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人 第1章 一、庆祝酒会

    引  子

    蔚蓝的大海波光粼粼,一架飞机正在大海的上空翱翔。

    突然,尾翼火光闪现,继而火势迅速蔓延,整个机身后部开始燃烧,浓烟滚滚……

    飞机失去了平衡,左右摇摆了几下,一头扎进了大海……

    塞城,华瑞大厦二十六层,尚华集团华北区管理机构驻地。

    苏妍,华北区分管地产的副总经理。此刻,她正在办公室批阅文件。

    突然门 “砰”地一声被推开,粗暴得令她打了个激灵,抬头一看,见是财务总监孟垚,苏妍嗔怪道:“干吗呢,吓我一跳。”

    孟垚把手里拿的报纸“啪”地拍在苏妍的桌上,满脸慌乱地说:“你快看!”

    醒目的标题一下子攫住了苏妍的心:“马来西亚飞往中国的航班失事”。

    她猛地站起来,手痉挛着抓起报纸,急速地浏览着内容:“由马来西亚飞往北京的航班在海上失事,机上128名乘客全部遇难,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她惊骇地盯着中国遇难公民名单,嘴唇哆嗦着: “这怎么可能?”随即又抬起头,茫然空洞的眼睛瞪着孟垚,摇摇头:“不可能,弄错了吧,重名的人那么多……”

    孟垚心痛地看着她:“确认过了,就是他。”

    苏妍再也支撑不住了,她颓然地瘫跌在椅子上,瞪着眼半晌说不出话来。

    孟垚吓坏了,过来搂着她又推又喊。过了好一会儿,苏妍似乎才清醒过来,眼泪无声地汩汩而下。

    孟垚从来没见过苏妍这个样子,一向举止优雅、从容淡定的妍姐何曾如此失态过?她赶紧跑过去把门从里面反锁上,这才重又奔回到苏妍的身边。她手足无措,不知该说什么话,该做什么事,只好把苏妍搂在怀中,陪着她默默地流泪……

    下班时间过了,走廊里杂沓的脚步声已渐渐远去,孟垚和苏妍好像忘了时间,雕塑般一动不动。

    苏妍呆呆地靠在孟垚身上,屋里的物什渐已模糊,她才猛然意识到夜幕降临了,孟垚还得照顾孩子呢,她想和孟垚说让她回家去,一张嘴才感觉气若游丝,声音小得连自己都听不见。

    孟垚感觉到了她的动作,蹲下身子,仰脸看着她:“妍姐,好些了吗?”

    苏妍无力地点点头,她扶着桌边,准备站起来,不料双腿却软弱无力,孟垚及时伸出手,把她搀了起来,并拿起桌上的水杯,送到她嘴边,轻声说道:“喝口水吧。”

    水滑过咽喉,如同久旱的土地突遇甘霖,苏妍才觉着嗓子舒服些了,她虚弱地看着孟垚:“垚垚,你快回家吧,洋洋还等着你呢。”

    “妍姐,今天晚上我陪你,洋洋有他爸爸呢,一会儿我和刘晓军说一声,你就别操心了。”孟垚语气坚定地说。

    苏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也没法开车,听从了孟垚,默然地点点头,动作轻微得几乎难以察觉。

    锁了办公室的门,孟垚扶着苏妍,乘电梯到地下车库,开了车,直奔苏妍家。

    进了家,她先扶苏妍进卧室躺下,就准备去做晚饭。苏妍说没食欲,让她只做自己份儿的就成,这么一说,孟垚说她也没胃口,就干脆不做了。

    孟垚坐在床边,望着苏妍惨白的面容,心下酸楚,沉痛地说:“妍姐,我原以为今年是特别美好的一年……现在,我宁愿这一年重新来过,一切都不曾发生。”

    苏妍疲惫地闭上眼,两行清泪顺着鬓角滑落在枕巾上……

    一、庆祝酒会

    塞城市,位于黄土高原,自古就是北方重镇、交通要塞,乃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是国内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物华天宝,周边有丰富的煤矿和铁矿,更兼文物古迹众多;人杰地灵,历史上出过不少的将相宰辅和文人墨客。借助得天独厚的地域优势、文化遗产和丰富矿藏,当地政府顺势而为,积极开展招商引资,大力发展以能源、旅游为龙头的多种经济, GDP逐年增长,几年内经济迅猛崛起,商贾云集,成为华北地区重要的发展城市。经济的发展拉动了百业的繁荣,现在的塞城大大小小的商铺鳞次栉比,南来北往的游客屡见不鲜。

