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三章切鱼

    吴邪第二天早晨醒来,打算去替南星的班,来到驾驶舱却发现是张起灵在掌舵。吴邪本以为南星已经睡觉去了,却在路过小餐厅的时候听到了胖子和南星对话的声音。

    “我说兄弟,鱼不是这么切的,来,胖爷给你示范一下改刀方法,让你看看大厨怎么花式切鱼。”吴邪一听就知道是胖子又开始卖弄了,他觉得有趣,就也进去餐厅围观。一进去就看到胖子耍刀法六得飞起,南星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

    胖子看到吴邪进来立马歪了歪头用下巴指着一旁的葱说道:“天真同志你来的正好,这位南星同志可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啊,做饭是完全不会,你帮我把那些葱扒了。”说完他又一脸不可置信地对南星说道:“你说你大老远一个人出来捕鱼,不会做饭,你都吃啥。”

    “我都生吃。”南星说着就捻起一块鱼准备往嘴里送,这回轮到胖子和吴邪目瞪口呆了。南星看到他们的表情后噗嗤一笑,把鱼块放了下来,笑道:“开玩笑的啦,我出海都是准备了充足的罐头,各种口味。”

    这个玩笑太冷,吴邪和胖子都一致低下头继续干活,懒得再理他。

    这时候船身突然颠簸了一下,应该是一个大浪导致的,台上装着鱼的盆本来就没放好,一下被震了出去,吴邪心说这下胖子花式切鱼的成果要撒一地了,太忧伤了。

    没想到南星伸手一捞就把那盆鱼从半空放回了案台上,速度之快,吴邪都没来得及看清是怎么回事。“高手啊!”胖子对南星做了个抱拳的手势,南星也回了胖子一个同样的手势:“班门弄斧,班门弄斧。”

    “佩服佩服。”胖子作揖。

    “不敢不敢。”南星也作揖。

    “敢问师承何门何派?”胖子这武侠画风的对话听得吴邪一阵别扭。

    “老祖宗告诉我不能说,怕被仇家追杀。”南星也被胖子带的开始胡诌。

    “都什么年代了,还怕仇家。”胖子说道。

    “二位少侠,都正常点,说人话,谢谢!”这对话再进行下去吴邪觉得自己都要被传染了。

    “我这是和南星同学一见如故,这种高级幽默的寒暄方式你不懂。”胖子冲吴邪抛了个媚眼,继续做菜。

    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一顿饭就做出来了,胖子的手艺不错,食材全是鱼和海鲜也给整出了挺多花样。

    南星去叫了张起灵进来吃饭,自己就继续掌舵了,直到回港靠岸也没再出来。

    渔船靠岸后海上风暴就起了,航班都停了,吴邪他们只能在酒店住下等着。

    在旅馆休息的时候,胖子突然问吴邪:“你对你那个同学,了解的多吗?”

    “你说南星吗?接触不多,但挺好相处。”吴邪回忆了一下,南星比较外向,加上学习成绩很好,找他借作业抄的同学很多,考试的时候他也乐于给大家送助攻,在他们班很受欢迎。

    “我觉得他有点说不上来的奇怪,首先,你见过这么细皮嫩肉的渔民吗?”胖子开始说出他的疑虑。

    “他应该只是偶尔出海吧,现在渔民们也有挺多并不靠捕鱼为生了。”吴邪答道。

    “偶尔出海就敢孤身一人去到满是暗礁的危险海域?”胖子继续分析道:“还有,他问我们三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海里的时候,我编的那个故事漏洞百出,他却没有拆穿,反而给了我个台阶下。”

    “那不是挺好的吗,或许他觉得这是我们的个人隐私不便多问。”吴邪内心其实觉得胖子说得很有道理,但对于南星,他更希望把事情往好的方面去想。

    “正常来说,碰到我们这种隐藏真实意图的不速之客,就算你是他同学,一般人都会防着点儿的,你回忆一下他的举动,一点堤防我们的意思都没有,就好像知道我们干了什么一样。”胖子说完又转头问正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张起灵,“小哥,你怎么看?”

    张起灵转过头看了他们一眼,便说道,“他不是这里的渔民,他的船货仓是全新的,但是从船身的锈蚀程度来看,这艘船已经有一定的使用时长了。他是买了这艘船后,定期出海,并且特地在我们从海底墓出来的时候出现在那片海域的。但他也没有刻意隐藏这些疑点,说明他根本不在乎我们是不是会起疑。”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吴邪问道。

    “他确实没有堤防我们,他在堤防的,另有其人。”张起灵解释道,“他买了船以后定期出海,就是为了混入渔村中的众多渔船中,这样他在我们出发去海底墓后出海也不会令人起疑。”

    “另有其人?”吴邪开始感觉南星并不是凑巧出现在那片海域顺手捎他们一程,也许南星和海底墓的这些事情也有关联。

    “也包括阿宁在内,他捏了阿宁的迷走神经让她一路昏迷,应该是不想让阿宁看到船上的情况。”张起灵补充道。

    “不对啊,天真,南星是你同学,这里最了解情况应该是你啊,怎么倒变成你来问我们了?”胖子问道。

    “我和他虽然是同学,但对他的了解程度不比你们好多少。”吴邪仔细回忆,他和南星说话的次数加起来也不到十次。

    “那你连他是不是海南人也不知道吗?”胖子一下问住了吴邪,说实话,班里面基本上大家的籍贯吴邪都知道,虽然不一定详细到城市,但起码知道是哪个省份,而南星的一切信息却都是空白的。

    “算了不想这件事了,怎么说他也救了我们,并且小哥也说了他都没有对我们设防,至少说明他对我们是没有恶意的。”胖子边说边拿出一副扑克,“我找前台借了副牌过来,我看天真无邪同志也挺无聊的,要不咱们来玩几局。”

    吴邪和胖子玩牌唠嗑,时不时他也上网查了查资料,梳理了一下这次去海底墓的线索,张起灵要么在睡觉要么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基本没怎么说话。

    三个人等到航班恢复之后就各自回去了,吴邪以为他的生活再也不会和南星有什么联系了,直到在长白山他又见到了她,假扮成顺子的她。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阅阅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