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扶正_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_腾飞小说

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第六章 扶正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夫人的福苑算是靖远侯府后宅最好的院落,一进院门,入目的是一座巨大的假山喷泉,格外的壮观,泉水叮咚,不断的吞吐,让人忍不住驻足在此,这座假山喷泉还是母亲找工匠亲自打造的,就是为了讨得祖母的欢心。想到此訾姝咬了咬牙。

  站在屋外服侍的丫鬟见到訾姝进来,有些意外,只是微微福了福身,说道:“奴婢见过大小姐,奴婢这就为大小姐通报。”

  “你且站下。”訾姝唤道,声音不大,却带着威严。

  那丫头并未见过訾姝这般模样,大小姐一向都是只会跟在夫人或者安定郡主身后,总是一副娇娇俏俏的模样,哪有现在这种逼人的气势,哪怕只是在自己跟前一站,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端庄大气,让人不敢小觑。

  那丫头忙低下头,恭谨道:“大小姐有什么吩咐?”

  訾姝微微一笑,细细将这丫头打量了一番,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她隐约记得这是祖母身边的三等丫鬟,连名字也叫不上来,福苑的三等丫鬟多如牛毛,也并不近身服侍,只是在外间服侍,实在算不得什么。

  可就是这个小小的丫鬟刚才竟也没将自己放在眼里,行礼都只是敷衍过去,可见祖母对自己究竟有多不喜,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说道:“也没什么,你去通报吧。”

  那丫头不敢在造次,忙进去通报,一眨眼的功夫便回来了,一壁替訾姝开路,一壁道:“老夫人请大小姐进去。”

  这个时辰如常的话,老夫人也应该用过早膳在东次间才对,果然那丫头引着訾姝往东次间去了。

  进了次间,老夫人正端正的坐在中央,老夫人年过五十,身穿深棕色花团绣金上衣,褐色马面裙,边缘一律镶着金色菊花,头发梳一丝不乱,整个人看上去十分严肃威严,有几分大家风范。

  “拜见祖母。”訾姝盈盈下拜行礼,动作十分的优雅大方。

  老夫人首先看到的是訾姝一身月白色衣衫,周身没有半点配饰,甚至连脂粉也未施,光洁的额头,微微低下,小巧的鼻子十分高挺,唇角带着微笑,不骄不躁,就那样安稳的跪在地上,说不出的沉稳大气,

  她未作声,就这样细细瞧着自己这个嫡长孙女,说实话,她平日里对这个孩子并无多重视,不消说这孩子出身是够好的,但却被儿媳妇养的柔柔弱弱,娇娇气气的。

  其实儿媳妇又何尝不是呢,虽然瞧着聪慧伶俐的,却不如姐姐安定郡主端贵秀慧,也许是嫡幺女的缘故吧。

  可今日看来这个孙女还真是不错,心下便软了几分,这才说道:“起来吧。”

  訾姝这才缓缓起身,脸上未见一丝的不耐,仍旧挂着淡淡的笑容。

  果然,一抬头就看到赵倩茹和她的女儿訾芳坐在一旁。赵倩茹梳着云烟髻,攒着银质流苏发簪,身穿浅色春锦短对襟,下面系着粉色白底湖裙,只绣着淡色碎花,她面皮白皙,一双眼眸婉转动人,嘴角含笑,十分娇媚,虽然没有訾姝一身纯色月白裙那样素雅,但为主母守孝,任谁也挑不出理来。

  而坐在她身边的少女身着乳白色碎花短衫,下着银色齐胸罗裙,头发只斜插了之白玉簪,她明目皓齿,肤如凝脂,鹅蛋般的小脸有几分柔弱的美资,让人忍不住侧目怜惜。

  她们母女二人就这安安稳稳坐在老夫人下首,见到訾姝也不起身行礼,按理说,訾姝是嫡出长女,而赵倩茹只是侧夫人,侧夫人说的好听是夫人,其实还是个妾,只是比贵妾地位高。

  东元朝一般勋贵家不论贵妾,良妾,都没有扶正的,侧夫人是可以扶正的,即便扶正,地位也仍旧在原配之下,而就是嫡女愿意喊母亲是你的幸运,不愿意喊,叫你一声太太,你就只能忍着,况且现在赵倩茹还只是个侧夫人,就如此不把訾姝放在眼里,实在没有半分的眼色。