    时令已进入春季,正值春寒料峭的二月。乍暖还寒,街上却车水马龙,游人如织。不少年轻人已迫切地卸下了笨重的冬服,身着色彩缤纷的春装拥抱春天的到来;大多数行人仍依旧包裹在厚重的棉服里,抵御着并不比冬天逊色多少的倒春寒。

    今天是周五,前几日还是艳阳高照,一派春回大地的景象,昨晚开始刮起了西北风,今天一早天空就挂起了铅色的云块,笼罩着整个塞城,似乎正酝酿着今年的第一场春雨。

    此刻正是下午两点半。尽管外面彤云密布、春寒袭人,华瑞大厦二十八层宴会厅却灯火通明,温暖祥和。尚华集团正在此举办庆祝华北区成立二十周年答谢酒会。

    尚华集团是国内知名的大企业,业务涵盖地产、酒店、互联网、传媒、金融、百货等多个领域,近几年业务蒸蒸日上,特别是地产、酒店、传媒、百货等都已在业内居于领先地位,取得了不斐的业绩。着眼于广阔的发展前景和投资优势,尚华集团把华北区部址设在了塞城,华瑞大厦既是集团投资建成的五星级酒店,也是华北区的管理机构所在地。

    此次酒会阵容强大,集团公司总裁亲自主持,各合作单位、相关业内同行悉数受邀莅临,塞城电视台也应约到会进行宣传报道。更重要的是,市委、市政府为感谢尚华集团作为全市的纳税大户,这些年来对塞城经济发展所做的突出贡献,不仅发来了贺电,而且还指派市工商局负责人亲临会场祝酒以示重视。

    为了举办这次酒会,宴会厅已重新进行了布置。刚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从门口直通入内的巨型长条桌,雪白的纯棉丝光桌布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饮品,以及各式各样的点心、干果及水果。身穿白衬衣黑马甲、打着红领结的服务生守候在各个摆台区,随时为宾主提供服务。以摆台为中心,宴会厅一分为二,左手边是会谈区,分片安置了几十组沙发,长型、环型、 对座、多座,以满足不同的交谈场景所需;右手边最里面是一个小型主席台,主席台前是宽阔的场地,墙边一溜摆满了椅子,为喜爱跳舞的佳宾提供了一个展示舞姿的场地。几组硕大的水晶枝形吊灯发射着柔和的光,织有黄色花卉的红色地毯,香槟色的落地窗帘,这一切构成了一组喜庆吉祥的迎宾图。

    宾客已陆续到达,他们三三两两地或交谈,或对酌,或坐或站,偌大的厅里此时已是人头攒动,笑语喧哗,气氛热烈。

    三点整,尚华集团总裁赵殿光陪着市工商局局长郝刚步入大厅,来到主席台上,宾主们已经跟随着他们自觉有序地站到了主席台前的宽阔场地上。

    赵殿光站在立式话筒前,作了简短的开场白:感谢大家的光临,感谢市委、市政府对集团发展所给予的大力支持,感谢所有合作单位及同行的精诚合作和密切配合。之后,他说:“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郝局长为我们致祝酒辞。”一时,掌声一片。

    郝刚首先对尚华集团这些年取得的瞩目成就进行了热情洋溢的赞美,接着代表市委、市政府就华北区对塞城经济发展所做的突出贡献表达了由衷的感谢,最后,诚挚地祝福尚华集团明天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发言简短有力,声情并茂,赢得了一阵喝彩和掌声。

    最后,赵殿光宣布酒会正式开始,《友谊地久天长》的轻音乐舒缓地流淌起来。

    塞城电视台对此进行了全程录制。

    步下主席台,赵殿光陪着郝刚一起来到红酒摆台前,服务生分别给二人斟上已醒好的酒,并恭敬地递给他们。

    郝刚依次与到会的本市几大企业老总寒喧碰杯后,就先行离场了。赵殿光一直把他送到楼前的车上,看着车已驶离视线,才转身返回。

    大厅一隅,华北区地产部员工正在一起说说笑笑,苏妍举着一杯红酒走了过来,微笑道:“说什么呢,都这么高兴?”

