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人 第4章 四、改职风波

    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忙碌,“塞上明珠•石韵”终于通过了环保局、地震局、公安局及市政各部门的各项设计审查。营销策划案也几易其稿,最终通过了总部裁定,目前一切均已准备就绪,只剩与施工方、装修方签订完合同,即可如期开工。

    服了八剂药,苏妍婆婆的身体已完全康复,病一好,老人就想回榆县。

    这天一早,苏妍开车把婆婆和小姑子送到长途汽车站,为她们买了回榆县的车票,并送上车,又叮嘱一些路上注意事项,直到长途大巴驶离车站,才驱车返回公司。

    刚进办公室,还没等坐下,就接到了李嘉伟的电话,让去他办公室一趟。

    看到苏妍进来,李嘉伟招呼她坐下,分别给两人倒上咖啡。

    “怎么样,这几天忙坏了吧?”他关切地问。

    “是呀,真有点累,不过,好在最忙的时候过去了。”苏妍端起咖啡呷了一口。

    “好香呀,这咖啡不错,谢李总招待啊。”她笑侃道。

    “你们那么累,我这儿也帮不了大忙,请杯咖啡,聊表心意啦。”李嘉伟笑道。

    “别推卸责任,这个月,你可得好好给地产部的员工奖励个大红包。”苏妍见缝插针。

    “那当然,给你的是最大的,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言归正传吧,到底什么事?”

    “想让你帮个忙,但又很为难。”李嘉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说吧,到底什么事,跟我还这么吞吞吐吐的?”

    李嘉伟清清喉咙,又松了松领带,看了看苏妍,才说道:“前两天,孙总辞职了,你知道吧?”

    “知道啊,他临走时还和我道了个别呢,怎么了?”苏妍疑惑地问道。

    “孙总分管酒店,你也知道,咱们华北区这块业务做得不太乐观,总部也一直不是很满意。”

    “你是想让我接手酒店?”苏妍恍然大悟。

    “是的,我相信你的能力会让酒店的营业额有很大的提升,也能让咱们华北区给总部递交一份满意的答卷。可是,目前你的地产业务做得有声有色,让你转行,又怕你不情愿,但思来想去,我也只能靠你了。”李嘉伟打起了感情牌,期待地望着苏妍。

    看着苏妍蹙眉思考,他又满怀诚恳接着说道:“当然,这么一调整,你可能会顾虑收入会下降,毕竟咱们区地产的效益最好,收入也最高。你放心,作为区域副总,你的收入一点也不会减少,我保证。只希望你能发挥你出色的工作能力,把咱们酒店的业务尽快抓上去。”

    说实在的,虽然地产业务是忙了点,有时甚至加班不分节假日,不分昼夜,累得靠在椅子上就能睡着,但苏妍一直非常热爱这项工作,尤其是“塞上明珠”系列的开发,融入了自己那么多的设计理念,就像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一样,不仅看着它茁壮成长,成功地在塞城拥有一席之地,而且与它同呼吸、共命运,一砖一瓦的搭建,一草一木的培植,都融汇着她和地产部员工的心血和汗水,突然要与它分离,真让她难以割舍,她是一个信奉情义无价但又淡泊名利之人,收入多少倒并非主要因素。

    苏妍端起咖啡,慢慢地喝着,她的思想激烈地斗争着,接手还是不接手?抬眼看向李嘉伟,他恳切期待的眼神让她心软了,回想起往昔种种,重情重义的苏妍瞬间做出了决定:“好吧,我也累了,分管酒店相对清闲点,我就再支持你一把。什么时候交接,谁接我的工作?”

