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一章南星

    十年来,寻找张起灵的过去,解开汪家布下的那场延续千年的阴谋,以及找寻南星的下落,几乎构成了吴邪的全部生活。

    南星是在五年前突然消失的,吴邪找寻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任何她的痕迹,很多时候他甚至怀疑他的生活中根本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吴邪把笔记里关于南星的内容全部剥离出来,甚至发现没有了她,他那几年的经历也是完整的。他边整理就发现自己这么多年从未真正了解过南星,而最了解她的那个人,竟然是张起灵。

    吴邪把关于南星的笔记单独锁了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学会了不去纠结那些想不明白的事情。

    吴邪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了一个针对汪家的决绝的反攻计划上,在这个计划的实施过程中,他总能感觉她就在周围,每次他觉得就要找到她了,却总在最后相差一步。

    直到去年,吴邪终于在命悬一线的时候见到了她,依旧年轻的容貌,但是却已经完全忘记了他。

    吴邪在找到南星之后把关于她的笔记内容再次整理进原本的笔记中,那些一起经历过的事情又再次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吴邪和南星在大学时候就认识了,她在大三的时候作为交换生来到他的班级,以男生的身份。

    南星没有住校,直到毕业也没有人发现她女扮男装的身份。吴邪也是后来才知道,南星的户口簿、身份证、护照、出生证明等所有内容都是很早就建立起的伪档案,里面性别那一栏,一直都写着“男”。

    南星在男生里面属于矮小的,曾经吴邪在无聊的时候还科学估算过她的身高,他特地和她保持了大约0.5m的距离交谈,目测自己俯视她的角度约为15°,tan15°≈0.268,吴邪的身高是1.81m,那么南星约1.×0.5=1.68m。

    加上南星皮肤很白,大家都形容她为小白脸。但是显然他们低估了她的体力和敏捷的身手,她居然被选进了校篮球队,成为了控球后卫,和其他队员相比少了几分力量,却多了几分灵活与柔韧,以她快速果断的传球,极佳的敌我行动判断能力,指挥全局,很快就成为了球队精神领袖。

    但南星和吴邪的生活真正开始产生交集,是在西沙的那片海域。

    当时吴邪和张起灵、胖子还有阿宁从西沙海底墓出来潜出水面,转头找他们的船,却始终没有找到,当时阿宁呛了水,亟需上岸抢救,并且很有可能会被禁婆追上来,正火急火燎一筹莫展的时候,张起灵指了指昏黄的海平线,“那里,来了一艘船。”

    吴邪顺着张起灵指的方向看过去,海平线上确实出现了一艘渔船,几乎被夕阳染成了和火烧云一样的颜色,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

    吴邪想起去海底墓的途中碰到的鬼船,不禁有些心有余悸,便问一旁的张起灵:“这会不会…也是艘鬼船?”

    “不是,”张起灵摇了摇头,“不过它的航线和我们的位置偏离得比较远,我去把船追停,你们尽快跟上。”张起灵说着就朝渔船的方向游了过去,他的速度极快,刚开始还能看到他游走的水花,没多久就连水花都看不到了。

    吴邪和胖子也朝着张起灵的方向游去,没多久就看到渔船朝他们开过来了,越来越近,远远看到张起灵站在甲板上,吴邪和胖子赶紧用力挥着自己的手。

    他们一起把阿宁拉上了船,她脸色苍白,已经丧失意识,显然是呛水严重,吴邪刚准备叫船家出来帮忙救人,这时候从船舱钻出来一个少年,他有着和渔民的身份不符的雪白皮肤,夕阳在他脸上反射出微微的柔光。

    等吴邪看清少年的脸的时候,几乎惊叫了出来:“南星!你怎么会在这里?”少年抬起头看到吴邪的瞬间,表情也是同样的惊讶:“吴邪!居然是你!”

    刚从海底墓死里逃生出来,看到自己认识的人,吴邪心中那种重新回到正常世界的感觉才更加真实起来。

    南星和吴邪打完招呼就看到了躺在甲板上的阿宁,她一看阿宁的状况,就立即动手松解阿宁的领口和腰带,连内衣都解开了,清除掉阿宁口中的泥沙后,紧接着按压她的腹部将水都倒了出来,开始实施吹气人工呼吸,数次之后又检查她的呼吸,随即南星又开始实施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交替进行,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毫无犹豫,像是专门受过训练一样。

    不久后,阿宁恢复了呼吸和心跳,南星将一条浴巾围在了阿宁身上,抬头冲吴邪他们说道:“她溺水太久,刚刚心搏骤停了,还好及时救上了船。”

    “谢谢你,南星。”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现在终于算是脱离险境,吴邪的心里也终于放松下来。

    “你是该好好谢我,刚刚为了救你们三个野泳裸男,我到手的鱼都飞了。”南星看了看吴邪他们,笑道:“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你们三个人怎么会脱得只剩内裤出现在这海里,上演鲁滨逊漂流记吗?还顺手拯救了一个失足溺水美女?”

    经南星这么一说,吴邪才想起来他和张起灵、胖子三个人都只剩下一条内裤,好在阿宁还穿着潜水服,不然简直就像是几个偷渡的难民。这种状况下吴邪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南星,也不能把海底墓的事情说出来,他只好想着以一个什么理由搪塞过去。

    “这位兄弟,说来话长啊,不过我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长话短说,”胖子接过了话茬,一本正经的开始胡说八道:“我们几个人本来是来旅游的,结果遇到一阵莫名其妙的风暴,那巨浪拍过来我们的船直接触礁了,我们只好弃船逃生,在海上游了不知道多久,你都不知道我们看到你的船的时候,简直像是看到了诺亚方舟一样!”

    胖子说得声情并茂,吴邪都开始佩服他编故事张嘴就来的本事了。吴邪看了看南星,她倒是没有露出怀疑的表情,只是抿嘴微微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张起灵,说道:“好在你们的同伴及时叫停了我,不然这片海域几个月也不会有船来的,到时候你们只能等着喂鱼了。”

    一直在一旁看着海面一言不发的张起灵走了过来,在南星身旁停下,对她说道:“现在空气能见度太高了,海面平静的像镜子一样,一场大的风暴马上就要来了。”

    张起灵刚说完,就听到旁边的收音机里开始紧急播送台湾渔业电台的台风警报,叫所有船只回港避难,南星赶紧回到了驾驶室,把船开动了。

    南星的渔船有住舱、餐厅、卫生间,对于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筋疲力尽的吴邪来说,简直是星级酒店的配置了。几个人把阿宁安顿好,又吃了些东西,总算恢复了些精力。

    南星拿了换洗衣服让吴邪他们洗漱完穿上,说是三个大男人在她面前裸奔看着怪诡异的。南星的衣服码偏小,吴邪和张起灵还能将就穿得下,胖子的身材完全挤不进去,最后只能拿了张毛毯裹着就爬到床上睡觉去了。

    吴邪本来想躺在床上梳理一下在海底墓的经历和发现的线索,结果实在犯困,并且床铺非常松软,南星的衣服和被褥都隐约有类似佛手柑的淡淡香味,更加令人放松了,于是他很快就睡着了。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阅阅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