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贬为妾室_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_腾飞小说

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第七章 贬为妾室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闭嘴!”还未等訾姝开口接话,老夫人便大声喝道,脸上的怒色更是掩盖不住,恨不得拿起桌上的茶杯扣到赵倩茹头上才好。

  訾姝真是佩服赵倩茹这个蠢货,她是得有多蠢,才能在主母出殡的第二天,就这样堂而光之的跟嫡出的大小姐讨论扶正的问题,说她是蠢货都侮辱了蠢货这个词。

  这幸得是在祖母这里,也没有外人,若是让父亲听到了,说不定得将她拖出去杖毙了也不为过。靖远侯府可丢不起这个人,且你一个妾侍若没有人在后给你撑腰,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要是被御史们知道了,估计倒霉的就是整个靖远侯府了,宠妾灭妻的罪名是跑不了了。

  就算被安亲王府听说了也够喝一壶的了。毕竟原配夫人刚出殡就忙着扶正妾侍,这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其实前世的时候老夫人也有扶正赵倩茹的打算,只是父亲不同意,自己也不喜欢她,且那时候老夫人还和父亲据理力争,没想到后来赵倩茹竟被父亲抓住与府中一个管事通奸,因顾忌着祖母的颜面也没将事情闹大,只是杖毙了那管事,且将赵倩茹遣送回了赵府。

  现在回想起来,赵倩茹虽然有些上不得台面,但却不像能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来,想必这又是靳如烟的手笔,没了这个对手,她才好嫁进来。

  赵倩茹也是第一次看到老夫人这般疾言厉色的跟自己说话,心中有些害怕,偏偏嘴上不肯服软,仍强道:“老夫人,是您说要把倩茹扶正的,还说倩茹生了侯府的庶长子,实在是大功一件,若是扶正了,浩哥儿和芳姐儿就都是嫡子嫡女了。”

  “我叫你闭嘴,你听到没有!”老夫人终于忍不住将茶杯扔到赵倩茹身边,啪的一声,茶水四溅,赵倩茹的裙角湿了一片。

  赵倩茹这才害怕忙跪了下去,连訾芳也战战兢兢的跪下了。

  “祖母,二夫人这话可当真,母亲她连头七都还没过,祖母就要扶正二夫人吗?”訾姝似乎也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两行清泪挂上了脸庞。悲悲切切的质问道。

  老夫人心中有些愧疚,更多的是恼怒和对赵倩茹的不满,她忙站起身,将訾姝拉到自己面前,柔声道:“姝姐儿别听二夫人瞎说,你娘亲这刚去了,祖母怎么会这样不顾及你的感受呢,放心吧,你父亲暂时不会娶继室和扶正的。”

  姝姐儿,方才还是姝儿,现在就成了姐儿了,可见老夫人对訾芳和訾姝的亲疏有别了,且暂时不娶继室,暂时不扶正,老夫人这话说的大有深意,只是暂时而已,娶继室,扶正,是迟早的事情。

  可是这一世,父亲娶的正室,只会是姨母,靳如烟,赵倩茹,想做靖远侯夫人,下辈子也别想,訾姝心里恨道。

  訾姝仿佛有些不信任,任由老夫人握着手,只是低头一味的哭泣,:“祖母不是哄了我玩吧,二夫人说的这般肯定,想来祖母肯定说过这样的话,我要去找外祖父,问问外祖父哪有这样的道理,母亲嫁给父亲十几年,生育我和弟弟,为了给靖远侯府生下嫡子更是搭上了自己的身子,可现今母亲才出殡,就要扶正妾侍,这也太让人寒心了。”

  老夫人心下一惊,一直以来,她一直打压东方若雪,她进门刚查出有孕就硬逼着儿子纳妾,还逼着儿子去姨娘的房里,后来更是为了给靖远侯府开枝散叶逼着儿子纳了好几房妾室,这些东方若雪都忍下了。

  而且前几年对自己晨昏定省一直没断过,直到身体每况愈下,还隔几日来一次,对自己也算是尊重,就是她这样的好性儿,让自己忘记了她是圣上亲自册封的安宁郡主,背后还有个安亲王府,虽然儿媳不在了,可訾姝可是安亲王的嫡亲外孙女啊,这样的姻亲关系,她不能不考虑。

  老夫人正思量着该如何处置,却不料有丫鬟通报:“侯爷来了。”

  不多时便将訾吟谦引了进来,想来安宁郡主刚刚下葬,訾吟谦是有几日沐休日的,现在必也是刚用过早膳过来请安。

  訾吟谦一进次间,看到的就是自己心爱的女儿正低声抽泣,伤心的表情挂在娇嫩的小脸上,晶莹的泪珠颤在睫毛上欲落不落,隐隐咬着唇,这种委屈到不能在委屈的样子,让訾吟谦看了大为恼火。

