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5章 王后令·猎狗惩骑士_冰与火之凛冬已至_腾飞小说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0145章 王后令·猎狗惩骑士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下午,太阳偏西。

  树林外马蹄声响,猎狗立即停止训练,抽出一把重剑。

  马蹄声笔直向木屋而来。

  猎狗做出一个手势,几名农夫躲到了木屋一角。

  猎狗出现在木屋门口,手里挺着重剑。

  狗头盔抬起面罩,盯着那不速之客。

  是两名红披风。

  猎狗冷哼一声,他还是没有逃开王后的眼线,但也许并不是王后的眼线,而是瓦里斯的眼线。也许是王后想找到他,然后问了瓦里斯大人。

  那个涂脂抹粉的太监知晓一切秘密,他是国王劳勃的情报总管,手下的鸟儿越过狭海,在狭海对岸的自由贸易城邦里都有不少眼线。猎狗看着他的那张油光水滑的脸就心中烦腻。

  两名红披风勒住马,但是猎狗的剑并没有收起来。

  来的是两个骑士,兰尼斯特家的骑士。猎狗认识这两张脸,其中一个为了取悦王后的叔叔凯冯·兰尼斯特,就把自己的名字也取名为凯冯。

  追随在王后身边的兰尼斯特家的骑士可不少,最少有二十名,还有更多的骑士随从,他们都来自西境贵族家庭。

  骑士的地位都比猎狗高。

  但是猎狗看他们的眼神就好像盯着鞋匠广场上的两个戏子,目光轻慢而不屑。

  “猎狗,王后有急事,要你今天取消休假。”凯冯骑士说道。他的马性格看来跟他一样,不停的转着圈,两只前蹄时不时的刨刨地面。一匹没有耐心的马和一个没有耐心的人。

  “我要是不呢?”猎狗沉声说道。

  “乔佛里王子也受伤了,凶手是史塔克家的侍卫。”另一名骑士说道。他的马形头盔前端有一根螺旋独角,一名来自西境布拉克斯家族的年轻小子,神情傲慢。布拉克斯家族的族徽就是独角兽。

  猎狗不知道这个骑士叫什么名字,他平时几乎都不注意这些家伙。

  “锡德里克呢?”猎狗慢慢收起重剑,弯腰把插在木门上的窄剑抽出来,插进剑鞘。他特别定制了一个双层剑鞘,下面的大剑鞘放双手剑,上面的剑鞘插窄剑。

  这是君临唯一的一把双层剑鞘,剑鞘没有装饰任何花纹浮雕,也没有任何美玉和珠宝,就是黑铁皮包边,朴实无华,甚至有点丑陋,看起来并不协调,但是红披风骑士们没有谁敢因此笑话猎狗。

  第一个取笑猎狗的双层剑鞘的那名红披风侍卫的舌头已经被君临的一条野狗消化成了粪便。如此一来,这名红披风将有更多的时间学会用眼睛观察事物了。

  “锡德里克被乔里·凯索杀了。”凯冯骑士说道。这家伙的胸口家徽是红黄相间的图案,中间是蓝色的底,象征着大海,蓝底上有三艘银色小船。这是来自仙女岛法曼家族的一个家伙。尖嘴猴腮,小眼睛,看人好像在窥视。

  猎狗却毫不动容,也许他心里震动,但是凯冯·法曼完全看不见猎狗的任何外流情绪。他为什么如此冷峻,他不应该勃然大怒吗?然后上马随他们返回红堡去找史塔克的麻烦。

  兰尼斯特,有债必偿。他们都是兰尼斯特的人。

  “乔佛里王子断了手还是胳膊?”猎狗问道。

  “他和布兰比武,被布兰打破了嘴唇,打青了一只眼睛。”布拉克斯家的年轻骑士说道,“王后已经召集侍卫,她要你随我们立即回城,围攻首相塔。”

  “王后想干什么?”

  “王后要史塔克家的人血债血偿。”年轻骑士悲愤说道,就好像死了的锡德里克是他的父亲。

  “除了锡德里克,北境人还杀了我们侍卫队的另一个兄弟。凯岩城万岁,我们绝不能忍,一定要让史塔克交出凶手。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凯冯骑士义愤喝道。一双小眼睛不管怎么睁都只有两条细线。

  猎狗从他的话里嗅到了王后的味道,这话一定是王后咆哮时候喊出来的,这个凯冯还真是学得快啊。

  “国王不会让我们和史塔克家明面起战斗的,你们动动脑子,省省吧。”猎狗冷冷说道。

  锵!

  两名骑士拔出了剑:“猎狗,王后和王子有令,命令你立即返城,你敢抗命?!”凯冯骑士厉声喝道。

  这两个家伙一定是中午的时候喝了不少酒,敢对猎狗拔剑!

  猎狗抬头看看树林上的天空,已经是下午,太阳下落很快,再练下去也没有多少时间了。

  “滚,否则我就先把你们宰了。”猎狗淡淡说道。他放下狗头面罩,冷漠的眼睛从面罩细缝盯着这两个骑士。他的手慢慢按上了重剑剑柄。

  两名骑士的战马不安的踢踏着脚步,骑士控制着战马,另一只手举起了剑。

  然而猎狗没有拔剑出来,就这么定定的从面罩细缝里盯着他们,一动不动。

  这两个没脑子的家伙不敢冲过来,他们欺负鞋匠广场上的农夫,戏子,挑夫才会毫不犹豫。他们犹豫,是因为胆怯。

  两个没有脑子的蠢货!

  “猎狗,我会如实向王后禀告,你就等着迎接王后和王子的怒火吧。你毫无骑士荣誉。”凯冯骑士率先归剑入鞘,拨转马头奔驰,另一个家伙立即跟上,毫不犹豫。

  等让这两个家伙先走,不然他们也许会迁怒木屋里的农夫。就算今天不敢动手,其他时间里,或者在无聊的时候,赌钱输了的时候,他们说不定就会找几个不相干的农夫,用农夫的脖子去磨磨他们的剑。

  彼此不对眼是最好的选择。

  凯冯·法曼和年轻同伴骑马冲出树林,越过一片浅丘陵,奔上诸神门大道,路上行人纷纷闪避,他们红色的披风就好像是王权的象征,不可一世。

  诸神门的守卫举手向两名骑士示意,两名骑士呼啸冲过诸神门,进入鞋匠广场的笔直大道。进入城门后,大道上的人更多,但是两名骑士并没有减缓马速。一名躲避不及的平民被马踢倒,引起两名骑士的纵声大笑。

  突然一阵风从后面刮来,跟着凯冯骑士觉得身子一轻,就从马背上飞了出去,重重砸进鞋匠广场的空地中。然后是他的年轻同伴也被一人从身后伸手拎了起来,这个人臂力沉雄,提着独角兽家族的年轻骑士就好像提着一个稻草人,他手臂一挥,稻草人哇哇飞出,把刚刚摇摇晃晃半坐起身的凯冯骑士再次撞翻……

  头盔和铠甲很好的保护了两个骑士没有骨断筋折!

  “下次再敢对我拔剑,就不是这个惩罚了,蠢货们!”猎狗的声音狂暴响起。等他们反应过来,大道上只有猎狗威胁的回音和疾驰而过的马蹄声在回响。

  猎狗直扑红堡首相塔!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冰与火之凛冬已至。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6_16441/1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