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9章 雄心勃勃席恩·老谋深算巴隆_冰与火之凛冬已至_腾飞小说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0399章 雄心勃勃席恩·老谋深算巴隆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2合1)

  (如果2点没更,就是6点2合一。早8点30,下午2点,6点。)

  *

  铁群岛气候恶劣,道路崎岖,充满了黑色的长满了苔藓的岩石。良田在这里成了一个奢望,可梦而不可求。其中最大的一个岛上盛产各种各样的矿石,那些矿工终其一生也没有见过大海。

  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日子很难过,而出海是唯一的希望。而海上的暴风雨却又是那么的无情,可以说死亡和大海是形影不离的两兄弟。

  人们活得很艰难,在晚上喝酒寻乐的时候,都是唾沫横飞,比赛谁比谁过得更惨。不管是和大海搏斗的渔夫或是海盗,还是想从石头缝里挖出一点作物的农人,都比可怜的矿工要幸福更多。矿工们成天在黑暗中卖命,到头来都为了什么?铁、铅还有锡和他们并无关系,当他们的生命枯竭倒下去的那一刻,陪伴他们的是上一个矿工的枯骨。

  这造就了铁民要靠外出劫掠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几千年来,形成了铁民的古道——劫掠为生的古道。

  席恩·葛雷乔伊家族的族语就是——强取胜过苦耕!

  然而现在,机会来了。

  史坦尼斯一世要灭了提利尔家族,提利尔家族的封地将被重新分配。铁民的战斗力是最强的,他们不单精通海战,还精通陆战。盾牌列岛也只有精通海战的铁民能不费力气的拿下,就算再不济,拿下盾牌列岛,奖赏给旗下的封臣,从而收取租税,也是一件丰功伟绩的事情。

  想想前景,席恩心中充满了狂热。

  *

  “大人,你的披风被浪花打湿了。”女孩在席恩的身边怯怯的说道。

  ”铁民不怕海浪,这不算什么。”

  “大人,你会带我走的,是吗?”

  “不会,姑娘,我干过的女子数都数不过来,如果每个人都想嫁给我,我的派克城都已经装不下啦。”

  “大人,你不带我走,等你下船后,我父亲会把我打死的。”

  这话令席恩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每个父亲都这样,姑娘,你会长大的。你去跟你父亲说,他应该感觉到高兴才对,看在我和你的这层关系上,他今后来铁群岛做生意,提我的名字,谁也不敢欺负他。叫你父亲记住我的名字——席恩·葛雷乔伊。这一路上,我干了你那么多次,你不怀孕也难。你能生下未来的铁群岛国王的私生子,这是其他女人所没有的荣幸。”

  女孩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看着席恩,席恩也看着她。她真愚蠢,席恩心想,居然还想嫁给我做盐妾。盐妾都是铁民在外面劫掠的时候抢回来的女人。

  “姑娘,好好的把我的私生子养大,也许有一天,我会来海疆城找你呢。”

  席恩是在海疆城上的船。

  “我不住海疆城!”

  “没关系,我能找到你,不管你在哪里。”

  女孩子笨嘴笨舌,没见过什么世面,尤其是贵族,她的脸和表情在席恩的眼里越发愚蠢。于是席恩推开她径直走掉。

  密拉罕号缓缓绕过一个林木茂盛的陆岬。长满松树的峭壁之下,十几只渔船正忙着收网。大商船离它们远远的,作之字形移动。

  席恩走到船首,他看到波特利家族的城堡,以前的这座堡垒是木材和篱笆搭建而成,但劳勃·拜拉席恩一把火将城堡烧了个干净,沙汶伯爵后来用石头重建。小小的方形堡垒座落在山丘上,淡绿色旗帜上面绣着成群的银鱼。

  沙汶伯爵的小城堡保护着名为君王港的渔村,码头停满了船只。

  十年过后,战争的痕迹难以再看见。村民用旧石筑起新屋,割下草皮搭建屋顶。码头边盖了一间新旅店。旁边的圣堂只剩当初的七角基底,还有着被劳勃·拜拉席恩那把大火烧毁的焦黑痕迹。

  在不计其数的渔船桅杆中,一艘泰洛西的商船正在卸货。

  港口外面的大海中,不远处,停着数排狭长的战舰,至少有六十艘以上。

  席恩看见了温奇家族的血月旗,古柏勒头领的条纹黑号角,哈尔洛家族的银色镰刀。席恩在其中没能找到叔叔攸伦的“宁静号”,那是一艘狭长红船。船的红色是叔叔攸伦用人血和胶水一起涂抹的,船工和桨手们的舌头全部被叔叔攸伦割掉了,攸伦不喜欢船工和桨手们说话,他喜欢安静。——宁静号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席恩有三个叔叔,大叔是攸伦,二叔是维克塔利昂,小叔是伊伦。

