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2章 栾河城·内部突破(3)_冰与火之凛冬已至_腾飞小说

冰与火之凛冬已至0132章 栾河城·内部突破(3)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瓦德的黄鼠狼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裁决使大人,佛雷家在此做领主六百年,河东河西都是忠于佛雷家的贵族和骑士,你要我效忠圣裁堂没问题,我希望不会跟我现在效忠的封君霍斯特·徒利公爵相冲突。”

  “如果有冲突呢?”柏特莱姆笑道。老东西果然油腔滑调。两难的抉择问题对他一点都不是问题,轻轻松松,张口就来。

  “我希望能化解。”一句话,回答得更是天衣无缝,两边不罪。

  “如果不能化解呢?”钉子般的钉死问题。

  “我可以死,家族和荣誉永存。”老东西始终如滑溜的鳝鱼,你用力捏,他总能滑出去。看似回答了,实则一句话都没有落到实处。可东可西,他的答案是不确定性的。家族和荣誉如何永存,是效忠圣裁堂永存,还是效忠封君徒利家永存,还是忠诚于自己的永存,这是个模棱几可的答案。

  柏特莱姆心中雪亮——或者说,以无面术伪装成柏特莱姆的人——威尔·曹心中雪亮——他是无法和瓦德·佛雷这样的人达成荣誉与忠诚的誓言的。

  这个人不是少年罗柏,不是狼林哮吼石民,不是木盾部落,也不是面对野人寒冰和异鬼的守夜人,不是凯特琳,不是艾德·史塔克,不是狼,不是狮子,这个人,是一匹成了精的黄鼠狼。

  黄鼠狼,已成精。

  “我明白了。”威尔收起圣裁堂星决士的信物,他无法把成了精的黄鼠狼收归麾下,这家伙就是承诺了忠诚,他的誓言也不可信。

  刚才的言语,就是另一面的刀剑交锋。

  威尔以无面术示威,以针灸术施恩,恩威并施,却没能慑服瓦德·佛雷的心。很显然,是他自己有些乐观了。

  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威尔占据了绝对的主动。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瓦德大人却始终并没有落入下风。

  既然如此,就别浪费时间了,他也浪费不起。

  威尔很迅速的抽出银针,一边说道:“瓦德大人,我会把银针针灸技术的图谱留给你的学士柏特莱姆,我离开后,会以渡鸦送来做好的艾叶草药物小蜡烛给你,多个盟友多一条路,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瓦德·佛雷审视的目光看着假柏特莱姆的脸,他并不相信假柏特莱姆的话,他想知道得更多,关于圣裁堂,关于未来战事。要知道,现在天下和平,七国统一,并无战事。要知道,以他快百岁的阅历,并没有听过圣裁堂的名字,七国中,最驰名的杀手组织,也就是陌客。

  陌客也并不以杀人和易形见长,陌客最厉害的本事是情报。贩夫走卒。妓。女。流浪汉歌手和佣兵等等都是他们的眼线,只要你付得起钱,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情报。

  “裁决使大人,我可以问你一个也许不该问的问题吗?”

  “当然!”

  威尔手脚熟练的把银针别上学士口袋,把口袋挂在学士袍内。

  “现在七国和平,哪里来的战事?”

  威尔一笑:“瓦德大人,这个问题我等会告诉你。你我有缘,我被你的睿智折服,你可以再多问一个问题,我一并告诉你答案。”

  瓦德·佛雷狐疑的眼神看着威尔,黄鼠狼的目光闪烁,狡诈而多疑:“裁决使大人,圣裁堂忠于哪一个领主?狼?狮子,公鹿还是银色鳟鱼?”他小心翼翼试探问道。表情谦卑,却暗藏刀锋。