    地产部部长韩燕附耳道:“苏总,我们在说你今天太漂亮了,简直迷人。”

    苏妍笑嗔道:“就你嘴甜,真会讨巧;我说啊,你们大家不会是在背后说我坏话,批评我要求高、管理严吧?”

    小许嘴快:“哪里啊,苏总,跟着你干,工作再多、再辛苦我们也开心。”

    “是啊,是啊。”大家七嘴八舌道。

    苏妍被逗乐了:“好了,这一阵子为新楼盘能顺利上马,大家辛苦了,我敬你们一杯。”

    “苏总好!”一位中年男士举着一杯红酒走到了苏妍身边,殷勤地打招呼。

    苏妍一看,正是龙翔地产总裁张龙翔,赶忙笑道:“张总好!今天张总能光临我们集团酒会,真是蓬荜生辉呀。”

    张龙翔一副遗憾状:“龙翔地产多次向苏总抛出橄榄枝,怎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让我好生难过啊。”说着还幽默地做出了一副伤心挥泪的样子。

    苏妍噗嗤一乐:“张总真是太抬举小女子了,感谢张总的厚爱,我敬张总一杯。”

    两人举杯对酌毕,张龙翔话锋一转:“苏总,我还准备抽时间向你当面致谢呢,今天正是机会。我大哥那多年难治的陈疾,幸得你弟弟妙手回春,一直以来痛苦的折磨才终于得以摆脱,我们一家人都万分感激啊,你弟弟真是神医呀!”张龙翔满脸的真诚,由衷地竖起了大拇指。

    张龙翔大哥患的病是肾结核,腰痛腰困,浑身乏力,四处求治疗效甚微,病史已有三年。张龙翔一次和苏妍交谈时无意中提起,很是为大哥忧虑,苏妍推荐他去父亲的诊所试试。苏家的诊所是苏老爷子和儿子苏岳共同经营的,苏岳接待了这名患者,经过近半年的治疗,目前已彻底痊愈。苏妍闲暇时间常去诊所帮忙整理患者信息,对张龙翔大哥的情况也颇熟悉。

    “张总客气了。治病救人是医生的本职,我们又是多年的朋友,大哥能恢复健康就好,您这么郑重其事地感谢倒显得见外了。”尽管说话客套,苏妍内心却很是为弟弟的医术而感到自豪。

    “话虽如此,但万语千言也不足以表达我们一家人的心意。难得碰到好大夫啊,我的亲朋好友中也有不少的老病号,都说要去找你弟弟瞧病呢,免不了以后要常去你家诊所打搅了。”

    “医者仁心,只要大家信得过,随时欢迎。”苏妍微笑着举起了酒杯。

    两人对饮罢,张龙翔与苏妍握手道别,又转身和别人打招呼去了。

    “听说呀——龙翔地产愿意出两倍于尚华集团的年薪挖你,这么丰厚的条件,苏总就真的不动心吗?”市场部部长佘曼昕在身后幽幽地说。

    苏妍转过身来看了她一眼:“如果你想去,我可以向张总推荐。”

    佘曼昕狡黠地一笑:“人家想要的人是你,可不是我——,我去还不是自讨没趣,还是识时务点吧。”

    “哟,没本事去打一片天下,冷嘲热讽的能耐可见长啊。”不知何时,孟垚出现在旁边,她抱着胳膊,嘴角挂着嘲讽,一脸不屑地望着佘曼昕。

    孟垚是华北区的财务总监,更是苏妍最贴心的闺蜜。

    “什么?你!” 佘曼昕霎时气得脸煞白:“孟垚,别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些年你又做出什么成绩了,你又有何能耐?充其量,只不过是苏妍的一条走狗而已!”

    孟垚走过来挽住苏妍,嬉皮笑脸地对着余曼昕道:“我愿意,你管得着吗?”

