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混世魔王_重生学霸的妖艳人生_腾飞小说

重生学霸的妖艳人生第206章:混世魔王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操场上,顾潇潇故意抖着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看着鸡肠子。

  鸡肠子脸色黑沉:“给老子站好。”

  顾潇潇偏不听:“你让我站我就站,多没面子。”

  “你还面子!”鸡肠子大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花花肠子,你爸可是跟我说了,甭管你作什么幺蛾子,我都不会让你离开学校的。”

  这里没有外人,鸡肠子也不怕告诉她。

  艹,顾潇潇顿时无语,这老顾头,倒是想得挺周全,要说知女莫若父吗?

  “给我站好了,别想着玩花招,老子有一百种方法收拾你。”

  顾潇潇哼哼着。

  鸡肠子在她面前踱步,最后站在她跟前:“你给我说说,为什么欺负新同学。”

  “老子看她不爽。”

  顾潇潇混不吝的劲儿上来了,不开除她是吧,行啊,那就一直作到底,看谁先疯。

  “哼,看她不爽,就你这样,还敢看人不爽,你说说,人哪里不如你好?你凭什么看人不爽?”

  “就凭她长得丑,碍我眼睛了。”顾潇潇嚣张跋扈的说。

  这理由让鸡肠子气结,他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丫头。

  别说女生,就是那些让他觉得头疼的刺头兵,也没见这么嚣张的。

  那些还只是把嚣张放在脸上,这丫头是直接把嚣张放在行动和语言上。

  “你给我站好,不到天黑不准离开。”鸡肠子气不过,直接走过来踹了她一脚,顾潇潇一下蹦开,笑得欢乐:“诶,踹不着。”

  鸡肠子差点吐血:“你给我回来。”

  周围看戏的人越来越多,顾潇潇被鸡肠子罚站,旁边人不说指指点点,但议论纷纷是有的。

  人群中,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刚好路过,看见和鸡肠子怼天怼地的顾潇潇,其中一人说道:“是这丫头?”

  “你认识?”另外一人问。

  当先说话的男人名叫李峰,是部队里直接考上来的兵。

  算是部队里的尖子兵。

  后面问话的男人长相相对凌厉一些,他叫任东,平日里最看不惯的,就是那些镀金官二代。

  李峰回了他一句:“认识倒是不认识,不过这小丫头今早到军校里,是被绑着来的,送她来的是一辆军用悍马,我看那车牌号,这个位置的人都开不起。”

  他指了指正在训话的鸡肠子,鸡肠子已经是校级军官了。

  李峰之所以会记得,是因为这丫头出场方式太过突出,而且就她那张脸,就算出场方式不特殊,见过一次也不会忘记。

  任东顿时哼了一声:“又一个来镀金的。”

  任东对部队有着执着的爱,当兵的谁又不是呢?

  只是任东脾气更加尖锐,不像李峰那么圆滑。

  任东尤其讨厌这些来部队里镀金的官二代,要知道,军校里的名额有多难得。

  她这种人还占了别人的名额。

  在任东眼里,顾潇潇俨然就是个靠关系进来的关系户。

  殊不知人家是全市第二的成绩进来的。

  那边,鸡肠子还在教训顾潇潇:“身为一个准军人,你知道你今天的行为代表什么吗?”

  顾潇潇哼哼两声:“我知道,欺负弱小嘛,来来来,你赶紧先把我开了,这不就完事儿了吗?”

  鸡肠子“呸”了她一脸。

  顾潇潇赶紧捂住口鼻:“我说老鸡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你讨厌我,诶?刚好,我也不喜欢你,既然如此,咱们又何必互相折磨彼此呢?你说你把我开了多好。”

  “你想得倒美。”

  顾潇潇双手一摊:“长得就那么美,不想美点儿多掉价,你说是不。”

  “你就给我贫着,先站两小时,等会儿跟我一起上去给艾美丽同学道歉。”

  顾潇潇摆手:“不不不,我是个有原则的人,这都已经欺负了,哪有道歉的道理,这不跟拉了屎再把屎塞屁眼儿里一个样吗?膈应的慌。”

  “你……”

  鸡肠子满脸便秘表情:“你闭嘴,再多说一句,就多站一个小时。”

  顾潇潇一副朽木不可雕的眼神看着鸡肠子:“老鸡,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话虽然糙了点儿,但是一个意思啊,你不能因为我说的恶心,就觉得这不是真理啊。”

  鸡肠子反倒气乐了,还真理,歪理还差不多。

  他反手指着顾潇潇:“你给我闭嘴,我告诉你,甭管你什么想法,我都会努力纠正你,让你爱上部队这个大家庭。”

  “别,老鸡,您还是别努力了,我告诉你,生活有时候就像拉屎,很有可能努力了半天,憋出来的就只是个屁。”

  鸡肠子顿时:“……”

  围观的众人:“……”

  “噗哈哈哈……”

  李峰笑得乐不可支,这丫头也太搞笑了。

  顾潇潇回头冲着笑疯的人群龇牙:“看什么看,没看过大美女呀。”

  她将惹人厌的性格,发挥的淋漓尽致。

  “你给我站好了。”鸡肠子说不赢她,干脆甩手走人。

  这要是个小子,他能打得她爹妈都认不出来。

  关键这是个丫头,还是老上司家的千金,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打呀。

  他这下手没轻没重的,真要把人打出什么好歹来,老首长能把他打出屎。

  人群中笑得欢乐,就只有任东一人没笑。

  他问了李峰一句:“怎么回事?”