  再看四周,老夫人正一脸凝重,而赵倩茹母子跪在地上。訾吟谦十分了解赵倩茹,性子肤浅张狂,而且蠢钝无比,除了会装可怜,装无辜,讨好老夫人之外,基本没有一点可取之处。

  而赵倩茹的胞兄,他的表哥,现在赵家的当家人,跟赵倩茹也是一路货色,他真是不明白,舅父这样的人物,怎么会养出这样的子女来。

  “母亲,发生何事了,姝儿为什么哭的这般伤心!”訾吟谦剑眉微微蹙起,低沉的嗓音带了一丝恼怒。

  老夫人当然了解自己的儿子,入朝多年,对于情绪的控制已经修炼的炉火纯青,无论遇到何事基本不会牵动喜怒,如今这般怒气挂在脸上,可见是动了真气。不由得对訾姝有几分不满,当真和她母亲一样,有他们母女在,儿子总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于是便不由自主的松开了牵着訾姝的手。

  以前訾姝总是不明白,为何祖母这般不喜欢他们母女,看今天这样情形,也逐渐想通了,祖母二十岁丧夫,自是把全部的重心都放在父亲身上了。

  而父亲是极有主见之人,在朝堂叱诧风云,在侯府更是说一不二的个性,且父亲自小在皇宫的日子居多,对祖母自然不会很亲近,只怕还不及与圣上的感情深厚,所以父亲虽然孝敬祖母,但却不是言听计从。

  然则父亲娶了母亲之后对母亲却是处处礼让,对自己更是疼爱有加,这就造成了祖母心中不忿,才会格外的见不得父亲和母亲好,才会不待见她们母女,这就是恶性循环吧。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姝姐儿想起去世的母亲,有些伤心罢了。”这样一来,老夫人肯定不愿意在替訾姝出头,只想着息事宁人了,她料想自己先开口,訾姝怎么也只是个孩子,总不能这样悖逆自己这个祖母的意思吧。

  但事实证明,现实和理想总是有一些差距的,也许换成前世,訾姝碍于孝义,加之她比较温吞的个性,也许真的会就这样算了,可现在,赵倩茹在她心里连个草都不是,至于老夫人,虽然是祖母,但是也不能愚孝。

  “父亲。”訾姝一声惊呼,随着扑进訾吟谦怀里,抽噎道:“姝儿已经没了母亲了,父亲可不能不要姝儿了,姝儿不要二夫人做母亲,姝儿只想要姨母照顾姝儿,父亲。”訾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张笑脸紧紧皱在一起,稚嫩的嗓音微微发颤,有种说不出的惊惧。

  訾吟谦大吃一惊,真是没有想到他的发妻才下葬,老夫人就想着要扶正那个上不得台面的赵倩茹,这简直太不像话了,怨不得姝儿哭的这般伤心,这事换谁也认忍不了。

  “姝儿乖,父亲不会不要姝儿的。”訾吟谦轻轻抚摸着爱女的后背,轻声安慰道,而后他看着跪在地上的赵倩茹,恨不得一刀结果了这个蠢货。“赵倩茹,你好大的胆子,靖远侯夫人岂是你可以肖想的,简直自不量力到极点!”訾吟谦两眼微眯,寒光直射,一身的冷冽逼人。

  他知道这件事不是赵倩茹一个人的错,但老夫人在糊涂也是他的生身母亲,他不能指责母亲,这个黑锅就只能由赵倩茹来背了。

  赵倩茹虽然心中害怕,但仍旧不愿服输,毕竟她一直被老夫人护持着,加之后来夫人身子不好,后宅虽是老夫人主事,但老夫人却有意培养自己,让自己帮着打理家事,在侯府这十几年也算威风惯了。

  且当初被訾吟谦纳了之后,对他使尽了手段也没见訾吟谦重惩,于是仍旧强辩,:“侯爷,夫人她的确已经不在了,妾身虽为侧室,但却为侯爷生育一子一女,且也比侯爷那些妾室身份尊贵,为何就做不得靖远侯夫人呢?”

  这话原是大不敬的,老夫人听了都冷汗直流,都不知道作何反应了,她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是个好相与的,这下可怎么收场。

  訾吟谦听完,竟没有勃然大怒,反而轻声笑了起来,众人都有些不知作何反应,訾姝却知道赵倩茹要倒大霉了,父亲就是这样,真的气急了,气狠了,反而不怒而笑了。

  果然,訾吟谦淡淡开口,:“侧室赵倩茹不尊已逝主母,丧期内便觊觎主母之位,乃大不敬之罪,鉴于为訾家生育一子一女,便不予遣送回家,由侧室贬为妾室,禁足半年!”说完也不等众人反应,牵着訾姝稳稳的离开了。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1_1185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