    李嘉伟如释重负,真诚地说:“谢谢你苏妍,等总部任命新的副总下来,再交接吧。”

    “好,其实也没什么可交接的了,‘石韵’各项准备工作基本就绪,就等着签施工和装修合同了,那两个公司老总都正好出差在外地,估计还得等几天。”

    “这段时间那么累,你辛苦了,正好这两天也闲着,你就出去走走放松放松吧。”李嘉伟关切道。

    “也好,我一直想去趟三亚,但始终顾不上,这个季节还不算太热,那我就吹吹海风去。”

    下班后,苏妍直接去了父母家里。

    母亲和弟媳吴娜已做好了晚饭,芃扬也写完了作业,父亲和弟弟也刚回来,一家人共进晚餐。

    饭桌上,苏妍把准备去三亚旅游的计划说了。依着她的心思,想带着父母一起去三亚玩几天。两位老人操劳一辈子,出去旅游的机会极少,平时工作太忙,难得这次自己能有机会放松两天,想尽尽孝心。苏岳大力支持,说诊所有他料理,让父母放心。怎奈姐弟二人劝了半天,二老却说,年纪大了,不想再经受旅途颠簸之苦,好出门不如赖在家,说啥也不肯去。其实苏妍和苏岳明白二老深层的心意,难得女儿有机会出去放松,想让她自由自在地享受旅程,不想给她增添负累,父母给予子女的永远是最无私的爱。

    四月的三亚,属于旅游淡季,游人不算多,苏妍很容易地在三亚湾选择了一个条件很不错的海景酒店,为了方便观海,她专门挑选了最高一层。

    办完手续,进了房间,放下旅行包,步入阳台,极目远眺,海天一色尽收眼底。时值正午,微风徐来,蔚蓝的大海在炽烈的太阳照射下波光潋滟,令人心旷神怡。手扶阳台栏杆,向下俯望,是酒店的后院,椰树婆娑,鲜花妖娆,一个中型规模的长方形游泳池正对着阳台,长距离的池边一侧等间隔设置着八个躺椅,每个躺椅边上都配置着遮阳伞。炎热的阳光下,院子里空无人迹,唯有那清澈的池水静静地独享着阳光无遮无拦的抚摸。对这个度假环境,苏妍简直太满意了,她哪个景点也不打算去了,她只想充分地利用这有限的几天假期,尽情地享受这阳光、沙滩、海浪、椰树的南陲风光。

    午睡一觉醒来,已是下午四点多,从阳台上俯瞰楼下,游泳池里已有两三个人影。苏妍准备先到泳池游一会泳,傍晚时分天气凉快一些再去海边。她换上泳衣,披上浴袍,乘电梯到楼下,绕到楼后,来到泳池边,脱下浴袍放在躺椅上,沿着直达池底的不锈钢扶梯步入水中。

    经过一整天的曝晒,池里的水不仅温暖,而且充满了阳光的味道,她心情舒畅地自由游弋了几个来回后才上来,打开椅边的遮阳伞,舒舒服服地躺在躺椅上。放眼望去,院里的椰树、铁观音苍翠欲滴,老来俏、三角梅、七姑娘花艳丽婀娜……伴随着远处传来的阵阵浪涛声,她的大脑澄澈空灵,她贪婪地呼吸着空气里弥漫的各色植物释放出来的气息,她的心灵沐浴在海岛别样的风情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睁开眼睛,看看已是傍晚时分,起身披上浴袍,沿着林荫小道出了后院的小门,穿过海滨街道,来到海边。

    此时的大海,正是涨潮时分,一排排海浪似从天边涌来,白色的浪花涌上沙滩又退回海里,后浪不断刷新着前浪的足迹,蔚为壮观。海滩上已有不少的游人,三三两两地或坐或站着观海,不时地相互拍照,几个年轻人和小孩正在海边踩水,每当海浪涌过来打湿了裤腿,就发出快乐而兴奋的笑声,其中一个女孩还不时爆发出银铃般的尖叫声,吸引来不少目光,顿时为这海滩增添了生机和活力。不远处的沙滩上有几只渔船,船舷上搭着渔网,那是明早准备出海的渔家人临时搁置的,几对情侣毫不客气地借用宝地,坐在上边谈情说爱,更为这傍晚的海边增添了浪漫的氛围。

    苏妍缓步走到一处沙滩上,面朝大海,席地而坐。蔚蓝色的大海,雪白的浪花,浪涛声声,笑语阵阵,她忘情地融入在这美妙的南疆海景里,任由汹涌起伏的海水荡涤着五脏六腑……

    回到酒店时,已是晚上八点多,她先进浴房冲了个澡,还没等冲完,就听见手机响了。等她收拾好出来接电话时,手机已经是第三次在响了。

    电话是孟垚打来的,刚接通就传来她急促的声音:“妍姐,你干吗呢,为何不接电话啊,急死我了,没出什么事吧?”

