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暗夜绑架_盛世谋臣_腾飞小说

盛世谋臣97.暗夜绑架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慕容安的丧礼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去了,没有人会记得这位曾经在华国的都城嚣张一时的王爷。不只是不相关的人们,他的父母,兄弟姐妹,甚至是他同胞的亲哥哥都不会特意的去记得他,因为慕容煜又更多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华皇是彻底的厌弃了慕容煜了,而且华皇本身也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也不会因为一个儿子死了就对另一个儿子心软。慕容协和慕容昭的调查依然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慕容煜虽然不能离开恭王府却依然有自己的消息来源。然而他得到的消息却是对自己越来越不利了。

  直到端王暗中的命人传来的一个消息彻底动摇了慕容煜的心念——这一次,慕容昭和慕容协联手对付自己的事情,暗中竟是由早先从他手里逃走的顾秀庭暗中谋划的。就连慕容昭都是被顾秀庭利用了。而慕容协那边虽然还没有证据证明是顾秀庭的手笔,但是慕容煜同样相信这里面绝对少不了顾秀庭的身影。

  这样的消息,让慕容煜气急败坏之余也是思考的更多。他原本就比并不了解华国的容琰知道的更多,只是如今被困于王府所有的能力都无法施展罢了。得到这样一个消息,慕容煜几乎立刻就能够抽丝剥茧,从中理出更加惊人的消息。

  顾秀庭的逃脱他知道是早有预谋的,但是是谁跟顾秀庭里应外合的?绝不是慕容熙,那时候被自己还有各方势力监控着的慕容熙绝对动不了。他若是会不管不顾的做这些事情的话,也就不会任由顾秀庭和顾云歌受那几年的苦了。顾家的人早已经死绝了,这世上唯一还能跟顾秀庭扯得上关系的人,除了慕容熙以外,只有一个——沐清漪。

  从头到尾,所有的人都被那个看似柔顺无害的女子给耍了。虽然他之前早已经知道了沐清漪并不是外表那么无害,但是却依然低估了这个女子。

  “沐、清、漪!”慕容煜咬牙,他不信,更多的是不甘心。他无法相信自己自诩能力过人,是当之无愧的众皇子之冠,居然会败给沐清漪这样一个黄毛丫头!沐清漪今年不过才十六岁,就算是从娘胎里就开了灵窍也没有这么厉害。难不成真是妖孽不成?何况,他对沐清漪并不算特别陌生,沐清漪从来就没聪明过。如果说这几年是可以装傻的话,那么顾家还在张夫人还在的时候,沐清漪完全没有必要隐藏自己的才能才对。

  他不甘心,自己十几年的苦心筹谋,居然就这么轻易的功亏一篑!

  深夜,肃诚侯府里沐清漪正坐在卧室里的灯下翻看着一夜书卷。看着看着,思绪便不知不觉的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去了。微微闭眼味道房间里淡淡的冷香,唇边不由得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哒——”一声轻微的响动惊醒了沐清漪,猛地抬起头来望向声音的来处,“什么人?!”

  一个黑衣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房间的入口出,阴郁的双眸正盯着眼前穿着一身白衣,长发披肩的少女,还有他手中的书。

  “十五国志?明泽公主好雅兴,难怪有如此心计。”

  看到眼前的人,沐清漪心中微微一惊,从容的放下了手中的书卷,淡淡笑道:“不及六皇子,这么晚了还有空闲夜谈姑娘家的闺房?”

  “姑娘?”慕容煜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冷然一笑。平日里总是穿着浅色的衣衫显得温文尔雅的容貌也因为夜行衣更多了几分危险的气息,“哪个姑娘家有明泽公主这样的心机手段,将京城权贵和本王甚至是父皇都玩弄于鼓掌之间。毒妇还差不多。”

  沐清漪敛眉轻笑,“毒妇?六皇子是在说云妃娘娘么?”

