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异姓兄弟_盛世谋臣_腾飞小说

盛世谋臣307.异姓兄弟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到西越皇城的时候已经是三月初了,沐清漪毕竟有孕在身不能赶路,于是一行人慢悠悠地走着,在边关又停留了一些日子,一路行来竟然走了一个多月才回到西越皇城。虽然并没有在这座皇城中待过太长的时间,但是再一次回到这里沐清漪还是忍不住感到几分愉悦和轻松。无论如何,这里才是她的家。

  出征在外的皇帝陛下和沐相双双归来,皇城中的权贵们也忍不住沸腾起来。起初容瑾登基的时候当真没有多少人看好他,但多数不过是慑服于他武力的威胁罢了。另一方面,西越皇室子孙死的死囚的囚,唯一还掌握实权的容瑄不知为何竟然对这个比自己小了一大半儿的弟弟忠心耿耿起来了,朝臣们自然也就不费那个劲儿折腾了。但是这一年多下来,却着实让不少人跌落了下巴。即便容瑾登基不到两年就足足有*个月都不在皇城,整个西越的政务却依然是有条不紊。更不用说去年皇帝陛下悍然出兵,灭掉了华国,占据了华国大半个水草丰美的好地方,占据了华国的皇城。这样的壮举,就是之前西越数十代的皇帝也没有做到的,而一个刚刚弱冠登基的年轻皇帝却轻而易举的完成了,想要不服都不行。虽然,一开始皇帝陛下出兵的理由…有那么几分不好明说。

  “恭迎陛下回京。”西越皇宫门口,容瑄带着一大堆西越的朝臣恭恭敬敬地等着迎接某人得大驾。马车稳稳地停住,容瑾从里面一跃而下,回头将手伸向马车里面,“清清,小心点儿。”

  沐清漪搭着容瑾的手被他抱了下来,双脚刚刚落地便看向容瑄等人望向自己好奇的眼眸。再一低头,如今已经有了五个多月快六个月的身孕了,沐清漪身形本来就消瘦纤细,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还是容瑄最先回过神来,含笑拱手道:“恭喜陛下,恭喜沐相。”

  “恭喜陛下!恭喜沐相!”朝臣们也跟着齐声恭贺,只是心中是什么滋味就只有自己才能知道了。

  回到自己的地盘,容瑾显然是心情十分不错,一挥手道:“免了,都散了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皇帝陛下十分务实,什么排场什么仪式完全都不重要,直接就开口赶人了。

  回到含章宫,容瑾便先将沐清漪送回寝殿休息然后才转身回御书房见容瑄等人。容瑄等人早已经在御书房里等着了,看到容瑾进来连忙想要起身行礼,容瑾挥挥手道:“都坐吧。”

  “多谢陛下。”容瑄恭敬地谢过。这段日子容瑾和沐清漪都不在,容瑄基本上等于是在行事监国的权利。权利虽然不小,但是如果引起容瑾的猜疑,那才真的是得不偿失了。如果之前容瑄还有哪怕一丝半缕的怀疑犹豫的话,经过这一年的时间也已经全然的抛弃了。虽然承认自己不如一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弟弟有些丢脸,但是身为皇室中人最重要的就是看得清局势,看得清楚自己和别人的斤两。

  “这一年辛苦二哥了,皇城里一切都还好?”容瑾靠着龙椅扶手,淡淡地问道。容瑄恭敬地道:“都是微臣份内之事,一切都好。”容瑾点了点头,这些日子他虽然远在外面,却也不是完全不知道皇城里的事情。平心而论,容瑄的能力不差,如果做一个守成之君的话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自然不会处理不了这些并不算如何繁琐的政务。

  容瑄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坐在一边得魏无忌,魏无忌是已故循王容璋的人,但是现在却似乎一直跟着容瑾。难不成容璋死了之后魏无忌又投靠容瑾了。容瑄在心中摇了摇头,总觉得内情不会如此简单。再想一想父皇,容璋还有容瑾之间错综复杂的恩怨情仇,容瑄果断的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深究这些事情了比较好。