    “哦,刚才出去游了会儿泳,又到海边转了转,没拿手机,有事?”

    “我说呢,你看看我都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了。唉,本来打算等你回来再告诉你,可是我实在忍不住,气死我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苏妍神色凝重起来,没有特殊情况,孟垚不会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

    “你能想到新任职并分管地产的副总是谁吗?”

    “这么快?前天嘉伟还说总部没定呢,是谁啊?”

    “佘-曼-昕,没想到吧?气得我下午冲到李嘉伟办公室把他痛骂了一顿。什么李嘉伟、佘曼昕,明明就是李虚伪、蛇蝎心,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孟垚仍然愤愤不平。

    苏妍的心像突然被猛地捶了一拳,有些窒息,她一下子愣住了。

    “妍姐,妍姐,你在听吗?”电话那头孟垚喊道。

    苏妍这才反应过来:“好的,我知道了,回去咱们再聊。”

    挂断电话,她怔怔地坐在床上。一下午在愉悦的景致里被放空的脑海骤然间被千头万绪塞堵得难以转寰:

    总部任命谁补缺副总,她毫不关心,无论是谁就职,她都会履行好自己的职责,做好工作上的协调配合,但这个任命决定明显是李嘉伟为佘曼昕争取的。

    李嘉伟和佘曼昕的关系是公司里公开的秘密。佘曼昕仗着这层关系在公司里颐指气使,尽管她也很有些工作能力,却鲜有人缘。苏妍则刚好相反,虽然能力超强,为公司做出了突出贡献,却从不恃功傲物,性情温和,待人宽厚,受到公司员工普遍的尊重和爱戴。再加上她颇有才华,气质出众,更是受到公司小年轻们热情洋溢的追捧,被尊以“女神”的称号。这一切都让佘曼昕甚为嫉妒,明里暗里地和她攀比争功,每次苏妍都不予理睬,一笑置之,孟垚却不让,多次严词回击,也更一次次地刺激得佘曼昕嫉恨之心更重。一次,说起李嘉伟和佘曼昕,孟垚不屑道,李嘉伟是猪油蒙了心了,竟然找佘曼昕这种货色的情人,苏妍还加以制止,劝她别在背后议论别人的生活。

    对苏妍来说,李嘉伟始终是那个在她困难时施以援手的同事和朋友,他的恩德她永远会铭记在心,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机会她都要报答他,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今天发生的事却让她的脑子乱了:李嘉伟,这个一直以来自己认定的可充分信赖的朋友,为了让自己的情人得到垂涎已久的职位,竟然会如此算计她,抛弃十几年的友谊不说,也全然不念当年自己对他的举荐之情,这简直令她难以置信。地产是她热爱的事业,为了情义,她忍痛割舍,并义无反顾地准备帮他在酒店管理上再谋良策,此次在来三亚的飞机上她还一路在思考如何创新酒店管理,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他为了让佘曼昕能如愿入职地产副总而给自己设的局,怪不得那天他那么紧张不安。

    她的心情全然没有了一下午的舒爽,沉甸甸地使她窒息:出让分管地产的工作固然令她觉得不值,人心善变、居心叵测更令她齿寒,自己一直以来对李嘉伟笃定的牢不可破的友谊在心中轰然倒塌。霎那间,她做出了决定,改变度假计划,明天去蜈支洲岛,玩一下潜水和拖伞。因为她血压偏低,并有恐高症,一直不敢潜水和玩高空项目,现在她想挑战一下自己。

