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生十三岁_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_腾飞小说

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第二章 重生十三岁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朦朦胧胧訾姝觉得自己的眼皮好重,但却隐隐约约听到耳边有亲切的呼喊声,:“姝儿,醒醒,姝儿!”

  那熟悉的声音让訾姝觉得格外的安心,有一双温柔的大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訾姝费力挣扎了一番,终于张开了双眼,:“姨母?”待她看清楚眼前之人,却有着不可置信,她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这只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

  姨母和自己的母亲乃是双生姐妹,比母亲紧紧大了几分钟而已,姨母闺名东方若雨,封号安定郡主,母亲闺名东方若雪,封号安宁郡主,姨母对自己是十分疼爱的。可自己不是死了吗,怎么会看到姨母了呢?难道自己重生了吗?

  “姝儿乖,虽然你母亲不在了,姨母会永远疼爱姝儿的。”东方若雨看着自己怀中伤心欲绝的小女孩,心中更是痛苦不已,妹妹的离世让她几乎崩溃,同时她也真的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是命硬之人。

  訾姝有些迷茫,母亲去世,那已经好久好久的事情了,是在自己十三岁的那年,也就是自己母亲去世后,她听从靳如烟的挑拨,是姨母命硬,才将母亲克死,于是与姨母越来越疏远,后来甚至和姨母公开翻脸,气的姨母离开了靖远侯府,也就是在那之后,靳如烟靠自己嫁了进来,不久后弟弟死了,她却生了个儿子。

  “姝儿,你怎么了?别吓姨母啊!”东方若雨看着訾姝一言不发,似乎有些神游的样子,很是担心。

  “姨母,我这是怎么了?觉得好晕,好累啊!”訾姝将脸埋在东方若雨怀里,低低说道。

  东方若雨似乎松了一口气,抚摸着訾姝耳边的碎发,柔声道:“今日是你母亲出殡的日子,你伤心过度昏过去了,你父亲和外祖父担心你吃不消,于是便让我留下照顾你,姝儿,你可要好好的,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姨母真的无颜见你泉下的母亲了!”

  东方若雨紧紧的搂着怀中的女孩,仿佛只有这样才觉得是妹妹还在,妹妹的死,对她是极尽毁灭的打击,她将对妹妹的感情全部倾注到眼前女孩的身上了。

  此时此刻,訾姝才确定自己是重生到十三岁,母亲离世的痛,过了这多年,还清晰的记在她的心头,同时她也记得上一世,姨母也是如此的安慰自己,只是自己当初理解不了她的心痛,只是一味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对她不理不睬。

  那时候她才刚认识沐少卿那个负心汉不久,也是在靳如烟的安排下认识的,后来母亲去世后,自己心情极差,靳如烟嫁进来以后,又找了很多次机会让二人相见,沐少卿极尽温柔的安慰自己,想尽一切办法逗自己开心,这样才让自己一步步陷了进去,三年孝期一过,她不顾父亲,外祖父强烈的反对,嫁给了沐少卿,才落得如此的下场!

  “姨母,姝儿知道,姨母跟姝儿同样的难过,母亲是姨母的亲生妹妹,是姨母和姝儿最亲最亲的人了,母亲也希望姝儿和姨母都好好的,这样母亲才会安心。”訾姝调整了下心绪,紧紧的抱着东方若雨,稚嫩的嗓音却无比的坚定。

  东方若雨有些迷茫,这孩子自若雪离世后,便不吃不喝,一言不发,终日啼哭不已,今日出殡,更是哭的昏了过去。怎么醒过来之后,却看开了许多,不过这样也好,只要她能好好的就行。

  “姨母,我饿了,你给我弄点吃的吧,我想吃你做饭了。”訾姝有些撒娇的说道,不过她是真的饿了。

  东方若雨一听訾姝想吃东西,高兴的立马放开她,急忙道:“你先歇着,姨母这就亲自下厨给你做吃的。”她虽然是安亲王府的郡主,却对厨艺十分的喜爱,当然,她只给自己在乎的亲人做些吃食,别人是想也别想的。

  訾姝看着姨母着急离去的身影,轻轻叹了口气,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母亲命苦早逝,姨母也是十分命苦的,早年她与定国公的嫡子有婚约,无论人品家世都无可挑剔,订婚不久,老定国公给嫡子请封世子,嫡子获封世子,这本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却是世事难料,姨母的未婚夫竟然出意外死了。

