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人 第6章 六、集团副总

    调整岗位后,工作不再似原来那么忙碌,苏妍倒有更多的时间去诊所帮忙,因此,无需再利用周末去集中清理积压下来的医案。

    这天是周末,苏妍没去诊所,女儿章慧在书房里温习功课,她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

    突然,手机响了,是孟垚打来的:“妍姐,我刚下飞机,估计四十分钟后到你家,记得给我准备午饭啊。”苏妍放下电话,起身穿上外衣,拿了钱包就准备出门。

    章慧从书房里走出来问道:“妈妈,你干吗去,刚才谁的电话?”

    “你小姨的,她一会儿过来,中午在咱家吃饭,她最爱吃茄子和虾,我去趟超市。”

    “小姨要来啊,太好了,我好久没见她了。”章慧兴奋道。

    “行了,你先做你的事吧,她还得半个多小时呢。”说罢,苏妍出门而去。

    等孟垚来时,苏妍早已在厨房里洗好菜,准备好了做饭用的食材。

    孟垚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进门就喊:“累死我了。”

    苏妍忙把东西接过来,帮她放在玄关处。

    孟垚换了拖鞋,然后就展展地躺在了沙发上:“这个死刘晓军,明明知道我今天回来,还带着洋洋回了奶奶家,累死我了。”

    “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啊。”苏妍边帮她按摩着腰部边说。

    “来不及了。昨天还说要来接我,今天下飞机了打开手机才看到他的短信。”孟垚不满地说。

    “是不是有啥急事啊,你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手机又关机,他没法和你联系。”苏妍推测道。

    “应该是,否则借他个胆儿也不敢不来接我啊。”孟垚得意道,逗得苏妍一乐。

    “不说他了,妍姐,给你看看我给你买的礼物。”说着话,孟垚一骨碌爬起来,到她的那堆包里翻找去了。

    “小姨,你来了?”章慧从书房里出来了。

    “哎?小慧在家啊,太好了,正好当面给你礼物,省得让你妈妈给转交了。”

    很快,孟垚就拿着两个盒子返回来,分别递给苏妍和章慧。

    “小姨,你这是去哪儿玩了,还给我买礼物?”章慧高兴地边开包装边问。

    “我这不是休几天年休假嘛,去欧洲转了转。快背上,试试喜欢不?”看着章慧手里已拿着的背包,孟垚催促道。

    这是一款欧式休闲背包,军绿色的包身,浅咖色的背带,品相时尚大气;隔层和侧袋的设计巧妙实用,收纳功能强大。

    章慧太喜欢了,一边背着来回走,一边不停地说:“谢谢小姨,我太爱你了。”说罢,奔过来抱着孟垚在她脸上猛亲了几口。

    孟垚又遮又挡:“好了好了,你的热情小姨真挡不住了。”

    看着她们两人厮闹,苏妍笑道:“好了,小慧,让小姨歇歇吧。”她俩这才罢手。

    “咦,妈妈,你怎么还没打开呢,我帮你。”

    章慧说着三下五除二就打开了包装,这是一条花色围巾,颜色高贵典雅。

    “真漂亮啊。”章慧说着就给妈妈围在了脖子上。

    “真好看,妍姐,你去照照镜子,这可是国际大牌,刚出的新款。”说着,孟垚把她推到了穿衣镜前。

    苏妍本就皮肤白皙,再加上独特的气质,和围巾相映生辉,更加气度不凡。

    “妍姐,只有你才能把它的品质诠释出来。”孟垚由衷地赞叹。

    “出去好好享受一下旅程多好,还费心地给我们买礼物,花了不少钱吧,多破费。”苏妍取下围巾,责怪道。

    “这算什么呀,咱俩应该是上辈子的缘分,这辈子才会这么要好,给你什么我都愿意,我如果是男的,早就娶你了,那样的话,”说着话她朝向章慧,“小慧,就没你什么事啦。”孟垚边说边朝着章慧挤眉弄眼,一时三个人都笑了。

    时近中午,苏妍去做饭,孟垚准备进厨房帮忙,苏妍道:“你哪里会做饭啊,晓军把你都惯坏了,不添忙我就知足了,你和小慧聊天去吧,我一会儿就做好了。”孟垚这才罢了。

    “小慧,小姨上午这一来,不会耽误你学习吧?”孟垚有些担心。

    “不会,我作业都写完了,你来前我正看小说呢。”

    “什么?高中了你还有闲心看小说?”孟垚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不行呢?我学习任务都完成了,看课外书不仅可以放松一下脑力,还能吸收更多知识啊。”

    “你妈知道吗?”

