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改变_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_腾飞小说

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第三章 改变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也许是重生的事情太过于震撼,也让訾姝觉得欣喜异常,却让她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无法自拔,但毕竟连些天的不眠不休,不吃不喝让訾姝幼小的身体有些无法承受,终于困倦不已的沉沉睡去。

  “小姐,小姐。”迷迷糊糊中訾姝听到有些急切的喊她,虽然訾姝的眼皮很沉,很不愿意答应,也禁不住那人一声高过一声的嗓音。

  “嗯。”低低的应了一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小姐,靳姑娘来看小姐了。”说话的人正是玉漱,是訾姝身边的大丫头,十分得力。深的訾姝的信任。

  看到他,訾姝隐隐有些愧疚,玉漱前世对她忠心不二,人也十分聪明机警,玉漱的娘,是娘亲房陪的女儿,是娘亲为数不多信任的人之一,比自己大两岁,从小一起长大,却不料自己自娘亲离世后,只信任靳如烟一个人。

  因着玉漱替姨母说好话,从而被自己嫁了出去,前世,自己就是这样糊涂,由着靳如烟挑拨自己,将对自己好,和对自己的忠心的人一一打法走了,好由得她摆弄自己。

  “小姐,你这么看着奴婢做什么,奴婢做错什么了吗?”玉漱看訾姝一直未接话,却不断打量自己,不由得有些不解。

  玉漱样貌娇好,明目皓齿,此刻十五岁的她已渐渐的张开,虽然穿着白色的孝服,却娇俏可人,十分讨喜。

  “没有,只是今天的玉漱格外的妩媚动人。”訾姝看到她高兴,忍不住打趣道。

  玉漱有些无措,这几天小姐心情一直很低落,刚才安定郡主还吩咐不许打扰小姐,若不是小姐一向看靳小姐,自己也不敢来打扰。所以一时间,玉漱竟不敢接话了。

  “玉漱,你怎么过来了?是姨母让你过来的吗?”訾姝看出了玉漱的犹疑,忙转移了话题。

  “小姐,靳姑娘来了,想见小姐。”玉漱连忙说道。

  一听到靳如烟的名字,訾姝恨得几乎想离开站起身掐死她,身体克制不住的颤抖起来,訾姝紧握着双手,指甲深深的嵌入肉里,仿佛只有这般才能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不至于让人看出了端倪。

  “让她等会吧,我这般模样,见客人实在不雅,玉漱帮我整理下吧。”訾姝微微垂眸,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一回答,又让玉漱有些看不懂,以前小姐是何等的重视靳姑娘,若不是今日安定郡主吩咐不可打扰小姐,靳姑娘来找小姐根本不需要通报,更可况整个东都都知道小姐在夫人出殡时昏倒了,小姐此刻连孝服都未脱,只是在榻上睡了一会,何来的不雅,小姐这是怎么了?

  訾姝故意磨了半天,才让玉漱去请她进来,

  訾姝清楚的记得前世沐少卿和自己的姻缘是靳如烟一手促成的,母亲身体一直不好,自己也很少出门走动,因此闺中密友只有靳如烟一个人。

  若不是一次和靳如烟出门遇到沐少卿,也不会认识沐少卿,也不会被他的才华所吸引,想在回想起来,恐怕这一切都是靳如烟和沐少卿的安排吧,而靳如烟是永昌伯府的庶长女,身份实在上不得台面。

  永昌伯在一众勋贵中,已算不得上等,只因为家中的女儿靳悦然入宫颇得皇帝宠爱,又替皇上生了个幼子,才获封了此爵位,比起靖远侯这类帝王宠臣实打实的爵位实在算不得什么,而靳如烟呢,虽然现任永昌伯的长女,其母亲的身份实在太低,原本是永昌伯身边的丫头。

