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侧夫人_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_腾飞小说

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第五章 侧夫人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清晨的第一缕晨光照进房间,訾姝翻了翻身,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眸,坐起了身,昨夜她对着姨母撒娇耍痴,缠着她喂自己吃饭,然是这般,姨母却没有丝毫的厌烦,对自己极尽的温柔,想到这些,一丝甜蜜的微笑挂上脸颊,真的久违了这种感觉。

  “小姐,您醒了?”訾姝一抬头刚好看到李嬷嬷走进内室。

  “嬷嬷。”訾姝眸中一片柔光,李嬷嬷出身安亲王府,是母亲的陪嫁,年长母亲几岁,是自己的乳母,她这一生为了自己,连自己的儿女都忽略了,后来跟着自己嫁入庆国公府,前世自己身边所有对自己忠心的人都一一被自己打发了,除了李嬷嬷,也只有李嬷嬷陪自己到了最后,只是不知道前世她死了以后李嬷嬷的遭遇如何,想必也不怎么样吧。

  李嬷嬷看着訾姝,面上一片温软,这是她从小奶大的小姐啊,她虽然有一儿一女,但与自己并不亲近,偶尔来看自己,也是来要钱,还不如小姐待自己亲近,:“小姐这是在呢么了?昨日小姐晕倒了,奴婢本也想回来照顾小姐的,可郡主待奴婢恩重如山,奴婢不能不送郡主这最后一程,且郡主已经陪着小姐回来,奴婢也就放心了。”

  訾姝心中明白,李嬷嬷是安亲王府出来的,对姨母自然相信敬重,记得前世李嬷嬷也为姨母说了不少好话,只是自己一句也听不进去,反而斥责了李嬷嬷,只是因为李嬷嬷自小照顾自己到大,才没有跟玉漱一样被自己打发了,想想那时的自己真是糊涂啊。

  “訾姝知道除了父亲和母亲,只有嬷嬷和姨母是真心疼我的,嬷嬷不必多说,訾姝心中都晓得。”

  李嬷嬷总觉得今日的小姐格外的不同,从前小姐的性子天真烂漫,不谙世事,对自己虽也亲近,但也极重礼教,说不出这般亲热的话语,今日小姐这些话,想来是真把自己当做了亲人。想着李嬷嬷更坚定了要护持訾姝的决心。于是一壁服侍訾姝穿衣,一壁唤进了丫头端水服侍訾姝洗漱。

  訾姝所居住的雪苑是靖远侯府三大主苑之一,除了老夫人的福苑,和前院是訾吟谦处理公事以及接待外客的地方,就是正室夫人所居住的雪苑位置最佳,地方最大。訾姝和訾宸姐弟都原本都是跟着东方若雪居住的,很多世家大族嫡出子女自然是跟着当家主母。

  东元朝在男女设防并不是很封建,亲生兄妹同时居住在母亲的苑中也没什么,想雪苑这般,里面还有七八个院子,即便兄妹姐弟也并不冲突。有些家族庶出的子女也是跟着嫡母的,东方若雪身体不太好,也无心教养庶出的子女,于是这雪苑就只住了訾姝和訾宸姐弟。

  訾姝虽然跟着母亲住,但身边服侍的人并不少,除却李嬷嬷和玉漱,玉敏两个贴身服侍的大丫鬟,还有四个二等丫鬟负责身边的事宜,四个促使丫头负责院子里的事情。

  而刚刚进来服侍訾姝洗漱的丫鬟就是玉敏。如此忙了一通,訾姝才算梳洗完毕,因着在服丧期间,訾姝只简单束起了头发,首饰脂粉一应全都不用,虽然除了丧服,但衣服一应都是月白色,即便如此,也遮不住她秀丽的容颜,才十三岁的少女,芳华就掩盖不下,那举手投足间的大气端贵更是让人望而生畏。简单的用过早饭,訾姝打算去给祖母请安。

  “小姐,昨日夫人下葬完毕,老奴去给老夫人请安,隐约听老夫人院子里的丫头说,老夫人似乎有将侧夫人扶正的打算。”不知道为何,李嬷嬷原本打算将这件事告诉郡主再做打算的,可不知道为何面对着十三岁的小姐,就毫无顾忌的说了出来。

  訾姝听完,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冷笑,赵倩茹,是祖母亲侄女,祖母也是出身名门,只不过现今有些没落了。

  说起赵家,以前也是国公府,曾经也是名门望族,还是东元朝开国元勋,只是除了第一代国公爷是位响当当的英雄,子孙后代是越来越不争气,爵位是一代一代的下降,到了祖母父亲这一辈,已经是伯爵了,因着祖上的盛名在,也还不错。

  老夫人的亲兄长到还是个争气的,袭爵之后刚要有所作为,却意外得病死了,而他的儿子辈没一个好的,于是这爵位也被皇帝收回了,于是赵家就越来越颓废,而这个赵倩茹是老夫人亲兄长的嫡出小女儿,当初老夫人有意将此女嫁给父亲的,也好扶持一把自己的娘家,不料父亲和母亲生了情愫,且皇帝看中父亲,更加不会让他娶这么一个破落家族的女子。

  于是老夫人的想法还未开口就被扼杀了,其实老夫人一直都不怎么喜欢这个儿媳妇,可能觉得她身份太高了,作为婆母不好把握更没法打压,且身体还不好,于是在母亲怀孕后,便立刻逼着父亲纳了赵倩茹为贵妾。

  更过分的是私自停了她的避孕汤药,在母亲怀孕不久,赵倩茹也怀孕了,也是母亲心善,没有以权压制,让赵倩茹生下了孩子,结果生了一对龙凤胎,庶长子訾浩,和庶女訾芳,只比訾姝小三个月。这下老夫人可高兴坏了,又逼着父亲抬了赵倩茹做侧夫人。

  这一切母亲都没有计较,父亲虽然不同意,但耐不住老夫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于是母亲妥协了,因为事情闹大了,御史们一个不孝的罪名扣下来,倒霉的可是父亲,母亲是那么真切的爱着父亲,为了父亲,忍受了一切的不公平。

  “祖母想的可真好,母亲这才出殡,就想着让父亲扶正妾侍,就不怕御史们弹劾吗?”訾姝眉宇间含了怒气,虽然东元朝一向重男轻女,女子的地位不如男子,可母亲不是普通的女子,是皇帝的亲侄女。

  外祖父安亲王是皇帝一母所出的亲弟弟,当今圣上是先帝的嫡长子,外祖父是先帝的最小的嫡子,圣上大了外祖父十多岁,从小便带着幼弟,对这个弟弟是疼到了骨子里,基本是有几分长兄为父的意思。

  祖母在其他的事情上十分的精明,可就是对着自己的娘家如此的拎不清,老是给父亲添乱。

  李嬷嬷还是第一次见訾姝这样说话,从前訾姝被保护的太好,夫人和郡主一直都将她捧在手心里,什么糟心事都不让她知道,以至于她这样轻易的就被靳如烟和沐少卿蒙蔽了,当然,她不会怪别人,还是自己太糊涂了。

  “嬷嬷,陪我去给祖母请安,我倒要看看祖母打算如何!”说完不等李嬷嬷反应过来,便径自走出了房间。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带球逃婚之三嫁王妃。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1_1185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