰洛·海塔尔一起送脸色苍白的詹姆走下高台,并亲自为詹姆牵来了战马,他什么话都没有对詹姆说,只是和御林铁卫队长杰洛·海塔尔两人一直站在赫伦堡的小丘山顶,一直目送着詹姆和他的战马看不见了影子才回来。”

  “雷加是一个有大胸襟的英雄。”

  “是的,直到雷加战死后,詹姆也从未背叛过坦格利安王朝。”

  “不,这点你错了,詹姆是弑君者,他杀了疯王伊里斯。”

  “不,他是为了救人。”

  “救谁?”

  “当时疯王叫詹姆去杀了泰温·兰尼斯特,叫他的火术士首相去点燃埋藏在君临城下的野火,炸掉整个君临。当时君临城里,可是有几十万的平民。詹姆万般无奈,先杀了去下命令炸城的火术士首相,再杀了疯王。从此,他被钉在了弑君者的耻辱柱上,被所有的贵族和骑士看不起。御林铁卫至死都不能背叛自己的国王,但詹姆却杀了自己的国王。”

  艾莉亚瞪圆了眼睛:“你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

  威尔却过滤掉艾莉亚的疑问,继续说道:“在比武开幕式的夕阳的光辉中,雷加·坦格利安王子弹奏了一曲非常忧伤的音乐,这首乐曲的悲伤令很多战马都无法吃下草料,而在乐曲中,瑟曦在吃着精美的食物轻笑,艾莉亚·马泰尔王妃受不了乐曲的伤感退席离开了。不远处的莱安娜·史塔克泪流满面。她的弟弟班扬·史塔克在旁边嘲笑姐姐的软弱,莱安娜把手里的酒泼在了弟弟的脸上。”

  艾莉亚仿佛看到了在春天的夕阳里,一个俊美英武的王子在弹奏着伤感的竖琴,他也许在伤感他经历的盛夏厅的悲剧,也许在伤感自己的父亲的疯狂而他无能为力,也许在伤感自己婚姻的不幸,这是个多愁善感心底善良而又文武双全的王子,而一个绝色的少女在不远处看着王子,脸上满是泪水。

  “这首乐曲弹奏完毕,雷加王子离开很久了,整个演武场都鸦雀无声。唯有在劳勃·拜拉席恩的帐篷内,传来喝酒划拳的喧哗声。”

  艾莉亚紧紧的盯着威尔,威尔的故事已经完全吸引了她。

  这些故事,她第一次听说。

  在艾莉亚的眼里,威尔无所不能,除了父亲艾德,没有任何男人比得过威尔。想起威尔如此英雄,却要娶自己的姐姐珊莎,一个看见蟑螂都吓得惊叫看见死老鼠都吓得逃走的女子,艾莉亚心里为威尔不值。

  “接下来比武场上出现了第一次引起轰动的事。”

  “是什么?”

  “还记得你父亲艾德最好的朋友是谁吗?”

  “灰水望的霍兰·黎德。”

  黎德家族为史塔克家族驻守颈泽。

  “对。在这次的全国比武大会上,几乎所有的贵族都到齐了。灰水望的黎德家族也来了人,其中以霍兰·黎德为首。”

  “嗯!”

  “霍兰·黎德在夜晚的欢宴中被三个侍从非常无礼的嘲笑他的矮小,当他反讽的时候,这三个侍从一起扑了上去,他们都是年轻气盛的少年,而泽地人虽然已经成年,但这些侍从的块头更大。霍兰仅有的攻击武器就是一把三尖枪,被其中一名对手夺走。随后他被那些人摔在地上踢踹。他们的主人在旁边提着酒壶大声喝彩。这三个主人一个来自孪河城的佛雷家族,一个来自王领的布劳恩家族,还有一个是佛雷家族的属下贵族海伊家族。”

  “三打一?”

  “是的!”

  围观的骑士和侍从越来越多,引起了在帐篷内的莱安娜·史塔克的注意,她听到了霍兰·黎德的名字,他立即提着一把比赛剑赶来解围,,她非常愤怒地喊到霍兰是她父亲的骑手,让这些家伙滚开,然而没有人听她的。”

  “我的姑姑不会武艺!”艾莉亚说道。

  “是的,我们的认知中,都知道你的姑姑根本不会武艺,在她要习武的时候,你的爷爷并不赞成她习武。但是,史塔克家族中,为什么只有她和布兰登才具有奔狼之血,就连你的父亲艾德和叔叔班扬都不具备。”

  “难道我的姑姑跟我一样武艺高强?”艾莉亚毫不谦虚的说道。

  “莱安娜在众目睽睽之下用一把比赛剑眨眼就击倒了三名侍卫,打掉了他们的牙齿,打肿了他们的脸并打断了一个家伙的骨头。”

  “天,比赛剑?难道我的姑姑偷练的武艺?”

