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2章 被诅咒的赫伦堡_冰与火之凛冬已至_腾飞小说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0292章 被诅咒的赫伦堡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七国最大最高城墙最厚的城堡,就是河间地的赫伦堡。

  威尔站在赫伦堡的大门下,抬起头看塔顶上的投石机,投石机小得就像一只蜻蜓。

  赫伦堡的兰尼斯特军早就逃之夭夭,城门大开,城堡里面却有余烟缭绕。

  兰尼斯特军三天前逃走的时候,把城堡里面能点着的都点着了,大火烧了几天几夜后终于熄灭,如今只剩下几缕青烟未绝。

  三叉戟河流的夜袭一战,虽然不是兰尼斯特军的主力,却也是一场大胜。发动袭击的军队,也并非谷地军队的主力,而仅仅是九星城的一支先锋军的三百余骑兵。

  艾德·史塔克在得胜后,遣回了强行拉来凑数的农夫,猎人,渔民和山民,命令谷地的老弱病残三千人就地驻扎,他自己在处理完一系列的事务后,带着威尔一行人,黑鱼的血门轻骑队,先锋赛蒙·坦伯顿的一千精兵,放出风声,要攻打南边不远的赫伦堡。

  消息放出后,赫伦堡的兰尼斯特守军立即连夜逃走。

  而艾德·史塔克就率领着一千余精锐缓缓而行。

  放出消息,把敌人惊走,然后不费一兵一卒取得赫伦堡,是艾德·史塔克的用兵之道。

  威尔,艾德·史塔克,黑鱼,艾莉亚,赛蒙·坦伯顿并肩走在最前面。

  后面跟着大吉莉,安盖,提利昂,波隆,北境侍卫队长乔里·凯索,埃林,哈尔温,舞蹈老师西利欧等人;在后面就是北境众侍卫和赛蒙·坦伯顿的侍卫。

  威尔越走越惊讶,城墙之厚,超过了他的想象,一个杀人洞接着一个,一连走过十二对杀人洞口,就好像穿越了绝境长城的地下一段隧道的感觉。

  这城墙的厚度,至少有六个临冬城城墙加起来那么厚。

  如果要强行攻击这样的城堡,不付出数倍的代价,连杀人洞都无法闯过。

  在见识到了赫伦堡的城墙厚度和杀人洞里的箭孔机关之后,英勇善战的赛蒙·坦伯顿都收起了对艾德·史塔克的小觑之心。

  他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策略无疑很好!

  穿过城墙后,里面的院子也是非常的宽,一千多军队全部进入赫伦堡,在院子里安顿下来,不过占据了四分之一的空地。就算再进来三千人,院子也有富余。除了院子空地,还有五座非常巨大的塔楼,塔楼里面还能容纳下几千人。

  “赫伦堡的地面面积,是临冬城的三倍。塔楼面积就更多了,起码是十倍。在维斯特洛大陆,没有任何城堡能跟赫伦堡比。仅仅是刚才我们走过的门楼,就跟临冬城的主堡一样大。”艾德·史塔克对威尔说道。

  两人下马,艾德·史塔克带着威尔走进焚王塔,大厅的高度令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叹,而进入房间后,惊讶声再次此起彼伏,大吉莉看的目不转睛,她一路走来,见识到了七国的真正的城堡,而这个城堡之大,再次令她难以置信,就算是巨人,也能住进这个城堡里,住进这些大到令人无法相信的房间来。

  艾莉亚同样看得眼睛都瞪圆了,两匹狼在她的脚边绕来绕去。

  焚王塔是赫伦堡的主堡。

  塔楼顶端已经歪斜得很厉害,好像随时会倒塌下来。巨大的岩石成流质状扭曲,那是征服者伊耿骑着他的巨龙造成的结果。

  侍卫和军队开始灭掉残余的暗火,后勤士兵则开始清理厨房,军械库和储藏室。一大帮下人被放了出来。他们在兰尼斯特军撤离之前躲了起来,避过了一劫难,但是大多数人都被强行带走了,反抗的人都被杀死。

  “父亲,这塔楼有名字吗?”艾莉亚问道。

  艾德·史塔克说道:“艾莉亚,这五座塔楼的原名如今已经不为人所知,它们被新的塔名所替代,我们现在身处的主堡名叫焚王塔。”

  “焚王塔?好可怕的名字!”艾莉亚笑嘻嘻的说道。她嘴上说着可怕,言语里却好像没有几分可怕。

  “原赫伦堡的主人赫伦是铁群岛和河间地的王,统治着这片肥沃的土地,他花了四十年才修建起这个巨大城堡,数千人死在修建这座巨大城堡的工作中。城堡完工后,被夸耀为维斯特洛大陆上无法攻破的平原地城堡,他的话是对的,直到伊耿骑着他的龙的到来。”

  “龙焰隔着墙壁把藏身于主堡岩石下的赫伦王给烧死了,于是赫伦堡的主堡就得了个焚王塔的名号。你看见那座桥了吗?它把焚王塔和另外一座塔连接了起来,那座塔叫做寡妇塔。”

  “为什么叫做寡妇塔?”

  “凡是住进这座塔的历代男主人都不幸死了,只剩下寡妇,寡妇们都住在那座塔里面。在主堡后面额塔叫做厉鬼塔,传说里面有赫伦王和历代城主的鬼魂。”

  “是真的吗?”艾莉亚无疑相信了。

  众人不由哈哈大笑。

  “也许是真的吧,凡是住进赫伦堡的家族,都灭族了,最后的河岸家族,也仅剩下河安妇人住在寡妇塔里,如今她也被兰尼斯特给杀了,唉!河岸家族也再无继承人。”艾德·史塔克叹口气。

  他想起了在伊耿历281年,显赫富强的河安家族在这里举行了影响深远的赫伦堡比武大会。在这里,十五岁的詹姆·兰尼斯特被伊里斯·坦格利安钦点为御林铁卫,他也是历史上年纪最小却武艺不凡的御林铁卫,在他披上白袍意气风发准备参加比武的时候,被伊里斯命令他独自一人返回君临去独守梅葛楼,并且不允许他再多说一个字。

  也是在这里,雷加·坦格利安王子击败了所有的对手,获得了长枪比武的冠军,他绕过自己的妻子多恩的伊莉亚公主,向莱安娜·史塔克献上了爱与美的桂冠,从此播下了篡夺者战争的种子。

  不久以后雷加和莱安娜私奔,艾德的哥哥被疯王用绳子扼死,父亲被疯王用火烧死,疯王要谷地领主琼恩·艾林送上劳勃和艾德的人头,由此叛乱终于爆发。河安家族率领封臣和骑士选择了忠于王室,被劳勃和艾德,还有琼恩的联军大败,河岸家族的男丁几乎全部战死,家族从此一落千丈。

  这是一座充满了不祥传说的城堡。

  任何一个得到城堡的贵族家族都遭到了不幸的命运。据说由于赫伦的恐怖统治,城堡被诅咒而且闹鬼,传说赫伦将人血与泥灰混合来筑城。

  在赫伦之后,曾经的哈罗威家族,斯壮家族,罗斯坦家族,以及河安家族,都全部灭亡。

  艾德·史塔克心中掠过赫伦堡的种种过往,心里突然隐隐不安,如今赫伦堡被我拿下,难道我史塔克家也将遭遇不幸?

  艾德·史塔克将在这里等待水路而来的谷地大军,然后合兵一处,救援君临。

  “报!”黑鱼的侍卫陪着学士进来,学士手里拿着两封信,神情激动,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冰与火之凛冬已至。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6_16441/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