    淡季出游,最大的好处就是省时高效,不用花费过多的时间排队。蜈支洲岛上游人不算多,玩潜水和拖伞的人更少,刚到一会儿,苏妍就换上了潜水服,购买了嘴咬和鱼食,和同批大约二十多人一起参加了潜水前的培训。培训师讲解了注意事项、嘴咬的用法、水下呼吸方法和与潜水员沟通的手势后,工作人员引导他们到达码头,乘坐快艇抵达潜水区。

    分配给苏妍的潜水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服务很热情,他帮她放置好嘴咬,戴好头盔,背好氧气罐,耐心地指导她反复练习水下呼吸方法,等到苏妍完全掌握后并做出“OK”的手势后,就带着她向海下潜入。

    今天的天气非常好,阳光普照,万里无云,海面风平浪静,海下景物清晰异常。她瞪大眼睛,好奇地探寻着这神秘的海底世界。哦,看到了许多红色的珊瑚,还有水草,突然,从珊瑚后涌出来无数条五颜六色的鱼,来抢夺她手中的鱼食,鱼儿触碰到她的手时,滑溜溜的感觉令她兴奋,她赶快把袋中的鱼食挤出来,好让它们大快朵颐。看着鱼儿们为了食物你争我夺,互不相让,想想佘曼昕为了地产副总一职而对自己的排挤,不禁感叹:大自然的竞争真是无处不在,人与动物一样,都难逃这个法则。从海下上来,她再三对年轻的潜水员表示感谢,衷心感激他以专业的素养带领她完成这次难忘的体验。

    脱下潜水服,她又继续自己的拖伞挑战。工作人员帮她系好固定装置,扣好安全带后,快艇开始拉着拖伞滑行,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闭着眼,随时准备应对身体的不适。快艇加大了马力,劲风扑面,她感觉到自己在上升,却没有预料的快速,就大着胆子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蔚蓝色的天空,往下看却是一碧万顷的深邃的海洋,她像一只纸鸢翱翔在蓝天碧海之间,恐高症令她有些眩晕,她赶忙调整呼吸。俄顷,拖伞飘飘荡荡地下沉进大海,她被冰凉的海水刺激得一哆嗦,就在浑身被海水湿透的刹那间拖伞又钻出海面,带着她徐徐上升到天空,她很快地适应了拖伞的节奏,开始满怀喜悦地享受在这天地之间一升一降的美妙感觉。

    天高海阔,意兴神游,在宇宙之无穷的感慨中,她蓦地觉得人生的悲喜宠辱是如此之渺小,心胸不觉为之一荡,骤然间无比开阔:一个人相比宇宙万物而言不过沧海一粟,每个人的生命在历史长河中又是如此短暂,为毫无价值的人和事牵绊是对生命的空耗和浪费,珍惜每一天并赋予它积极的意义,才是对生命的尊重和最好的诠释。

    离开蜈支洲岛时,苏妍已是神清气爽,第二天,她乘坐最早的航班飞回了塞城。

    这两天,由于佘曼昕的履新,尚华集团华北区不亚于遭遇了一次地震,公司上下物议沸然。职员们倒不是质疑佘曼昕不够资格提拔,主要的焦点是把大家公认的德馨功著的苏妍改职,而令口碑不佳的佘曼昕出任公司最核心的高管岗位而引发了普遍的不满,老职员们私下议论议论也就罢了,年轻人们却血气方刚,在公开场合发表看法,地产部的小于、小杨等更是义愤填膺,甚至冲动地扬言要辞职。

    刚听到这个消息,孟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苏妍度假临走时告诉她不再分管地产时,她还埋怨妍姐太过感情用事,虽说她俩和李嘉伟都是华北区的元老,有着相互帮扶十几年的深厚情谊,但当年把区总经理的位置都让给了李嘉伟,对友谊的回馈已非常人所及,现在还要如此付出,怎么老是太过为他人着想而不考虑自己,苏妍还不以为然,说这么多年的友谊了,就支持到底吧。