    “当然知道,她赞成我博览群书啊。”

    “你妈不怕你因此耽误学习?”

    “我妈不管我的学习,她说那是我自己的事。”

    “不管你的学习?那你妈妈在家里都管什么呢?”

    章慧探头朝厨房方向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神秘地对孟垚耳语道:“小姨,我告诉你,我妈有当官儿瘾,在单位当苏总还没当够,回家还要当。”

    孟垚噗嗤乐了:“你妈有当官儿瘾?我看我所认识的人也就你妈对权力最没欲望。那你说说,在家里她怎么个瘾法儿?”

    章慧继续低声道:“我爸和我一回来,她就给我们开会,让我们汇报生活学习情况。”

    说着,章慧把身子挺得板直,学着苏妍的语气绘声绘色道:“嗯,咱们每个人要把各自的事情处理好,把自己管理好,身体健康,开心快乐,这就是对咱们家最大的贡献。”

    孟垚乐了,也更好奇了,追问道:“你们都汇报什么?”

    “我爸要汇报锻炼身体没,增加营养没,是否正常作息等等,如果不合格,我和我妈就对他开展批评教育。我要汇报这周都向老师提了什么问题,尤其是高质量的问题,以及是否都画了思维导图。”

    “思维导图?”孟垚一脸懵然。

    “是啊,小姨你跟我来。”说着章慧拉着孟垚进了书房,拿过一张纸道:“这就是我今天早上画的英语语法的思维导图。”

    孟垚接过来,是一张遍布着枝枝叉叉的图,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英文单词,章慧接着说:“思维导图实际上就是对知识点的详细的总结归纳,这样一画,这个知识点的内容就一目了然了,所以在学习上我妈就督促我这一点,现在我已养成习惯了,每学完一个知识点,就总结一下,非常有效。”

    孟垚疑惑地问:“那你学习成绩怎样?”

    “这次期中考试,我全班第二。”

    孟垚瞪大了眼睛:“第二?小慧你这么厉害啊。”

    “其实找对方法,又养成好的学习习惯,学习并非什么难事。”

    “哎呀,小慧,你可得好好教教洋洋弟弟,对他的学习我都快愁死了,成绩怎么也上不去。”孟垚一脸的无奈。

    “没问题,小姨,下次你带洋洋来,我教他画思维导图,学会这个,学习就轻松多了。”章慧很有把握地说。

    就在这时,苏妍喊她们吃饭了。

    餐桌上已摆好了饭菜,烤鱼、肉炒蒜苔是章慧最爱吃的,山药木耳、酱扒茄子和水晶虾仁是孟垚爱吃的,还有西湖牛肉羮,米饭都已盛好。

    章慧坐下来就嚷道:“妈妈你好偏心,小姨爱吃的菜三个,我的才两个。”说罢,假装嘟起了嘴。

    苏妍笑道:“拿人家的手软,小姨今天给咱们买了礼物,理当优先,你还好意思争?”

    章慧恍然道:“差点忘了。”

    说罢站起来一溜烟跑进了自己的卧室,不一会儿拿着一个盒子回来了:“小姨,把这个带给洋洋弟弟吧。”

    孟垚哑然失笑:“我还以为你干吗去了,你妈开玩笑呢,你还这么配合?”

    “不是,小姨,我妈教育我要把‘来而不往非礼也’养成行为自觉,刚才光顾说话了,我差点忘了。你把这个复读机给洋洋带回去,对练习英语口语有帮助。”

    “你上高中正需要,快留着自己用吧,你那个‘来而不往非礼也’和别人用去吧,小姨这儿咱不兴这个。”

    “那可不行,做人要有原则,对吧妈妈?”章慧向母亲求助。

    “好了垚垚,你就支持小慧成长吧,给洋洋拿回去。咱们开饭吧,再不吃就凉啦。”

    孟垚看着母女俩,感慨道:“妍姐,你把小慧教育得真好,那我只好收下了。”

    吃着吃着,孟垚突然想起了什么,问苏妍:“妍姐,听说下周黎浩要过来视察工作,你听说了吗?”

