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6章 凯冯诈降计·艾德过墙梯_冰与火之凛冬已至_腾飞小说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0316章 凯冯诈降计·艾德过墙梯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牙城。

  凯冯·兰尼斯特坐在蜡烛光芒的阴影里,看着他的哥哥泰温·兰尼斯特。

  泰温·兰尼斯特站在窗前,身影高大伟岸。

  哥哥泰温是凯冯的偶像,在凯冯很年轻的时候,他就认识到泰温身上的魅力和才华。那时候,他和哥哥都还是少年,但是兰尼斯特家族的雄风已经不在。

  父亲泰陀斯·兰尼斯特被人称为笑狮,他待人一团和气,笑脸迎人,回报他的就是旗下领主们的傲慢与违抗。其中以卡斯特梅的红狮子雷耶斯家族为最突出,紧随其后的就是塔贝克家族,到了后来,西境兰尼斯特家族的统治不得不借助君临的王族军队来维持,可是王族军队一离开西境,西境就再次生乱。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哥哥泰温·兰尼斯特站了出来,十九岁的泰温灭了卡斯特梅的雷耶斯家族,也把塔贝克家族给屠杀干净。哥哥十八岁就因为九铜板王之战而名震维斯特洛,十九岁就让兰尼斯特家族重振雄风,二十岁成为伊里斯·坦格利安国王的首相,这一干就是二十年。

  兰尼斯特如此英雄的一个人物,却被来自狭海对岸的一个红袍巫师梅丽珊卓的巫术给杀死了,他率领的一万五千西境的精兵,也被梅丽珊卓一把火给烧了个干净。

  凯冯的眼眶湿润,他坐在火炬和蜡烛照射不到的阴影里,看着窗口的泰温·兰尼斯特,他的心堵得难受。

  窗口的泰温并不是真正的泰温,而是詹姆·兰尼斯特。

  凯冯在黑暗的阴影里,而以泰温的面目示人的詹姆在明亮的火炬下。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两个人之间有极其浓重的隔阂气氛,就好像一面看不见的厚墙阻隔了两人。

  终于,窗口的泰温扭转头,看向黑暗中的凯冯。

  “叔叔!”他说道,声音沉重。

  凯冯没有回答,他不想和这个不是泰温的泰温说话。他本寄希望于詹姆,希望他能像他的父亲一样重振西境雄风,然而詹姆却没有,他放弃了一次杀死艾德·史塔克的机会,就为了他心中的骑士的荣誉。

  如果是泰温,就绝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不用被荣誉、情绪、誓言束缚住手脚,怎么做最有利,那就去做。至于别人的言语,巨象是从来不会停下脚步去理解蚂蚁或者昆虫的,坦格利安家的龙也不会去理解火焰中的猎物的哀嚎。强者碾碎一切,而只有弱者才会遵守古板的教条并期望别人也如他一样的遵守,从而在这种脆弱的规矩中得到可怜的安全感觉。”凯冯牢记着哥哥泰温的话,他把这话也说给了詹姆听,但是詹姆也只是听了,并没有照着做。

  詹姆看叔叔依然不不吭声,他取下墙壁上的一支火炬,举着,慢慢走向黑暗中的凯冯。

  凯冯爵士本是个发福的人,头跟他的哥哥泰温一样也基本秃了,方下巴上全是肉,胡子好久没有刮过了,显得乱糟糟的。

  凯冯即使坐着,也显得肩圆腰粗,原本精致的皮肤出现了皱纹和黑色斑点,金黄的须发也变成了灰白色。

  自从泪痕湖兵败,凯冯一下子就老了十几岁。

  叔叔的感情内敛、单纯、可靠,极崇拜和热爱父亲泰温,他是父亲最信任的副手,他的忠实可靠广为人知。

  “叔叔!”詹姆走到凯冯的面前,站住,沉声说道。

  凯冯依然固执的沉浸在自己的黑暗中,詹姆手里的火炬没能给他的心带来光明。

  詹姆说道:“明天我和艾德·史塔克决斗,我不会再放过他。”

  凯冯闭上了眼睛,这样詹姆和詹姆手里的巨大火炬都依然是一片黑暗。

  “凯冯大人,你要如何才会开口和我说话呢?”詹姆的语气变得失去了耐心。

  没有回答,凯冯的沉默令詹姆觉得窒息。

  “好吧,我今后的行动都听你的。”詹姆终于说道。

  凯冯的眼睛睁开,看着詹姆,碧色的眼瞳里都是光辉。

  “我发誓,我都听你的,除了瑟曦。”詹姆坦然说道。

  “这是你自己说的!”

