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3章 叮当衫和哭泣者的夜袭(1)_冰与火之凛冬已至_腾飞小说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0363章 叮当衫和哭泣者的夜袭(1)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断掌科林带队离开后,影子塔的其余两百多名骑兵投入到了建造投石机的工作中。

  野人大部队还在乳河上游,每天前进不过五里。而威尔的骑兵,每天前进一百里以上。守夜人军团抢在野人大部队的前面,先在乳河最好渡河的地方设置陷坑鹿角尖桩阵,并在最方便渡河的几个点上撒满三角铁钉。

  一切都在威尔的计划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拖家带口的野人大部队,在陡峭的山石嶙峋之地过河危险很大,他们有太多的牛羊和老人孩子需要照顾。

  而必经之路,威尔先布置下了重重陷阱。

  *

  乳河对岸的森林里。

  耶哥蕊特打马疾奔,欧瑞尔附身掠袭鹰的时候被守夜人杀死,这件事情她得尽快让叮当衫知道。

  叮当衫的骑兵散开,一边前行,一边沿路找寻古墓。

  曼斯·雷德交给叮当衫的任务,就是挖开古墓,找到数千年前野人王乔曼的冬之号角。

  好几个骑兵看见耶哥蕊特回来,都吹响了暧昧的口哨。

  耶哥蕊特是野人中公认的大美女,她的红发是最大的标志。在野人中,耶哥蕊特的五官也非常精巧,很少见。她的长矛投射和箭术都很厉害,再强壮的自由民战士都不敢小觑她。

  耶哥蕊特习惯了同袍们的调笑,只要她不愿意,谁也不敢勉强她,除非你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

  被强暴的女子,有权在男人睡熟中杀死他,而无须遭受首领的审判。

  自由民中,一切都是自由的。叮当衫可以领导耶哥蕊特,但是却无权凌驾于耶哥蕊特之上。那种首领可以以权强暴下属的情形,在这里是没有的,男女平等,也没有私生子与正室的区别,只要是生命,都是平等的。

  男女长大后,情窦开,可以相互偷人,前提是两情相悦。强暴产生的后果,往往带来的不是欢悦,而是死亡。

  耶哥蕊特虽然美貌,在自由民中,却没有谁敢违背她的意愿而强暴她,那无异于自杀。

  在骑兵同袍们的污言秽语的调笑中,耶哥蕊特找到了首领叮当衫。

  “欧瑞尔死了!”耶哥蕊特直截了当。这就是她的风格。

  叮当衫比哭泣者更有头脑:“你确定?”他不愿意相信。欧瑞尔是野人王曼斯·雷德最倚仗的异形人,他需要欧瑞尔的鹰去侦察敌人的情况。

  “他的鹰被乌鸦杀死了,他本人没能在死前逃出山鹰的身体。”

  “他成了白痴?”叮当衫的声音都变了。

  “他五官滴血,手脚痉挛,就连站立都无法,我割断了他的喉咙。”耶哥蕊特说道。

  “乌鸦里面,什么时候有了如此厉害的箭术高手。”叮当衫说道。

  “是的,那人的箭术在我之上。”

  “在我们所有人之上。”叮当衫说道。

  自由民们最厉害的神箭手,也无法射下欧瑞尔的鹰。欧瑞尔的山鹰在自由民中被认为是无敌的!

  “欧瑞尔临死前说了什么?”叮当衫感觉到了棘手。仗还没有开始打,他们就折了最享誉盛名的欧瑞尔。六形人瓦格米尔的个人战斗力第一,但是说到侦察,没有谁能超过欧瑞尔的山鹰。在控制瑟恩山鹰的上面,欧瑞尔是第一的。

  “乌鸦在建造投石机。”

  “投石机?”

  “是的,攻城用的投石机。”

  “你能确定么?”

  野人大多数都没有听说过投石机,更别说见过了。只有像欧瑞尔、叮当衫、哭泣者这些常年和守夜人交手的首领才知道投石机。在绝境长城上,投石机虽然小,也几乎没有用过,却还是能看见。欧瑞尔和叮当衫哭泣者,是爬过长城,到过南边劫掠多次的野人。

  他们和其他自由民相比,见多识广。

  “我听得很清楚,欧瑞尔亲口说的。”

  “守夜人建造投石机?”叮当衫不解。

  “当然是把石头投射在我们的头上。”

  叮当衫在巨人头骨下的脸色看不见,但是那充满自信的眼神却变了。

  投石机威力如何巨大,他并不了解。但是他了解石头投射在野人大军中的后果。野人大军,他知道有近十万人,但是真正的战士全部集中起来连一万人都不到。这是最真实的数据。战士可以机动,但是其余的九万老人孩子女人,成群的驱赶在队伍中的牛羊,如何机动?

  只要想过河,那就是靶子。

  “乌鸦有多少人?”

  “一千骑兵,后面还有三百运送补给的骑兵,驮马数百匹。”

  叮当衫的身边卫队的脸色全部都变了。

  自由民的骑兵全部集中,不过五百骑。在以前和乌鸦的交手中,自由民的骑兵一次出现十二骑都很少。同样,乌鸦的骑兵,一次也没有超过五十骑的。

  而现在乌鸦的骑兵一下子出现了千骑。

  南方人不缺马,但是需要钱买。

  乌鸦一下子怎么能拿出那么多钱来购买马匹的?!

  乌鸦的突然强大,就好像一个神话故事,是那么的令叮当衫不愿意相信。

  关于乌鸦的崛起强大,野人部落中也有传言,但是,谁会相信呢?不过当做笑话听而已。就好像南方贵族对于异鬼,不管怎么说,谁会相信呢?没有人会相信,说出真相的人往往被当做傻子或者是另有企图的人。

  “晚上悄悄过河,突袭乌鸦营地。”叮当衫做出了决定。

  “哭泣者也做好了突袭的准备,但是万一乌鸦派出斥候,他们会发现密林里藏着的哭泣者的。”

  “那我们就让乌鸦的斥候有来无回,兄弟们,不要找坟墓了,集合。”叮当衫发出了命令。

  五百骑兵夜袭睡梦中的乌鸦,那纯粹就是一场屠杀。

  而且,吸引叮当衫和哭泣者做出夜袭决定的,是乌鸦们的战马。

  *

  日暮时分,鬼影森林里响起了铁哨音,乳河边也响起了铁哨音。

  趴在对岸石头后面的哭泣者和他的卫队战士一起看着对岸河边的乌鸦们全部收工,回营地了。而在哭泣者的头顶上空,一只巨大的林鸟飞过。

  *

  威尔的帐篷里。

  “今晚哭泣者和叮当衫会来偷袭。”威尔说道,“他们不会骑马过来,冻结的冰层无法承受住他们的马匹重量。”

  首席游骑兵索伦说道:“威尔大人,你是如何知晓的,你并没有派出斥候。先民拳峰的山顶,小琼恩也没有发出示警。”

  无面者布雷克脸色平静,但是眼睛里却是亮光一闪。

  威尔的这种异形侦察敌情的本事,他一点都不具备。

  威尔不回答索伦的问题:“今晚,营地的出入口,撤销三角钉的布置,好方便偷袭者进入我们的营地。谁抓住了叮当衫和哭泣者,我将以龙石岛领主的身份,赐封他为骑士;如果是骑士抓住了叮当衫和哭泣者,赏金龙一百。”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冰与火之凛冬已至。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6_16441/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