    “没听说,你消息倒蛮灵通的。”

    “总部的朋友说,黎浩订了下周来塞城的机票。自从上次酒会后他再没来过,现在他分管华北区,以后来的次数肯定少不了,我觉得这人还不错,你觉得呢?”

    “没深入接触,不知道,上次酒会上感觉素质还可以。”

    “你们说的是谁呀?”章慧插话道。

    “我们总部的一个副总,刚调整分管我们区。”孟垚给章慧介绍道。

    “帅不帅?”章慧忽闪着大眼睛边吃边问。

    “你怎么张嘴就问帅不帅?你们孩子们就关心这个?”苏妍笑嗔道。

    “你不是说仪容是人的第一名片吗,我想知道他的这个第一名片怎么样嘛。”章慧噘起了嘴。

    “仪容是说一个人给别人的整体外在感觉,哪能只说容貌长相。”

    “但是,妈妈,我觉得这个第一名片里长相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啊,你想想看,如果这个人仪容不俗,而且长相俊美,那岂不是他的这个第一名片很厉害?有时甚至能当通行证。”章慧言词凿凿。

    苏妍和孟垚被逗乐了,孟垚笑着说:“这个黎浩超帅的。”

    “真的?”章慧来了精神,又追问道:“他人品怎样?”

    孟垚道:“这个还不知道,貌似还可以。”

    “嗯,那他的这第二张名片待定。那他的个人能力怎样?”章慧接着问。

    “工作能力超强啊。”孟垚的语气里透着崇拜:“在国内行业里都鼎鼎有名。”

    “那这么说他的第三张名片也很厉害,也就是说这个人的第一、第三名片都杠杠的。小姨,等日后你了解他了,他的人品怎样你可要告诉我。”

    “你干吗对他这么感兴趣?”孟垚不解地问。

    “我想找个男偶像嘛。”章慧边吃边说。

    “找男偶像?莫非你还有女偶像?”

    “当然了。”

    “谁呀?”孟垚来了兴致。

    “她嘛,”章慧调皮地转动着眼珠,忽然用手一指苏妍:“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妈就是我的女偶像。”说完,仰脸看着苏妍,一脸的自豪。

    “这孩子,学会取笑妈妈了。”苏妍举起手,佯做打她,章慧却依然笑着看着妈妈,表示着坚定的立场。

    “妍姐,我好羡慕你呀,女儿竟然把你当作偶像,你真是个成功的妈妈。”孟垚一脸的钦佩和服气。

    “别听她起哄,她的玩闹你也当真。”苏妍说着,瞪了章慧一眼,章慧扮了个鬼脸,开始埋头吃饭。

    “小慧,孩子们都把这个歌星、那个影星的当偶像,你怎么还寻找起男偶像来了。”孟垚来了兴致,不问清楚誓不罢休。

    “歌星、影星的,只能说他们的工作干得好,当然长得一般也帅,也就是说他们的第一、第三张名片还都可以,关键的第二张名片谁知道是什么样的,我的偶像必须要三张名片都过关的。”章慧颇为认真地说。

    “即便这个黎浩第二张名片也不错,你又没见过他,怎能拿他做偶像?”

    “你和妈妈的话我相信啊。至于见没见过又如何,孔夫子是全中国人的偶像,甚至不少外国人也崇拜他,谁又见过了?”

