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高考_重生纪事_腾飞小说

重生纪事第三百零九章 高考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高考当天,何安安在医生安排下提前输液打肌肉针,一切准备就绪,这才进了考场。

  她身体没恢复呢,往考场上一坐,不等正式答题,先出了一身虚汗,脸色苍白面容憔悴。

  上午考语文时,她勉强坚持着答完了卷子,写完最后一个字,没检查就提前交卷了。

  中午坐车赶回医院继续输液,下午紧赶慢赶奔进考场答数学。

  她状态不好,做到最后一道附加题时,来不及审题,胃里一阵翻搅,赶忙扔下笔扭头奔出考场不等跑进卫生间就吐了出来。

  第二天和第三天,她的病情慢慢开始好转,接来的科目才算是正常发挥,自问考的还算不错。

  高考结束当天,孙从安郝卉丹都赶到了医院,大伙也是才知道张静跟何安安出事了。

  孙从安进了门,不管不顾身边还有长辈在场,沉着脸问何安安跟张静:“到底怎么回事?”说着,扭头瞪樊学智:“前两天报到时,你不是说安安跟张静在家复习,嫌过来学校耽误时间么?”

  何安安口气殷切,语带诚恳:“从安,我们不是故意瞒着你们的,这不是眼看着要高考了么,怕你们知道后分心。”

  孙从安耐不住这个急脾气,毫不客气刨根问底:“到底怎么回事啊?好好的怎么就出车祸了?肇事司机呢?抓起来没?他没长眼睛啊,怎么开的车?是不是瞎啊!有没有驾照?是不是酒驾?这人丧尽天良了都!”

  孙从安不知道内情,一肚子火气全朝着肇事司机发了过去,他骂得痛快,在场众人心情各自沉重复杂。

  何建斌这几天晚上回去老宅,都是一个人锁了门在书房沙发上睡下的,他捧着王梦茹的照片,跟她忏悔,诉说自己的懊恼沮丧心情。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何建斌接连几天晚上,夜夜梦到王梦茹一脸哀怨表情凝望着他,凌晨惊醒时,一夜无眠。

  短短几天,何建斌明显憔悴下来。

  何老爷子也没好哪儿去,老爷子原本就心事重,自己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琢磨这事,控制不住反省自己的过错。

  何安安当天出门,是特意过来同他打招呼汇报过的,当时也是他亲自点头同意让两个孩子出门送钱,他就没多想,何方瑶为什么丢了钱,不能自己打车回来进门拿钱,又或者家里还有他跟姜妈呢,何方瑶却指名道姓让何安安去送钱,他怎么就没多想想这里面的猫腻呢!

  何老爷子扼腕极了,暗骂自己老了老了,到底是糊涂了,年轻时候的精明劲都让岁月给吞吃了,越活越回去了。

  何方瑶这两天都躲在屋子里,白天早早的出门去英语班,晚上回来灰溜溜躲在房间里,姜妈去医院照顾何安安去了,家里头吃饭都是订外卖,或者自己在外面对付一口。

  何宗超是后来知道的来龙去脉,他想训何方瑶来着,但是一看到她那副战战兢兢,忐忑不安的样子,到底是心软了,怎么着也是他亲姐,一个爹一个妈生的,只能劝道:“事情已经这样了,等着过两天安安出院回来了,你好好跟她倒个歉,也就没什么事了,就是张静那头,唉!”

  打那天从医院里出来,何方瑶就有点精神恍惚,她当时就是一时冲动,没考虑后果才会想要杀死何安安。

  她万万没想到事情最后会发展成现在这样,她还是从她妈妈嘴里听说了张静被截肢了,错过了高考,何安安也病倒了,高考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参加。

  何方瑶听到这些消息时,没觉得多痛快,多得意,相反的,她眼眶发热,心里头慌乱如麻,愣愣的盯着自己的一双手,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她接下来一片黑暗的前程。

  她害的张静被截肢了,她害的何安安病倒了,她害的这两个人参加不了高考,错过了一生中最重要的考试。

  张静肯定恨死她了,何安安也不会原谅她,她现在回想起那天在医院里,何安安凶神恶煞般死命掐住她脖子时的样子,仍然觉得后背顺着脊梁骨往上窜寒气。

  何安安是家里的希望,被她给生生折断了,张静是何老爷子最疼爱的外孙女,被她给害惨了,这一大家子人都不会轻易放过她。

  何方瑶觉得自己面前只剩下了一条****的路,无论怎么趟过去都会沾着泥挂着土。。。。。。

  何安安跟张静出的这事,就没法对外人明说,丢人,家丑不可外扬,当着孙从安跟郝卉丹的面,只能宣称是不小心被车撞到了。

  张静问孙从安:“唐明怎么样了?”

  张静跟唐明一向关系亲厚,两人现在又是同命相怜,都没参加高考,更觉得平添了几分惺惺相惜,几分挂念。

  提到唐明,孙从安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还没遇到合适的心脏配型,正在努力寻找呢。”

  孙从安知道点内幕,当着何安安家里长辈的面,倒也没多想,一股脑都倾述了出来。

  何安安这才知道,宋亮家主动要求承担责任,现在正全力以赴帮着寻找配型心脏,联系医院,出钱出力。

  何建斌跟何老爷子也都是惊讶不已,一是没想到那个被误伤着的孩子竟然是个先天性心脏病患者,其二则是觉得宋亮这个人真是够让家里大人不省心的,那头还牵着个病号呢,这头又来勾搭何方瑶。

  何建斌阴沉着脸色,一想到何方瑶就气不打一处来。

  何建芳听到宋亮两个字,也立马联想到何方瑶,同样一脸阴霾,何老爷子眼见着何建芳变了脸,顿时跟着怒上心头。

  整个病房里,气氛一时间压抑极了,这也就是今天过来的是没心没肺的孙从安,跟大大咧咧的郝卉丹,这两人压根没看出来眉眼高低,自顾自说的痛快。

  说完了唐明的事,就开始抱怨高考,扭头分别问何安安跟樊学智考的怎么样了。

  张静一听说题特别难,之前还有点抑郁的心情稍稍排解不少,还自嘲呢:“是么?估计我就是去参加考试了,可能也打不了几分。”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重生纪事。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3_13265/3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