    当反应过来这一切已真实发生时,孟垚第一时间就冲进了李嘉伟的办公室,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李嘉伟辩解说只是正常的工作调整,除了分管范围发生变化外,收入待遇不会有任何影响。孟垚失去了理智,气得抓起桌上的文件砸向他,大骂他忘恩负义,为了一个贱女人不惜伤害一个提携他、扶持他的好朋友,不惜践踏十几年的友谊,人神共弃!孟垚从李嘉伟的办公室怒气冲冲地冲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外面已围着不少闻声过来的员工,地产部的小于、小杨表情坚定地向她竖起了大拇指。

    苏妍返回上班时,公司里再度议论纷纷,员工们窃窃私语,预测着将会发生的各种可能。苏妍像往常一样微笑着和大家打招呼,平静地到李嘉伟办公室向他报到销假。李嘉伟心虚地想向她解释什么,苏妍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请示有什么工作安排,李嘉伟刚说了个没有,还想继续说什么时,苏妍却转身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孟垚已经等在屋里。她们两人是最好的闺蜜,但孟垚对苏妍却还有另一种情愫,就是崇拜,她不仅折服于苏妍的才华和能力,更钦佩她的人格品质:她为人低调,谦和淡泊,就像一支空谷幽兰,静悄悄地散发着淡雅的清香,含蓄内敛地展示着迷人的魅力。一方面她不满苏妍为友谊做出太多牺牲,另一方面却又为其重情重义而感动,她蒙受不平,她痛在心里。

    “妍姐,你打算怎么办?”没等苏妍坐下,孟垚就焦急地问道。

    “什么怎么办?”苏妍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这事就这么完了?这个哑巴亏你就这么吃了?这种阴险小人,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啊。我想过了,咱们只要把李虚伪和蛇蝎心的不正当关系向总部反映,保管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孟垚咬牙切齿地说。

    苏妍白了她一眼:“这就是你想的办法?”

    说着,她移步走到办公桌后坐下,示意孟垚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垚垚,你听我说,我知道你为我鸣不平,但我现在的状态真的挺好,放松了几天才意识到以前真的是太忙了,酒店管理要比地产轻松好多,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诊所帮忙,也能有更多属于自己的空间,不是挺好嘛。”

    “你的意思是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你对李嘉伟一片赤诚,他却如此待你,你甘心吗?”孟垚的眼里喷着怒火。

    “也许他也有苦衷吧,说实在的,这几天冷静下来后,我反倒有点感谢他,这么多年每天忙得和陀螺一样,是该停下来歇歇了,我自己置身其中浑然不觉,他给了我当头棒喝,你不是也老劝我要注意休息吗?”

    正在此时,苏妍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张龙翔打来的。

    “苏总,我刚听说你的事,来我这儿吧,条件不变,两倍于你现在的年薪。”

    “谢谢你,张总,我现在还不打算离开尚华集团。”

    “我说,苏妍啊,你是尚华集团的功臣,他们却薄情寡义如此待你,你还留在那儿干什么?!我这儿早已虚位以待,我可是鹤立企伫,巴巴地盼着你来呢。”

    苏妍的眼圈有些发红:“特别感谢您的热情,张总,目前我还没有跳槽的打算。”

    “唉,你怎么这么执拗呢,好吧,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就给我打电话,龙翔地产随时欢迎你的加盟。”

    等苏妍挂断电话,孟垚伸过手来握住她的手:“妍姐,虽然我不想让你离开公司,但目前去龙翔地产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抓住机会再度大展宏图,让尚华集团痛失英才、追悔莫及去吧,好好打一下他们的脸。”

    “你不是尚华集团的人啊?亏你能说出这么恶狠狠的话。”

    “我这不是气得不行,为你出出气嘛。”

    “好了,别为我担心了,我是谁呀,这点小风浪算什么,正好有机会好好调整一下自己。快去工作吧,这会儿估计等你这个财务总监签字的人都排上队了。”

    “好吧,晚上下班后,咱俩吃饭去。”

    苏妍点点头,孟垚准备离去。

    “唉,等等,刚才光顾着说话了,”苏妍拿过自己的包,打开后取出来一个方形礼盒,递给她。

    “什么呀?”孟垚说着话,接过来,打开礼盒。

    “红珊瑚首饰套装,在三亚给你买的。”