  席恩没有看见宁静号,他看见了父亲的“泓洋巨怪号”在港口内,巨怪号的船首前方有一根海怪形状的巨大灰色铁撞锤。背景墨黑的金色海怪旗在风中飘扬,它颜色鲜艳明亮,表明这是一面才新挂上去的大旗。

  席恩看出来铁群岛的战舰在集结,这令他心头狂喜,自己回来得正是时候,看来父亲的想法竟然和他一致,集结铁群岛的兵力,听从史坦尼斯一世的宣召,从海路进攻提利尔家族的盾牌列岛,然后顺河而上,杀进提利尔家族的腹地。

  不朽的战功,将由席恩来缔造。铁群岛的王冠,也将带在他的头上。

  泓洋巨怪号的旁边,集结着几十艘狭长的长船,这是派克城的直系舰队。想想过去,父亲虽然赢得了铁群岛的王冠,但他后来的征战全部徒劳无功,每次父亲的反叛,换来的都是更血腥的镇压杀戮,而且最后,父亲都是以失败而告终,不得不再次下跪臣服。

  那种耻辱和一事无成的情况该结束了,现在该是席恩出头的时候了——响应史坦尼斯的号令灭掉提利尔家族,这就是他的计划,也将是他的荣耀,未来的王冠也只能是他的。

  父亲已经老了,指挥铁岛舰队的二叔维克塔利昂也老了。大叔攸伦另当别论,他是唯一一个令席恩内心畏惧的硬汉,可他的“宁静号”并不在海港内,外面的舰队也没有宁静号的影子。这样最好,席恩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如此一来,父亲为他省去了宣召封臣的时间,他可以尽早出兵。

  密拉罕号逐渐朝陆地靠近,席恩在甲板上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

  他频频扫视岸边,没有看见来迎接他的父亲,他也没有看见总管“臭嘴”西拉斯,甚至“裂颚”达格摩。如果能再看到达格摩那张狰狞的老脸一定会很棒。

  在罗柏把他送出临冬城后,他可是放飞了多只渡鸦回来报信的。

  呯!

  密拉罕号靠岸了,船长和他船上的船工们扯开嗓门大喊起来:“咱们从旧镇来!”船长朝下喊,“带了苹果、橘子,青亭岛的葡萄酒,盛夏群岛的羽披风,一匹密尔蕾丝,小姐们用的镜子,还有一对旧镇造的木竖琴,货真价实!”船板嘎吱嘎吱地降下,轰的一声压上码头。“我还把你们的少主席恩大人给带回来啦!席恩·葛雷乔伊!大家快快欢迎你们的王子的到来吧!”

  码头上的工人们却依然在忙碌着上下货物,岸边的商人们一脸的茫然,他们瞪着席恩·葛雷乔伊,没有人为他欢呼,也没有一个上来迎接他。

  他们根本就不认识他!

  席恩心中勃然大怒,他是他们的王子,这里的未来的王,这些家伙竟然呆头呆脑的看着他,就好像一个一个的白痴。

  商人们看了一眼席恩·葛雷乔伊后,又继续指挥着船工忙碌,而工人们,压根就没有谁停下来向这边瞧上一眼。

  席恩的脸顿时感觉火辣辣的疼!

  他塞了一枚金龙币到船长手里:“叫你的人把我的行李搬下去。”他大步跨下船板。“旅店老板!”他高声道,“我要马!”

  “是,大人。”那人答道,却连个躬也没鞠。

  席恩忍住拔剑捅穿这个愚蠢家伙的肚子的冲动:“我要去派克城。”

  他很后悔,他该穿那件胸前绣了金色海怪家徽的外衣。是的,金色海怪,这些家伙只认识金色海怪。

  一名水手取来他那把紫杉木长弓和箭筒,提着他上好衣服的则是船长的女儿。“大人,”她红了眼眶。他接过衣袋,她作势抱他,当着她自己的父亲的面!

  席恩心中正烦恼着,他真想一脚踹在她的肚子上。他身子一侧,避开了姑娘,直到此时,他还不知道这个姑娘的名字:“谢谢你。”他敷衍道。

  “求求您,”她说,“大人,我是真心爱着您啊。”

  真是个愚蠢透顶的家伙,竟然就爱上了我?