  这对姨母是很大的打击,且姨母是女子,对她的名声更是有了妨碍,老定国公夫人快三十了才生了这么个儿子,更是如珠如宝的疼着,如今她快五十岁丧子,更是痛不欲生。

  于是便把责任转嫁到姨母身上,因着安亲王的势力,不敢过分,却到处对人说,姨母的命格不好,有克夫之相,不然怎么自己的儿子十几年都安然无恙,才刚刚和姨母定亲,就意外丧生了云云。

  外祖父和大舅父也是想尽一切办法压制流言蜚语,其实最好的方法,莫过于给姨母在一说门亲事,待她出嫁后,时间久了流言自然也就散了,因着这件事,姨母自然说不到与自身相匹配的亲事了,那时候母亲也是刚刚与父亲定亲不久,也是替姨母着急不已。

  后来过了几年,訾姝都已经出生了,姨母终于定下了亲事,建安伯的嫡子,已经请封世子,门第也算不错,只是年龄稍长,而且有过一房妻室,妻子难产过世,留了一个女儿。

  这也是外祖父的考量,嫡子承袭爵位是祖训,建安伯世子虽然长姨母七八岁,有过妻室,但姨母也定过亲了,且又被传过克夫,女子的名声终究比不得男子,且世子只有一个嫡女,并无嫡子,姨母嫁过去,生下嫡子,以后仍有依靠。

  本来这也算不错,但怎奈天有不测风云,也是刚刚定亲不久,世子不知怎的染上疾病,断断续续医治了几个月,去世了,这次虽然建安伯府没有任何动作,姨母也成了众所周知的克夫之人,连着定亲两次,男方都莫名的死了,一次可以说是意外,那第二次呢?所以没有人敢娶姨母。

  当然,这些訾姝都没有经历过,第一次,她还未出生,第二次她的年龄也很小,这些都是母亲告知訾姝的。

  外祖父和大舅父都很是疼爱姨母,也怜惜她所受的苦,想尽一切办法为姨母说亲事,虽然安亲王府势力颇大,又是帝王宠臣,可哪有勋贵人家会为了攀附权势却害了自己儿子的性命呢,即便有,也是品行家世十分的不堪,外祖父和大舅父自是不愿意,于是姨母就一直待字闺中。

  母亲和姨母虽是孪生,相貌也有些相似,却不如寻常孪生的姐妹一般那样相似的分辨不出,且父亲对母亲十分的疼爱有加,母亲性格温厚,老觉得她们是孪生姐妹,自己生活的这般幸福安逸,姐姐却一直形单影只,老觉得是自己抢了她的福气,便心觉得愧疚。

  加之姨母在家里也十分的不舒心,家里的姨娘,庶出的姐妹,私底下对她也是极尽的嘲讽,于是母亲便把姨母接到靖远侯府长住。父亲对母亲极尽的疼爱,对她的要求向来来者不拒,加之父亲也不相信那些流言蜚语,对姨母的到来很是欢迎。

  姨母在的这几年,对母亲照顾的无微不至,对訾姝更是疼到了心里,包括后来弟弟的出生,姨母对每一个人都是尽心竭力的照顾,訾姝六岁的时候,弟弟訾宸出生了,其实母亲的身体自小便不好,母亲自觉的是自己占了姐姐的福气。

  其实姨母心里明白,当初她们姐妹出生时,自己的斤两足足是妹妹一倍,本来都说妹妹是活不下来的,即便活下来也长不大,也许是母亲福气很好,也许是外祖父倾尽一切贵重的药材补品给母亲用着,母亲竟然慢慢的长大了,只是体弱多病。

  当初母亲生自己的时候已经九死一生,怎奈自己是女儿身,无法承袭靖远侯的爵位,父亲是不愿意让母亲在受苦的,可也顶不住祖母的压力,若是母亲不生男丁,就让姨娘生,虽然庶出不及嫡出,但也不能断了靖远侯的香火。

  所以訾姝庶出的弟妹不少,父亲本想将庶长子訾浩过继到母亲膝下,也便将来母亲有个依靠,却不料母亲偷偷的停了避孕的汤药,咬着牙怀了弟弟,父亲大怒,要母亲打胎,母亲死活不肯,以死相搏,父亲拗不过母亲,只好让她生下了弟弟。

  自那时起母亲的身体便越来越差,无论多么精心的将养,最终拖了几年,还是离开了。就是因为这个,自母亲离世后,父亲和自己对弟弟都不是很疼爱,只有姨母对他疼爱如初,想起弟弟,訾姝更是心如刀绞。

  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这一世,她不会在浑浑噩噩任由别人拿捏,定要做訾家真正的嫡长女,让那些对不起自己的人血债血偿,付出惨痛的代价!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1_118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