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人 第5章 五、实习记者

    近年来,着眼于打造旅游城市的战略构想,塞城的城市建设及治理力度不断加大:分布于市内及郊区的十几处历史文化遗产重新修缮开放,城市主要干道全部拓宽绿化,排放不达标的企业关停整顿,大工厂拆迁至人烟稀少的郊外……塞城越来越漂亮,道路开阔,风景优美,空气清新,一年之中三百多天都是蓝天白云,被公认为国内最适宜居住的避暑胜地。再加上具有厚重历史底蕴的文物古迹众多,又有较完整的古城遗址,来塞城旅游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每年盛夏,全国各地前来避暑的人数逐年攀升,短短两个月,几乎撑起了塞城全年大半个旅游业。

    旅游业的兴起催化了经济的发展,夏季成了塞城旅游业及服务业的黄金期,也是塞城一年中最为热闹的时节。塞城人民享受着发展红利的同时,也如同盛夏的骄阳一样热情似火地欢迎着南来北往的客人。

    今年刚入夏,旅游业开始逐步升温,离沸点尚还有一段时日,一部小说却毫无征兆地提前点燃了塞城。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全国十大畅销小说评选活动刚刚揭晓,其中一部名为《砥砺》的小说位列榜单,且排名第三。该书由本市塞风出版社出版,这是本地出版社的成绩和荣誉,令人振奋,没想到再一挖掘,却又是一颗重磅炸弹,作者伊人居然是本地人!这可是本土作家有史以来畅销书的最好记录,塞城文化界震动了,文学爱好者们热血沸腾了。

    伊人是干什么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市作家协会首先动作了,第一时间向塞风出版社社长尹力打问,结果却是大失所望。原来伊人虽然是本地人,却已于年前出国定居了,这让作协好不遗憾。

    市电视台原计划抓紧捕捉热点,搞一期对作者的专题采访,也不得不放弃计划,仅是和各大电台一样做了一条短讯新闻播报。

    倒是各大报纸及网络平台宣传声势浩大,在各自报刊及网页的醒目版面,热情洋溢地进行了宣传,不惜重彩泼墨,称赞《砥砺》不仅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而且是塞城当代文学史的里程碑。其中《塞城日报》的报道最有代表性:“《砥砺》以澎湃的感情、细腻的笔触,描写了一位父亲克服一切困难,以惊人的毅力艰难创业,最终获得事业成功的故事。通篇融汇了子女教育的诸多理念,集励志、教育于一体,对当下就业迷茫、教育困惑等社会问题有很强的启迪作用。”

    不得不承认舆论力量之强大。在各路媒体的同声助推下,《砥砺》在塞城的影响不断发酵,引发了新一轮的读书热。《砥砺》里父亲艰辛创业的励志故事固然让人敬佩,而父亲对子女的教育方法影响更著,尤其是被子女教育问题困扰多年的众多家长们,从书中汲取了丰富的精神食粮,激发了教育的灵感,口耳相传对该书进行推崇,一时间销量大增,尹力的出版社忙得不亦乐乎。

    看着《砥砺》影响力如此之大,塞城电视台启发了新的思路:顺势而为,趁热打铁,筹拍电视剧,收视率一定不俗。台长管建华亲自出面,和尹力进行协商。

    尹力高度重视,立即与作者取得联系,伊人表示同意并授权尹力全权负责。管台长提出,为避免版权纠纷,电视台必须要与本人见面并签订书面合同,既然伊人在国外,可由电视台派员出国亲与作者进行当面洽谈。

    事到如今,尹力才说了真话,作者并未出国,就在塞城,只是为人低调,不愿抛头露面。

    管台长大喜过望,承诺只要能和作者本人见一面并亲自达成合作意向,此后一切后续事务皆由尹力代为转达,决不相扰,谁料作者却始终不肯会面。

    这可让塞城电视台犯了难,难得有这么好的项目,既能提升电视台的名气,又能赚取丰厚的利润,怎么样才能说服作者呢?尹力明确表示已尽力,作者本人态度坚决他再无能为力,信守承诺他也绝不会透露作者一丁点儿信息。不得已,电视台决定发挥自身的媒体优势,选派专业记者对作者进行暗查,这一任务自然而然就落在了新闻部的头上。