  “是的,凯冯大人。”詹姆说道。

  在七天前,詹姆和艾德·史塔克决斗,艾德右手缠着绷带出场的时候,凯冯三番五次的通过鼓声发出信号,要詹姆乘机杀了艾德,但是詹姆没有;在约定的一周后再次决斗的时间里,每天,凯冯都要在詹姆面前反复说应该晚上夜袭艾德联军,詹姆却根本不予理会;直到渡鸦带来牛津和凯岩城失陷的消息。

  凯冯在得到消息后,就再也不和詹姆说任何一句话了,也不吃饭,也不参与任何军事会议,在夜晚,他的房间里从来不允许点灯,他一个人就在黑暗里呆着,谁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想什么。

  “詹姆,你是不是一切都愿意听我的?”

  “是的,叔叔。”

  “那好,我要你取消和艾德的决斗,明天和艾德交换人质。”

  “如何交换?”

  “我们手上有河间地奔流城的继承人艾德慕,有艾德慕的叔叔黑鱼布林登,有谷地九星城的骑士和勇士,一共三百人,我们用这三百人去交换凯岩城的西境贵族。”

  “西境贵族人数近千,艾德会用近千人换三百人?”

  “他会!”

  “为什么?”

  “因为他是艾德·史塔克。”

  “如果他不愿意还人质呢?”

  “那我们就开始杀人质。”

  詹姆吓了一跳:“杀人质?”

  “是的,只要我们一杀人质,艾德就会答应我们的条件。”

  “他这么确定艾德会如此做?”

  “因为他是艾德·史塔克,他就会这么做。”|

  “我不觉得。”

  “詹姆,如果是你的父亲泰温,他会怎么处理这次的事情?”

  詹姆一怔,随即敲敲脑袋,说道:“我想父亲会投降。”

  “你说得对,我们先交换人质,然后再投降,在保住西境的统治权后,我们再慢慢的反击艾德·史塔克,作为敌人的自己人去反对敌人,比作为敌人的敌人去反对更隐蔽,更能成功。”

  “先投降,等三地联军撤走,我们收拾好西境的残兵败将,整修好城池,大力训练新兵,积蓄力量,然后找机会再打败艾德·史塔克?”

  “詹姆,你父亲说过,战争的胜利有两种,一种取决于战场上的胜利,还有一种取决于纸笔和渡鸦。艾德想要我们臣服,那我们就臣服。艾德·史塔克是个荣誉之人,我们的附加条件他一定会答应。”

  “什么附加条件?”

  “西境依然属于兰尼斯特。”

  “这个条件不要提他也会答应的。”

  “但是我们却偏偏要提一个他本来就会答应的条件。”

  “我不明白!”

  “你配合我做就是了,你发过誓的。”

  “好吧,叔叔,我配合你。”

  “我会让一个骑士把你杀了,然后把你的头献给艾德·史塔克,这名骑士会得到艾德·史塔克的奖励,他会顺势提出要求,成为艾德·史塔克身边的追随者。”

  詹姆:“…………”

  “你死后,重新活回你的迪克·维水,我会给你一个名单,我要你按照名单上慢慢的,无声无息的,一个一个的杀过去。”

  “那么瑟曦呢?艾德·史塔克说她杀了劳勃·拜拉席恩,他要审判她,然后把她斩首。”

  “艾德会审判瑟曦,但不会是在河间地,也不会是在谷地或者北境,他只会在君临。他是个讲究律法和荣誉的国王之手,他平定了西境后,会去哪里?当然是回红堡做他的首相。”

  “为什么不能用西境的臣服和人质交换瑟曦和我们的人质?”

  “瑟曦不能被交换,她只能被史坦尼斯一世特赦。我们臣服后,不能向艾德·史塔克提出请求,但可以向史坦尼斯一世提出特赦的请求,红堡铁王座还欠着我们西境几百万龙币,足够换回好几个瑟曦了。”

  詹姆被凯冯说服!