  “魏公子,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彼此都是习惯了勾心斗角的人,容瑄再一次见到魏无忌表现的也十分的平静,仿佛无官无职的魏无忌出现在这里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一般。

  魏无忌点头淡笑道:“有劳庄王殿下挂念,一切都好。”说起来,魏无忌和容瑄之间也还是有一点不大不小的仇怨的。当初容瑄险些被药王谷的毒弄得半死不活,虽然明面上说是容琰指使慕容煜所致,但是事实上却是魏无忌和容璋在幕后操纵的。也正是那一次的下毒,彻底让容瑄失去了夺位的先机和可能。

  容瑾平静地道:“这一次出征华国和北汉之行,魏公子居功甚伟,朕打算册封魏公子为郡王,暂代大丞相之职。”

  容瑄一怔,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魏无忌并没有急着说话。魏无忌也是愣了一愣,回过神来方才笑道:“多谢陛下,不过…郡王就不必。魏无忌不过是一介商人,还是更加习惯江湖中闲散度日。不过,沐相这段时间身体不适,在下可以代沐相处理一些琐事。”

  容瑾微微蹙眉,神色冷漠地扫向魏无忌,魏无忌淡笑不语。容瑄深知容瑾此人脾气极差,他不乐意给你的东西你想要他固然要生气,但是如果他要给的东西你不屑要,那他更加要生气了。一看气氛有些僵硬起来,容瑄轻咳了一声笑道:“魏公子之才天下皆知,能得魏公子辅佐也是我西越的幸事。陛下…此事沐相怎么说?”

  容瑾扬眉,清清一直觉得他跟魏无忌关系僵硬不好,现在这样清清自然是高兴才对。一看容瑾的表情就知道他根本没跟沐清漪商量过,容瑄叹了口气道:“陛下不如,先跟沐相商量一下。”

  本公子要给清清的惊喜?!商量完了还算什么惊喜?容瑾不悦地撇嘴。容瑄忍不住抚额,叹道:“陛下,您说也不说一声就让魏公子暂代了大丞相之位,要让沐相如何想?”

  容瑾一怔,他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倒不是说容瑾不在乎沐清漪的想法,而是在他眼里自己的一切都是清清的,别说是大丞相了,就是是摄政王清清不高兴还不是说免就免了?

  魏无忌似笑非笑地扫了容瑾一眼道:“沐相有了身孕,陛下高兴的忘了吧?”

  容瑾轻哼一声道:“朕给你爵位你不乐意,以后别求着朕!都滚蛋,朕要去看清清!”说吧,也不理会地下面面相觑的两人,容九公子自己大摇大摆的走了。

  魏无忌和容瑄对视了一眼,有些无奈地苦笑摇头,“陛下…也是一番好意,魏公子何必拒绝?”虽然暂代丞相之职有钱考虑,但是封魏无忌为郡王这事儿容瑾绝对是好意。毕竟看情况短时间内魏无忌还是要待在西越朝堂上的,若果既没有官职又没有爵位的话,只怕是办什么事都不方便。魏公子诚然是富甲天下,但是对于那些眼高于顶的权贵来说,也未必真的看得上魏无忌商人的身份。

  魏无忌含笑摇了摇头道:“多谢庄王提醒。”

  回到寝殿里,沐清漪正坐在花厅中的书案后面翻着这些日子累积的折子。容瑾不由地皱了皱眉,走上前去从她手中取过了折子,将她揽入怀中,“赶了一天路,清清怎么还不休息?”

  沐清漪含笑道:“马车上睡得太多,现在反而睡不着了。这是怎么了?谁又惹皇帝陛下不悦了?”

  容瑾轻哼一声,将魏无忌的事情说了一遍。闻言,沐清漪看着有些愤愤然地容九公子不由莞尔。

  “清清!”被清清嘲笑,容九公子有些恼羞,心中对不知好歹地某人更加怨念了。他就不该一时脑抽,既然魏无忌乐意给他做白工,他干嘛不使劲儿的使唤就是了?化干戈为玉帛什么的,都是狗屁!