    新闻部主任尚杰召集部里的骨干人员开会,商讨如何调查。大家都说仅凭一部小说的线索在一个三百万人口的城市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可能性微乎其微,唯一的办法还是得在尹力的身上寻求突破口,电视台和出版社一直以来合作还不错,还是应真诚地和他沟通,用诚意打动他为好。

    基于任务的特殊性,与会人员一致认为:既然连台长出面尹力都不为所动,可见作者与尹力关系非同一般。尹力颇有才干,决非易与之人,没有不屈不挠的意志和毫不气馁的精神恐怕徒劳无功,应该选派一个有热情、有勇气、不服输的记者前往调查,大家不约而同地都想到了徐雅。

    这个小姑娘虽然是实习记者,但聪明伶俐,肯吃苦,有朝气,关键是具有一股子不服输的特质,来电视台实习不足一年,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深受各部门同事的喜爱。

    就这样,尚杰找来了徐雅,向她反复强调查找作者的重要性,鼓励她大胆工作,务必要完成任务,不辜负台里的重望。

    作为实习记者,徐雅还是第一次独立接受任务,对于一个热爱新闻工作的年轻姑娘来说,她早就渴望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才干,这次台里能把如此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交给她,不仅让她充分感受到了电视台对她实习工作的肯定,而且也非常契合她寻找各种机会锻炼自己的内在需求,为此她非常激动和兴奋,爽快地答应了,初生牛犊的她甚至踌躇满志地准备着完成任务后接受主任的嘉奖。

    第二天,徐雅兴致勃勃地来到出版社。

    门卫是个五十多岁的大爷,她出示了记者证,并办理了登记手续后,问清楚社长的办公室位置,就直奔尹力的办公室而来。

    上了二楼,社长室就在前面,徐雅加快了脚步。

    “你找谁?”忽然,隔壁的办公室里传出来一声问讯,紧接着走出来一个人,挡在了她的前面。

    徐雅不得不止住了脚步,抬头一看,眼前站着一个瘦瘦高高的小伙子,剑眉星目,容貌俊朗,正探究地看着她。

    徐雅愣了一下,立刻又回过神来,笑容可掬地说:“我找尹社长。”

    小伙子职业性地微笑道:“请问你有预约吗?”

    “预约?哦——我有急事要找社长,没顾得上预约。”徐雅一副事急从权的模样。

    “那你跟我来,登记一下。”小伙子说着,引着徐雅进了社长室隔壁。

    进了屋子,小伙子坐回到办公桌后,徐雅看到他桌上立着“社长助理  贺逸飞”的名牌,问道:“你是贺助理?”

    小伙子点点头,问了徐雅姓名、工作单位和联系方式,就给徐雅办理了预约登记,然后说道:“你先回去,下午我会通知你见面时间。”

    “什么,下午才通知?这么说今天见不到了?”

    “是的,今天的工作都已经安排满了,等社长处理完今天的事务,才能决定明天什么时候见你。”贺逸飞仍是一脸微笑。

    徐雅顿时意兴阑珊,一大早兴冲冲而来,连出版社社长的面也见不着,她有些气馁,转瞬间,她那不服输的个性又占了主导:“社长现在在吗?”