  “你在激怒本王?”慕容煜眼神一沉,冷冷问道,“你—!”正想要说什么,脑后一道劲风袭来,慕容煜心中一惊显然是没想到沐清漪的身边居然还有这样的高手,连忙侧身散开。虽然早知道华皇派了聂云保护沐清漪,但是聂云却不是随时随地的都守在沐清漪身边的。比如说,为了明泽公主的名节,聂云晚上就从来都不会留在明芳馆或者兰芷院的。

  无心一出手便是一阵快攻,将慕容煜逼退了好几步落到了沐清漪身边才暗暗松了口气。作为一个随身侍卫,让一个闯入者跟小姐说了这么久的话他才出现,显然是极大的失职。

  只是这并不能怪无心,沐清漪原本需要用到高手的危险并不多。而沐清漪也不愿意让无心晚上还要呆在外面守夜,何况无心只有一个人,总是需要休息的,每时每刻都要这样的高手守着那以后沐清漪一个人的时候就什么也别做了。

  “盈儿怎么样了?”沐清漪有些担心的问道。

  无心虽然没有守夜,但是盈儿和珠儿还是坚持睡在睡房的外间以便夜间沐清漪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有人侍候的。今天该盈儿值夜,慕容煜不是心慈手软的人,若是盈儿出了什么事她都不知道要怎么跟冯止水交代。

  无心警惕的盯着慕容煜,沉声道:“小姐不用担心,她只是晕过去了。”

  闻言,沐清漪这才松了口气。

  慕容煜眯眼,盯着无心看了看,方才转向沐清漪问道:“他是什么人?”沐清漪挑眉,淡然道:“这似乎与恭王无关。”

  慕容煜冷笑一声道:“你以为凭他就能拦得住本王?”

  无心道:“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慕容煜嘲讽的看着沐清漪道:“你以为沐长明会帮你?”沐清漪淡淡道:“他会不会帮我我不知道,但是他也未必会帮你吧?”

  “那就试试看!”说吧,慕容煜也不再多言,直接抽出腰间的一柄软剑朝着无心直刺过去。无心神色一凛,推开慕容煜迎了上去。慕容煜虽然跟容瑾魏无忌这样的超一流的绝顶高手还有不小的距离,但是他能够有文武双全的名声,武功也只是略低于赵子玉而已,也算得上是一个高手了。只是他平时并不怎么需要亲自动手,所以注意到他的武功的人一直以来都并不多。

  两人一交手,无心就清楚的感觉到了慕容煜的实体不凡,抽空朝沐清漪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快走。沐清漪虽然看懂了无心的示意,但是无奈她确实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房门的出口被打斗中的两个人挡住了,让她从窗口出去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慕容煜冷笑一声,一剑荡开无心的剑,“武功不错,不过想要挡住本王,还差一点。”

  “未必!”无心沉声道,手下的攻势越发的凌厉起来。被无心缠着,慕容煜也有些烦躁起来,“来人!”

  两个黑衣人出现在门口,不用慕容煜命令就直接朝着无心攻了过去。慕容煜立刻便腾出了手去抓沐清漪。无心连忙上前想要拦截他,无奈被两个黑衣人锁住了去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沐清漪落入慕容煜的手中。一惊之下,身上也多了一道伤口。

  抓住了沐清漪,慕容煜立刻便心满意足了。冷冷的看了打斗中还想冲过来的无心一眼,冷声道:“不用留活口!”

  沐清漪凝眉,眼看着慕容煜抓着自己从窗口跃出,朝着无心厉声道:“快走!”

  无心一愣,他很清楚自己目前根本无力救回沐清漪,一咬牙扫开了两名黑衣人同样破窗而出,朝着肃诚侯府府外而去。落在院中的慕容煜眯眼看了一眼远去的无心,沉声吩咐道:“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恭王,这是在干什么?”这一会儿功夫,虽然兰芷院的动静并不算大,却也惊动了不少人。沐长明匆匆而来看着眼前一身黑衣的慕容煜,有些惊讶的道。

  要知道,慕容煜现在正被华皇软禁在府中。如今他不仅私自出府甚至还想要绑架明泽公主,若是让陛下知道了,只怕慕容煜的死期就真的到了。

  慕容煜似乎并不紧张,一手扣着沐清漪,淡淡的看着沐长明道:“侯爷,几日不见,可还安好?”