    孟垚惊喜道:“你偶尔出去一趟,还记得给我买礼物?”一边说着,一边拿出项链、耳环、手链比划着,啧啧道:“太漂亮了。”

    苏妍笑道:“你满意就好,快去工作吧。”

    孟垚神采飞扬,走到门口还不忘回身给了苏妍一个大大的飞吻。

    孟垚走后没多久,李嘉伟带着酒店部部长吴建龙走了进来,客套地指示吴建龙以后要在苏总的领导下认真开展工作,并大力支持苏总,勤请示、多汇报,同心协力促进华北区的酒店管理再上新台阶。顿了一顿,又说请他们进行工作沟通,他还有事就先行一步,苏妍礼节性地点点头,目送他走出门外。

    吴建龙递上近期业务报表,并请苏总指示工作。苏妍告诉他自己需要一段时间熟悉业务,现在按部就班照常开展就好。

    吴建龙走后,苏妍接到了地产部小于打来的电话:“苏总,您还好吧,我们都想过去看您,又怕不方便。”

    话筒里还传来了小杨等人唧唧喳喳的声音:“就是就是,苏总您好吧?”

    苏妍眼眶一阵发热:“我很好,你们放心,谢谢你们的关心!你们好好工作吧,等有空了我们再一起坐坐好好聊聊。”

    中午,苏妍没有在单位食堂吃饭,而是从饭店里打包了四菜一汤,来到诊所和苏岳一起共进午餐。

    刚到诊所门口,就看见苏岳正和一个三十五六岁左右的中年人在门厅里说话,那人不断地致谢,苏岳则叮嘱着什么,苏妍没打断他们,径直上了二楼进了办公室,在茶几上把饭盒打开摆好。这当儿,苏岳也进来了。

    “这个时间,还有人看病?”苏妍问道。

    “还记得那个患了再生障碍性贫血病的小孩吗?”

    “哦,记得,那个小孩叫曹东亮,九岁,卫县的,是因为县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让准备后事,才在亲戚的推荐下来咱们这儿就诊的。好像在这儿住了五个多月了吧,他的医案较多,印象很深。”

    “是的,刚才那个人就是他爸爸。五个月的治疗效果很不错,现在一切指标都已正常,这不今天准备返回卫县了,一家人千恩万谢的,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来报答大夫。今天一大早来了非要请我和爸吃饭,爸没答应,让他把钱用在给孩子补充营养上,谁知他却跑去给制了个锦旗送来了。”

    苏岳说着打开书柜下部的柜子,把锦旗放了进去,里面的锦旗几乎快堆满了。

    望着已摆好的饭菜,苏岳高兴道:“还是二姐考虑周到,还买了我爱吃的回锅肉。”说着夹了一块放在嘴里,夸张地做出享受的样子。

    苏妍一乐:“那当然,你和爸每天这么辛苦,治愈了那么多的疑难杂症,为了那些患者,我也得好好慰劳一下小苏大夫啊。”

    苏岳边吃边频频点头:“嗯,应该应该。我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生在这么好的家庭,还有疼我爱我的两个姐姐,此生无憾了!”

    苏妍爱惜地望着弟弟,又给他加了一筷子菜。苏家三姐弟年龄彼此相隔两岁,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甚笃。苏岳是老小,又是男孩,苏家夫妇更加偏宠一些,加之苏岳天份使然,智商情商都颇高,很会讨一家人的欢心,因此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两个姐姐也像父母一样,无怨无悔地爱着弟弟。

    吃罢饭,苏妍收拾好碗筷,让苏岳去午休,说自己再录一下病案。敏察异常的苏岳一听,也不休息了,干脆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地和二姐谈起了心。

    “二姐,你可不能把战略重心又转移到了诊所。”

    “小岳,你想多了,我只是没有睡意。”

    “二姐,工作时间你一向都是在单位用餐的,今天却破例来陪我吃饭,我知道你心里有坎儿。弟弟真心觉得这次工作调整非常好,你以前太忙了,我们都心疼你。”