    “在啊,现在是他处理公文的时间,不能见客。”

    “他没有接待客人就行啊,我很快的,不会占据他太多时间。”徐雅充满期待地看着贺逸飞。

    “那不行,社长处理公文期间是绝对不能打扰的,这是我们社长定下的规矩。”贺逸飞一脸的无奈。

    “我是记者,记者是无冕之王啊,这也不能通融?”徐雅心一橫,扛出了自己的金字招牌。

    看到漂亮姑娘自然引发的好感消减了几分,贺逸飞不屑道:“记者怎么了,记者也得遵守规矩和约定吧。”

    贺逸飞的态度激发了徐雅的斗志,她走过去,“啪”地把房门关上了。

    贺逸飞“嚯”地一下站起来,急步走过去:“你想干什么?把门打开,助理室的门工作时间不能关着。”

    徐雅冷笑道:“这也是你们的规矩?”

    “当然。”贺逸飞严肃道。

    徐雅古怪地一笑:“好啊,那我可要喊了啊,说你非礼我。”

    贺逸飞气极:“你!你可真让我开眼啊,我还从来没见过一个女孩会自污清白的;我贺逸飞为人光明磊落,人尽皆知,你喊吧,看有没有人相信你。”

    徐雅看他不吃这一套,心中一滞,但脸上的坏笑却丝毫不减:“纵然你光明磊落,但流言四起,破解它尚需耗费时间和精力,不划算吧?我不过是想见你们社长而已。”

    贺逸飞心中虽恼恨她的刁钻,但也明白她的要挟不无道理,盯着她狠狠地看了一会儿,悻悻道:“好了,把门打开,我试着给你通报一声,见不见你,社长说了才算。”

    徐雅脸上笑容更盛:“必须要让社长见我才行。”说罢,打开了门。

    贺逸飞瞪了她一眼,走出了办公室。徐雅朝着他的背影,扮了个鬼脸。

    不一会儿,贺逸飞回来了,冷着脸道:“社长叫你进去。”

    徐雅眉开眼笑:“谢谢了。”说罢掉头就冲出了门。

    贺逸飞恨声嘟囔道:“神经病!”

    尹力今年四十岁,一米七五的个头,浓眉大眼,仪表堂堂。他原是《塞城晚报》的记者,为人豪爽,重情尚义,在新闻界摸爬滚打了近十年后,在政商两界积攒下丰富的人脉资源。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塞城的出版业不景气,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就筹资开了这家出版社。出版社自成立以来,在朋友们的共同帮助下,经营的还算有声有色,但业务毕竟还仅限于塞城及周边地区,此次小说《砥砺》荣登畅销书榜单,一版再版,他才真正感受到了国内市场的巨大商机。《砥砺》不仅令他的出版社获利丰厚,也让他的名字蛮声塞城新闻出版界。

    此时,他正在批阅文件,听到敲门声,喊了声“请进”后仍继续着手里的工作。

    “你好,尹社长!”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把尹力的视线从文件上拉了起来。

    望着办公桌前的漂亮姑娘,尹力温言道:“你就是那个记者?有急事找我?”

    “对,我是塞城电视台的实习记者徐雅。”说着话,徐雅递上自己的名片。

    “徐雅?”尹力接过名片,看了看,和颜悦色地问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是这样的,尹社长,我看了《砥砺》后很受震撼,很崇拜作者,想结识一下,希望你能帮我引荐一下。”徐雅的语气充满了真诚和迫切。

    尹力的脸色立马冷了下来:“我已经和你们管台说得很清楚了,这件事我爱莫能助。”

    “你误会了,尹社长,我这完全是个人心愿,与管台和电视台无关。”尹力的态度完全在徐雅的意料之中,她冷静地解释道。

    尹力冷笑一声:“哼!个人心愿?你们电视台是不是蜀中无大将了,派了你这么一个小丫头来跟我玩无间道?回去吧,告诉你们台长,省省心干点正事,别再浪费时间和精力啦。”说着,做了个“好走不送”的手势,低头又继续看文件。

    徐雅一下愣住了,她没想到尹力竟然如此犀利又直接,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硬抗到底了:“尹社长,你真的误会了,这真的是我个人的意思。”

    尹力抬起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拿起电话筒揿了几个数字,电话接通后,他威严地说:“这个电视台的徐记者以后再来的话,不许让她进来!”说完,“咔”的一声扣掉了电话。