  旁边的女生还以为是问她,抬头见是个硬朗的大帅哥,不好意思的说道:“听说她欺负了她寝室的一个女生,那女生挺可怜的,被她直接用洗脚水浇脸上去了。”

  任东脸色于是更黑了。

  周围人也听见了,于是对顾潇潇的印象,那叫一个差。

  鸡肠子离开之后,并没有立刻回办公室,而是去了顾潇潇寝室了解情况。

  他刚问,艾美丽还想委屈几句,身为顾潇潇好朋友的肖雪张小乐上线了。

  俩人毫不犹豫说出艾美丽的“恶行”,并且添油加醋。

  于是乎,鸡肠子知道自己错怪了顾潇潇。

  她没打过这叫艾美丽的丫头,只不过因为生气把洗脚水泼人脸上。

  在部队里,内斗是正常的,所以打架都不算什么大事,真正让人觉得不喜的,反而是艾美丽的行为。

  因此词严厉色的训了艾美丽几句,让她以后不准乱拿别人东西,还让她把自己的洗脸盆和洗脸帕给顾潇潇用。

  鸡肠子路过操场,见顾潇潇还站在太阳底下,也没有叫她回来,这丫头就该好好磨磨。

  怪不得老首长会那么头疼,这丫头简直是在时刻挑战别人的忍耐力。

  *

  另一边,李峰和任东回到宿舍,说起了顾潇潇的事。

  非常不巧的是,这是一件混合宿舍。

  1班和2班的人混合着。

  肖战和袁江是2班的,李峰还有任东以及其他两人,都是1班的。

  肖战一听这话题,就猜出是顾潇潇。

  他当即问了一句:“那女生是不是叫顾潇潇?”

  李峰被问的纳闷:“好像是的。”

  他刚想问肖战是不是认识,就听任东蹦出一句:“没教养的狗东西。”

  任东生平最看不顺眼的,就是欺负弱小的人。

  偏顾潇潇欺负人还这么嚣张,所以他对顾潇潇的印象简直差到一种地步,关键和她还是一个班的。

  “你说什么?”

  肖战来到他面前,目光微眯着:“你再说一句?”

  任东是部队里的尖子兵,又岂会害怕肖战,听他这话,知道他和顾潇潇明显认识,当即咧唇:“我说,没教养……”

  后面的话没说完,因为肖战毫不客气的给了他一拳,正对他面门。

  袁江在一旁哦吼一声。

  其他几人有些茫然,任东擦了下嘴角的血,冷哼一声看向肖战,当即把衣服脱了:“不知死活。”

  “阿东,别……”

  李峰要上去拦住他,怕他惹事,结果还没过去,就被寝室里另外一人拉住。

  袁江笑眯眯的架住他:“兄弟,别多管闲事。”

  “你放开,他会被阿东打死的。”李峰着急的说。

  袁江耸了耸肩:“谁被打死还……”

  不一定三个字没说完,寝室里突然爆发出“砰”的一声,他下意识看过去,原来是肖战一脚直接踹到床杆上,床杆被踹弯了一节。

  任东和肖战俩人就在这狭窄逼人的寝室里打了起来。

  本以为会被完虐的肖战,将任东逼得毫无还手之力。

  最后以任东被肖战一脚踹翻在地结束。

  肖战单脚踩在任东胸口,弯腰说了一句:“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任东一向骄傲,自以为已经很了不起,在同龄人里,他不比任何人差,更何况他是部队里上来的尖子兵,而肖战只是统招考试进来的高考生。

  本以为可以毫不吃力的将肖战踩到地上,却不想直接被他打得毫无还击之力。

  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肖战根本没用尽全力。

  输归输,他却不觉得自己说错了。

  不客气的“呸”了肖战一句:“你就是打,老子也照样说,那就是个没教养的……”

  “啪。”

  肖战顺手抄起一旁的铁盆,朝他脑袋上砸去。

  这里的动静,被前来男生宿舍查看的鸡肠子发现,他一脚将门踹开,大吼一声:“都在干什么。”

