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准备寿礼_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_腾飞小说

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第十九章 准备寿礼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倚雪阁

  “小姐,奴婢方才跟靳小姐说小姐没空见她,靳小姐似乎很不情愿的走了,走之前还跟前头守二门的小厮打听小姐最近的境况,那小厮得了小姐的令,也都一一如实跟靳小姐说了,靳小姐这才离开了。”玉漱一壁端了茶奉到訾姝手里,一壁缓缓说道。

  訾姝仍旧是月白色的衣衫,只是换成了短对襟,配着抹胸罗裙,一应胭脂水粉,珠宝首饰都不用,格外的清丽婉约,她正坐在水曲柳台木的书桌前,低头沉静的看着账册。她接过玉漱手中的茶杯,轻轻咂了一口。

  神色依旧淡淡的,:“知道了,她见我这么多天都不肯见她,自然觉得不对劲,却又无处发作,肯定想打听一下的,我就是要晾她一段时日,好叫她明白,没有我这个侯府大小姐扶持,她如何在永昌伯府立足!”

  她本想着就此疏远了靳如烟,任由永昌伯夫人收拾她,可又不想就此便宜了她,先晾她几天,慢慢再说。

  玉漱抬头望着訾姝,这些日子以来,小姐的变化极大,对任何事情的处理都游刃有余,甚至比起安定郡主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短短几十天,侯府也被小姐打理的紧紧有条,而那个一向嚣张跋扈的赵姨娘也安安分分呆在良苑禁足。

  这些还不算,小姐从前一向不待见三少爷,可现在不但事无巨细的过问三少爷的饮食起居,就连去国子监,也都是亲自接送,这哪里是个十三岁的少女,简直比起当家主母也丝毫不逊色。

  她真的不知道为何小姐前后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若不是她时时刻刻守在小姐身边,真的怀疑小姐是换了一个人。

  訾姝看到玉漱的神情,就猜到她再想什么了?

  其实玉漱哪里知道上一世,訾姝嫁到庆国公府这三年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庆国公本来就不得圣心,只有这么个爵位,并无官职,虽然公府也算家大业大,因着老夫人还在,只是将庶出的儿子分了出去。

  庆国公是长子,还有两个亲弟弟,都跟在公府生活,且这两个弟弟也都是纨绔子弟,挣钱是都不会,娶个妾室,养个外室,捧个戏子,逛个窑子,倒是有样学样,庶出的子女一大堆,虽然有祖产,有店铺,不善经营,都是入不敷出,这样的庆国公府早已成了个空架子。

  当初庆国公府下聘的时候,林林总总加上银票大概也就两万两的数目,差点把訾吟谦气的将人打了出去,可訾姝一意孤行,他也毫无办法。

  訾姝的嫁妆有的是当初安宁郡主留下的,后来訾吟谦和安亲王夫妇都又添了些,安宁郡主的嫁妆里奇异珍宝无数,很多都是圣上着内务府准备的,全是实打实的好东西,还有东都的金铺,玉器店,古董店等都是地段好的店面。其实有些訾姝还不知道,她的嫁妆里还有一部分是安定郡主添的,安定郡主是偷偷的给了訾吟谦添给訾姝的。

  而前世的訾姝,一进门,婆婆就将管家之权交给了訾姝,一开始訾姝还十分的开心,后来才知道,这是让她拿着嫁妆养家呢,即便这样,訾姝都没有怨言,拿着这些嫁妆养着三房人,还忍受着丈夫娶小妾,纳通房,遭受两层婆婆的刁难。

  逼得訾姝不得不学习管家,不得不学习经营,硬生生把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子磨练成了精明干练的铁娘子。只是那时的她,看得透人情冷暖,官场的黑暗,商场的暗箭,去没有看透居心叵测的丈夫和虚情假意的继母,才落得惨死的下场。

  “玉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外祖母的生辰快到了吧?”訾姝放下账册,曼声问道。

  玉漱思量了一下,点了点头,:“是的,小姐,王妃的生辰是下个月的初一,还有十几天的功夫,也就是夫人刚过尾七,不过奴婢听郡主的意思,王妃怕是还在伤心,不想大肆庆祝,可奈何前日圣上也想起这事,圣上一向看重王爷,这样一提,势必要大办了。”

  訾姝微微沉吟,前一世也是母亲刚过尾七,刚好到了外祖母的生辰,安亲王府大肆庆祝,宴会十分的隆重,訾姝心里还沉浸在丧母之痛里,十分的不痛快,于是便推脱了没去,任凭父亲怎么劝说也无用,虽说为父母守孝是应该的,但也应该有个限度。

  东元朝崇尚孝道,父母离世后,起码要三年才能婚嫁,半年里不得出席宴会,不沾食荤腥,一般这个三年孝期是都遵守的,这个宴会一般过了尾七就都去了。

  毕竟如果女子在花期的话,三年不出席宴会,势必也会耽误了自己,只是不吃荤腥,且穿戴不那么随意罢了。也没有人会刻意拿着这个难为你,可訾姝就拿着守孝做借口推脱了。倒是谁也挑不出理来,只是心里不痛快罢了。

  訾吟谦也无法,只得带了訾宸去了,到后来訾姝和安定郡主的关系僵了之后,慢慢的和安亲王府的联系也疏远了。

  现在訾姝明白了,圣上一向看重外祖父,也是喜爱母亲,虽然母亲去世的早,但活着的人总不能老沉浸在死去的人的忧伤里,怕也是为了舒缓外祖母的心情,才大办了寿宴,只是那时候的自己太年少无知,哪里能体会的到这些呢?这一次,她不会在犯同样的错了。

  只是外祖母的生辰,她该送什么寿礼好呢?母亲刚刚去世不久,且这些日子她一心都系在訾宸和府中大小事宜上,真的没准备什么有心思的寿礼,眉头微微皱着,其实也不尽然,这个时候,只要她去,就是对外祖母最大的安慰了吧,但还是要去珍宝阁给祖母选一件可心的礼物吧,

  “玉漱,吩咐备车,我要出府去。”訾姝站起身,缓缓说道。

  玉漱见时间还早,不由得问道:“小姐,此刻接三少爷放学还早呢。”

  訾姝轻笑道:“玉漱,你都快成管家婆了,我是要去珍宝阁给外祖母挑一件寿礼,然后再去国子监接宸儿,这样时间刚好。”

  玉漱红了脸,忙低头跑了出去。

  玉漱先着人备了软轿子,在垂花门等着,从侯府的后院去前院也是相当的距离,待到了二门上,马车早已等在那里。

  訾姝下了软轿,由玉漱抚着上了马车,侯府的马车自然都是富丽堂皇,四面都是上好的锦缎包裹,车窗边缘镶着金边,垂下了一帘上好的蓝色绉纱。车里也十分的舒适,座位上摆着厚厚的垫子和软枕,中间是上好的檀木桌子,最里面还有一个橱柜,一应用具十分的齐全。

  訾姝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靠了上去,玉漱吩咐好车夫,便坐到了訾姝的对面,于是主仆二人就出发了。

  ------题外话------

  亲们,多多支持啊,还有,男猪快要出现喽,哈哈。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1_11857/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