  “霍兰伤痕累累,莱安娜把他带进了自己的帐篷。她为霍兰清理了伤口,用亚麻布包扎起来。当晚,她的几个兄弟从劳勃·拜拉席恩的帐篷拼酒回来后,莱安娜把霍兰·黎德引荐给她的兄弟们——布兰登史塔克,当时人称野狼;艾德史塔克,当时人称静狼和被称为小狼的班扬·史塔克。也是在那个晚上,艾德·史塔克才和霍兰·黎德认识。他的个子是最小的,但是他的年龄却是最大的。”

  “就在那晚,莱安娜劝霍兰参加比武大赛,坚称霍兰出身高贵,比任何人都有资格参加。“狼仆”霍兰无法拒绝来自领主之女的要求,并且莱安娜救了他。班扬为霍兰找到适合的出席服装,换下霍兰一身的普通装束。也是因为他的普通装束和可笑的兵器,他才受到了那三大家族仆人的欺负。”

  “如果是我在场,我也会照姑姑那么做!”艾莉亚说道,“我不单会教训三个侍从,还会教训他们的主人,让他们道歉。”

  “在赫伦堡,霍兰从此就与史塔克家族吃喝在一起了。他被莱安娜安排和艾德·史塔克同住一顶帐篷。与他们同吃同住的还有史塔克家族的誓言封臣达斯丁家族,他们来自先民荒冢;霍伍德家族,莫尔蒙家族,安柏家族和白港的曼德勒家族。”

  “于是第二天,霍兰就去报名参加比武。但他武艺并不高强,于是就由部下出战。当时他突然冒出来了一个‘笑面树’骑士为他和灰水望的荣誉而战。”

  “我的姑姑?”

  “谁也不知道突然出现的笑面树骑士是谁,他身材跟其他骑士比起来显得矮小单薄,穿着七拼八凑的盔甲,一点也不合体。他盾牌上的纹章是心树上面一个笑脸,于是得到了“笑面树骑士”的称呼。他的心树盾牌上绘制着一看就是匆匆忙忙画上去的一张歪歪扭扭的笑脸,他的脸上也戴着面具,从未脱下,谁也不知道他是谁。”

  “一定是我的姑姑,我猜想她一定会挑战欺负过黎德叔叔的那三家骑士吧。”

  威尔嘿嘿一笑:“你说得没错,他第一天指名挑战的第一个骑士就是佛雷家族的人,他以飞快的速度击败了佛雷家族的这名骑士,抢夺了他的战马和盾牌,还有长剑,剥下了他的铠甲。在全国的贵族面前狠狠羞辱了他,并告诫他作为一名骑士,应该好好管教自己的手下,而不是相反。”

  “干得漂亮!姑姑万岁,临冬城万岁。”(这是情绪来了的口号,约定俗成,别觉得突兀!)

  “接着,这名笑面树骑士指名挑战布劳恩骑士,他使用霍兰·黎德的三尖枪击败了布劳恩骑士,同样抢夺了布劳恩骑士的战马,盾牌和武器,强迫骑士脱下铠甲,羞辱他的荣誉。在最后,他警告骑士不懂得约束自己的部下,他就不配做一名骑士。”

  “姑姑连胜两局!”艾莉亚笑得很灿烂。她今天才知道姑姑也和她一样好武。只是不知道姑姑是怎么瞒过了爷爷的眼睛练出来的。

  “这个时候,麻烦来了。”

  “怎么了?”艾莉亚立即为姑姑担心起来。

  “笑面树骑士引起了伊里斯国王的注意,他下令骑士脱下面罩,让他露出本来面目。”

  “姑姑脱下面罩了么?”

  “没有。她希望再挑战一名骑士就脱下面罩,伊里斯国王同意了。于是,笑面树骑士指名挑战海伊家族的那名骑士,这名骑士更惨,被笑面骑士的比赛枪击中了面目,当场倒下,他的脚被挂在马镫里,被他的战马拖着跑。笑面树骑士跟着追上去,却借机跑出了比武场地。这惹怒了伊里斯国王,下令雷加王子和御林铁卫拂晓神剑亚瑟·戴恩去追击,务必把那骑士抓回来,伊里斯要看看他究竟是谁!”

  “我的姑姑逃掉了吗?”

  “谁也不知道,雷加和亚瑟·戴恩是当时的顶尖高手,两人同时出击,你认为那笑面树骑士能不能逃掉?”

  “我不知道我姑姑有没有学过潜行。”

  “除了雷加外,还有更多的骑士想对笑面骑士进行追击,其中还包括劳勃·拜拉席恩。他都跳上了战马,被艾德·史塔克劝住了。”

  “那么后来呢?”

  “后来,雷加和亚瑟·戴恩回来了,雷加王子手里只有一面笑面树盾牌。他对疯王说笑面树骑士把盾牌挂在了树上,人却跑掉了。”

  “他们一定截住了我的姑姑,但是雷加王子放了我的姑姑。我想他们就是在那个时候彼此有了缘分。”

  “这件事情并没有完,伊里斯要霍兰·黎德说出笑面骑士的本来面目,但霍兰·黎德却根本说不出来,于是国王下令彻查哪位骑士不见了人,那他就一定是笑面骑士。王室宫廷官员们彻查下来,所有的骑士都在。”

  “我姑姑也在?”

  “你的姑姑不在,但那骑士是个男子,所以没有任何彻查的宫廷官员怀疑那个笑面骑士是你的姑姑。”

  “那么究竟是不是我的姑姑?”

  “我不知道,王室宫廷记录官员的书上,都只是记录了笑面骑士的事迹,没有说明笑面骑士的身份。”

  “一定是我的姑姑,疯王的王室宫廷官员肯定都听雷加王子的,雷加王子说没追上笑面骑士,就算有骑士明明知道是我姑姑也不敢说了,他们只会保持沉默。”

  “相比起笑面骑士的故事,雷加王子却是做出了一件更轰动的事情。”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冰与火之凛冬已至。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6_16441/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