    很快,贺逸飞推门进来了,眼底写满了幸灾乐祸,嘴角含着嘲讽,伸手朝门口一挥:“请吧,徐记者。”

    徐雅恼羞成怒,朝着尹力道:“你?!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我都和你说了是我自己的事了,今天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走了!”然后嘴一噘,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不走你就坐着吧,我们马上要开会,不奉陪了!逸飞,准备开会!”尹力抬腕看了看手表,站起来往外走,贺逸飞赶快打开房门,两人一前一后出门而去。

    徐雅知道他们不会再回来了,再坐下去也毫无意义,只得悻悻地离开了出版社。

    一路上,她边开车边琢磨着这个尹力,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虽然主任已经告诉她尹力不肯透露作者身份,她也早有查找不易的心理准备,但她无论如何也没料到尹力竟然如此难以对付,处理得果断狠辣不给她留任何幻想余地,第一个回合她如火的热情就被尹力无情地浇灭了许多,她告诫自己不能再凭冲动和热情勇往直前,必须运用智慧冷静面对。那个贺助理,今天已经得罪了他,以后去了最好能避开他,但他又是进入社长室必须要过的门槛,这可怎么办呢?怪只怪自己一时心急,出了那样的下策……唉,想得脑仁儿都疼,先不想了,明天去了再见机行事吧。

    第二天,徐雅又来到了出版社。她一点也没料到,这次门卫大爷说啥也不让她进去了,任凭她软磨硬泡也无济于事。本来一直在头疼贺逸飞那道关,这下倒好,就连大门都被卡死了。突破尹力尚未想出一点办法,现在就连见尹力的面都如此困难,门卫、助理,两道关口把她远远地挡在了外面,更何况尹力又如此难以对付……

    突然间,从未有过的无助感和绝望感攫住了徐雅,她冲动地想一走了之算了,这任务她完成不了,返回台里请主任再另派他人吧,可是,这可是自己第一次独立完成任务,真的就这么狼狈地回去交差吗?不甘心啊……

    正在胡思乱想,这时,一辆装满水泥的小型货车停在了门口,司机师傅下去办理进门登记手续。徐雅灵机一动,迅捷地爬上了货车,匍匐在水泥袋上。

    门卫大爷和司机师傅根本没发现水泥上有人,电动栏杆抬起,货车驶进大门拐进后院在后楼前停了下来。

    趁着司机师傅进去喊人出来卸货的当儿,徐雅灵巧地从车上跳下来,一溜烟跑进了前楼的卫生间。

    她拍打着衣服上的灰尘,一抬头才从镜子里发现脸上也沾了不少,她赶快用水抹了把脸,收拾得差不多了,才又来到二楼。

    社长办公室就在前面,可助理办公室的门敞着,徐雅的心骤然紧张起来。

    她轻轻地走到助理室门边,琢磨着见到贺逸飞该怎么应对,突然里边电话响了,他听到贺逸飞接起电话,大概是对方有什么事,只听贺逸飞说:“您稍等,我记一下。”

    徐雅眼前一亮,趁着贺逸飞低头记录的短暂片刻,悄然飘过门口,来到了尹力的门前。

    昨天她已晓得,这个时间正是尹力批阅公文的时候,不会安排见客。她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了尹力的声音:“请进。”她咬咬嘴唇,又用手抚弄了一下微皱的衣服,推门走了进去。

    尹力抬头一看是徐雅,立刻脸如冰霜,冷声道:“怎么又是你!”随即,他大吼一声:“贺逸飞!”

    几秒钟不到,贺逸飞推门进来,一脸惶惑。看到徐雅,他的脸“唰”地一下白了。

    尹力朝着贺逸飞吼道:“你是怎么当差的,啊?昨天我说的话你当耳旁风吗?”