  威尔和瓦德·佛雷的目光对视,黄鼠狼果然狡猾无比,他明白瓦德·佛雷已经知道了圣裁堂来自北方,对了,那枚信物上面雕刻着鱼梁木,鱼梁木是北境人的神木。

  瓦德·佛雷见微知著。如今,南方有陌客,北境有圣裁堂。

  威尔微笑:“好,我现在就告诉你。”他上前,一只手,捏住瓦德的咽喉,收紧,“不能为我圣裁堂所用的人——死!等你成了亡灵,陌客(死神)会告诉你答案。”

  威尔把瓦德·佛雷的身体轻轻提离地面。

  老人的身体很轻,他长期被病痛折磨,骨瘦如柴,脸上手上都是老人斑,唯有一双黄鼠狼眼睛不减锋芒。

  老人无力反抗,喉头咯咯直响,他的干枯手指抓在威尔的手臂上,双脚在空中踢蹬。他的眼睛渐渐充血,嘴角流出口水,身子扭曲如一只曲背虾……

  威尔看着瓦德·佛雷咽下最后一口气。

  虽然瓦德·佛雷以眼神和肢体语言做了最后的努力,希望威尔放松手给他说话的机会,也许是宣誓效忠的话,也许是接受信物的话,也许是……但是,威尔不再听他说话。

  他已经给过瓦德机会。

  不效忠,玩心机,以为有栾河城在手可以讨价还价,那就去死!

  每一个生命都是永恒。

  从此,瓦德·佛雷的这一生在时空之神的书里,有了从起点到终点的永恒一页,再无更改。

  瓦德·佛雷死后,他的大儿子,顺位继承人,就是所有佛雷中最正直,有理性并心怀善意和荣誉的史提夫伦·佛雷爵士。这名从二十多岁熬了四十年都没能做成栾河城侯爵的继承人,如今,梦想成真了!

  威尔把瓦德·佛雷的尸体放平在广木上(广+木,打一字,和谐神兽猛如斯),抚平他咽喉的勒痕,帮他闭上死不瞑目的眼睛,盖上被子。打开门,出来,门口站着柏特莱姆学士。

  “欧莎,栾河城里有几个星决士潜入?”威尔说道。

  “三个。”

  “再增加两个。”

  “是,大人!”

  真的柏特莱姆爵士,已经被欧莎杀了,并剥了脸皮。

  完全属于北境人的圣裁堂星决士发展迅速,罗柏在临冬城就发展了家族势力的三十名忠诚死士为星决士。这些人都归欧莎管辖,受罗柏和欧莎训练。这次去君临,随从和侍卫中,共有七名星决士。

  栾河城军事战略重地,巨石城堡坚不可摧;既然不能从外面强行进攻,那就从内部突破。

  威尔深知一个关于国王、富翁、牧师、和一个手持利剑的佣兵的故事。

  国王、富翁和牧师都命令佣兵杀掉另外的两人,国王可以给佣兵领地和权力,富翁可以给佣兵巨额的财富,牧师则给佣兵信仰,神的卷轴,精神的安宁和灵魂的归宿。——那么佣兵最后会杀掉谁?留下谁?

  其实这个故事,手持利剑的佣兵代表着力量。

  当力量、权力、财富、信仰放在一起进行较量的时候,获胜的是力量。

  当力量和奸诈,狡猾,机谋与城府放在一起的时候,力量再次获胜!

  ***

  君临城。首相塔下。

  “殿下,布兰的力量太大了。”一个兰尼斯特家的红披风低声说道,“跟他再次决斗也许并不明智。”

  “不,等他从塔上下来,我就能杀了他。”乔佛里的碧眼里闪着疯狂的光芒。他的嘴角破裂,下巴还有血迹,漂亮的半边脸完全红肿,一只眼睛不时眨巴一下,火辣辣难以睁开,“等他攀爬下来,我就能杀了他。”他坚信这一点。

  因为,从高高的首相塔攀爬下来,自诩为骑士的布兰的双臂一定酸软了,举剑都困难。

  他已经没有了力量。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冰与火之凛冬已至。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6_16441/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