  沐长明脸色有些不好看,如今恭王府和平南王府相继败落,他这个早就已经明晃晃标上了恭王府标记的肃诚侯能好到哪儿去?虽然他一向行事小心,并没有给那些人留下太多的攻击的借口,但是华皇同样看自己不顺眼。沐长明自然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了。

  “王爷这么晚夜入肃诚侯府,还想要抓走明泽公主,本侯只怕不好跟陛下交代。”沐长明沉声道。

  “哈哈哈……”慕容煜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向陛下交代?你以为你向父皇有了交代父皇就会放过你么?肃诚侯,你做过什么你自己心知肚明罢?父皇的性子你也是了解的。柔妃还怀着皇子,父皇也没有对她有半分容情,你觉得他会放过你么?”

  闻言,沐长明的神色更加阴沉起来。华皇的打算他也不是完全猜不到,只是他无法可想罢了。

  “无论如何…还请王爷放了明泽公主,本侯绝不为难王爷。”沐长明想了想,终于松口道。

  慕容煜笑道:“你不是怕不好向父皇交代么?本王替你想办法便是。”

  “什么?”沐长明一愣。只见慕容煜提着剑的另一只手剑光一闪,跟在沐长明一起进来的两个侍卫以及几个听到兰芷院中的动静的几个侍卫都应声倒地,连闷哼都没有发出来一声。

  沐清漪皱了皱眉,看向到底的几个兰芷院的侍卫,这其中有几个是冯止水派来的。虽然算不得高手,却也还算身手利落。没想到还没来多久就在此丧了性命。

  慕容煜看着沐长明笑道:“现在,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本王可否将她带走?”

  “王爷为何一定要带走她?”沐长明皱眉道。

  慕容煜挑眉道:“你该不会还不知道吧?肃诚侯,你这位千金可比你所有的儿子女儿加起来还要厉害。本王落得今天这地步,还要多亏了明泽公主的运筹帷幄呢。当然,还有朱變和肃诚侯你。居然能在所有人都不知不觉之间与顾秀庭和慕容熙勾搭上,这份能耐…侯爷,当初你何必送沐飞鸾那个女人进宫?你若是送的是这位明泽公主,只怕你做个太国丈都没问题了。”

  “什么?”沐长明震惊的盯着沐清漪。慕容煜冷哼一声道:“从本王手中就走了顾秀庭,害了七弟,联合慕容熙慕容协和慕容昭跟本王作对。本王现在甚至怀疑…当初九转玲珑的事情也是明泽公主的手笔呢。”

  在沐长明惊骇的目光下,沐清漪淡淡微笑道:“六皇子有证据么?或者说…六皇子敢到陛下面前去这么说么?”

  慕容煜狠狠地盯着沐清漪冷笑道:“不错,我不敢。不过…本王有更好的法子对付你!”

  抓着沐清漪,慕容煜也不再理会傍边的沐长明,直接往外面走去。沐长明早就已经被刚刚听到的事情震得回不过神来了,就连慕容煜二人走了出去也仿佛没有看到一般。

  带着沐清漪,慕容煜除了肃诚侯府之后便飞奔出城了。虽然此时已经是宵禁的十分,但是慕容煜显然对整个皇城十分熟悉,居然让他带着一个人平平顺顺的出了城。

  暗夜里一路疾奔,沐清漪最后被扔进了一个有些简陋的房间里。站起身来从容的打量了一番房间里的陈设,沐清漪皱了皱眉,一时有些不能确定这里是什么地方。

  看着眼前眼神阴狠的慕容煜,沐清漪平静的道:“六皇子,这么晚了将我绑到这里来有什么意义?”

  慕容煜盯着她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沐清漪挑眉笑道:“六皇子若是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又怎么会绑架我?”慕容煜有些不耐烦的道:“你绝对不是沐清漪!沐清漪没有你这么深的心计。”

  沐清漪浅笑道:“六皇子可以直接夸我聪明绝顶。”慕容煜冷哼一声,“你觉得绕开话题有用么?你居然见过顾秀庭,就应该知道本王的手段。本王不觉得你的骨头会比顾秀庭更硬。”

  沐清漪垂眸,淡淡道:“既然说起大…表哥,我倒是比较好奇,六皇子是怎么知道这次的事情跟大哥有关的。”

  慕容煜冷然道:“你们以为你们做的天衣无缝么?”