    贺逸飞急出一头冷汗:“社长,我昨天叮嘱门卫李大爷了,不知她是怎么……”

    不等贺逸飞说完,盛怒的尹力马上去抓电话筒。

    “你不用问了,我不是门卫放进来的。”徐雅平静地说。

    “不是从门上进来,难道是从我这五米高的院墙上翻进来的?”尹力眉毛一挑,轻慢地问道。

    “你们后院不正施工呢吗,我是爬上水泥车跟进来的。”徐雅毫无惧色,大胆地迎视着尹力的目光。

    尹力这才注意到徐雅时尚漂亮的黑连衣裙上水泥作画的大大小小的云图,他没再说话,朝着贺逸飞挥挥手示意他出去,然后久久地凝视着徐雅。

    起先,徐雅倔强地和他对视着,过了好一会儿,她的心里忐忑起来,她不知道尹力在琢磨什么,最后,她被盯得有些发毛了,却待要张嘴询问,不料这时尹力却移开了视线,伸手去拿电话筒。

    徐雅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她不知道尹力又要发布怎样一个凶神恶煞般的命令,她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逸飞,送两杯咖啡进来。”他放下了电话,徐雅的心才掉进了肚子里。

    尹力站起来,从办公桌后绕过来,走到沙发边,对她做了个请坐的手势,说道:“坐吧。”

    徐雅的身体这才完全放松下来,她走向沙发,看着豪华的金黄色真皮沙发,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好意思地摆摆手:“算了,我还是站着吧,别把沙发弄脏了。”

    “没关系,坐吧。”尹力面无表情地坚持道。

    徐雅这才走过去,坐在沙发边上。

    正在这时,贺逸飞把咖啡送了进来,屋里突变的画风令他有些奇怪,他在尹力和徐雅的面前放好咖啡后,满腹狐疑地退了出去。

    尹力端起咖啡,瞧着她道:“喝吧。”说罢,自行先呷了一口。

    经过这么一折腾,徐雅真的渴坏了,她端起咖啡,准备一饮而尽,没想到刚冲好的咖啡温度还很高,不是动作快,差点烫了嘴,她用手擦擦嘴,狼狈地把杯子放回到茶几上。

    尹力看了她一眼,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接通后说道:“拿瓶水进来。”

    贺逸飞送水进来,在尹力的示意下,放在了徐雅面前,然后又自行悄悄地退了出去。

    徐雅也不客气了,拧开矿泉水瓶,一口气就喝掉了半瓶。

    尹力一直看着她,直到她把瓶子放到茶几上才问道:“正是爱美的年龄,你爬上水泥车,就不考虑自身形象?”

    尹力刚毅冷峻的面容,以及成功人士特有的自信,构成了强大的气场,笼罩着徐雅,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尊容,不由得有些自惭形秽,刚才还斗志昂扬,现在她倒有些局促不安了。

    “当时只想着怎么能进来,没顾上考虑。”她低头轻声道。

    尹力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东方传媒大学。”

    “哦?什么专业?”

    “新闻专业。”

    “有一个教授叫季文礼,你认识吗?”

    “当然,他是我们的《新闻学》老师,尹社长和他是……”

    “他是我的好朋友。”

    “季教授可有学问了,他讲课深入浅出,语言幽默风趣,每次他讲大课的时候,阶梯教室里人满为患,就连过道都站满了人。”

    说起上学的事,徐雅兴致来了,滔滔不绝地讲着,她似乎忘了:刚才她和他之间还剑拔弩张、针锋相对;尹力也好像忘了她强闯出版社的无礼和不快,不时饶有兴趣地插话问着她。

    徐雅本就口才好,这下话闸子打开了,眉飞色舞、口若悬河地讲着她金色的大学时光。

    忽然,尹力微笑道:“徐记者,快到午饭时间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便留你用餐,你回去吧,回去好好拾掇拾掇自己。”

    徐雅这才惊觉聊了一上午,被尹力带得早就离题八万里,她急了:“你还没告诉我……”

    “好了,快回去吧。”尹力打断了她。

    “你看,我今天好不容易进来,却……”徐雅急得都要哭了。

    尹力看了她一眼,站起身走过去打开门,喊了声:“逸飞!”