  因着永昌伯正室夫人入门三年无所出,老妇人心急,想停了姨娘的避子汤,而永昌伯夫人也是有些气性,便不肯,于是婆媳二人闹气不休,永昌伯夹在中间两头受气。

  靳如烟的娘是有些心机手段的,看准了机会将永昌伯勾引到了自己床上,还怀了孕,这下永昌伯府热闹了,永昌伯夫人使劲了所有的手段,老夫人也不肯处置,反而将她抬了姨娘。

  后来,靳如烟就出生了,虽然是女婴,也是府里第一个孩子,老夫人和永昌伯也算是疼爱,连带着她姨娘也地位也上升了不少,可就在此时,永昌伯夫人竟也怀了身孕,这下风向转了,毕竟当家主母岂能是你一个丫头姨娘比得了的。

  这一朝分娩,一个男丁落地,可是嫡长子,自此之后,靳如烟母女的地位一落千丈,基本成了小透明。

  靳如烟的姨娘和主母不和,后来老夫人也去世了,她一个丫头姨娘生的庶女,根本谋不到什么好亲事,訾姝和她是八岁那年认识的。

  那时候靳如烟也十多岁了,訾姝跟着母亲去永昌伯府做客,看到靳如烟被管事嬷嬷欺凌,訾姝看不过眼帮了她,自此便相识了,想想这也极有可能是靳如烟的苦肉计。

  因着訾姝,靳如烟在永昌伯府的地位渐渐的上升,而她们的关系越好,她的嫡母才更加的不敢为难她,这些,当初的訾姝年龄太小,根本看不透,现在想想,自己根本就是靳如烟的踏脚石,利用完以后便一脚踢开。

  “姝儿妹妹,你身体好些了吧,安宁郡主虽然不在了,但姐姐会好好照顾你的。”靳如烟柔和的嗓音缓缓的在訾姝耳边想起,却听得訾姝毛骨悚然。

  因着是安宁郡主出殡,虽然和她毫无关系,但为表示尊敬逝者,靳如烟穿着十分素雅,只着了一件浅色对花短襟,下身穿月白色长裙,一应珠花首饰都摘了下来只用了素白银器看,显得格外的楚楚动人。

  不可否认靳如烟的确有她的动人之处,小脸巴掌大小,柳眉弯弯,眼眸水波婉转,让人忍不住怜惜她,也许是姨娘所生的庶出,虽然娇美,但在大气端贵的安定和安宁郡主面前就不够看了,毕竟是亲王府出身,不是那些蓬门小户可比的了。

  虽然訾姝才刚过十三岁,还是个未长开的少女,举手投足却也说不出的优雅大气。这也是为何稍有身份的人家不愿意娶庶女,宁愿求娶身份门楣稍低的嫡女。嫡庶有别,这话真是不错的。

  “姐姐有心了,我已经好多了,母亲虽然不在了,但也不愿看到姝儿如此作践自己的身子,母亲她自是希望姝儿能过的好,姝儿又怎么会辜负母亲的心意呢。”訾姝的语气淡淡的,待了一丝丝疏离,就连表情也毫无波澜。

  靳如烟柳眉微蹙,有些诧异,她怔怔看着訾姝,十分不适应她淡漠的样子,心里不知为何有些发毛,这个小女孩一向在她的掌控之中,对她十分的信赖,甚至对她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尤其是在她母亲病重离世的这段时间里,对自己更是依恋,怎么突然间态度转变的这么快。

  还未等靳如烟开口询问,訾姝抚了抚额头,眼中含了倦色,:“姐姐还有其他的事情吗?如若没事,便先回去吧,妹妹累了,改日再邀姐姐过来吧。”说罢便示意玉漱送客。

  就这样,靳如烟什么都没说就被请出了靖远侯府,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就连玉漱也不明白小姐究竟是怎么了?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玉漱松了靳如烟回来,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她真的很疑惑小姐今天的变化。

  訾姝此刻仍旧有些心烦,也许是真的不想看到靳如烟这张虚伪到极点的面孔,方才真想一巴掌甩过去,彻底打破那张毒如蛇蝎的脸孔,:“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不乐意跟她说话而已,如果以后她再来,你就把她打发走。”

  玉漱虽然心里不明白,但也一心向着訾姝,小姐不乐意见的人,自己也不待见,只是点头称了是,又见訾姝有些疲累,于是便扶她到榻上歇下,打理好了才小心翼翼的退下了。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1_118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