  即便赵倩茹不行礼,而作为庶女的訾芳,且是庶妹,起身见个礼绝对是应该,然她们母女二人就这样大刺刺坐在那,好像没有看到訾姝这个人一般。

  这下连老夫人也看不下去了,她一向喜欢这个侄女,也看重她,现在更有将她扶正的打算,好扶持下赵家,可现今这台面上的事情,你好歹也顾及一下吧,于是对着赵倩茹使了使眼色,意思是让她们母女给訾姝见礼。

  赵倩茹柳眉微蹙,虽不情愿,也不敢不听老夫人的,只好起身对着訾姝福了福身,道:“婢妾给大小姐请安。”

  訾姝微微虚扶了下,笑道:“二夫人不必多礼。”

  訾芳见状也忙行礼,:“芳儿见过姐姐。”眼中含了一丝不耐,声音也不是那么的恭顺。訾姝似乎没看出来一般,倒是亲热的拉起了訾芳,“妹妹快起来。”

  如此三人才都落座,赵倩茹十分不忿,眉间一闪,心下有了主意,于是开口说道:“大小姐恕罪了,方才婢妾一时未给大小姐行礼,实在是婢妾没想到会在老夫人这见到大小姐,一时有些惊讶,才忘记行礼的,烦请大小姐见谅。”

  这一番话下来,可谓是说到了点上,嘴上说着赔罪的话,其实句句都在挑拨,暗指訾姝不尊祖母,连晨昏定省也不来,相反的,她和訾芳对老夫人十分尊重,日日都来请安。

  訾姝好似没听明白,仍旧笑盈盈的模样,:“二夫人说的也是,訾姝是不太过来给祖母请安,因为母亲近年一直身体不好,訾姝日日服侍在侧,生怕沾染了病气过给祖母,所以来的少了,如今母亲去了,对母亲而言也是解脱吧,总之一切都是訾姝的错,还请祖母谅解。”

  訾姝说着又跪了下去,前世的母亲生了弟弟后,身体一直反复的好好坏坏,最后一年更是缠绵病榻,后来临走的几个月都下不了床,对母亲而言,活着只是痛苦的熬日子,离开反而是种解脱吧,只是那时的訾姝不明白而已。

  这些话也有些触动了老夫人的心,的确訾姝的孝顺是有目共睹的,她自然不会计较这么多,于是慈爱的望着訾姝,并且示意身后张嬷嬷扶訾姝起来,:“姝儿孝顺,祖母明白,岂会怪你,赶紧起来,你这孩子,动不动就下跪做什么。”

  张嬷嬷跟了老夫人大半辈子了,老夫人一个动作她便会意,于是忙上前扶起了訾姝,:“大小姐是侯府最尊贵的小姐了,老夫人疼您疼到骨子里,怎么忍心看您跪在地上呢。”

  訾姝自然知道老夫人身边的人都是人精,场面话更是说起来不眨眼,于是也是一副娇态,:“姝儿知道祖母疼惜。”

  论起心机手段,赵倩茹自然差了许多,且老夫人一直对她们母女疼爱有加,看到老夫人抬举訾姝,便忍不下了,:“说起来还是夫人的福气不好,老夫人和侯爷这般如珠如宝的照顾着还是没熬过去,只是可怜大小姐这么小的年纪就没了母亲,还好等婢妾扶了正,做了大小姐的母亲,一定会好好照顾大小姐的。”说到最后竟也有些眉飞色舞,好似现在她就已经是靖远侯夫人一般。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1_11857/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