    这边的争吵声惊动了附近的人,距离她们较近的不少人都转脸向这边张望。

    “好了!别吵了!今天可是咱们公司举办酒会,这么多业界人士到会捧场,自己人倒先闹起来,不怕有损公司声誉吗?!”苏妍蹙着眉,压低了声音斥责道。

    佘曼昕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几道探寻的目光,怒目瞪了孟垚一眼,气恨难已地转身走了。

    “妖里妖气,阴阳怪气,哼!”心直口快的小许朝着佘曼昕的背影悻悻地说。

    迎着苏妍责备的目光,孟垚陪着笑在她耳边悄声道:“知道了,顾—全—大—局。”说罢,做了个鬼脸,苏妍神色一松,随即笑了。

    年轻的小许、小杨、小梅关切地向苏妍询问是否真有龙翔地产邀她加盟一事,苏妍点点头。

    韩燕说道:“这位张总求贤若渴,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苏总呢。”

    大家焦急起来,叽叽喳喳地担心苏妍跳槽到龙翔地产。苏妍笑着摸摸身边小杨的头,笑道:“别担心,我舍不得你们,不会走的。”

    “妍姐,我们去招呼一下业界同仁吧。”孟垚提议道,苏妍点点头。

    她俩一起去向几个合作单位的老总敬酒。今天苏妍穿了一件墨绿色长礼服,颈上一挂坠有镶金奶白色和田玉的金项链,足登绒面黑色高跟鞋,配以时尚干练的短发,气质高雅;孟垚则是一袭黑色长礼服,铂金项链,饰以硕大的黄色水晶吊坠,栗色沙宣短发,时尚前卫。苏妍沉稳,孟壵开朗,一静一动,相得益彰。两人联袂而来,更是引人注目。

    宏瑞电子的杨总啧啧道:“尚华集团不仅业绩骄人,而且还都是帅哥美女,真是让人羡慕,我们只能自叹弗如了。”

    孟垚嘴利:“哪里,杨总少年英才,几人能及?人可不能过谦,过谦可就虚伪了。”苏妍和几位老总都忍俊不禁,众人举杯对饮。

    忽然大厅入口处一阵骚动,大家全都举目投向门口。只见华北区总经理李嘉伟陪着赵殿光和另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三个人都是一米八以上的个头,体态匀称,西服毕挺,煞是养眼。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那个男人是谁呀?能和赵殿光同行,肯定身份不低吧。”

    随着三人移步向内与宾客寒喧,很快消息就传进来了,那人竟是鼎鼎大名的黎浩!

    说起黎浩,在商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年,尚华集团还只是一个中型的工电企业,在一次投资失利后几乎血本亏尽,赵殿光一蹶不振,甚至几欲轻生,是黎浩劝他调整投资方向,重振旗鼓。在当时局势并不明朗,大多数投资者持币观望的情况下,黎浩极力主张从银行贷款购买浦东地皮,开发房地产。赵殿光犹豫不决,毕竟刚刚经历了一次惨痛的教训,差一点输光了全部身家,这次如果再来一次失败,银行的巨额贷款几辈子都还不清了,还谈什么开发浦东地产,恐怕跳到黄浦江都死不瞑目了。

    几天来,黎浩和他吃住在一起,苦口婆心地和他分析形势,劝他抓住时机,东山再起,最终促使他下定决心,再搏一把。果然如黎浩分析的一样,国家城市化、工业化进程的加速推进,地产业蓬勃发展,尚华集团不仅彻底扭转了以往亏损,而且在黎浩的大力主张下相继又拿下了北京、上海几块地皮,商住、民居同时开发,几年下来,赚了个盆满钵满。

    随后,黎浩和赵殿光审时度势,认为不能局限于一项业务,应乘势而上,本着创新发展的原则,向着收益稳定、有发展前景的酒店、百货、互联网、影视等项目延伸,广泛吸纳英才,进一步拓宽业务,打造商业航母。如今的尚华集团,已经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商业大鳄,黎浩和赵殿光也已成为商界的传奇人物。

    而更难能可贵的是,尽管在商界名声大噪,黎浩为人却极为低调,从不居功,从不僭越,从不出现在媒体及公众视线,专心当好助手,倾力打理华东、东南地区业务,赵殿光对其极为倚重和信任,两人已是超越血缘的患难兄弟,亲密无间。