    苏妍和孟垚面面相觑,她们真的对章慧刮目相看了。

    果然如孟垚所言,这个周三黎浩来到了华北区。在李嘉伟的陪同下,黎浩挨个部门进行了走访,他依然像酒会上一样给人虚怀若谷、彬彬有礼的感觉,对待每个人都很和气。最让人振奋的是,黎浩竟然说为了和大家能尽快地促进了解、增进感情,本周末由他出资请部长及以上人员一起去郊外旅游,具体请李嘉伟给组织筹划。几个年轻部长们欢呼雀跃,去哪里玩,怎么玩,大家兴致高涨地讨论着,最后比较一致的意见是去二百公里以外的青龙峡,那儿有山有水,风景优美,树林茂密,犹如天然氧吧,白天可以充分领略自然风光,晚上宿在农家院,体验一下山间乡村的夜晚。

    星期六早上八点,载着华北区中层及以上人员共三十人的旅游巴士出发了。一直等到所有人都集齐并上了车,黎浩才和李嘉伟最后上车,职员们自觉地把第一排视线最为开阔的座位留给了他们。

    昨晚章慧回来后,听妈妈说今天公司举办郊游活动,煞是高兴,把自己最爱吃的巧克力拿出来让妈妈带着路上当零食吃,还拉着妈妈一起到超市购买些水果零食等,兴高采烈地帮妈妈做着旅游准备。

    苏妍说也就出去一天,不用带这么多东西,章慧却坚持说出去玩的就是心情,一定要好好准备,回家后还帮着妈妈一起收拾洗漱用品,忙得不亦乐乎。

    本来,苏妍计划今天早上给章慧做好午饭后再走,章慧却让妈妈别那么麻烦,中午她去姥姥家吃饭就行,下午她就返回学校了。妈妈出去轻松开心地玩就好,她已长大了,不用为她的事劳心。

    苏妍和孟垚就坐在黎浩和李嘉伟后面,一路上李嘉伟不时地和黎浩说着什么,好像是关于下一步的公司运营思路,黎浩频频点头。

    车上笑语喧哗,不时地传来年轻人们互相打闹的声音,孟垚和苏妍说着婆婆的病情。原来那天孟垚从国外回来时,刘晓军的母亲突然病重住院,起因是后背突发地疼得厉害,一家人赶紧送往医院检查,在县医院住了几天,做了各项检查,只是怀疑出现了肿瘤,但不敢断定,这两天正做转院去北京的准备。遇到了这种情况,孟垚开始不准备来参加这次郊游,刘晓军说现在也只是等待,有他们守着就行了,既然是集体活动还是参加为好,孟垚这才来了,她的话里透着隐忧。

    正说着,忽然,从后面传来了歌声,原来是年轻的部长们打闹了一阵子又闲来无事,耐不住旅途无聊,又开始引吭高歌了,渐渐地,参与的人越来越多,汇成了十多人的小合唱。黎浩和李嘉伟也停止了谈话,一齐回头望向车内,黎浩笑道:“咱们区的员工很活跃啊,真不错!”

    佘曼昕最善于见风使舵,马上高声提议道:“咱们请黎总给高歌一曲好不好?”

    “好好好!”合唱声马上停止了,代之以一片热烈的掌声。

    黎浩大方地站起来,转身面向大家,抬起手向下压了压,待掌声停下来,说道:“今天很开心能和大家一起共度这个美好的旅程,看到我们员工们这么有激情,我就明白华北区的业绩为什么这么好了。好,我就献上一曲,希望能抛砖引玉,引来更多美妙的歌声。”

    说罢,黎浩唱了一首《骏马奔驰保边疆》。一开嗓,大家立马就被震惊了,声音浑厚嘹亮,韵味十足,堪比专业,车内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大家自发地以掌声打拍伴奏,直到黎浩唱完,随即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孟垚最爱热闹,马上接话道:“黎总,你这哪里是抛砖引玉啊,你这明明是抛玉引砖嘛,一会儿板砖齐飞,你可小心点,别让砸着了。”车内又是一阵哄笑。

    黎浩笑道:“献丑了献丑了,大家继续,这么热闹的场景可别冷了。”

    有年轻人的场合就有活力,几个部长争先恐后地起来献唱,就这么唱着闹着,两个小时车程不知不觉就到了。

    青龙峡是由火山熔岩经河水亿年冲刷形成的一条长约八公里,宽约一公里的大峡谷,地貌独特,植被良好,山清水秀,环境优美。峡谷内不仅有瀑布等绚丽奇特的自然景观,而且有丰富的人文景观。这里现在已经成为生态旅游度假区,集餐饮、娱乐、休闲于一体,在欣赏自然风光的同时,还可漂流、泛舟、垂钓、射箭、滑翔、跑马,不失为旅游休闲的好去处。