  “至少六皇子是事后才知道的不是么?”如果他们事先露出了破绽的话,慕容煜也不会现在才发现了。

  “我猜…是什么人告诉六皇子的。应该不会是卫家和八皇子才对。他们就算知道也绝不会告诉你的。但是除了他们…或许是别人从他们那里知道了消息,然后转告给六皇子的。听说,六皇子最近和西越端王往来频繁……”

  慕容煜心中一跳,眯眼道:“谁告诉你本王与端王往来频繁?”想起他跟容琰密谋的大事,慕容煜就不得不万分警惕了。那将是若是一旦败落,他只怕绝对无法或者离开京城了。

  沐清漪偏着头看着他浅笑,“看来,我是猜对了。”

  烛光下,白衣若雪的少女铅华不染,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披在身后,放在在夜风中疾行,显得有些凌乱。这本该是一个颇为狼狈的模样,却因为少女眼中的宁静平和而变得格外不同。

  少女笑眼弯弯,却不同于一般的这个年纪的少女的娇憨青涩,而是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清雅雍容。还有那想明白了什么的时候喜欢微微偏着头浅笑的小动作,仿佛一朵微风中绽放的白色的芍药。不是牡丹的雍容气派,却只有一种清新雅致的美丽。

  “云歌……”慕容煜低声呢喃道。

  沐清漪眼眸微闪,垂眸淡淡道:“六皇子想起表姐来了么?”

  “你是云歌对不对?!”慕容煜突然快步上前,一把拉住沐清漪焦急的道:“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是易容么?你没有死…你易容成了沐清漪?真正的沐清漪去哪儿了?云歌…你是想要报复我么?”

  沐清漪平静的打量着莫名激动的慕容煜,好一会儿才悠悠一笑道:“六皇子,你再说什么?你眼花了不成…表姐…早已经葬身在萃红阁的火海中了。当时不是你亲眼所见么?何况…我记得…表姐和我,虽然好几年没见,不过我记得,表姐十五岁的时候,就比我现在高了是吧?”

  慕容煜一愣,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白衣少女。曾经的顾云歌身形不算特别高挑,却也比眼前这个可能可能因为曾经在肃诚侯府长时间生活的不太好而显得比寻常少女更加娇小了两分的沐清漪高一些的。瞬间,慕容煜也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是荒谬,就算是再怎么出色的易容术也绝不可能硬生生的让人矮上两分。

  看到慕容煜的神色,沐清漪心中暗暗挑眉。这世上,像容瑾那样什么都敢想的妖孽毕竟是不多的。而像大哥一样了解她的人也是绝无仅有的。

  慕容煜很快就冷静下来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发的什么风,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女像一个已经死去的女子。或许真的是巧合有些多了吧,顾云歌刚刚过世没多久,沐清漪就开始性情大变,难怪他会相差了。

  可惜,慕容煜并不知道,他曾经已经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了。

  “你……”慕容煜神色有些复杂的盯着眼前的少女,沐清漪淡淡道:“六皇子将我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问我是不是表姐易容的么?”

  被她一提醒,慕容煜立刻想起了自己的本意。神色再一次狰狞起来,“明泽公主真是好本事,本王之前一直都小看你了。”

  沐清漪眨了下眼眸,并没有答话。慕容煜显然也不需要她回到,“从一开始就是你在算计本王,是不是?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慕容熙勾搭上的?”

  沐清漪摇摇头,道:“现在问这些…有什么意义么?”

  慕容煜冷笑,“你说得对,确实是没有意义。慕容煜和顾秀庭想要看到本王痛苦什么?或许在本王痛苦之前,可以让他们先尝尝什么叫做痛苦和仇恨。你说…本王把你分成两半,一半送给慕容熙,一半送给顾秀庭你说怎么样?”