    黎浩的突然出现,对酒会上塞城的一众商人们来讲不啻于一次地震,多少商人早就对这个传奇人物充满了好奇,他和赵殿光联手打造的商业奇迹一度时期还成为企业精英培训课程的成功案例,因此,他的名字对商人们来说已是如雷贯耳。当李嘉伟陪着赵殿光和黎浩往里走时,李嘉伟一路介绍着,塞城的商人们争相和赵殿光及黎浩碰杯攀识,不吝赞美之词,表达着对他们的钦佩和仰慕。

    苏妍和孟垚远远地看着,孟垚低声耳语道:“真是没想到,这个名满商界的黎浩居然还这么帅。”苏妍举杯呷了口酒,什么也没说。

    打从知道他是黎浩起,苏妍就注意观察他,确如孟垚所言,黎浩身材颀长挺拔,五官精致,英气逼人。更让苏妍有好感的是,李嘉伟每引荐别人时,他都要微微躬身,儒雅有度。

    与到场的宾朋们寒喧完毕,三人最后走到了苏妍和孟垚的面前。

    她们礼貌地向赵殿光招呼道:“赵总好!”

    赵殿光微笑道:“两位今天可真漂亮啊,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黎总,以后他会常来华北区视察,你们可要多多支持。”

    “请多多关照。”黎浩微微躬身,微笑着向她们举起酒杯。

    苏妍和孟垚与他碰杯,苏妍笑道:“黎总太客气了,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尽管吩咐就是。”

    赵殿光向黎浩道:“这两位可是华北区的巾帼英雄,孟垚的财务分析可是出了名的精准,苏妍负责的两个地产项目在塞城效益非常可观,现在又在做第三个,是叫做塞上明珠系列吧?”

    “是的,已完成的是‘塞上明珠华府’、‘塞上明珠尚郡’,现在正在开发‘塞上明珠石韵’。不过,和赵总黎总的大手笔比起来,真是不值一提。”苏妍不好意思道。

    “苏总谦虚了,你们的营销策划方案做得非常好,之前我都看过,有许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黎浩真诚地说。

    “要不这样吧,晚上咱们一起吃饭,大家好好聊聊,我作东。”李嘉伟插话道。

    “哎呀,今晚是我父亲的生日宴,不好意思。”苏妍为难道。

    “父亲的生日宴那是必须要出席的,要聚以后也有的是时间。”黎浩说。

    “那要不这样吧,咱们先跳一曲舞,边舞边聊,好吧?”赵殿光提议道。

    “妍姐不能参加咱们的晚宴,黎总又是第一次来,那黎总就和妍姐跳吧。”孟垚快人快语。

    恰在此时,背景音乐换成了一首中三步《雪绒花》,黎浩邀请苏妍,赵殿光邀请孟垚,李嘉伟则邀请了不远处的佘曼昕一起步向舞池。

    孟垚在苏妍耳边悄悄道:“他的声音都这么富有磁性,一个人怎么能如此完美,真是令人生妒啊。”苏妍不禁莞尔。

    黎浩跳得竟然是标准的国标,苏妍不禁感叹道:“你的舞跳得这么好!”

    黎浩笑道:“你跳得也很好啊。”

    黎浩一米八多的个头,苏妍本就身材高挑,今天又穿了高跟鞋,也已近一米七五,两人身高般配,身材又好,舞姿优美,吸引了不少目光。

    “老爷子今年高寿啊?”黎浩问道。

    “六十大寿,所以很抱歉。”刚才还很坦然地拒绝了晚上的饭局,不知怎的,这会儿苏妍心里真的生出了一丝不能参加晚宴的遗憾。

    “大义至孝,有何可歉?”黎浩对她灿然一笑,带着她优美地转了一个圈。

    一曲舞罢,黎浩绅士地把苏妍送到沙发边坐下,道了个别,才转身迎着赵殿光走去,两人说了几句什么,一起离开了大厅。

    苏妍目送着他们走出大厅。初次见面的黎浩引起了她的兴趣,她很想探究一下外表温煦的他究竟有什么样的内在,这对于一向不受俗尘纷扰的她来讲颇有点无厘头,她轻轻地摇摇头,不禁暗自嘲笑自己。

    刚才跳舞出了些汗,这会儿觉得有些口渴,她站起来,径直走到咖啡摆台前,服务生手脚麻利地给她制了一杯咖啡,她端起杯子,若有所思地呷了一口。

    “你好,苏总。”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

    苏妍转过身来,面前站着一个女孩,正对她的是一张充满朝气、年轻漂亮的脸庞。

    “我是塞城电视台实习记者徐雅。”女孩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不知我对徐记者能有何效劳?”苏妍优雅而友好地与徐雅握了握手。

    “没有什么特殊的需求。只是在这众多的人群里,发现你很特别,想认识一下,苏总不会反感吧?”