    贺逸飞应声走了进来,尹力向着他道:“以后这个徐记者再来,让她进来吧,不必再拦着了。”

    徐雅转忧为喜:“这么说,你同意告诉我了?”

    “我只是说只要你愿意,可以随时来社里,别的我并没有答应。”尹力微笑道。

    “只要你让我来,我就有希望,今天我先回去,明天我还会再来的。”徐雅美丽的大眼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尹力笑道:“好,随时欢迎。逸飞,你帮我去送一下徐记者。”

    望着徐雅离去的背影,尹力摇摇头,随后又笑了。

    贺逸飞把徐雅一直送到大门口,又和门卫李大爷关照,以后徐雅来了可以随时放行,这才返回。

    和贺逸飞同行的一路上,徐雅几次想就昨天的事向他道歉,但看他一直冷着脸,心里暗骂他小心眼,本就心高气傲的她也就懒得和他说了。

    果然接下来的几天,徐雅天天都来报到,尹力有公务时她就在助理室候着,没公务时就陪着她天南地北地聊。

    在助理室等候的时间蛮无聊的。贺逸飞始终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大搭理她,无论她如何找话题,他除了简单的几句应付外,再别无他话,气得徐雅无计可施。

    渐渐地,和尹力聊天越来越投缘,说话也越来越随便。有一次等的时间稍长一点,等尹力通知贺逸飞让徐雅进去时,一见面她就向尹力抱怨道:“尹社长,你那个助理简直是根木头,实在无趣得很!”

    尹力爽朗地笑了:“他无趣?怎么会呢,他可是我这儿的青年才俊,很是博学健谈啊。你这个丫头精灵古怪,是不是你做了什么事让他反感了?他别的都好,就是有时执拗点,爱认死理,他认准的事可不易更改啊。对了,他和你还是一个学校毕业的,高你三届,算起来也是你的学长。”

    “什么?!他是我的学长?”徐雅傻了,闹了半天,那天自己捉弄了一个学长,这个洋相可出大了。

    “怎么,这都认识几天了,你们都还没有聊聊自己的师门?”

    “我说十句,他才往出迸两个字,三棍子砸不出一个……”,徐雅一个急刹车,总算没有说出那个有伤大雅的字,随即又咕哝道:“惜字如金,实在可恶!”

    尹力又是一阵朗声大笑:“你们年轻人,真是有趣。”

    那天从尹力处告辞出来,徐雅都没敢进助理室和贺逸飞打个招呼,她几乎是逃一样迅速离开了出版社。

    回家后,徐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考虑如何弥补自己对学长犯下的过错,琢磨送他个什么礼物表达一下歉意。思来想去,送别的东西太唐突,看他每天都需使用电脑,那天见他把鼠标线和桌子上的东西绕住了,看来用着不太方便,就决定送他一个无线鼠标,聊表心意。

    第二天,徐雅又和往常一样来到出版社,进了助理室,看贺逸飞仍然一脸肃然,她一改以往的嘻哈风格,满脸乖巧地招呼道:“学长好!”

    贺逸飞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你又想干什么,瞎套什么近乎!”

    徐雅仍然是一副乖巧的样子:“今年六月,我刚从东方传媒大学新闻专业毕业,当然是你的学妹,用不着套近乎。”

    贺逸飞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真的?你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招吧?”

    他的态度她早在意料之中,她打开自己的包,取出早就准备好的毕业证,递给了他。

    贺逸飞接过毕业证看完后还给她,又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眼神已柔和了许多。那天她的行为仍令他胸中块垒难消,就报复性地回了一句:“母校怎么能培养出你这样的‘人才’,做事不择手段!”