    “小岳,我知道爸妈、姐和你的心,我真的没事,反而觉得现在很轻松,有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你们就放心吧。”

    “二姐,当初你真不该同意让姐夫调到北京去。本来他就整天忙着搞科研不顾家,好在还每天在家,能说说话,现在他整个人都嫁给实验室了,一个月都回不了塞城几天,你每天回到家里,孤零零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科学实验是他热爱的事业,我怎么能自私地为了我而牺牲他的梦想和追求,平台更高,他才能更好地实现自己的理想和自我价值。那时候他也很犹豫,是我大力支持才促使他最终拿定了主意。”

    “你呀,总是为他人着想,从不考虑自己。要不让小慧回家住吧,别让她住校了,这样你就会把重心转移到家里了,回到家里也不会冷冷清清。”

    “小慧住校主要是不愿把时间浪费在路上,而且还想通过集体生活锻炼自己,她这么自立又懂事,咱们做家长的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能拖她的后腿,不给她茁壮成长的机会呢?”

    “反正你总有道理,我说不过你,只好多为你操点心了。”苏岳无奈道。

    “你放心我好了,姐有充分的时间陪爸妈,还能有更多的时间来诊所帮你的忙,又有那么多的书要看,怎会无聊?你操好自家的心就行了,在姐心里,你永远是小孩子,别让我们操心你就算帮我们大忙了。”

    苏岳知道再说什么也无益,除了父母,两个姐姐都是他最敬爱的人,他能做的,也仅有默默地更加关心她们了。

    第二天上午,苏妍从办公室出来准备去酒店部拿一份报表,刚走到走廊,正碰到李嘉伟、佘曼昕和地产部的小杨从外面回来。

    看见苏妍,李嘉伟一言未发,只对她点了点头,算做打了招呼,就过去了。

    佘曼昕走过她身边时,则是用一种怨恨、嫉妒、不服等交织的复杂眼神狠狠地盯着她,从鼻腔里发出仇视的一声“哼”才昂然而过。

    苏妍莫名其妙,疑惑地看着小杨,小杨向她挤挤眼,吐了下舌头也过去了。

    她取回报表,还在琢磨刚才令人费解的一幕,这时突然接到了小杨的电话,语气是那么的兴奋:“苏总,太好了,太解恨了!”

    苏妍不解道:“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小杨幸灾乐祸地说:“今天我陪李总和佘曼昕去签合同,你猜怎么着?东兴建设的老总王建强怎么也不肯签字,说不愿和毫无情义的企业继续合作,让他们另谋合作伙伴。现在那两个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眼看五一就到了,宣传搞得声势浩大,这么短的时间他们到哪儿去找合作伙伴啊。苏总,你的人格魅力真是太强大了,王总太给力了,太解气了。”

    挂断电话,苏妍站起身踱步到窗前。视线所及,高楼下街上川流不息的车流和行人是那么的遥远和渺小,望了一会儿,她拿起了手机。

    下午,孟垚来了,一进来就把门关上,严肃地问道:“是不是你给王建强打的电话?上午他还态度坚决不签字,接了个电话后下午就签了。我猜肯定是你干的好事吧?”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苏妍平静地问。

    “小杨很气愤,埋怨王建强半路变卦,他又不忍心告诉你结果,拜托我来安慰你,我一听,就猜到了。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说你自己不反击,别人替你冲锋,你还这么自拔气门芯!”

    “行了,谁让咱是集团的人呢,你还能眼睁睁地看着公司受损吗?”

    “就你伟大?就你大局意识?他们阴你的时候你怎么不教育他们考虑一下大局啊?!我真有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我看你呀,十足一个现代阿Q!”孟垚气恨难消。

    “好了好了,我是女阿Q,行了吧,你想骂就骂,想打就打,只要能解气就行。”苏妍边说边做出一副准备挨打的架势。

    孟垚气得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做出要揍她的样子,旋即又笑了。

    突然,办公室的门“砰”地一声被打开了,佘曼昕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一本合同,看见孟垚也在,她愣了一下,随即又无所顾忌地朝着苏妍冷笑道:“别以为离了你地球就不转了,这不,”她扬起手里的合同晃了晃,傲慢地说:“我们的合同成功签订了,一切都在按计划顺利推进,别以为就你苏妍能干,没有你,我们干得更漂亮!”