  沐清漪不动声色,淡淡道:“我跟表哥只是表兄妹,跟平王殿下更是可以说什么关系都没有。你觉得他们会为我难过到什么程度?他们想要报复你,而我想要为我母亲报仇,不过是各取所需,如此而已。”

  “你还让人断了我母妃的手和舌头!”慕容煜暴露道。沐清漪似乎有些惊讶,“六皇子当真是是为了这种事情生气么?”慕容煜心中居然还当真有亲情这种东西,真是让人感到十分的惊讶。

  “她是我母妃!”慕容煜咬牙切齿,沐清漪的眼神就仿佛他是一个毫无人性的畜生一般,但凡有一点人性的表现都感到十分惊奇。

  “所以,六皇子现在打算以牙还牙么?”沐清漪挑眉道。

  慕容煜盯着她,许久方才道:“你在故意激怒本王,你当真是不怕死么?”

  沐清漪抿唇淡淡一下道:“我当然怕死,只不过我知道我暂时还不会死罢了。”如果是慕容安的话,沐清漪绝对不会去激怒他。因为慕容安那种人你不去激怒他他就已经很可能会不管不顾的先杀了人再说了。但是慕容煜却不会,即使在最盛怒的时候,慕容煜依然会保持着理智的。这样的人,最无情。但是有的时候却也比起那些冲动不顾后果的人更加的好对付。

  慕容煜一怔,很快便点头冷笑道:“你说的不错,本王暂时不会杀你的。”

  沐清漪勾了下唇角,含笑不语。

  “告诉本王,顾秀庭现在在哪儿?还有顾家…顾家的万贯家产甚至是九转玲珑,是不是都在你和顾秀庭的手里?”慕容煜寒声问道。

  沐清漪垂眸,淡淡道:“无可奉告。”

  慕容煜有些怜惜的望着她俏丽的眼眸,柔声道:“本王并不想折磨你,所以你最好还是自己乖乖地说出来吧。”

  沐清漪笑问,“我说出来…六皇子会信么?”她能骗过华皇一次,就能骗慕容煜第二次,她很好奇慕容煜凭什么认为她会说真话。慕容煜淡淡道:“你说出来自然就知道了。本王会带着你去找的,如果找不到…本王就在那个地方挖个坑把你给埋了。”

  沐清漪笑容平静,似乎丝毫没有将慕容煜的威胁放在眼里。只是很认真的问,“六皇子有这个时间么?”

  慕容煜脸色微沉,他确实没有这个时间,他的那些兄弟是不会那么轻易的放他一个人在府里禁闭的。不过幸好,他也不指望他们能放过他了。

  看着慕容煜阴郁的在房间里踱步,沐清漪也不着急,安静的坐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静静的看着。慕容煜抓了她无非是想用来威胁大哥和表哥而已。只是当他发现她并不是多么有价值的人质的时候难免会有些焦急。

  不过沐清漪知道,慕容煜现在是不会杀自己的。如果慕容煜想要杀她最开始在她房间的时候完全可以敢在无心赶来之前杀了她。既然废了那么大的力气将她带出了,自然必须要有一些用处才行。这才是慕容煜的思考方式。

  慕容煜现在虽然看上去还算冷静,但是眼眸中却隐隐有疯狂之态。很显然,是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了。现在这样的处境,不是奋起反击,就是等待被消灭的命运,而慕容煜显然是选择了前者。联想到慕容煜这些日子跟容琰暗中的来往,那么现在还能让慕容煜不慌不忙的应该就是有所依仗了。而这个人…只能是容琰,或者说…西越皇帝容慕天。

  西越使馆,容瑾的房间里气氛冷凝的仿佛被冰封了一般。容瑾神色阴冷的盯着跌坐在地上的无心,沉声道:“将你刚刚的话再说一便。”

  旁边侍立的无情也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虽然看着相处多年的伙伴重伤倒在地上有些有心不忍,但是现在却怎么也不敢上前扶无心起来。

  无心抹了一把唇边的血迹,恭声道:“小姐被恭王抓走了。”

  “废物!”容瑾冷声道。

  无心默然,确实是他眼睁睁的看着恭王抓走了小姐,还丢下小姐逃跑了。虽然是小姐的意思却也还是无法掩盖他失职和无能的事实。

  无情轻咳了一声,小心翼翼的道:“公子,咱们…是不是先救小姐?”