    一下车,美妙的山水风光就把大家吸引住了,人们一阵欢呼,紧接着就两个一群,三个一伙,按照各自的兴趣爱好,分别选择着不同的娱乐项目。

    苏妍本就性子恬淡,只想好好欣赏一下这独特的自然景致,却被孟垚和几个年轻部长拉着一会儿射箭、一会儿骑马。

    李嘉伟则一直陪着黎浩,佘曼昕也不时地出现在他们左右。

    黎浩兴致甚高,提议去漂流,李嘉伟因患有高血压不能陪同,年轻部长们则雀跃响应。黎浩率先走向漂流地点,部长们紧随其后,短短半天时间,他和部长们已打成一片,看得出来,大家都喜欢这个集团副总。

    孟垚拉着苏妍一起去看他们漂流,并抢抓镜头为他们留下精彩瞬间。

    黎浩第一个顺流而下,他本就身材高大,今天又一身黑色户外装,戴着宽边墨镜,如一只大鸟凌空而来,远远地看去,异常英俊潇洒。紧接着,其他部长也挨个漂流而下。

    下来后,大家分别找苏妍和孟垚通过手机传送自己的漂流纪念照,黎浩和她俩分别加了微信,他对她俩给他抢抓的镜头特别满意,部长们也纷纷称赞她们的摄影技术,爱开玩笑的宋一平说:“你们的技术固然不错,主要还是我们底版好,否则哪会有如此完美的玉照!”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玩了一会儿,已到中午时分,大家一起到景区餐厅用餐,席间年轻人们猜拳行令,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饭后,又集体泛舟峡谷,只见溪水清澈,青色巨石星罗棋布,汩汩泉流环绕其间,两岸峰峦迭嶂,青松如盖,花枝娉婷,宛若仙境。

    几个年轻部长把手拢在嘴上,对着周边的群山喊话:“青龙峡,我来了----”,“你好吗?”随即,四周回荡起此起彼伏的回声,大家尽情地欢呼喧闹……

    上岸后,准备驱车前往农家院,大家意犹未尽,三三两两地合影留念,最后又照了集体合影,黎浩一直招呼着,等确定所有人均已上车,这才和李嘉伟最后上车。

    农家院距此仅三公里,不一会儿就到了。

    农家院的大姐四十多岁,非常热情,招呼大家先回屋休息一会儿,五点半准时开饭。

    玩了大半天,大家也累了,按照早已提前预订好的房间,两人一屋回房休息。

    苏妍和孟垚一屋。晚餐时间到了,苏妍早已起来洗漱完毕,喊了几遍,孟垚才打着哈欠爬起来。

    在大家的一致提议下,晚餐以清淡为主,除了农家院的特色烤鱼、凉拌野菜、烤玉米外,其他均为简单的时令小菜,主食为米饭馒头,配以小米蔬菜粥。

    相比中午,大家已安静了许多,除了几个部长兴致犹浓,仍然喝酒行令外,其他人都早早就吃完了。

    孟垚和几个部长打牌去了,苏妍不感兴趣,打开电视搜了一圈,也没有什么可看的节目,就信步踱出房门。

    此时,天色向晚,院里的大槐树上不知什么鸟儿正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她的心一下子被这山间气象挑起了兴致,步出院门,沿着乡村街道,向远处走去。

    时值初夏,整个山间乡村都笼罩在夕阳的余晖中,除了几座对外开放的农家院里,尚能偶尔听到来此旅游的城里人的几声玩笑喧哗外,点缀这静谧乡村的就是或远或近的鸟鸣和一两声犬吠,习惯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家人大多早已关门闭户。

    远山微黛,不远处茂密的树林也被夕阳的余晖涂上了金边,微风吹来,一股甘冽的草木清香扑鼻而来,苏妍不由得心旷神怡。她记得农家院的大姐说过,村子前面就是茂河,就又往前走了一百多米,转过一处矮墙,果然,不远处,一条大河横亘在面前。