    徐雅遭此歧视,努力维持的乖巧模样瞬间被气愤替代:“你怎么说话呢,那天我是情急之下才那样的,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台里第一次交给我任务,完成不了能交差吗,而且不也给咱们学校丢脸吗,换作你会甘心吗?你那天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我那样也是被你逼的!”说着说着,徐雅的眼里已盈满了委屈的泪花。

    这下,弄得贺逸飞慌了神,忙着又取纸巾,又道歉:“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也理解了,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徐雅这才破涕为笑,从包里拿出礼物递给他:“算我对那天的事向你道歉,是个无线鼠标,免得你的鼠标线乱绕东西不好用。”

    贺逸飞愣住了,这个小学妹如此心细,他向来不爱接受别人的馈赠,但今天情况特殊,他不忍拂了这个可爱的小学妹的好意,只好破例一次了。

    他接过鼠标,对她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那好,我收下了,谢谢!”

    终于得到了学长的原谅,徐雅心情一下子春光明媚,又恢复了昔日调皮活泼的状态:“学长,你原来笑起来这么好看,却整天臭着一张脸!”

    贺逸飞被她逗得哭笑不得,正准备笑叱她几句,电话响了,尹力问徐雅到了没,请她进去。

    徐雅临出门,还不忘给学长扮了个鬼脸,弄得贺逸飞忍俊不禁。

    一连十几天,徐雅天天都来出版社,她不仅获得了学长贺逸飞的认同和好感,而且和尹力的关系也越来越熟络,聊着聊着尹主任聊成了尹大哥,徐记者聊成了徐妹妹,关系逐步亲密,徐雅心中窃喜,觉得尹大哥很快就要告诉她作者的情况了,她已有些等不及了,就小心翼翼地试探。谁知尹力刚刚还春风满面,转眼却前后判若两人,一触及伊人的话题,立马壁垒森严,休想再掘进分毫。

    这下徐雅真急了:“尹大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虽说咱俩结识时间不长,一起聊了这么些天,好歹也是有共同语言的朋友了,你真的就这么看着做妹妹的犯难而不帮吗?真的就这么没有人情味儿吗?”

    尹力坦然地望着徐雅:“妹子,你说做人是不是应该有个底线?伊人是我肝胆相照的朋友,且不说我对他承诺在先,即便没有承诺,只要明了他的心意,我尹力也会对他极力维护绝不犹疑!你明白我的做人底线了吗?”

    望着尹力坚毅的眼神,徐雅委屈得眼泪直在眼圈里打转儿,她带着哭腔道:“那你干吗还天天陪着我聊天,误导我?”

    看着乐观坚强的小姑娘突然这样楚楚可怜,尹力慌了,赶快起身从办公桌上取来纸巾递了过去,同时忙不迭地说:“妹子,你别这样,这要有人进来,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坏事了呢,你可别给大哥栽赃啊。”

    徐雅把泪拭干,低垂着眼,神情落寞地嗔怪道:“你本来就欺负我了,天天陪我聊天给我希望,闹了半天是戏耍我。”说着,双眸又蒙上了一层薄雾。

    尹力严肃起来:“徐雅,你是个聪明人,咱俩聊了这些时日,哪天你觉得我是在戏耍你了?再说了,我堂堂出版社社长,每天有那么多事要处理,浪费那么多时间就为了戏耍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这是你对我的定义?”

    听得出来,尹力生气了。这段时间,自从他一改霸道作风,和她聊天开始,他就给她以兄长般的感觉,她改口叫他大哥,虽然也有点套近乎的成份,但也是发自内心水到渠成的感情使然,见惯了他的和蔼可亲、谈笑风生,他这突然一生气,徐雅被吓住了,但生性倔强的她必须要知道他的动机。

    她怯怯地但又坚定地质疑:“你既然从一开始就没准备告诉我,也明知我就是为了答案而来的,干吗还要陪我聊天?”