  “好了,好了。”沐清漪掩唇道:“不笑就是了。阿九乖…魏无忌不知好歹,咱们不理他。”

  “清清……”容瑾无奈地将脸伏在她肩头上低吼道,清清把他当孩子哄么?

  “好了,不说笑。”沐清漪拍拍,安抚道:“我现在确实是有些不便,请无忌暂代丞相之责自然是最好,但是朝中那些老学究只怕是会不服。”魏无忌跟沐清漪还不一样,沐清漪是容瑾的妻子,西越事实上的皇后。还曾经是先皇亲自选定的奉天府府尹,就算容瑾胡闹最多也算个美色误国,裙带关系什么的。但是魏无忌原本是一介商人,而且不少人都心知肚明,魏无忌跟已故的循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西越好几位皇位都是死在循王手里的。这样的人若是一跃成为丞相,只怕是谁都受不了。容瑄之所以一开始就没有反对,只怕也是笃定了这事是成不了的。

  容瑾轻哼一声,冷笑道:“他们有什么可不服的?”

  沐清漪轻叹一声,无奈地道:“你难道还能将所有的人都杀光不成?这件事我来处理,回头我跟无忌谈谈再说,可好?”容瑾低头在她脸上蹭了蹭,轻声道:“我是不想清清这么辛苦,等到宝宝生下了…”想到此处,容瑾不由地开始皱眉,宝宝生下来之后还要带孩子,那清清岂不是更加辛苦了?

  “在想什么?”看着他一脸纠结,沐清漪好奇地问道。容瑾道:“我在想…等到宝宝生下来,要不给那个死老头算了。”韩问天收徒之心可谓是十分坚强,竟然千里迢迢的跟着他们从北汉回到了西越,如今就赖在魏无忌的府里不肯走。沐清漪惊讶,“你不是不乐意让宝宝拜韩前辈为师么?”其实宝宝如果真的拜韩问天为师也算是不错了,无论如何韩问天也是事实上的天下第一高手医术也半点不必莫问情差。更不用说他将近两个甲子的阅历了,有他保护宝宝绝对可以安安稳稳的长大。

  容九公子清嗤一声,“谁要拜那个死老头为师了?等到他把宝宝养大一点他也该驾鹤西归了。”死老头都一百多岁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翘辫子了。

  沐清漪无语,原来容九公子就是想找个免费的保镖兼看孩子的保姆么?只是…韩问天这种级别的保姆,是不是太奢侈了一点?

  容瑾越想越觉得可行,笑眯眯地盘算道:“有老头子看着宝宝的安全不用担心,清清也不用分出太多的心力照顾宝宝。恩…死老头子有点疯疯癫癫的,这个不太靠谱。不过…还有夏修竹和魏无忌么……”听着某人沾沾自喜的低喃,越听沐清漪就越想擦汗。低头轻抚着已经显怀的腹部,唇边也不由地勾起一丝浅浅的笑容。无论如何,宝宝出生以后就会有很多的人疼爱他,保护他,总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情,不是么?

  “无忌。”

  书房里,魏无忌坐在手中握着书卷,眼眸却怔怔的飘向了远方。沐清漪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魏无忌方才回过神来,含笑挑眉道:“沐相怎么有空出宫来?容瑾放心让你一个人出来?”

  沐清漪含笑道:“在自己的地方都不能放心,那这世上就没有能够放心的地方。无忌不请我进来坐坐么?”魏无忌起身笑道:“何必如此客气?”

  挥挥手让身后的人留在了外面,沐清漪踏入书房中,环视了书房一番,沐清漪道:“无忌有什么心事么?”以魏无忌的武功,她站在门口良久甚至出声之后才发现她来了,可见魏无忌想得有多么投入。魏无忌淡笑道:“不是清漪说的么?若是自己的地方都放心不下来,这世上就没有能放心的地方了。”

  走到一边坐下,沐清漪打量着魏无忌笑道:“这么说,无忌还是承认,西越皇城才是你的家么?”

