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心头的朱砂痣_驭蛇小娘子_腾飞小说

驭蛇小娘子第299章 心头的朱砂痣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墨修渊摇头:“非本王不可。”若是能别人代劳,他也不会这般纠结。

  玄空动手,没有理由。

  除掉这个孩子,需要一个可信的理由。

  没有哪个理由比嫉妒更易相信了,他对她一往情深,因为妒忌之心,不动声色的毁掉那个孩子,想与她重新开始,这个理由,足以让苏岑恨他,信他,亦或者,想要杀了他。

  可至少,她不会知道,这个孩子是因她而亡,这就足够了。

  玄空七窍玲珑心,瞳仁一转,脑海里有个大胆的猜测:“因为王妃的身体?”

  墨修渊身体骤然一僵,转过头眯眼:“这件事,不许再提,懂吗?”

  玄空诧异不已:“竟然真的是……可你这么做,她会杀了你的。”被所爱之人拿剑相对,那种痛楚,难以言喻。

  墨修渊垂着眼,苦笑一声:“事成之后,本王会想办法消失。”

  “王爷你……放弃了?”可怎么会?

  “她已经找到比本王更能让她安心的人了。”那么,他愿意当这最后一步垫脚石,把她送往她想去的高度。

  “王爷是说那个少年?”玄空怔愣不已,觉得世间情爱,还真难理解。

  太过复杂了。他揉着眉心探口气,知道墨修渊心意已决,他也只能三缄其口,“既然王爷你想通了,那属下会严守这个秘密的。”

  墨修渊心绪不宁,摆摆手:“你就当没看到。本王还想再走走,你先回去吧。”

  墨修渊不等玄空说话,抬步就朝前快步走去。

  直到身后再也听不到跟随的脚步声,墨修渊才松了口气,一步步往前走,明明脚步很轻,可他怀里的堕胎药却仿佛千斤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目光所及,竟是都是与孩童有关的小玩意儿。

  墨修渊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个摊贩前,小贩正在收拾行囊,看到墨修渊,脸上带着讨好的欣喜:“这位爷,可是要给小公子买些小玩意儿,爷尽管挑,没有看中的小的包袱里还有,种类不少,应有尽有。”

  墨修渊怔怔拿起一个拨浪鼓,轻轻拨动了下,‘咚咚咚’的声响,在他耳边响彻,却仿佛闷雷一般,重重敲击在他的心窝里。

  若那个孩子,是他的……还有多好啊。

  他做梦都期盼着他们能有一个共同的孩子,只可惜……不,他应该庆幸孩子不是他的,否则,让他亲手杀了他的孩子,那……该是有多残忍啊。

  墨修渊站在摊贩前许久都未动,须臾,像是被拨浪鼓烫了手一般,揣进了怀里,同时,扔下了一块银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小商贩在他身后喊了好几声,他也没听到。

  苏岑回到房间之后,头痛的症状减轻了不少,虽然还是不怎么舒服,可相较于先前,却已经好了很多。

  苏岑坐在窗棂前,掌心握着玉符。

  她等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等到离渊出来。

  苏岑很奇怪,离渊到底在蛇殿里做什么?每当她以为他不会出现时,他突然出现了,当她想着他出现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人。

  这种感觉,让苏岑很无力。

  离渊不在,她也问不出自己的身体是否出了问题。

  从早上上了马车之后就开始头晕,这怎么看都不正常。

  不过也许是她多想了,这只是很普通的反应也说不定。苏岑强压下心头的烦躁,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等着不多时良王的到来。

  今晚上取第九滴心头血,明晚上取完十滴心头血,一切也就完成了。

  不过今晚上还是不同的,苏岑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一时间,她又说不上。

  等良王敲响了房门时,苏岑起身去开门,才想起来,她觉得怪异的地方--墨修渊一直没出现。

  苏岑甩了甩脑袋,把墨修渊抛诸脑后。

  “咦,没看到九王爷还真是稀奇啊。”良王笑笑,环顾了一圈,没看到墨修渊,诧异不已。毕竟,每次他来的时候,九王爷是必须待在这里的。

  生怕自己还能把人欺负了去不成?

  “他来不来与取你的血有关?”苏岑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走到角落里,提出药箱,放在了良王的面前。

  良王这次倒是没坐在床榻上,而是直接坐在桌旁。

  自动褪去了外袍与里衣,露出了包扎着白纱布的胸膛。

  苏岑动作很快地除去了白纱布,动作很快,只是眉头却是皱得紧紧的。

  她挨着良王很近,良王似笑非笑得瞧着她近在咫尺的眉眼,嘴角一扬,带了几分意味不明:“如此一看,昭华郡主的姿容,还真不愧是南诏第一美人。”

  温热的气息拂在脸上,苏岑脸色一凝。

  眯了眯眼:“是吗?”

  手上的力道一狠,良王立刻痛得呲牙咧嘴。

  “你这女人!”良王吃了个闷亏,低下头,看到自己的伤口果然裂开了。

  血丝渗出来,看起来颇为骇人。

  本来伤口早就该愈合了,可偏偏被撕裂了多次,看起来极为丑陋,估计以后要留疤痕了。

  “想来,还真是不划算,本来小王这身材足以吸引不少的美人,如此,倒是遗憾了。”

  苏岑面无表情地把黑布拿过来:“本郡主还以为,你一向是靠王爷这个身份吸引美人的,别的,你还真多想了。”

  良王一愣,反应过来苏岑这是才嫌弃他丑。

  顿时抑郁不已。

  “也是,小王这容貌的确是比不上九王爷,可小王好歹心头没有一颗朱砂痣啊。”良王接过黑布,遮住了眼睛,似笑非笑开口。

  苏岑拿过匕首的动作一顿,眯起眼,“哦?”

  良王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莫不是郡主你不知晓?谁人不知,九王爷心里有颗朱砂痣,三年前他的正妃身陨之后,九王爷后院里的莺莺燕燕,长得都是一个模样。当然了,要说像,最像的还得是昭华郡主你啊。”

  苏岑捏着匕首的力度加了几分,喃喃道:“是吗?”

  “自然了。小王早就想见一见那传闻中的颜王妃了,不过可惜,后来偶然间得一副画像,先前第一眼见到郡主,就觉得简直挑不出半分差别。”良王诚心给苏岑添堵,顺便挑拨离间。

  毕竟也没哪个能忍受自己被当成替代品。

  苏岑毫不留情地把匕首刺入了良王的心窝,俯身,凑近良王的耳边,“那么,良王你可知为何本郡主与那三年前死去的颜王妃一模一样吗?”

  “为、为什么?”良王疼得呲牙咧嘴,却还没忘记苏岑的问话。

  还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周身的空气莫名冷了下来。

  苏岑把心头血滴在玉符上,眸底流光一转,冰冷生寒:“因为啊……这个身体就是她的啊,本郡主不过是……借尸还魂罢了。”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驭蛇小娘子。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1_11690/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