    “当然不会,能结识一个风华正茂的记者,我深感荣幸。刚才你们录像时只看到了几个人忙碌的背影,宴会厅的人太多,没有注意到你,请见谅。”

    “哪里,苏总客气了!我只是个实习记者,今天第一次参与现场录制,不敢有丝毫懈怠,刚才又对赵总进行了一下单独采访,任务结束才有时间出来转转,一眼就发现了苏总,所以上来攀谈几句。凭着记者特有的敏锐,我觉得你是个有故事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有机会采访你。”徐雅调皮道。

    “那恐怕会让你失望了,我是个凡夫俗子,虽是华北区副总,充其量也仅仅是个高级打工仔,如公司有宣传需求,自有赵总和我们李总出面;就个人而言,平淡地工作,简单地生活,也无论如何不会有媒体感兴趣的东西。当然了,交个朋友可以,如果你想以记者的触角来勘探,时间久了,就会索然寡味了。”苏妍以她那特有的优雅姿态微笑道。

    “是吗?”徐雅的眸子里闪烁着智慧的火焰,年轻不服输的倔强,让她仍然自信不减:“不管怎样,今天能和苏总交上朋友,就是个良好开端,我不仅期望能和苏总交上朋友,而且更期望你能给我的事业带来好运,我有预感。”

    望着这个年轻好胜的漂亮姑娘 ,苏妍一时倒说不出什么话来了,这个女孩太像年轻时的自己了,如此自信,又如此骄傲,纤细的身体里蕴藏着磅礴的力量,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间或又透着一种灵动的锐气。对徐雅打心底里的欣赏和喜爱令苏妍的眼神变得柔和似水,嘴角也不自觉地上翘起来。

    “我得走了,回去还要抓紧赶稿呢,有机会我请你喝咖啡,再见!”

    “再见!”

    望着徐雅风风火火远去的背影,苏妍不禁陷入了沉思……

    “这个丫头眼够毒啊,竟然能看出你的不凡来,真是少年可畏呀。”不知何时,孟垚已站在身边。

    “什么不凡,瞎起哄。不过这个姑娘真的不错,我喜欢!”

    酒会结束,苏妍驱车赶往父母家。

    此时已是华灯初上,春雨不知下午何时开始下的,现在仍淅淅沥沥下个不住。雨刷器有节奏地摇摆着,每刷出一个扇面就把让雨水冲刷得干净剔透的塞城夜景展示在苏妍的眼前,霓虹灯闪烁着从后视镜里五颜六色地陆续远去……春风春夜春雨,把还沉浸在酒会余韵中的苏妍滋润得更加心澄神明。

    大约半个小时后,苏妍才赶到父母家,这时雨也渐渐停了。除了她以外,家里其他人下午都一早到了,各自亮出拿手绝活,张罗着老爷子的生日宴。

    苏妍刚进门,就看到桌子上已经放好了一个三层高的精致的生日蛋糕,老爷子戴着老花镜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爸,过生日还这么认真学习啊,诊所的活儿就够累了,也不歇一天。”苏妍打趣道。

    “你可算是回来了。现在是信息时代,一日千里啊,一天不学习,就要掉链子。老婆子,小妍回来了,可以开饭了吧?”

    苏老夫人从厨房里转了出来,把手上的水在围裙上擦了擦,对苏妍道:“快去洗洗手,马上开饭。”

    “二姑,你回来了?” 侄子苏芃扬从书房里跑了出来。

    “哟,芃扬也学习呢,真是好样的。”苏妍表扬道。

    “唉,别提了。”芃扬摇头晃脑,一副大人的模样,他跑到苏老爷子跟前:“爷爷,你说这个李白他到底死了没有?”