  肖战收回脚,规矩的站在一边,要不是鸡肠子亲眼看见他踩在别人身上,还真觉得他是个听话的。

  待问清惹祸的祸端又是顾潇潇那小祖宗之后,鸡肠子就差没回去吐口口水砸她脸上。

  瞧把她给能耐的。

  这寝室里,除了肖战和袁江,其他四人都是1班的,也就是鸡肠子所带的班级。

  任东的情况他清楚,这是颗好苗子。

  但是肖战的情况他也清楚,嗯,这是上面那个大佬的亲儿子。

  军校里哪些学生家里什么情况,鸡肠子一清二楚。

  只不过在他这里,没有特殊对待。

  唯一一个被特殊对待的,还是因为那货想离开,他想治住她那股歪风邪气。

  问清事情缘由,鸡肠子把任东和肖战一起叫到操场上和顾潇潇站一起。

  袁江和李峰也跟着过去凑热闹。

  李峰和任东关系好,自然不待见肖战和袁江。

  见袁江跟着来,他不满的哼了一声:“一丘之貉。”

  袁江客气的拱手:“客气客气,我们本来就是一丘之貉。”

  李峰顿时给他气个半死。

  再说顾潇潇,她可没有那么听话,鸡肠子让她站着她就站着,那不是她的风格。

  鸡肠子领着肖战和任东过来的时候,这货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二郎腿翘的那叫一个欢唱,小脚还不停的点来点去,颇有一种我就是这样,你能奈我和的既视感。

  鸡肠子差点给气得吐血。

  “顾潇潇,你给老子站起来。”鸡肠子要过去踹她,肖战已经先一步走过去把顾潇潇拉起来。

  徒一看见肖战,顾潇潇懒洋洋的问:“你怎么也来了。”

  肖战没说,倒是任东看见他俩的亲密举动,顿时冷哼一声。

  那不屑的冷哼,几乎是从鼻孔里喷出来的。

  顾潇潇不乐意了,指着他鼻子骂道:“你哼什么哼,鼻孔大了不起呀。”

  肖战一把将她拉回来低斥:“你安分点儿。”

  他哪里不知这丫头就在作天作地,恨不得把全军校的人都作的想将她踹出去,她就安乐了。

  顾潇潇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她怎么了她,不就是想被开除吗?怎么就那么难呢?

  三人并肩站在一排,肖战和任东身姿板正,那军姿站的,那叫一个标准。

  而顾潇潇呢,就像条狗皮膏药,软趴趴的驼着背,满脸都是不耐烦的表情。

  不仅如此,她还唱起了歌。

  “鸡……你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你,就像一条大皮虫,鸡……你的屁股是黑色滴,生气时的你,母鸡们总是眼泪流流。”

  肖战:“……”

  任东:“……”

  这俩人一瞬间满头黑线。

  鸡肠子则脸色黑沉如碳,袁江不客气的哈哈大笑出来,鸡肠子回头爆吼:“你也给老子站过来。”

  顾潇潇叹了口气,张口打个哈欠,鸡肠子还以为她要继续唱,顿时爆吼出声:“顾潇潇,你给老子闭嘴。”

  一个哈欠打完,顾潇潇泪眼朦胧的看着他:“老鸡,你这么激动干嘛。”

  “不准叫我老鸡。”鸡肠子差点没忍住跳上去打人。

  顾潇潇“哦”了一声:“鸡,你要实在受不了我,还是开除我吧。”

  任东终于忍无可忍,他回头训斥顾潇潇:“走后门占了别人的名额,就给我好好留在这里。”

  “我擦你大爷!”顾潇潇直接拨开肖战,站到任东面前,手指着任东:“你说谁走后门?”

  任东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眼神里尽是不屑。

  顾潇潇乐呵了,虽然她不想留在军校,但那是她不想,可不容许别人诋毁她。

  再说了,说她走后门,这不是变相说她家老顾头滥用职权吗?

  她的老爸,只能她一个人欺负。

  当即不客气的喷了一句:“老子高考全市第二,你给老子走个后门看看,什么叫占名额,老子这分数就是占名额,也是其他人没本事超过老子。”

  听到她说她全市第二,任东原本还不相信,但是鸡肠子的反应让他知道,她说的是真话。

  只见鸡肠子拎着她的衣服,把她往旁边拉:“你还有脸说,全市第二就是你这么个破德行,说出去都嫌丢人,别给咱市拖后腿了成不。”

  任东有些诧异,没想到她真的不是走后门进来的。

  不过那又怎样,他对她的看法,依然没有改变。

  一个恃强凌弱的人,就算成绩再好,也是个品行低下的人。

  他任东不屑为伍,更不屑和她是战友。

  肖战算是知道顾潇潇折腾起来有多厉害了,看来对他,她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开学前这一天发生的这件事,几乎全校都已经传遍了。

  顾潇潇第一次不是靠着美貌和成绩出名。

  而是以混世魔王的名头出名。

  ------题外话------

  ==小伙伴们,造起来,月票快来砸裤衩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重生学霸的妖艳人生。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4_14041/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