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要放弃么?_驭蛇小娘子_腾飞小说

驭蛇小娘子第253章 要放弃么?

一秒记住【腾飞小说网 www.shannonandwesley.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离渊沉默了下来,苏岑揉了揉眉心,道:“我这些天一直想了很多,当初墨修渊告诉我那些叛国的证据是真的,只是我不信,如今却……可终归,他是我的父亲,所以,若是你们真的对上了,留他一命。”这是苏岑如今唯一能为他做的了。

  离渊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苏岑抬头道:“他一开始就是南诏国皇上派过来的探子,潜伏在了东璃国数年,如今老皇上病重,太子即将即位,所以,他想在新皇面前表现一番,就想来取墨修渊的性命作为新皇的贺礼。只是后来被我发现了,我以为他放弃了,可没想到,他找到了云落,借助云落的手,反而找到了血族。”

  血族的血灵珠拥有常人无法预知的力量,一只雪狐就能被这么多人趋之若鹜,更何况是血灵珠?

  离渊道:“嗯,我知道了,我会酌情动手的,不过,给他一个教训还是有必要的。”否则,让他这样不知疲惫地跟下去,只会是一个麻烦。

  苏岑松口气,知道他这么说,也不过是想吓唬颜正峰。

  离渊抬起头,视线从她晦暗的眸仁,到她的肚子,只觉得心口压着的一团火,要把他灼烧殆尽。

  可偏偏他又不忍心真的将她怎么样。

  “孩子的事,等我回来再说吧。你……罢了,你自己想清楚了……”离渊烦躁不已,金瞳在转身的瞬间幽幽一缩,可到底是不忍如当初孩童时的任性。很多话,很多事,很多情绪,他只会压在心里,可不代表,他就真的不气。

  离渊抬起手,门‘咣当’一声关上了,苏岑一愣,快走两步,果然门被锁上了。

  苏岑无奈:“离渊……”

  离渊的声音隔着一道门传了进来:“在我回来之前,你好好想一想,是跟我离开,还是彻底断了与墨修渊的关系。”

  苏岑放在门板上的手,一点点握紧了:“嗯,我知道了。”

  离渊绕过竹楼的走廊,直接回到了大堂。

  郁风霁与墨修渊还坐在大堂里,墨修渊看到离渊,高大的身体一僵,坐直了身体,视线从离渊的身上,移到他的身后,并未看到苏岑,墨瞳里闪过一抹黯然。

  离渊大步走过去,墨修渊站起身。

  两个不相上下的男子对视着,离渊心口的火气蒸腾而起。

  冷冷地勾了勾唇,出其不意的,一拳头砸了下去。

  墨修渊瞳仁缩了缩,却没动,硬生生承受下了这一拳,他很清楚离渊为何打他,她的身体变得透明,很可能……他没照顾好他。

  “这位公子,你这是做什么?”郁风霁吓了一跳,连忙去拉离渊。

  离渊打了一拳就收回了手,骤然转身,眯着眼看郁风霁,让郁风霁被他的眼神给惊住了。

  离渊重新看向墨修渊,抿唇:“这一拳,是你欠她的。从此以后,你们没关系了。”他当年对不起她,该偿还的,她若是愿意原谅,那他也既往不咎,可这一拳,他却是早就想打了。

  墨修渊垂下眼,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情绪:“……嗯。”

  离渊这才觉得心口的抑郁之气散了些,抬眼扫向郁风霁:“收拾好了吗?就动身走人,本尊没这么多时间与你磨蹭。”

  郁风霁‘啊’了声,连忙走过去:“准、准备好了啊。”

  离渊一句话也没多说,直接转身就往外走,郁风霁看了看墨修渊,又看了看玄空。墨修渊抬手,摆了摆,郁风霁匆匆跟了上去。觉得这新来的公子跟九王爷,还真是火药味十足啊。不过想到三人之间的纠纠缠缠,郁风霁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觉得自己以后还是少提为好。

  大堂里空荡荡的,玄空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就这么放弃了?”

  墨修渊揉了一把脸,清冷的面容带了几分倦怠:“不知道。”

  玄空诧异:“你不知道?”毕竟王爷对王妃的执念他们离得近的这些人,都是看得一清二楚的。玄空一直觉得,以墨修渊的性子,铁定是会把人给抢过来的,不管用什么办法。

  墨修渊抬起头,静静看着竹楼的屋顶,“若是一个月前,我肯定不会如此茫然,即使是离渊再强势,再强大,我也不会如此。”可偏偏,现在不一样了,他甚至也能感觉到离渊态度的松软。

  至少,他没有再感觉到那种强大到不开口就能察觉的敌意与排斥。

  玄空愣神:“是为了王妃?”

  墨修渊没点头,“她如今的情况,你也看到了。”

  玄空怔愣下来:“那不是为了吓唬那些黑衣人?”

  墨修渊摇头:“……不是。”嗓子发干,墨修渊闭上了眼,遮住了眼底的痛,“她现在的情况,似乎很糟糕。”他想起来前些时日她不好看的脸色,如今想来,还是他想当然了太多。若是早点发现……早点发现……

  墨修渊抬起手,遮住了脸,即使是早些发现,他也改变不了什么。

  可他不会让她死的,不会……绝不会。

  他不信来生,他只要今世。

  即使不在一起,只要她能好好的活着,只要他能看到她,已然足以。

  离渊离开半个时辰,墨修渊还是忍不住去找了苏岑,除了她身体的事情,他还想确定一点,那黑衣人与她,到底是什么关系?从两人的交谈上,他隐隐约约能大概猜到了,却是不怎么相信,毕竟当初行刑监斩,一切都是他亲力亲为。

  所以,即使是,他也想确定了,到底是不是。

  墨修渊站在房门外,看着锁着的房门,愣了下,只是他却能感觉到苏岑的气息,她在房间里。

  离渊把她锁了?

  墨修渊眉头皱了皱,抬手就要把锁给扯下来,却在动手的瞬间,动作一滞,修长的五指慢慢攥紧,额头前倾,抵在了房门上:“你为什么不阻止他?”

  从墨修渊出现,苏岑就察觉到了,她并未抬头,视线落在面前的书卷上,却并未看进去多少。

  听到墨修渊的话,愣了下:阻止?

  她无声无息地摇摇头,她知道离渊在生气,他在用这种方法表达他的抗议。

  她清楚,所以放任了。

  苏岑想到离渊离开前的话,让她想出去。

  抬手揉了揉眉心,松开手里握着的书卷,抬眸,看向门口房门上倒映出的身影,缓声道:“我为什么要阻止?”

  墨修渊浑身一僵:“……”

  苏岑眼底有晦暗浮掠,却强撑着心里的莫名,继续道:“他只是出去一日的功夫,本也无所谓。”

  墨修渊觉得心口有一只手紧紧攥着,疼得喘不过气来,他慢慢转过身,后脊背倚着房门,仰起头,看着天际,身上的白袍把他一双墨瞳衬得愈发惊黑。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驭蛇小娘子。本章网址:https://www.shannonandwesley.com/11_11690/252.html