    孟垚本就为这件事憋了一肚子的火,刚刚压了下去,佘曼昕这么一闹,那股火腾地一下窜了上来,她怒不可遏,冲过去扬手就给了佘曼昕一记响亮的耳光。

    佘曼昕猝不及防,震惊之余,马上举手准备回击,孟垚如何肯给她机会,也举手去抓她,两个人扭成一团。苏妍急忙跑过来,试图拉开她俩,无奈两人谁也不肯相让,双手互扭着,又开始双脚互踢,嘴里也不住地互骂着。

    闻讯而来的员工们聚在门外,计财部部长宋一平挤进来,还没等他伸手拉架,就被佘曼昕给骂得止住了步:“滚一边去,少拉偏架,谁不知你和孟垚沆瀣一气。”

    “住手!都给我住手!听见没有?!”李嘉伟出现在门口,他气得脸色铁青,纠缠着的两个女人这才松开了手,苏妍赶快上前帮孟垚整理衣服。

    “出够洋相了没,还不快滚!”李嘉伟声色俱厉地朝着佘曼昕吼道,佘曼昕气愤难平,用手指着孟垚和苏妍点了几点,咬牙切齿地对孟垚说:“你等着!”弯腰拣起掉在地下的合同,气恨恨地冲出去了。

    李嘉伟又怒气冲冲地向围在门口看热闹的员工们吼道:“还不回去上班?!”顷刻间,人们一哄而散。

    看见李嘉伟进来,孟垚一个转身给了他个后背。

    李嘉伟向苏、孟二人近前走了几步,低声道歉:“对不起!苏妍,我知道是你给王建强做了工作,关键时刻又是你帮了我。佘曼昕不知道,她太过分了,我替她向你们道歉。孟垚,没伤着你吧?”

    孟垚余怒未消,她猛地转过身来,眼里喷着火:“都是你干的好事,这下你满意啦?!你对得起妍姐吗,你口口声声说要报答妍姐,你就是这么报答她的?!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李嘉伟的脸抽搐着,他长出了一口气,又说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不对,我知道大错已经铸成,我也不敢奢望你们能原谅我,佘曼昕我会好好教训她的,她太不成体统,你们也别和她较劲,气坏了自己的身体。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也太过苍白无力……我走了,你们俩先歇一会儿吧。”说罢,他怏怏地走了出去,回手把房门给带上了。

    苏妍拉着孟垚在沙发上坐下,搂着她道:“垚垚,为了我,今天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

    孟垚却噗嗤乐了:“一点也不委屈,今天真痛快,打了蛇蝎心,骂了李虚伪,一块儿收拾了他们,出了胸中这口恶气。妍姐,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可是面对这样的泼妇,只能以暴治暴。”说罢,孟垚竟格格地笑了起来。

    苏妍爱恨交迸地斜了她一眼:“你这个人啊,心可真大,我也真是服了你了。”

    孟垚忽然提议道:“妍姐,这两天我实在是不想看这两个人,烦!咱俩一块儿出去度个假怎样?”

    苏妍道:“我刚从三亚度假回来,没道理再去请假,更何况马上就是周末,还得给小慧做饭呢。洋洋有刘晓军照看,你想出去就出去散散心吧,我不能同行,你再找个伴儿去?”

    孟垚摇摇头:“你如不能同去,找别人还不如我自己一个人去呢,自由自在的。你说我去哪儿好呢?”

    苏妍道:“你不是一直想去欧洲吗,干脆去体验一下异国风情去。”

    孟垚点点头:“也好,尽管有点远,但肯定会是一次很新鲜刺激的旅行。正好最近工作也不忙,抓紧时机,说走就走,我现在就去办理请假手续去。”

    (未完待续)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阅阅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