    “李白死了没有?为什么这么问?”苏老爷子笑眯眯地望着心爱的孙子,不解地问道。

    “我爸让我背李白的诗,如果这个李白没死,他写个没完,我什么时候才能背完啊。”

    “哈哈哈哈哈……”苏老爷子和苏妍不禁一起大笑起来,笑声把一家人从各处吸引了过来:姐姐苏潔和姐夫齐文辉,爱人章元亨以及弟媳吴娜都从厨房里转了出来,弟弟苏岳也从卧室里踱步出来,苏老夫人端着刚装好盘的凉菜从厨房里出来,边走边问发生什么事了?

    苏老爷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一边搂住孙子,爱怜地抚摸着孙子的头,一边还止不住地笑,苏妍边笑边给大家把刚才的事又述说了一遍,一家人全都开怀大笑起来。

    看着芃扬不解的神情,苏妍止住笑,走过去拉着他坐到沙发上,问道:“你知道不知道李白是哪个朝代的人?”

    芃扬眨巴眨巴眼睛:“嗯,知道,是唐朝的。”

    “唐朝距咱们现在一千多年了,你说李白还活着没?等你以后学了历史,你就晓得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芃扬煞有介事认真地说,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芃扬,姐姐看看你背什么诗呢,这么犯愁?”苏妍的女儿章慧拉着苏潔的女儿齐旭从卧室里跑出来,笑着问弟弟。

    “什么一壶酒,举头望明月,什么成三人,”芃扬歪着脑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章慧跑到阳台上,望向夜空看了一下,转回来对芃扬说:“走,姐姐带你出去一会儿,保证你马上就会背了。”

    “真的?”芃扬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穿上衣服,咱们下楼去,快点。”

    “不能出去了,马上开饭啦。”苏老夫人急忙阻拦道。

    “姥姥,我们一会儿就回来了,就几分钟。”说着,章慧拉着齐旭带着芃扬,一起出门去了。

    “唉,这孩子,说走一起就走了,你们也不拦着点。”苏老夫人埋怨道。

    “不急,让她们去吧,孩子们活泼有朝气是好事,咱们晚吃一会儿就行了。”苏老爷子微笑着劝导老伴。

    大家轮番帮着把厨房里已做好的饭逐一摆到餐桌上:红烧鱼、小烧肉色泽诱人,香菇油菜、蒜苔炒肉则翠□□滴,还有孩子们喜爱的鱼香肉丝、拔丝红薯,辅以卤水拼盘、牛肉、紫苷蓝等各色凉菜,丰盛诱人,所有菜众星捧月般围在三层大蛋糕周围。

    苏老爷子居正中而坐,乐呵呵地招呼苏老夫人紧挨着他身边坐下,其他人也都依次而坐。苏潔把生日帽戴在父亲头上,苏岳开始给每个人倒酒。恰在此时,孩子们从外面回来了。

    一进门,芃扬就喊道:“爷爷太好看了,给爷爷祝寿喽。”说着,一屁股就坐在了爷爷的身边。

    吴娜忙道:“那是大人们坐的地方,小孩子坐那儿不合规矩,快过妈妈这儿来。”

    苏老爷子乐得眉开眼笑,说道:“无妨无妨,今天就让他坐这儿吧。对了,你们出去这一会儿,干吗去了,芃扬,你会背了?”

    “太好玩了,会背了。”说着,芃扬站起来,端起爷爷面前的酒,举起来,做出饮酒的样子,摇头晃脑地吟道:“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咦,刚才还背不下来,这会儿就背得这么顺畅了,说说看,怎么回事?”苏潔笑着问道。

    “姐姐带我到花园那个亭子里,让我当李白,想象诗的场景。我一想,加上月亮和我的影子,还真就是三个人,很好记呀,小菜一碟。”芃扬一副原来如此简单的样子。

    “好办法呀,孩子们真是青出于蓝了,好好好。”苏老爷子甚为高兴。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芃扬边吟着,边用小手数着人数,“一、二、……,十一,共十一人,加上影子,那就是二十二,再加上月亮,二十三,嗯,举杯邀明月,对影廿三人,祝愿老寿星,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好了,言归正传吧,该给爸祝寿了。”章元亨提议道。

    “对,先点生日蜡烛吧。”齐文辉道。

    蜡烛点起,齐旭跑过去把室内的灯关了,大家一起唱起了生日歌……

    (未完待续)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阅阅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