    此时,已有些暮色微合,又大又圆的月亮也已高高地挂在天空,河边的几株大树在暮色下显得更加苍劲挺拔,此情此景,苏妍不禁随口吟道:“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怎么,诗兴大发了。”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低沉的男中音,在这空寥的旷野里着实把苏妍吓了一跳。

    她回过身来,却看见黎浩正站在身后,微笑地看着她。

    原来,她出院门时,被黎浩看见了,见她孤身一人,有些不放心,所以才悄悄地跟在后边。

    骤然看见黎浩出现在身后,在这暮色渐浓的初夏之夜,苏妍的心莫名地明亮起来。

    “这么晚一个人出来,还是在这偏远山村,也不害怕?”说着,他走上几步,和她并排站在了一起,目光却望向正前方的河水和远山。

    “整天在钢筋混凝土的丛林里穿梭,难得有机会拥抱大自然,为了不辜负这美妙的风光,可不就得只争朝夕嘛。”苏妍的声音少有的明媚,说罢,又贪婪地吸了一口清冽的空气。

    黎浩笑了,他弯腰捡起一块石头,使劲抛进了茂河,河面腾起一束浪花,一转眼浪花就被日夜不歇滔滔东流的河水吞没了。

    他拍拍手上的泥土,转过身面对着苏妍:“看来,你平时不怎么出来旅游?”

    “比较少,也不是因为太忙,主要是不很热衷,觉得有更重要的事做。你呢?”

    “我每年至少要专程出去放松两次。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这是我的生活信条。每次旅游都有不同的收获,对人生也会引发新的思考,视野更宽,眼界更高,为人做事也就更加通达。亚洲、非洲、欧洲、美洲,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风情。我很喜欢旅游,也很享受这个过程,你不知道你会遇到什么样的美景,也不知道会邂逅什么物事,有时候那个过程很刺激。有一次——” 黎浩滔滔不绝,突然又戛然而止。

    “怎么不说了?”苏妍疑惑地问道。

    “对不起,我喜欢旅游,一说起来话就多了,忘了你的感受。”黎浩有些不好意思。

    “我不热衷,不代表我不喜欢,我正听得带劲呢。”

    “不,不说了。说说你吧,你有什么爱好?”

    “你喜欢周游大千世界,我喜欢漫游方寸天地。闲暇时光,一杯茶,一本书,足矣。”

    “噢?那你都喜欢读些什么书呢?”

    “我看的书比较杂,以中医为主,其它一般看些文、史、哲学等等,有时也翻翻小说,诸如人物传记、武侠小说等等。”

    “你还研究中医?” 黎浩瞪大了眼睛。

    “我父亲和姐姐、弟弟都是中医,在父亲的影响下,从小耳濡目染,浸润其中,自然也就有一些中医基本功。也许将来某一天,外面的工作干得厌了,就回家帮父亲弟弟去打理家业。”

    “哦,原来如此。我很推崇咱们的传统医学,也看过一些书,可是终难入门,有机会的话还希望你不吝赐教。”

    说话间,暮色四合,已是入夜时分,两人开始往回走。突然,“扑楞楞”一声,一只大鸟从天空掠过,直飞进远处的树林中去了。抬眼望去,月光、远山、浮云、密林,如梦如幻,黎浩触景生情,随口吟道:“云无心而出岫,鸟倦飞而知还。”苏妍接道:“景翳翳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两人不禁对视而笑。

    黎浩道:“你也喜欢陶渊明的文章?”

    苏妍笑道:“自然的也是最本真的,最贴近人性的,自由、惬意的田园生活又有谁会不喜欢呢?”

    突然,什么东西迅捷地从他们脚下横穿而过,吓得苏妍一哆嗦,下意识地抓住了黎浩的胳膊,看清是只野猫后,她又不好意思地笑了,随即松开了他,讪讪地轻声道:“不好意思。”

    黎浩却转而用手扶住了她的胳膊:“好了,别客气了,一会儿再钻出一条蛇来,真要把苏总给惊着了,我可担不起责任,还是扶着点保险。”苏妍不禁被逗得一乐。

    他们不再说话,就这样默默地并肩走着,月色中依稀看见农家院就在前面不远处,两人不约而同地都慢下了脚步,似乎都希望脚下的乡村街道能更长些……

    (未完待续)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阅阅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