  魏无忌平静地望着跟前的女子,挑眉道:“清漪想说什么?”

  沐清漪轻叹一声,笑道:“昨天回去容瑾还发了一通脾气呢。”

  魏公子挑眉,他可不相信容瑾会跟沐清漪发脾气。沐清漪低声笑道:“他自然不是跟我发脾气,不过我也还是第一次看到九公子如此憋屈呢。”魏无忌苦笑,望着沐清漪道:“清漪是要劝我接受容瑾地赐封么?”

  沐清漪沉声道:“我明白无忌的顾虑,自古以来异姓王就不是那么好当的,更何况…无忌和循王殿下还有着父子的名义。但是,容瑾这人魏公子应当了解,恨之固然欲其死,但是他若是认同了一个人,却绝对不会再做出什么伤人的事情。古来臣子有功,多为封侯。但是容瑾却一举封无忌为郡王,你明白他的意思么?”

  魏无忌功劳确实是很大,但是对西越功高如南宫绝这样的老将都没有封为,魏无忌若说是以功劳封王未免太过勉强。容瑾如此,不过是表示他接受了魏无忌这个兄长罢了。容九公子虽然性格恶劣,飞扬跋扈,却也不是真的没心没肺的人。这一年多魏无忌的所作所为,容瑾嘴上虽然不承认,心里却还是明白的。可惜,容九公子难得的一次主动示好,却被魏公子啪叽一声给打回来了,容瑾不觉得憋屈才怪。若是两年前的容瑾,魏无忌敢这样拒绝他,只怕再打的功劳也要立马翻脸成仇了。

  魏公子默然。

  沐清漪看看沉默地魏无忌,轻声道:“无忌是聪明人,聪明人难免想得多。但是…我可以那性命保证,只要我和容瑾还在一日,绝对不会发生那些无忌担心的事情。”

  魏无忌有些无奈地笑道:“清漪,你想得太远了。”

  沐清漪挑眉道:“难不成无忌没有担心?那就更好了。容瑾的雄心无忌也明白,如今正是用人之时,无忌…我们需要你。”

  魏无忌叹了口气,道:“我愿意留下辅佐容瑾,但是封王之事……”

  沐清漪淡淡道:“你在朝中没有半点根基,册封为郡王直接参与朝政是最快的捷径。否则,就算暂代丞相之位,只怕也不能服众。”魏无忌靠着椅子,扬眉道:“以我的身份,册封为王只怕是太过勉强了吧?”

  沐清漪笑道:“无忌于容瑾和我都有救命之恩,异姓兄弟册封为郡王,也不算过分吧?”

  闻言,魏无忌神色一动。看着他微变地神色,沐清漪但笑不语。掐人死穴素来都是她擅长的事情,魏无忌无怨无悔地提容瑾鞍前马后这么久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他将容瑾当成自己的亲弟弟,也是容璋死后魏无忌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么?说起来,世人眼中潇洒卓绝,富可敌国的魏公子也不过是一个想要家人的孤家寡人罢了。

  “这段时间,我是有些力不从心了。等到这孩子出生了…无忌难道不打算听他唤你一声伯父,就要离开么?”

  魏无忌心中一动,如果没有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他和容瑾都是在循王府长大的,想必他们也会成为如南宫家两兄弟一般和睦亲密的好兄弟。容瑾的孩子自然是要唤他一声大伯的。只是现在……

  良久,魏无忌终于长叹了一声叹气头来道:“清漪,你确实是很会说服人。”

  沐清漪嫣然笑道:“这么说……”

  “我同意。”魏无忌道。

  ------题外话------

  最后一卷开始~宝宝很快就会生下来哟。宝宝名字征集~男娃一名!

  ps:宁谈和顾家莫有关系,宁谈不是顾流云,宁谈比顾秀庭大,宁谈已经三十多岁了哟。嘿嘿…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盛世谋臣。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3_13880/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