  席恩说道:“我得走了!”他接过包裹,背上弓箭,翻身上马,向派克城飞奔而去。如果迟缓,天黑的时候,他到不了派克城。

  *

  夜。

  派克城主堡内。

  父亲背对着席恩,面对熊熊的壁炉。

  窗外海风呼啸有如鬼号。

  席恩站在父亲的身后,气氛压抑。

  他很想开口说话,但是父亲曾举起手制止了他的开口。

  也不知道就这样站了多久,席恩站不住了,他走过去坐下来,他刚挨上凳子,父亲说话了:“我让你坐了吗?”

  席恩愕然僵立。

  他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为了家族的荣誉和安危,他做错了什么?

  自从回家,就连家里的仆人都敢反抗他。安排他卧室的两个女奴竟然敢把他推倒在地,在他的手伸进她们的裙子的时候。

  这简直是反天了。

  他可是派克岛的王子,女奴工难道不是想上就上的吗?这个世界怎么了?

  席恩拔出了剑,要给敢反抗他的两个女奴血的教训。父亲的管家进来了:“席恩大人,你要是一回来就杀了家里的女奴,巴隆大王会不高兴的。”

  席恩恨恨的把剑插回去:“滚出去。”他对管家喝道。

  这个管家也已经不是席恩熟悉的管家臭嘴西格斯,他熟悉的臭嘴管家在五年前就死了。这是个他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母亲也已经不住在派克城里,她和姑妈一起搬离了派克岛,住在了哈尔洛岛上。她有很严重的咳嗽病,而哈尔洛岛的气候没有派克岛这么恶劣。

  姐姐也不在家,据说她正在召集旗下封臣,命令他们驾驶长船迅速集结于君王港口,为战争做准备。

  席恩已有十年不见姐姐,他努力回想,也想不起一点点姐姐的印象。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父亲得听他的计划,舰队得由他来指挥。

  吃饭的时候,席恩·葛雷乔伊发觉自己和家里的佣人奴工们在一起,而父亲根本不见影子,后来席恩才知道父亲和他的新管家在主堡餐厅吃饭,而并非是外出办事。

  席恩气得砸掉了手里的碗,并且推翻了长桌。

  到现在,站在父亲的壁炉旁边,席恩都还饿着肚皮。

  *

  席恩看向父亲的侧面,那是一张严峻如黑色岩石的脸,头发几乎掉光,目光锐利如海鹰。父亲的双手手指干硬如老藤,手背上的青筋纠结于皮肤下。

  席恩慢慢立起身,后退两步。

  父亲继续一声不吭的烤火,就好像他这个儿子根本不存在。

  “我放了渡鸦回来报信,而且不止一只。”席恩开口说道。他决定打破这难堪的沉默。他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他是回来带领家族走上巅峰的。

  他的心里燃烧起熊熊怒火,要知道今晚他没有吃饭。就算是做艾德·史塔克家的养子,席恩也没有和奴工们一起吃过饭。

  临冬城的主堡餐厅里面,任何时候,都有他的一席之地。

  “铁民的箴言是什么?”父亲的声音沙哑刺耳,却带着一股令席恩畏惧的威严。

  席恩一愣!

  “逝者不死!”他终于想起来了。

  “你现在信仰的可是一棵树啊。”父亲慢慢转头回来,盯着他,父亲的目光就好像锋利的剃刀。

  “我是铁民,不是北境人。”席恩觉得受到了羞辱,“逝者不死,必将再起,其势更烈。”

  父亲冷冷的看着他:“你究竟是史塔克还是葛雷乔伊?”

  “葛雷乔伊!”席恩挺直胸膛。

  父亲盯着他看了好一会,转头去继续烤火,轻声说道:“那好,我会给你一艘船,让你跟着你的姐姐阿莎去攻击北境,拿下临冬城。”

  席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父亲,你说什么?你是不是疯了?我们应该去攻击提利尔家族,我命令管家交给你的密信你难道没看吗?史坦尼斯一世灭了提利尔家族,下一步就是灭掉我们。他会把派克城烧成一片灰烬,把葛雷乔伊家族的人全部吊死。”

  巴隆冷哼一声:“史坦尼斯?嘿嘿,他自己的小命已经不保了。等我们顺利拿下北境,他已经是个死得不能再死的死人。我头顶上的王冠,是要自己戴上去的,可不是什么史坦尼斯允许我才能戴。你要是不敢出战,明天管家就送你去哈尔洛,你去和你的母亲住一起吧,你也只配和一些昏庸的老女人们住在一起了。看看你穿的什么衣服,看看你的脖子上的首饰,你付过铁钱了吗?”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冰与火之凛冬已至。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6_16441/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