  然而凯冯真正的目的,是并不愿意救回瑟曦,瑟曦和詹姆的乱伦,七国尽知,失去红堡权势的瑟曦一文不名,而学会了易形术的詹姆却有大用。

  凯冯认为,瑟曦回来,西境就会失去詹姆。

  而西境的再次崛起需要人才,詹姆的才华正是凯冯所需要的。

  两叔侄细细商量,这一番计划,一直到天大亮都还没有说完。

  *

  詹姆和凯冯吃过早饭,率领军队出城,重甲骑兵开路,随后是长矛手,剑盾兵,轻骑兵,弓箭手则密密麻麻站满了城墙。

  对面,三地联军黑压压的排列成阵,旌旗招展,一眼看不到边。

  居中的王旗左右,是三地领主的旗帜:北境的冰原狼旗,河间地的银色鳟鱼旗,谷地的新月猎鹰旗。

  艾德·史塔克带着他的空寂女士独自向前。

  泰温·兰尼斯特也拍马独自向前。

  “艾德大人,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不会再跟你决斗。”泰温看见了艾德·史塔克还背了一面半圆盾。半圆盾比一般的盾牌要大,背在背上,半圆向上,盾牌的直线边缘不会刮在马背上,所以就取了个半圆的形式。半圆盾比圆盾要更宽大。

  决斗中,最难分出高下的,决斗时间最长的,往往就是剑盾战。

  看起来艾德·史塔克这是做好了最充分的战斗准备。

  詹姆很想在决斗中杀了艾德为自己的父亲赢得美誉,但他接受了凯冯的计划,像艾德这样讲究荣誉的人,弱点就是他的荣誉,是很好拿来利用的。

  “取消决斗?”艾德面无表情。

  “是的,你派出的人偷袭了牛津镇,又连夜拿下了凯岩城,俘获了西境几乎所有贵族的子嗣,我今天来,是要跟你谈交换人质的事情。”泰温说道。

  “交换人质?我手上的人可比你的多。”

  “我手上也有你的三百人。”

  “我们有你的俘虏几千人,还有你的凯岩城,你的筹码太少了。”艾德·史塔克淡淡说道。

  泰温冷笑:“艾德大人,凯岩城被你抓住的贵族子嗣也不过几百人,其余的人无足轻重,可我手里有艾德慕和黑鱼布林登。”

  艾德微微一笑:“泰温大人,我们三地联军的五千精兵在两天前就已经全部进入了西境,也许在我们说话的这个时候,西境的峭岩城,宴火城,剀切城都已经沦陷。泰温大人,投降吧。”

  泰温的脸上神情漠然,心中却是狂震,他派出了斥候去哨探西境的山路,并没有得到斥候的相关回报。突然他心中一凉,那些斥候,不见回报消息,那么那些斥候怎么样了?

  被杀掉了?

  缺乏了亚当·马尔布兰的指挥,斥候也变得如此不堪一击?

  泰温心中震惊,他本是詹姆易形,急智一向并不是詹姆的天赋,他的天赋是战斗,要不是黑白院的训练和煎熬,他已经挥剑砍向艾德·史塔克。

  “泰温大人,你这几天,是不是并没有收到你的斥候的任何消息?嘿嘿,你本不应该是如此迟钝的人,难道是因为凯岩城失守后人也变得愚钝了?”

  艾德·史塔克话里有话,否认了这个泰温是大家印象中的强硬无情却又才华横溢的泰温。

  然而詹姆易形的泰温却没有听出艾德的弦外之音。

  詹姆派出的几队斥候,怎么可能是罗柏和艾莉亚的冰原狼的敌手,罗柏的身边,三十名贵族子弟追随者,北境骑枪第一的哈里斯带领的五十名北境精锐骑兵,在西境山脉的小路上埋伏着,干掉几队斥候不过是小事一桩。

  这几队斥候的机警和能力都远逊色于亚当·马尔布兰的斥候队。

  “泰温大人,你要么投降,要么我们三地联军强攻金牙城。”艾德拔出空寂女士,取下后背上的半圆盾,空寂女士敲击在圆盾上,嘭嘭嘭声中,就听见中军的重甲骑兵呐喊声大作,队伍如波浪向两边分开,重甲骑兵前面的长矛手和剑盾兵的数个方阵迈着轰轰的整齐步伐向两边退开,一辆又一辆攻城战车,撞锤车,投石机,喀喀喀的推出来,一辆接一辆,源源不断。

  “泰温大人,七天前,你光明磊落的跟我约一周后再战,我承你的情,今天,我给你一个时辰回去召集旗下封臣开会,是战是降,我就在这里等!”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冰与火之凛冬已至。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6_16441/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