  容瑾冷声一声,站起身来想要往外走去。无情连忙取过放在一边的披风想要为他披上,却被他随手一推推开了,淡然道:“不必。”

  无情连忙跟了上去,后面的无心也连忙站起身来跟了上去。

  还没走出大门,就被匆匆赶来的容琰给拦住了去路。容琰看着神色冷漠行色怱怱的容瑾,不解的道:“九弟,这么晚了这是要去哪儿?”

  容瑾不耐烦的道:“去找人!”

  “找人?!”容琰疑惑的看了一眼跟在容瑾身后的侍卫,沉声道:“九殿下胡闹,你们也跟着胡闹么?这里不是咱们西越,这里是华国的都城。现在早就是宵禁的时间了,找什么人?回头难道要本王去京畿守卫那里救人?”

  这话虽然是在训斥无心跟无情,但是谁都听得出来是冲着容瑾来的。只是容瑾脾气古怪,若是直接训斥他的话,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容琰也不过是指桑骂槐罢了。

  容瑾轻哼一声,淡淡道:“用不着,本皇子现在就去应天府衙门。”

  容琰忍不住一脸黑线,“好好地,你去应天府干什么?难道你要找的人是邵晋?四哥可没听说过你跟他有什么交情。”

  被容琰拦在这里,容瑾的心情显然是有些暴躁,怒瞪着容琰道:“明泽公主被慕容煜绑架了!本皇子要去救她!”

  “明泽公主被绑架了关你什么…你说什么?!”容琰突然高声道。明泽公主跟容瑾关系不错容琰是知道的,准确的说是容瑾单方面厚脸皮的缠着明泽公主。容琰也有些怀疑他这个九弟是不是看上明泽公主了,毕竟明泽公主确实是个实打实的绝色美人儿。只可惜,华皇已经表明了态度,不会让明泽公主和亲。

  但是慕容煜…慕容煜绑架了明泽公主?!容琰的脸顿时就黑了,开始怀疑自己之前暗中送给慕容煜的消息是不是对他刺激太大了。他们暗中筹谋的事情还没有办成呢,他怎么就跑去绑架明泽公主,还被九弟给知道了?这不是打草惊蛇么?

  “九弟…这事儿你是怎么知道?”容琰怀疑的问道。容瑾傲然的哼了哼道:“本皇子怎么知道的要跟你禀告么?”

  眼看气氛要僵硬了,无情陪着笑开口道:“启禀端王,九殿下命无心给明泽公主送了些小玩意儿过去,正好碰上了。据说…当时肃诚侯沐长明和不少的肃诚侯府的侍卫也在场。”

  如果别人说这种理由容琰未必会信,但是容瑾这个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做过,三更半夜给个姑娘送东西这种事情,简直太正常了。

  容琰叹了口气道:“九弟,现在是宵禁的时候,咱们又是外人,不能在华国都城里横冲直撞。想必华国六皇子也不会轻易伤害明泽公主的。不如你先回房休息,明天一早咱们派人去肃诚侯府探探再说,万一只是一场误会呢?闹大了反而对明泽公主的名声不好。”

  容瑾神色阴郁的盯着容琰看了好一会儿,方才哼了一声转身回房去了。背后容琰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神色也渐渐凝重起来。

  回到房里,无情小心问道:“公子,这……”

  容瑾挑了挑眉,一边往内室走去,一边淡然道:“无心,去通知顾秀庭和慕容熙,无情,守在门口,谁敢踏进来,直接杀了。”

  “那…公子你?”

  “本公子去找清清。”

  两个侍卫相视一眼,面面相觑。是他们脑子太笨了么?那公子刚刚在门口晃了一圈又让端王给挡了回来是为了什么?

  但是容瑾的命令自然没有丝毫他们质疑的余地,齐声道:“是,公子。”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盛世谋臣。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3_1388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