    尹力从胸腔里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百折不挠、敢打硬拼这些品质我已很久没看到了,你却让我都领略了。我之所以天天陪你聊天,是因为我想考察考察你的综合素质。”

    “考察我?!”徐雅简直啼笑皆非,她大费周章地调查作者,却一无所获,反过来倒被人家考察了还浑然不知,尹力真是老江湖啊,在他面前她真是太嫩了,她有些屈辱和愤怒:“考察什么?为什么?”

    “看看你是不是那个我梦想中的充满希望的年轻人,你没有让我失望,你很优秀,我很欣赏你。现在的年轻人如你这样的真是凤毛麟角了,多是贪图享乐、无所追求,真的让人很忧虑啊。我倒真想把你挖到我们出版社来,但想想对你的成长来说,电视台的环境和工作模式更为适合。我是个爱才惜才之人,这些天这么陪你聊天,是想让你亲身经历一下挫折,从而让你明白一个道理:做事光有拼劲、闯劲是不够的,关键是要通过冷静的分析思考后要找对方向和方法,否则就好比大炮打苍蝇,用了很大劲却收效甚微;当然,如果没有恒心和毅力,没有不畏困难和挫折的勇气注定会一事无成。所以希望你以后遇事要多思考、多分析,找准方向,选好方法,谋定而后动,一击必中。你既然叫我大哥,我也认你这个妹子,今天这些话就算做大哥的给妹子的一个见面礼吧。另外,大哥今天也给你一个承诺,以后有用得着大哥的地方,只要大哥能帮得上忙,一定鼎力相助,如何?”

    徐雅听着听着,不仅一腔怨气化为乌有,代之而来的却是对尹力的敬仰和感激,虽然此次没有找到伊人,没完成工作任务,但是她却意外收获了一个真诚引导她的大哥,必将对她未来的人生之路助益良多,这可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

    “大哥,谢谢你,除了言谢,我真的不知还能怎样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徐雅真诚地说。

    “行了,客套话就不用说了。”说着话,他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前,取了一本书,转身递给徐雅:“回去还是好好看看《砥砺》吧,你都没仔细看过,又怎么会了解作者,又如何能找得到呢?这本书还是很值得一看的,或许小说会告诉你他究竟是谁。”

    徐雅接过来,看着这本厚重的书。她确实还不曾读过,看来,接下来的日子,她得好好研究一下这本书了。

    “大哥,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不知当问不当问。”

    “说吧,什么问题?”

    “这个伊人,怎么这么怪,拍电视剧这不挺好的事吗,名利双收,为什么不肯露面?”

    尹力看了她一眼,重又坐回到沙发上:“你刚步入社会,真正属于你自己的人生之路才刚刚起步,许多道理你还未悟到。伊人品行高洁,出尘脱俗,他的境界你自然难以理解。知道《爱莲说》吧?”

    “当然,中学时就学过,周敦颐写的。”徐雅不解地望着尹力。

    “那就是我眼中的他。”尹力若有所思地说。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徐雅随口吟诵,转头用疑问的目光望向尹力。

    尹力无言地点点头。

    从尹力办公室出来,徐雅去助理室和贺逸飞告别,说以后不来了。

    贺逸飞很有些意外,这段日子虽然有些小摩擦,但习惯了她每天的叽叽喳喳,突然以后听不到她清脆悦耳的欢笑声,还真有点不舍。

    他一直把她送到车前,徐雅停住了脚步:“学长,这段时间给你添了不少麻烦,谢谢你的包容和关照。”

    贺逸飞笑道:“这么客气干吗,我们毕竟是同门师兄妹,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尽管开口。”

    徐雅一脸迷茫道:“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找到伊人。学长,你如果有什么线索,就帮我留意着点,好吗?”

    贺逸飞无奈道:“书是我们出版社出的,可是作者我们真还都没见过,如果有线索,我肯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徐雅又道了谢,这才开车离开,贺逸飞一直看着她的车驶离视线才返回。

    (未完待续)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阅阅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